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23、天命难违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23、天命难违

作者 : 侧耳听风
    申屠夷没有说他同意或者不同意,他什么都没说,叶鹿就当成他已经同意了。

    跟在他身边,用他身上的煞气来做遮掩,这一次,她选择相信许老头。

    大概也是因为事发突然,她没有准备,又很慌张。许老头给的这个方法,不亚于救命稻草,她要死死的抓住。

    不回自己暂居的小院儿,叶鹿就呆在申屠夷这里了。

    姬先生没什么意见,依旧笑容满面的,儒雅良善。

    麦棠几分担忧,担心申屠夷会忽然发火,然后把叶鹿扔出去;或者,直接把她送到梁子付那儿换钱。

    “叶姑娘也无需担心,主子比看起来的要温和的多。”看着叶鹿坐在桌子前写写画画,一副很焦躁的样子,姬先生安慰道。

    “温和?”叶鹿觉得自己听错了,谁要是能从申屠夷的脸上看到温和二字,她——就去吃狗粮。

    点点头,姬先生表示叶鹿没有听错。

    小动作的撇撇嘴,叶鹿继续写写画画,而且很意外的是,她的字写的很好。

    姬先生看了一眼,随后道:“叶姑娘好字。”

    “还成吧,起码不是鸡爬。”她的字很正,没有歪斜,都说字如其人,叶鹿觉得就是如此。

    “不止不是鸡爬,而且很有风骨。”姬先生继续肯定,这绝不是鸡爬。

    “姬先生夸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叶鹿笑眯眯,甜美如蜜糖。

    “脸皮这么厚,还会不好意思?”麦棠走过来,在她旁边坐下,一边叹道。

    “我隐藏的这么深都被你发现了?”斜睨麦棠一眼,叶鹿笑的开心。

    麦棠无言,最后只能抬手在她头上拍了下。

    姬先生始终满眼笑意,“麦棠姑娘好似并非叶姑娘的丫鬟?”

    “没错,她不是我丫鬟,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爷爷去世后,我俩相依为命。”叶鹿点点头,现在也没必要说谎话了。

    “姬先生不用客气,叫我麦棠就可以了。还有她,叫她小鹿。”麦棠认为以她们俩此前的情况,根本用不着受这种待遇,反倒会让她惊慌。

    “叶姑娘是人如其名,如同小鹿。那不知麦棠的名字为何意?”或许是因为叶鹿曾给他摸过骨,姬先生还是唤她姑娘。

    “这是两种杂草的名字,野燕麦和马棠。叶洵爷爷认为,人的名字若是低贱一些,会更好。”麦棠解释,尽避意思低贱,可是组合在一起却很好听,最起码她不觉得低贱。

    “原来如此。”姬先生点头,原来低贱的名字也可以这样取。毕竟低贱的名字见过很多,但都是真的很低贱。

    放下毛笔,叶鹿将写好的纸张递给姬先生,“喏,这上面的东西都准备好,我要用。”

    姬先生接过来,几分不解,“红竹石,天青石,橘子石,影子石;这些都是?”

    “这些都是风水石,为城主大人缓解煞气呀!我说过了,就肯定会做到的。”叶鹿边说边点头,极力撇清自己是个骗子。也不是利用申屠夷,他们俩这属于交易。

    “原来如此。”点点头,姬先生了然了。

    麦棠看了一眼叶鹿,她学的那些皮毛她了解的很,只希望她不要搞砸了。

    下一刻,暗色的人影从里间走出来,叶鹿看过去,尽避已经看见他数次了,可是仍旧不禁的挺直脊梁,他的煞气太强了。

    “走吧。”淡淡的说了一句,申屠夷就将斗笠戴在了头上,遮挡住了他的脸。

    姬先生将叶鹿给他的纸张收起来,随后示意她们俩跟上。

    尽避不知申屠夷要做什么,但是也跟紧了,出了院子,叶鹿便开始伪装,双眸放空,扶着麦棠的手,跟在申屠夷身后。

    前往长夜山庄的主厅,三三两两的人汇聚在这里,大部分都已离开,去寻找九命人了。那么大一笔钱,饶是铁石心肠也动心。

    大厅里,几个人在说话,想当然的,话题离不开九命人。

    在他们看来,九命人的确有,但是和两大绝命一样,少之又少。运气好的话能找到,运气不好的话,这辈子都不会见着。

    在大厅左侧靠近门窗的地方坐下,叶鹿不知申屠夷要做什么,而且他也没什么动作。反倒姬先生坐了片刻便起身离开了,看起来神神秘秘。

    坐在这儿,叶鹿就不禁几分紧张,她担心会有人看出来她是九命人。毕竟,许老头都看出来了,这世上高人的确很多,只不过有许多深藏不露。

    身子缓缓的朝着申屠夷那边倾斜,想让他的煞气尽量遮挡住自己。

    大概距离过于近了,使得申屠夷转过头来,即便隔着黑纱,他也看得到她。

    缓缓抬手,用那修长的指头戳在叶鹿的太阳穴上,推,把她推离自己附近。

    被推开,叶鹿身体晃了晃,随后微微扭头看向他,暗暗咒了一句小气。

    收回手,申屠夷不再看她,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独坐在那儿,煞气满盈。

    他这种人,即便不动作不说话,也不会是透明的。

    有几个布衣方士往这儿看,使得叶鹿也不禁诧异,这些人莫不是看出他是天煞孤星了?

    片刻后,姬先生回来了,他面色几分沉重,在申屠夷身侧坐下,随后低声道:“主子,那衣先生说,他无法解命。为他人续命,他已是犯了大错,他时必遭报应,所以无力解命。”

    闻言,叶鹿立即高高挑起了眉毛,“解命?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绝命无解,更况且天煞孤星只是会对身边的人造成影响,并不会影响自己。若是有谁说他能解命,那才是胡说八道。”肯定是骗子。

    “闭嘴。”申屠夷冷冷开口,叶鹿的话绝不是安慰,听起来更像是诅咒。

    缓缓眨眼,叶鹿闭嘴,她不说了,他若是信有人能解命的话,那就信好了,反正上当受骗的也不是她。

    姬先生看了一眼叶鹿,随后又道:“既然给人续命会遭报应,不知这衣先生为什么还要帮梁子付,他也不是为了钱,因为他对我说出来的数字并不感兴趣。”长夜山庄有钱,但未必比得过申屠夷,姬先生开的价码绝对高到不能再高。

    “不为利便为名,总有他感兴趣之物。除非,梁子付能给他别人给不了的。”申屠夷淡淡道。

    “长夜山庄固然有钱,但也仅仅是钱罢了。世家经商,无权无势。”姬先生摇摇头,他想不出来梁子付还能给出什么。

    叶鹿听着,不禁也诧异,给人续命要遭报应,若是她的话,她肯定不会做。这一行中的报应可不是寻常人所想,她那时警告了姬先生,然后这半年多来每到初一十五就不适,抓心挠肝的。

    她也只是给人一个小小的提醒罢了,就这般不适难受,给人续命,惩罚更重。

    说到初一十五,后天好似就是十五了,不禁头疼,她又该不适难受了。

    “叶姑娘,依你来看,神杵衣蒙的道行有多深?”姬先生现在反而开始怀疑起衣先生了。

    眸子虚空的扭头,叶鹿闭紧了嘴巴,那模样更像是在做鬼脸。

    黑纱之下,申屠夷自是看得见,“说。”

    立即呼出一口气,叶鹿语调几分懒散,“依我看,不如我爷爷。”

    “别乱说话,你又没见过衣蒙。”麦棠捅了她一下,要她少吹嘘。

    “对于没见过的,我一向不推崇,所谓眼见为真。这个衣先生呢,不怕遭报应的还要给梁子付续命,不是被梁子付抓住了短处,就是他自己也想续命。”叶鹿现在对梁子付还有那个衣先生没任何的好感,自然也说不出好话来。

    “所以,叶姑娘觉得,解命之说纯熟无稽之谈?”哪怕神杵衣蒙在世,也不可能。

    “没错,绝命无解。”她还是这个论调,无解。

    “续命都有可能,为何解命却不行?”姬先生也疑惑。

    “续命不是要九命人么?解命呢?没有任何的容器和物件,解不了。”摊手,叶鹿很想让他们认清现实。

    “既然如此,留你也无用。将你送给梁子付,换钱。”申屠夷语气冷冷,大概是因为叶鹿的话惹他生气了。

    “别介呀,我实话实说还惹你生气了?那行,我下回说话婉转点儿,成不?”用一根指头戳着申屠夷的手臂,硬邦邦的,和石头一样。

    申屠夷看也未看她,但也完全猜得到她讨好自己是什么模样,抬手躲开她的骚扰,冷气袭人。

    “主子,眼下咱们可还继续留在长夜山庄?”姬先生还是觉得叶鹿说的有道理。

    “走吧。”起身,申屠夷决定离开长夜山庄。他的声音没什么温度,但听起来更多的却像是失望。

    叶鹿也站起身,看着申屠夷的脊背,不禁有那么一丢丢的同情他。看样子,他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寻找高人解命,但最终都无疾而终。

    也是,若是可以,谁也不想做天煞孤星。就像她,若是可以,她也不想做九命人啊!般得现在诸多人想抓她换钱,想起那些人的嘴脸,比申屠夷的冷脸都要吓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