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18、再遇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18、再遇

作者 : 侧耳听风
    早饭依旧很丰盛,就好似她们是长夜山庄的贵客,不敢有一丝的怠慢。

    之后早饭撤下去,茶点水果就送了过来,麦棠更是不敢吃了,如此奇怪,谁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忽然有人冒出来要她们奉上生命抵餐费。

    叶鹿反倒很是安逸,给什么吃什么,撑得肚皮圆滚滚。

    “喂,你吓唬的我坐立不安,自己反倒吃的有劲头。”看叶鹿嘴不停,麦棠几分气愤,吓唬了她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说了。哪怕说一些有的没的安慰安慰她也行啊,假的也成。

    两腮鼓鼓,叶鹿看了她一眼,眼睛立即弯起来,“我的姐姐,你真的很奇怪。咱们大晚上路过坟地的时候你都不害怕,这会儿怕什么?这里的阴气就是要比坟地盛一些,其他的没什么不妥,死不了人的。”

    “比坟地的阴气还要盛?你这算安慰么?”居然比坟地的阴气还要盛,这长夜山庄到底有什么门道。

    眉眼弯弯,似乎吓着了麦棠她很高兴,笑过之后才抬手拍拍她肩膀,“放心吧,要真是有妖魔鬼怪,那也肯定会先来找我,谁让我这么伶俐可爱冰雪聪明呢。”

    麦棠翻着眼皮看她,“你在说这种话之前最好先照照镜子。”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天生丽质。”托着自己的脸蛋儿,叶鹿一副自己都要迷醉的模样,麦棠受不了的耸肩,她现在果真没那么紧张了。

    吃饱喝足,俩人走出房间,在院子里,叶鹿再次恢复‘盲人’的状态,由麦棠扶着她,俩人缓慢的离开小院儿。

    远远地,就瞧见小厮带领着一些不知名的布衣方士往暂住的地方走,直至今天,仍旧还有这么多的人前来,想必这长夜山庄都要满了。

    “你看,那是谁?”蓦地,叶鹿瞧见一熟人。

    麦棠顺着她所说看过去,不禁也一诧,“许老头!”

    “看来长夜山庄这改变家族短命的消息传的大江南北都知道了,连许老头都过来了。你去问问他,这次长夜山庄会不会有意外发生。要是有的话,让他遁走的时候把咱们也叫上。”鉴于上次吃的亏,叶鹿现在也有点信这个老头了。别看总贴着狗皮膏药,但他还真不是卖狗皮膏药的。

    “我去?你呢?”看了叶鹿一眼,她现在可是‘盲人’。

    “我在这儿等你,快去快去,要是有麻烦,咱们就赶紧走。若是再像上次似得,可倒霉了。”叶鹿微微皱眉,想起在辽城的事儿,她就不禁暗咒。咒许老头没义气,咒自己倒霉,咒申屠夷是个王八蛋。

    “那你就站在这儿不许动,若是乱走被瞧见了,就穿帮了。”麦棠嘱咐,随后快步离开,去追赶许老头。

    看着麦棠走远,叶鹿叹口气,以前她是不信别人的,但是经过辽城那次事件,她现在对许老头还是有几分相信的。

    想挪到旁边的长廊里去休息,叶鹿环视一圈发现没人,她转身便朝那边走。

    哪想走了几步后,长廊那头就有小厮出现了,她立即抬起双手,试探的触摸,一边慢慢前行。

    她睁大了眼睛,连眨也不眨,像极了盲人。

    小厮走了过来,很是热心的扶住叶鹿一只手,“姑娘,往这儿走。”踏着台阶,便上了长廊。

    “谢谢。”双眸放空的说谢谢,诚意很足,小厮连忙说不用。

    扶着她上了长廊,小厮又好心的把她的手放在了栏杆上,这才离开。

    站在原地听着动静,确定小厮彻底离开了之后,叶鹿倏地扭头看了一眼,前后无人,她立即转身一**坐在了栏杆上。

    环顾四处,这长夜山庄所在的位置,按照风水局来说确实很不错。山庄内的布局同样很讲究,挑不出毛病来。

    可是,如此之盛的阴气是从何而来呢?叶鹿想不明白。

    除了坟地,她还真没见过哪个地方阴气这么盛。

    家族短命,这种事情叶鹿也没见过。除非是家族有遗传的病症,否则,那就只能是诅咒了。

    蓦地,长廊对面的假山群后有说话声传来,叶鹿微微竖起耳朵,随后高高的挑起了眉毛。

    四下查看一番,没人,她快速的从栏杆上跳下来,然后从对面的栏杆上翻下去,直接藏在了一座假山后。

    假山群深处的说话声更清楚了,两个男人的声音。

    “这么说,梁庄主找到的不是改变家族短命的法子,而是一个高人?这世上,阿猫阿狗都能说自己是高人,莫不又是江湖骗子。”

    “此高人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据说这高人知道一个改命的法子。比肩不合可改正,伤官太盛可削弱,更别说改变命相了。听说,完全可逆天改命。”

    “真有这么邪乎?如果真有这么厉害,他梁庄主何不偷偷摸摸的进行,弄得天下皆知,也不怕有人来抢。”

    “逆天改命,听起来简单,但谁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那么容易为人所用。召集天下所有的方士,梁庄主估计是要在这些人里找真正有本事有道行的协助那位高人。”

    叶鹿红唇微张,而且几乎已经忘了呼吸了。

    逆天改命?真的假的?这世上,还有逆天改命的东西?

    要真是有这东西,她倒是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命,猫骨九命,待得九命都没了,她兴许就得死。

    好不容易得来一世,要是还短命,她真是不甘心啊!

    那俩人已经走了,叶鹿琢磨半晌,若是真的,她倒是真应该见识见识。

    叹口气,她缓缓转身,结果这一转过来就瞧见了一堵黑色的‘墙’站在她身后,吓得她立即叫了出来。

    不过,她的声音也仅仅只发出来那么一下,之后肩膀一酸,所有的声音都卡在了喉咙那儿,发不出来。

    睁大眼睛盯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人,叶鹿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尽避他头上还戴着一个斗笠,斗笠四圈都是黑色的纱,可她仍旧知道这人是谁,这一身的煞气,除了申屠夷没别人。

    提着叶鹿肩膀的衣服,俩人转到了假山深处,这样一来,隐藏的更深了。

    张着嘴,如同木偶似得被提走,待得双脚落地,叶鹿后退一步,紧紧地靠在身后的假山上,盯着申屠夷如临大敌。

    抬手,申屠夷将头上的斗笠摘下来,他的脸进入视线当中,冷然平静,恍若静水无波无澜。

    垂眸看着她,在她嘴角的口水要流下来时,他抬手在她肩膀上点了一下,叶鹿瞬间闭上嘴,顺便把口水也吸了回去。

    幽深的眸子里浮起淡淡的嫌弃,申屠夷看着她,淡声道:“记得我与你说过,在申屠四城,骗子与窃贼同罪。你不止做了骗子,还做了窃贼,胆子倒是很大。”

    警惕的盯着他,叶鹿几分茫然,“窃贼?城主大人,你别污蔑我啊,我什么时候偷东西了?”

    没有言语,申屠夷直接抬手,极快的掠过她的胸前。

    叶鹿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喂,尽避你是城主你也不能耍流氓啊!”眼睛瞪得大,若不是打不过,她肯定挠他了。

    申屠夷面色不变,抬起手,他修长的指尖捏着一个精致的金扣。这金扣出自辽城林长博的府中,不过被叶鹿顺走了。

    瞧见那金扣,叶鹿也不禁哽住,“这、、、这是林老爷以前送我的。怎么?他送我东西还犯法了不成?”

    “这金扣出自帝都珍晟坊,是林长博买来哄女儿的,价值五百两白银。林长博会送你这么贵重的礼物?查封林府时,清点了所有财务,发现不止缺少了这一枚金扣,还有四个小物件,皆价值不菲,并且这几个东西之前都曾放在你住饼的房间里。由此可以推测,是你偷走的,还不承认你偷了东西?在申屠四城,偷窃财物达到一百两要坐牢两年。你偷走的几样东西总价达到了两千两,你自己算算,要坐牢多少年?”低音很好听,不过,此时此刻听在叶鹿的耳朵里,和鬼催命没什么区别。

    咽口水,叶鹿看着他的脸,好看归好看,她现在已经没什么心情欣赏了。

    “那个、、、你也说是在申屠四城啊。现在我不在申屠四城,你的律法对我没用。”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哀叹连连,原来那几样东西那么值钱!她和麦棠把那四个东西都当了,可是一共才当了二百两银子,赔大了!

    “在杨城,偷窃罪更重,不止要坐牢,还要做苦役。”申屠夷面不改色,淡淡的告诉她杨城的律法,而很显然的,现在他们就在杨城境内。

    “苦役?”叶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苦役她可做不了。

    “所以,现在交出所有你偷走的东西,回申屠城定罪坐牢吧。”申屠夷一直那般冷淡,可是看起来却煞气更盛,让人喘不过气。

    叶鹿看着他,下一刻小脸儿笑成了一朵花,“城主大人您看哈、、、那个吧、、、发生了点儿意外。除了这个金扣,那四个东西吧、、、都被我当了!”

    笑颜如花,申屠夷却好似根本没看到,“当了?”

    叶鹿笑的脸抽筋,一边点头,“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