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17、长夜山庄(二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17、长夜山庄(二更)

作者 : 侧耳听风
    这一路上,碰见同行无数。叶鹿这个瞎子也没有特别,残疾的大有人在。

    不过,如她这般年纪轻轻的倒是极少,但凡得知她也是方士给人算命的,无不给予一声嗤笑。

    但若报上家传叶洵的大名,那些同行却是能给上几分面子。由此可见,爷爷叶洵在业内的名气,而且他是真的有本领。

    太阳偏西,那长夜山庄也终于进入了视线之中。依山而建,青山之中,暗色调的山庄看起来几许诡异。

    “这长夜山庄,看起来像闹鬼似得。”麦棠微微皱眉,传言中长夜山庄就很诡异,主家人皆活不过四十岁,如今一看更觉奇诡。

    叶鹿几不可微的点头,“按理说这山庄的风水应该很好的,怕是真有诅咒也说不定。”长夜山庄的风水绝对没问题,即便不精通堪舆之术,可是也稍稍懂得些。

    “你也相信?”麦棠看了她一眼,诅咒之说只是谣传。

    “谁知道。”摇头,叶鹿也不敢一口咬定,这世上奇怪之事太多。譬如她那时瞧见了姬先生有劫难,然后就成真了。之后的初一和十五,她都有些不适,从而也认证了,她或许是真的要开灵窍了。

    不过,这些日子她给人摸骨,倒是再也没看见什么,她这灵窍,半开不开。

    前后都有布衣的方士奔着长夜山庄的方向走,叶鹿与麦棠俩人也不紧不慢的前行,毕竟叶鹿是个‘盲人’。

    扶着叶鹿,麦棠背着包袱,包袱里还有一把桃木剑露出来一截,她这丫鬟扮的也极像。

    两刻钟后,长夜山庄也终于到了眼前。暗色的围墙,暗色的大门,那四周的山青叶绿恍似和这山庄根本无缘。

    大门敞开,四五个小厮站在门口正在迎客。但凡来的,不管是真的方士亦或是骗子,他们一致对待,较为客气的引路,进入山庄内。

    麦棠扶着叶鹿,俩人迈上台阶,那上面小厮立即迎过来,“姑娘慢行,小心脚下。”说着,在叶鹿另一侧虚扶住她的手臂。

    看了小厮一眼,麦棠道:“我们来自山城,这位是布衣大士叶洵的亲孙。”

    “原来是叶姑娘,请。”小厮立即接口,但是很明显的,他并不知道布衣大士叶洵是谁。

    叶鹿眸子微微转动,脚步很慢的跨过门槛进了长夜山庄。

    长夜山庄,如同第一印象,整体的色调偏昏暗。虽山庄内摆设皆是上品,而且很显然都是按照风水学慎重摆放的,可是仍旧挡不住那扑面而来的昏暗气息。

    小厮给引路,穿过长廊,路遇诸多个同行,皆有小厮随身引路。即便有的穿着邋遢,可和其他人一样,恍若上宾。

    山庄内有诸多个单独的院落,而叶鹿与麦棠都是女子,小厮也极为聪敏的将二人带到了一个僻静的院子里,两侧都是小树林,不与任何一个院子相邻。

    “叶姑娘先歇息,一会儿就有人来送茶点。到时您需要什么,尽避吩咐便是。”小厮客气的很,客气的让人感觉不舒服。

    看着小厮离开,麦棠立即皱起眉头,“你没觉得奇怪么?他也不管咱们是谁,来了就请进来,还那么客气,客气的诡异。”

    “相比较这些小厮,我更觉得这山庄诡异。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气氛,在这种地方生活能长寿才奇怪。”叶鹿摸了摸自己的手臂,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麦棠环视了一圈,“我觉得还好,就是颜色太暗了。”

    “不只是颜色,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叶鹿摇头,她不太懂得风水,要是让她细说也说不上来,但就是奇怪。

    “他们找到了改变家族短命的法子,你说会不会是假的?”麦棠是有些相信的,但现在看来,这整个山庄都这么奇怪,她反倒觉得有些怀疑了。

    “难说,说不定真找到了奇人呢!咱们呢,就先暂时在这儿吃吃喝喝再说,看热闹了。”叶鹿摇头,她又不是个中高手,她定然是不懂也不会掺和的。来这里,不过是为了看热闹和混吃混喝罢了,总比在外面风餐露宿要好得多。

    进了房间,里面收拾的干净整洁。但和外面一样,无论是茶杯茶壶亦或是纱幔被子,皆是暗色的,看起来很是压抑。

    天色暗下来之后,便有小厮来送饭,四菜一汤还有白米饭,很是丰盛。

    吃着饭,叶鹿转着眼睛,忽然低声道:“麦棠,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动作一顿,麦棠首先看向了她们吃的饭菜,“什么?”

    “这山庄里,没有丫鬟,都是小厮。”从大门口到进来,一直到刚刚来送饭的,都是小厮,根本没看到一个丫鬟。

    略一回想,麦棠恍然,“是啊,为什么?”

    “大概是这里阴气太重了!”叶鹿自进了大门,这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就没褪去过,阴气太盛。

    “咱俩就是女人。”看着叶鹿,麦棠提醒。

    “咱俩又不常住,没事儿。”安抚,但她的确感觉不舒服。

    “这个地方,太诡异了。”麦棠放下筷子,被叶鹿说的,她已经吃不下去了。

    因为叶鹿的那些话,一个晚上麦棠都没有睡好。甚至半夜之时她还听到了一些声音,惊得她后半夜始终没敢合眼。

    一大早,叶鹿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床边连眼睛都不眨的麦棠,把她吓了一跳。

    “我的姐姐,你干嘛呢?吓死我了。”坐起来,长发散乱,包裹着叶鹿的小脸儿,甜美迷糊的可爱。

    “半夜听到了点儿声音,之后就再也没敢睡。担心咱俩要是睡熟了再被杀了或是被抓走,想呼救都来不及。”有些黑眼圈,麦棠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这个样子更吓人。”叶鹿无言,人吓人吓死人。

    “明明是你说这山庄阴气重的,你就不害怕?”男人阳气盛,还能抵抗。女人就不行了,女人本来就属阴,阴气侵体,会要命的。

    “不害怕,自从离开申屠四城,我忽然发觉,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的可怕程度能与申屠夷那厮相比。所以,爷爷的话是对的,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不禁想起申屠夷那张脸,叶鹿就立即甩头,长发飞舞,缠绕她的小脸儿,也将申屠夷的脸从脑子里缠绕踢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