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09、转得快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09、转得快

作者 : 侧耳听风
    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才有人来送饭,尽避只是馒头,但好在没馊没臭,已经不错了。

    眼看着黑甲兵关上了柴房的门,麦棠才起身去拿那两个馒头。

    叶鹿靠着墙,眼睛叽里咕噜的乱转,琢磨着怎么才能逃过这一劫。

    “填肚子吧,饿死了不划算。”将馒头递给叶鹿,一瞧她那样子,麦棠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别琢磨了,申屠夷可是出了名的冷血,你真以为你能唬住他?林长博特别相信这些,所以你们这些骗子说什么他都信,可很明显申屠夷不信,你别想在这方面找突破了。”给人算命,当先的是要找出对方的弱点来,才能对症下药。可是,她们俩谁知道申屠夷的弱点啊?今天试过之后就知道了,白扯。

    “错错错,你说咱们为什么和苟半仙方道长他们都被关到了这里?若是没有用处,像上午的那些丫鬟,直接扔回去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若是我惹怒了他,他关咱们俩就行了,可隔壁是怎么回事儿?”叶鹿摇头,嘴里的馒头还没咽下去,撑得两腮鼓鼓,像个松鼠。

    “没准儿和你一样,都在申屠夷面前装神弄鬼来着。”麦棠哼了哼,鬼知道呢。

    “方道长昨儿被踢了一脚差点死过去,你觉得他还有胆子装神弄鬼么?”叶鹿摇头,还是不对劲儿。

    “那你说是为了什么?”麦棠倒是想听她的高见。

    眯起眸子,她那甜美的脸蛋儿做这个表情格外有活力,生机盎然。若说她即将大难临头,估计没人会相信。

    “容我想想。”将嘴里的馒头咽下去,结果却噎的她差点死过去。

    麦棠抬手在她背上拍了一下,她才把这口气倒上来,“给了馒头也不给点水,就算是真的囚犯也不能这么对待啊,太不人道了。”

    “有的吃就不错了,别再挑三拣四了。”拍着她的脊背给她顺气,麦棠一边冷哼道。

    “咱俩最穷的时候也不至于干啃馒头,看来坐大牢混饭吃也不切实际,还是得靠自己。”这个想法,是叶鹿在最穷的那段时间萌生的。她觉得,可以故意犯点事儿,然后就被抓去坐牢。在牢里,什么都不用做,还有饭吃,也是良计。

    不过依现在来看,即便犯事儿,也不要在申屠四城犯事。

    麦棠不语,也只有她能想出这种主意来。

    一夜过去,没人来打搅,叶鹿和麦棠相互依偎,迷迷糊糊的倒是睡了一会儿。

    再接下来,俩人是被隔壁方道长的痛嚎声惊醒的。

    麦棠一下子跳起来,叶鹿也瞪大了眼睛,只听得隔壁方道长痛嚎,穿透了墙壁。

    “军爷饶命啊、、、小人就是混口饭吃、、、都是骗人的、、、”方道长求饶的声音极其凄惨,带着因疼痛而起的颤抖,几乎都能感受的到他的疼痛。

    然而,他这求饶似乎并没有什么用,接下来他惨叫的更厉害。

    叶鹿皱紧了眉头,此时此刻,她真的有些慌了。连承认自己是个骗子都不行了,换来的还是如此惨无人道的刑罚,他们到底要做什么呀?

    方道长被教训完,之后就轮到了苟半仙。在这隔壁完全能听得到,麦棠焦急的不得了,她们俩可承受不了这种刑罚。

    苟半仙一声惨叫,叶鹿就不禁肩膀一哆嗦,活了两辈子了,她从没挨过打,她可不希望接下来就迎来生命的第一次。

    苟半仙也承认自己是骗子,没有什么占测前程去灾避祸的本领,但下场和方道长一样,被狠狠地揍了一顿。

    叶鹿的手心都出汗了,看来,她若是也承认自己是骗子,还是得挨揍。

    但他们这般对待,总是有理由的,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柴房的门被嘭的从外踹开,接下来两个黑甲兵走进来。

    麦棠退后几步挡在叶鹿跟前,叶鹿也立即放空双眼,伪装成盲人。

    “林长博的买卖,你们到底有没有参与?”黑甲兵在麦棠前一米处停下,杀气很浓的审问道。

    麦棠摇头,“没有,我们不曾参与过。”

    黑甲兵对视一眼,随后一步上前,其中一个一把将麦棠擒住。

    “等一下。”叶鹿忽的开口,另一个黑甲兵伸到她面前的手也停了下来。

    “关于林老爷的生意,我知道一二。”叶鹿双眼无光彩的盯着前方,缓缓道。

    麦棠皱眉,她胡说八道什么呢?她们怎么会知道林长博的生意?在这林府四个多月,林长博从未透露过他的生意。

    “真的?”黑甲兵又对视一眼,似乎不是很相信。

    “昨日小女子太过害怕,所以没敢说。但是现在,小女子觉得还是将自己知道的说出来,请军爷放了我的丫鬟,她什么都不知道。”叶鹿扶着墙,略踉跄的站起身来。

    她眼瞎,黑甲兵也不是不知道,尤其她样貌还如此甜美可人,若真要他们俩动手,还真是下不去手。

    也正好,叶鹿忽然说她知道,两个黑甲兵也顺势放开了麦棠,“既然如此,走吧。”

    麦棠不放心,上前扶着叶鹿,不过却被黑甲兵拽走了。

    “你老老实实的在这儿等着,随意出这个门,被射穿了不要怨我没有警告你。”黑甲兵警告麦棠,随后便抓住了叶鹿肩膀的衣服提着她离开了柴房。

    吹了个大牛,但是叶鹿心里有底了,她就说把他们关起来是另有目的的,绝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这吹出来的牛要怎么圆?一会儿肯定有人问她知道林长博的什么生意。

    脑子转的快,也不如黑甲兵走得快,这次被送到了林长博以前居住的东厢。房顶上那紫气东来已经被撤下来了,这群黑甲兵行动利落。

    被拎到了林长博以前的书房,叶鹿双眼无神,可仍旧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紫檀大椅上的人,压迫的人无缘无故的喘不上气。

    一身黑色滚着金边儿的华袍,墨发由金冠束起,完整的露出他的脸。

    若说面相什么的,叶鹿也略懂皮毛。就这张脸,撇去俊美二字不说,她敢肯定,他是个禁欲的变态,油盐不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