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05、摸骨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05、摸骨

作者 : 侧耳听风
    三日之期很快到了眼前,一大早的,就有小厮被苟半仙派过来,大言不惭的说要瞧瞧她们俩是不是逃走了。

    麦棠当即啐了一口,要那小厮回去告诉苟半仙,她们还得看他下葬呢,怎么会走?

    小厮略愁眉苦脸的回去,要是原话告诉苟半仙,估计就得听到他骂人了。

    看着小厮离开,麦棠转身走进房间,桌子上,一个红纸包放在那儿,她随手便收在了袖口中。

    “正午时分比试,你做好准备了么?”走进卧室,叶鹿正站在床边换衣服。

    “还需准备?游戏一般。”叶鹿转了转眼睛,像苟半仙这种人,她见多了。

    “成,你把样子装好就行。”麦棠也很轻松,一切都有她,她能保计划成功。

    “听说林老爷出门了?这笔买卖也不知能不能成?要是能成,我看咱们就真得撤了。要是不成,啧啧,这地方也呆不下去了。”叶鹿穿好了衣服,转过身,她长发甩动,脸蛋儿甜美,怎么看都赏心悦目。有一张这样的脸,无论她说什么,都会有人信。

    “我看悬乎,收拾了苟半仙,咱们就走吧。”本来麦棠就觉得在这儿不稳妥。

    “只收拾了他可不行,我得让他把在林府吃进嘴里的都吐出来。”叶鹿哼了哼,比试可不能白白比试,没有赚头,她和他白白浪费什么时间。

    麦棠自是了解她,钱,钱,钱,尽避是一堆没有温度的石头,可是却怎么也缺少不得。

    时至正午,麦棠扶着叶鹿走出小院儿,她又是双眸失去色彩的模样,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向前迈步都几分小心翼翼。

    前往约定好的小亭,已经有人等在那儿了,都是看热闹的,除却一些丫鬟小厮,还有那些神算半仙儿们。

    叶鹿自是看得见,苟半仙还没来,但是许老头和那天看见的那个生脸却没有影子,不知哪里去了。

    麦棠微微皱眉,“许老头不会已经走了吧?”他那天就说林长博这次得出事儿,然后就再也没看见他。

    “或许吧,自己的预测,若是自己都不演的像一点儿,还怎么显示他神准。”叶鹿觉得有可能,这也算一招。

    “他是真有本领,不是随口胡说。”麦棠不同意。

    叶鹿不再和她争辩,她信许老头,信就信吧。见识了这么多骗子,她还不知反省,没救了。

    走进亭子,麦棠扶着叶鹿坐下,对面都是看戏的,方道长,小侏儒,脸上长了脓瘤的老太太。就这些人,各个长得稀奇古怪,正常人见着他们都得躲。不过要说他们是奇人异士,就这模样倒是也有人会信,毕竟奇人异士都样貌‘不凡’。

    “叶姑娘,看来你很有信心啊,这苟半仙到现在都还没影子呢。”方道长像个纸片似得,靠在那儿好像都和身后的栏杆融为一体了。

    “别的不敢说,但对付苟半仙这种斤两的,绰绰有余。”叶鹿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一边笑着说话,即便如此,她也甜美极了。

    方道长盯着她不眨眼,那眼神儿里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yin色,只要但凡有点姿色的,估计都会被他用这种眼神儿骚扰。

    麦棠站在一边,冷冷的瞪视着方道长,她十分看不上他这老yin贼,若不是地点不对,她肯定会冲上去挖他眼睛。

    就在这时,小蚌头的苟半仙过来了,堵着一只眼,他趾高气昂的,可是怎么看都很矬。

    亭子里外等着看戏的人更乐呵了,这种戏,毕竟少见。

    “苟半仙,人家叶姑娘可等着剥光你老底儿呢。”方道长似笑非笑,声音拉的长。

    闻言,苟半仙冷笑一声,“谁剥了谁还不知道呢。”

    叶鹿也笑,“嘴上功夫我自然不如苟半仙你,毕竟年纪大,糊弄的人几乎都能从北城排到南城。我就不行了,有真本事别人也不信,年纪轻轻风华正茂。”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毫不掩饰的自恋。

    “还知道自己是个黄毛丫头。”在石桌的对面坐下,苟半仙冷哼一声。

    小厮从外面走进来,托盘上放了两杯茶。

    麦棠顺手接过来,一杯茶轻轻地递到叶鹿的手里,另一杯则直接摔在了苟半仙的面前。

    叶鹿端着茶杯缓慢的送到嘴边,还没等喝进去,对面苟半仙忽然道:“慢着,这茶,咱们换一下。”他拿着自己面前的茶,然后放到了叶鹿的面前。

    “苟半仙你什么意思?”麦棠瞪眼冷斥。

    “什么意思?这茶,你刚刚碰过,我不放心。”苟半仙看了一眼麦棠,就是担心她暗中搞鬼。

    “废话连篇。”叶鹿把茶放下,又摸到另一杯茶拿起来,“心里发虚的人,总是会怀疑一切。”说着,她喝了一口,满面自信。

    苟半仙拿过那杯茶,这才放心的喝了一口。

    “既然如此,咱们开始吧。不过开始之前我得另说一事,毕竟大家时间都有限,单单输了做王八没什么意思。不如这样,输了的人,不止要做王八,还得把家底都拿出来。赢者收钱,并且分发给作证的几位,浪费时间陪在这儿怎么也得收些报酬才行。”叶鹿摸着面前的石桌,一字一句道。

    一听有钱拿,小侏儒当先活跃了起来,“我看行。”

    方道长和那老太太也点头同意,毕竟不管谁输谁赢,他们都能拿到钱,好事。

    “好。”苟半仙哼了一声,同意。

    “痛快。那么,我先来。”说着,叶鹿伸手,她要摸骨。

    苟半仙冷着脸将手伸出去,叶鹿抓住,然后开始摸骨。

    “生辰八字什么的咱们可以一会儿再说,不过苟半仙你的骨很有意思啊,你还真做过王八呀!”叶鹿搭手一摸,便忽然惊讶道。

    四周看戏的人也屏息看向苟半仙,确有此事?

    苟半仙脸色不太好,几许发红,“哼。”这是、、、承认了。

    “所以,我还真有先见之明。即便一会儿苟半仙你输了做了王八也无可厚非,毕竟以前就做过了。”叶鹿的手掐在了苟半仙的手腕,随着她话音落下,苟半仙蓦地身子一弯,满脸谄媚,扬声大喊,“爷,您里面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