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终生妻约 > 第十三章

终生妻约 第十三章

作者 : 唐筠
    回到房门口,林之筠说:“你站稳,我开门。”

    她放开搀扶他的手,从包包里拿出房卡准备开门,但严亮臣突然靠近她,伸出双手,把她困在门与他的胸膛之间。

    “之筠。”他紧靠着她的背,在她耳边轻声唤着她的名字。

    “你站好,我要开门。”

    他没顺从,依然紧贴着她的背,轻唤着她的名字。

    一阵阵热气吹向她的耳朵,让她身体不由自主的骚动起来,一股燥热感从脚底一路窜到耳际。

    她不仅脸红了,耳朵也红了,身体热得彷佛要着火。

    但造成这种情况的严亮臣却像浑然不知一般,继续靠着她的背,一次又一次的叫唤着她的名字。

    她有点恼了,“严亮臣,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有话要说。”

    “进房再说。”

    “现在说。”

    “你喝醉了是不是?!”

    “我没醉,非常清醒,你是林之筠,我叫严亮臣,那边是东,这边是西,门板上写着1206,这里是十二楼的六号房,瞧,我很清醒。”严亮臣连珠炮似的说着。

    他讲的都是正确答案,看来确实没醉,那为何做他要做常根本不会做的事情?林之筠好奇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不要再假扮情侣了。”

    林之筠听了心底一沉,以为严亮臣腻了,不想继续演戏,想结束这种关系,心里一阵失落。

    一时间,她不知道怎么反应,久久才吐了一句,“好啊。”

    但下一秒,严亮臣又抛出了一个震撼弹,“我们正式交往吧。”

    这句话真的够震撼的,把她炸得七荤八素,整个人完全反应不过来。

    严亮臣这是在向她告白吗?真的假的?

    她不敢当真,因为对象是曾经非常讨厌她的严亮臣,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沉默了许久,她才再度开口,“严亮臣,你真的醉了,醉得太严重,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话没能说完,她的唇就被严亮臣堵住了。

    严亮臣竟然吻了她!这是她的初吻啊!

    那瞬间,她如同成了风中的化石,一点也动弹不了了。

    在走道的角落,正慢吞吞地走回下榻房间的侯景锐目睹了这一幕,心底的郁闷加重,原本他打算回房间睡觉,但这会儿却是一点也睡不着了。

    身子一转,他再度步入夜色。

    今夜,是个适合买醉的时刻。

    另一方面,被吻了之后,林之筠很难冷静得了。

    回到房间,她把严亮臣推进浴室,用冷水狠狠的浇了他一身,目的是想让他清醒一点。

    突然遭受这种对待,严亮臣气得大叫,“林之筠,你为什么用冷水淋我?!”虽然泰国很热,洗个冷水澡没什么大碍,但他衣服都还穿在身上,这会儿全湿透了。

    他走回房内,拿了浴衣换上后,才折返回浴室,“你疯了吗?干么没事拿冷水淋我?”

    “疯的人是你!严亮臣你竟然借酒装疯,还……”吻我两个字说不出口,越急,她脸涨得越红。

    “你觉得我是借酒装疯占你便宜?”严亮臣难以置信的瞠大了双眼。

    好晕,但不是因为喝酒而晕,而是他的告白竟然被当成在占便宜!

    他是喝多了,但脑袋很清醒,告白也不是喝醉了在胡言乱语,而是他一直就想找机会和林之筠说清楚,今天发生她走失的事件之后,他才发现,她对他已经非常重要了。

    刚刚那种氛围,让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但绝对不是存心占她便宜的。

    “你真的认为我是故意占你便宜?”

    “不然呢?”

    “林之筠,你非常没情调。”

    “你……”

    见严亮臣突然又逼近,林之筠连忙后退好几步,“你又想干么?!”

    “我是认真的。”

    “认真占我便宜?”林之筠皱起眉头,翻了个白眼,很想开骂,但又突然想起严亮臣吻她前说过要和她正式交往。

    她以为他是喝醉了才胡言乱语,但现在看来,显然是她太迟钝了。

    就某一方面来说,林之筠还是有过去那种能把他气到跳脚的可恶个性,他都说了也行动了,她怎么就不能当真?

    严亮臣无力了。他这称得上是情圣的人,竟然……搞不定这个女人!

    他坐到床上,闷闷地问:“林之筠,你讨厌我吗?所以才故意用那种说法来拒绝我的告白?”

    看到严亮臣那挫败的样子,林之筠终于相信他刚才真的是在示爱,但她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你真的……喜欢我?”

    “真的。”严亮臣起身走向她,很认真的回答她的问题后,问道:“你呢?讨厌我还是喜欢我?”

    该怎么回答?林之筠突然觉得不知所措。

    她是喜欢他的,但如果直接点头,感觉很不矜持,怕同意得太快会被看扁,但也因为她的迟疑,让严亮臣再度受挫了。

    林之筠不喜欢他。

    原本他之所以追着她跑,是因为他认为,林之筠多少对他有些好感,但他不会追着一个不喜欢他的女人跑,因为唱独角戏很悲哀。

    他看到侯景锐唱了很多次的独角戏,那种怅然他一点也不想品尝。

    “我知道了,不用为难,我会去跟柜台要另一间房间。”

    说完,他转身就走,但还没踏出脚步,就被林之筠拉住了。“你就那么快放弃?欺负我那么久的时间,等个五分钟都没耐性,我很怀疑你是真的喜欢我吗?就那种程度……”林之筠抱怨,“就算是告白,也得给我时间考虑吧。”

    “你要考虑?不是拒绝?”“不是。”

    严亮臣笑了,“好啊,给你考虑,五秒。”

    “严亮臣,你搞笑喔!”

    “其实我对其他女人没什么耐性,通常要我给时间考虑的,我都会转身走开,但对你我很宽厚,我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所以多的这五秒对我来说,真的非常漫长。”

    “乱讲,你哪有等我很长时间!”

    彼此讨厌、斗气的时间,难道也被他计算在内?如果真是这样,那他的算数真的有很大的问题。

    爱情是不能那样计算的,要从心动的那一刻开始,才能称之为爱。“何时开始?你回答我,我就给你答案。”

    “从重逢的那一刻开始,我后来想了想,既然我可以忍受你恢复过去的身材,那是否意味着,我也许从一开始就不是讨厌你,而是在想办法引起你的注意。”就这样简单的几句话,想不到可以让人如此感动,心头暖又甜。

    林之筠几乎完全的投降了。

    “我答应你。”这是她给出的答案。

    林之筠和严亮臣拥抱着,一整晚两人就这样相依偎,分享着眼前的景物,当日.出东方的刹那来临,他们一起感动着世界万物的奇妙。

    但恋爱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

    天亮之后,林之筠就开始担忧了,她觉得谈恋爱会绑手绑脚,也不喜欢被约束,想有空间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也不想太早结婚生子。

    “那个……我跟你说,我可以跟你交往,但是你得答应我几件事情。”

    “谈恋爱还要讲条件?”

    “没错啊,要把条件谈妥,这样以后才不容易有怨言。”林之筠讲求实事求是。

    偏偏严亮臣讲求浪漫,所以当林之筠一提恋爱条件,他就有点头痛,“说吧,我听听,但未必能接受,你也知道的,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我也有自主权,不能全部你说了算。”

    “OK啊,很公平。”

    “那就说吧,什么条件?”

    “三年内不结婚、不能约束我,还有,不能有婚前性行为。”

    很难吗?

    不、不、不——一点也不难!

    严亮臣不认为自己是大野狼,不是为了滚床单才想和林之筠在一起,但她越是要求,他体内就更蠢蠢欲动。

    “三年内不结婚,我接受,我不是那种霸道任性的男人,所以你就算和我恋爱,也可以完全不受拘束的做自己的事情,至于不能有婚前|性|行为……”

    “很难办到?”

    “不难,不过……”严亮臣苦笑反问:“你知道什么叫做情难自禁吗?难道你从没有过那种感情不受脑袋控制的时候?”

    昨晚在门口吻她,就是他脑袋控制不住靶情的时候。

    林之筠想想也对,严亮臣吻她的时候,她也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和感觉,她明知道严亮臣是危险的,却一直让他靠近,这就是情难自禁。

    也许理念归理念,能不能办到,就得看情况了。

    “算了,后面那条视情况而定好了。”

    严亮臣笑了。

    林之筠自动退一步,意味着他可以不用禁欲,不用在情不自禁的时候,还得隐忍着火山爆发的冲动去冲冷水澡。

    “那么,我是否可以确定,你答应和我交往了?”

    林之筠点了点头,有点害羞的笑了。

    恋爱这档事,她真的是初体验。

    从天敌变成情人,印证了一句话——冤家变亲家,不是冤家不聚头,真的一点也不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生妻约最新章节 | 终生妻约全文阅读 | 终生妻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