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终生妻约 > 第六章

终生妻约 第六章

作者 : 唐筠
    【第三章】

    林之筠和严亮臣坐在台北市区某咖啡馆里靠窗的位置,两人可以说从没有这样好好面对面坐着过。

    他们对彼此的印象,仅停留在高中毕业前夕,时光一晃,他们都长大了。两人其实也想不出来,他们到底从何时开始交恶的,只知道有记忆以来就没办法好好相处。

    斗嘴,是他们对彼此的记忆。

    现在想起来,突然觉得彼此都有点幼稚。

    有多少人会像他们这样,从小一直吵到大?“你找我出来,不会就只是要这样和我大眼瞪小眼吧?”

    “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事情?”靠着椅背,跷起了二郎腿,严亮臣目不转睛的啾着林之筠。

    不能否认,她真的变漂亮了,他从没想过,她的五官会那么精致,以前她脸上都是肉,根本看不出真正的模样。

    如果她的脾气不要那么要强,说不定,他们还真会像长辈所说凑成对。

    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林之筠的模样可以改变,可个性要改变大概很难,而他也不喜欢像她那么强势的女人。“你要不要假扮成我的男朋友?”

    还好,他没喝咖啡,不然肯定喷她一身,“你吓人的本事升级了。”

    就知道严亮臣会是这种反应,林之筠继续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假扮成男女朋友,这样一来,两边的长辈就不会一天到晚逼我们相亲。”

    “为什么选择我?难道……”

    林之筠马上就猜到严亮臣接下来要说什么,连忙辩解,“你不要误会,我没对你有非分之想,我这样的提议,是有我的用意在的,你想想,我们那么讨厌彼此,而且都认为绝对不会爱上对方,这样的话,我们假扮男女朋友,不是都没什么困扰吗?”

    似乎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但是他不认为他们的长辈们有那么笨,“你以为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会信吗?”

    “不管信不信,只要说我们在一起,他们肯定会乐见其成,绝对不会再逼我们相亲,这样也就达到我们的目的了。”

    严亮臣静静的看着她。

    她的话其实挺有道理的,他却还是有一丝迟疑,“你真的对我一丁点意思都没有?该不会这只是你想弄假成真的计谋吧?”

    林之筠嗤之以鼻。

    她也许会为工作用心机,但不会为男人用心机,因为到目前为止,她还没觉得有哪个男人值得她耍心机。

    “如果你担心,就当作我没提过好了。”说着,她站了起来。“还是那么没耐性,坐下来,让我想想。”

    林之筠乖乖坐下了,但仍提醒他,“我跟你说,我没什么耐心,不是你怕我爱上你而已,我也怕你当真,我不想惹麻烦,所以你千万要想清楚,这只是协议,谁都不得当真。”

    “好了,我懂,你不用一直强调。”严亮臣开始认真思考。

    他不想太早踏入感情这座坟墓,也暂时不想被女人套牢,更厌烦了成天被长辈们安排相亲,林之筠的提议,真的是解决以上问题最好的方法。

    可以确定的是,林之筠不会想和他结婚,不会想套牢他,更不会爱上他。

    只要他们达成协议,就不用再被长辈们疲劳轰炸,他可以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担心拒绝了谁会伤了谁的心。

    等了五分钟后,林之筠有些不耐烦了。

    不说时间就是金钱,如果是救人命,一分一秒都是关键,“考虑得怎么样?你要是觉得麻烦,大可以拒绝,我找别人帮我……”

    她说的找别人,让严亮臣想到了侯景锐。

    本来他还在踌躇,但这会儿却快速点头答应,他不想让侯景锐有任何机会。怪了!他为何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那我们就把这个好消息传给长辈们吧。”

    “你就那样直接去说?你真把他们当傻瓜看了是吧?!”

    “你那张嘴巴不损人很难受吗?以后我们就是情侣,麻烦收敛一下你的毒舌,

    我可不想我的计划坏在你那张嘴巴上!”

    “彼此彼此,你是不是也该收敛一下你的伶牙俐齿?”从小被林之筠训练出来的反应,他一受到攻击,就要马上反击。

    两人相视片刻,突然有点想笑。

    他们真的挺幼稚的。

    “好,我们各退一步,以后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了,是同盟就得友善点,祝我们合作愉快。”

    两人伸出手,.在空中握住释出了善意。

    他们忍不住想,如果一开始就对彼此这样友善,说不定,他们会成为好朋友呢!

    名人的八卦一直是媒体的最爱,因为有人爱看,就有人会写,不用费力就有八卦可写,更是狗仔队求之不得的。

    为求可信性高,严亮臣故意把他和林之筠交往的消息放给记者,他知道严亮瑜会看八卦新闻,然后一定会把看到的这则新闻告诉家人。

    果真,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

    前天才回去南部的奶奶,今天马上打电话给他,确定其真实性。

    严亮臣还故意装傻,“奶奶,您听谁说的?”

    “新闻,不过我觉得可信度很低,你和之筠两个好像宿敌,怎么可能会变成一对?我觉得那新闻一定是假的,如果是真的,我们怎么可能都看不出来。”

    瞧,奶奶年纪虽大,脑袋还是很灵光的,她并没有被媒体骗到,想要取信于她,光媒体真的不太够。

    “如果是真的不好吗?”

    “是真的当然好,但我不认为是真的。”

    “如果我说是真的,您也不相信吗?”

    “不信。”

    这下真的得再伤伤脑筋才行了。

    挂了电话之后,他传讯息给林之筠,“奶奶不相信我们在交往,可能得再下猛药才行。”

    林之筠没有马上回复,她正在开会,等她看到讯息时已经大半夜了,但因为时间已晚,所以她打算明天再回。

    结果是严亮又传来了讯息,“你倒是响应一下,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起头的是你,给点意见。”

    “连新闻都上了还不信,我能有啥办法,你有你说。”

    时间流逝,夜如墨,寂静无比。

    手机彷佛坏掉一般,没有任何响应,虽然一切功能正常,但那头却没有反应。

    一向脑袋动得快的严亮臣,没想到也被难倒了。

    也许她想的,真的不是什么好计策吧。

    她正丧气,手机又叮咚了一声。她飞快滑开手机,看着讯息,不看还好,一看就呆住了。

    她以为她已经够夸张了,没想到严亮臣比她还厉害。

    她不敢相信他居然会提议同居!

    有字为证,假不了!

    “你疯了!”她激动响应,“我做不到,这太荒缪了。”

    一想到要和严亮臣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她就很有压力,她没把握,不是怕爱上他,是觉得没把握可以和他长时间和平共处。

    他们可是从小打到大的宿敌!

    就算现在为了战略不得不握手为友,但她认为这种情况也是短暂的,不可能长久,迟早还是得分道扬镳。

    “你有更好的办法,还是打算半途而废?不就是同住一个屋檐下,有什么好害怕的,你怕我吃了你不成?”

    “不都说男人都是狼,况且你还是个花心大少,我害怕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说到这个,严亮臣就有话要说了,“那封号是你给我的,不是事实!”

    “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还想辩解?”就实际状况来看,严亮臣是花花公子无误。

    “反正同居也是假的,就算我花心,也和你没有丁点关系,快决定,要不要同居?如果你现在拒绝,以后就不要找我合作,本少爷没时间陪你玩家家酒。”严亮臣丢出了重话。

    林之筠若不答应,他顶多就是继续被长辈牵着鼻子去相亲,他们还不至于会强迫他进礼堂。

    但林之筠却因为曾经遇见了方家诚那种神经病,不想继续冒险,“我答应,但前提是要先签同居守则。”

    这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说做就做,隔天林之筠就包袱款款来臣的住处了。

    也幸好她回来后没住家里,而是自己在外租屋,不然光收拾行李就会被全家人连番质问了。

    同居守则林林种种十来条,严亮臣越看眉头皱得越紧,这屋子是他的,但他却得遵守林之筠提出的同居守则,感觉立场谤本相反了。

    林之筠的条件对一般人来说不算严苛,但对严亮臣来说就有点超过。

    因为这是他的房子,他却得被牵着鼻子走,尤其是得改变自己的生活型态,这就有种不自由的感觉。

    就像守则上写着“不得光着身体在屋内走动”,这一点便可能会要他的命,他自小在家里就是穿着短裤、打着赤膊,这要求对他来说,真的有难度。

    林之筠当然知道他有这种习惯,从小到大严亮瑜老喜欢在她耳边叨念,她哥怎样怎样,她不想知道有关严亮臣的秘密都不行。

    “回家就是要自由自在,解放身上的束缚,打赤膊就跟打赤脚一样的道理,这个不需要这么计较吧?”

    “怎么会一样,脚上没点,上半身却有点,非礼也,我坚持。”

    明明就是她提起假扮男女朋友,现在反而是他要活受罪,真的很超过!

    但想想后面的益处,他还是决定忍一忍。

    “好,这点我勉强同意,但这个‘不能带女性朋友回来’太严苛了,有时候我会和一群朋友聚会,其中免不了会有女性朋友,难道你想让我开只有男性朋友的聚会?”

    “以前这里只有你自己住,但是,以后我们是同居关系,我不喜欢回到家还要交际应酬,你想聚会请到外面去,这个我不会干涉。”

    “难怪你到现在还没对象,太龟毛了。”

    本以为林之筠去了美国个性会稍微改变一些,但看来她还是他认识的林之筠。

    不过,以她这种不爱交际应酬的个性,却选择了需要大量交际应酬的创意整合营销工作,真的很吊诡,他很好奇,她是怎么和客人互动的?“严亮臣,请不要做人身攻击,我只是比较……有原则。”

    “你的原则停留在你自己身上就好,请不要荼毒我,这点我没办法接受,以后我还是会带朋友回来,我们既然同居,就表示要让外界误以为我们是情侣,那么越多人知道我们同居的事情越好,身边的朋友就是最好的宣传工具,至于其他的守则,合理的我会看着遵守,不合理的,就请你自己稍作调整,这是我最大的让步,再过,我就做不到了。”

    “亮臣……”

    严亮臣大剌剌起身,往前走,推开了一个房间,然后指着里面,“你平常就睡这个房间,不过你的用品最好放在我的房间里,奶奶肯定会派人随时检查。”

    “那多麻烦。”

    “我才该觉得麻烦,你成天进出我房间,我一点隐私权都没有,如果你嫌麻烦,大可以把用具都买两套,不过你得用完就把那些用具藏起来,免得露出马脚。”

    林之筠突然觉得,不该起头说要假扮情侣,这才刚开始,她就觉得生活已经整个乱了调,往后不知道还会衍生多少事情。

    她光想着,就觉得不安起来。“也许我们该就此打住。”

    “做事情半途而废就是你的处事作风吗?”严亮臣很不满意林之筠的反反复覆,决定推她一把,“事情已经起了头,就给我有始有终,除非被发现,否则这件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林之筠当然不是那种做事情反复不定的人,只是和严亮臣重逢之后,她就发现,只要和他扯上关系,她的心情就会莫名的不安。

    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会发生。

    也许是因为被方家诚影响到,她才会变得比较敏感吧,“好吧,就这样决定了,这同居守则……有想到其他再添加。”

    “还添?!”严亮臣听了猛翻白眼,差点晕了。

    林之筠完全不理他的哀号,转身拉着自己的旅行箱,朝新的生活前进。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生妻约最新章节 | 终生妻约全文阅读 | 终生妻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