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终生妻约 > 第三章

终生妻约 第三章

作者 : 唐筠
    【第二章】

    一场大型的珠宝设计发表会就要进行,这项活动的筹办单位,就是林之筠所创立的意象创意活动整合营销公司。

    这也是意象创意活动整合营销公司这两年接到的最大宗合作案,所以全公司上下没一个人敢怠慢。

    两年前,林之筠从美国回台,她没回自家的建筑公司上班,而是自己在外创立了这家营销整合公司,职位是总经理。

    这两年,她带领着自己的工作团队,从无单可做到现在的忙不止歇,算是在业界闯出了些许名气来。

    如今和他们公司合作的对象,不乏一些有知名度的企业集团,林之筠也不介意利用她父亲和兄长的名声,从自家公司那些合作的企业集团中找寻业主。

    她觉得,可用资源当用之,恰当的使用可用资源,反而能突显资源的真正价值,要是连一点可让人利用的价值都没有,那就不叫做资源。

    社会就像是个生物链,看似没有关联的东西,其实都是环环相扣的。

    大部分的公司,尤其是搞创意的,都需要举办一些活动来做营销,有舞台就能吸引人潮,有人潮才能吸引钱潮,这是不变的定律。

    她筹划活动就是为了营销这些企业集团,把这些企业的优点告诉众人,吸引了注意,这些公司行号也就跟着赚到了钱。

    这次合作的公司,就是严亮臣他们家的珠宝设计公司——光耀璀灿。

    林之筠知道很多同业都在争取严家这块大饼,当初为了抢得先机,也为了让严家的产品有更多人知晓,她亲自登门拜访严长瑞。

    严家上上下下都喜欢她,除了严亮臣例外。

    她一到光耀璀灿的柜台便报上自己的名字,指名要见严长瑞,柜台一通报完,马上放行让她直抵董事长办公室。

    结果,她才说明来意,严长瑞立刻就点头了。

    林之筠很吃惊,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她惊愕的模样,当时严长瑞对她说了几句话。

    严长瑞说:“有钱当然该给自家人赚,活动营销部分就交给你负责了。”

    她知道严家人是真的把她当女儿疼,所以她决定用行动来回报严长瑞对她的厚爱与信任。

    不仅在工作上发挥自己的长才,把企画案做到最好,每个细节她亦会亲自盯进度,并且全程参与,不管是舞台的搭建,还是整个活动的安排,她都一一审核。

    而今天,她知道光耀璀璨会派人来查核活动的整体过程,但却没想到来查核的人,竟然是严亮臣。

    他远远走来,依然是那般潇洒又意气风发,脸上挂着的,还是那玩世不恭的笑意。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他那双总是乱放电的眼睛,也不喜欢在职场上与他相遇。

    她别开脸,期盼他没发现她的存在,但又在下一秒转身迎视他。

    她是这活动的负责人,没理由也不能回避业主,哪怕明知道自己可能被刁难,她还是选择坦然面对。

    严亮臣同样感到意外。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果真是冤家路窄。”他还没站定,刻薄话就脱口而出。

    很像他的作风,林之筠不感到意外。

    “那是我要说的,真是冤家路窄,你到这里做什么?该不会是特地跑到这里来问我车修得怎么样的吧?”故意转移话题,就是不想让严亮臣认出她。

    “修车行已经跟我联系过,下午我的车就会完好无缺的出厂,倒是你,在我家展场做什么?”

    “我是工作人员。”她含糊带过。

    这也不算欺骗,他们公司的员工并不算多,大部分的工作她还是会亲自办理的,尤其是像这种大型的活动,就算不是她,至少也会是她的学长侯景锐盯完全部工程。

    “工作人员,你负责哪个部分?”看了下她手上的表格,严亮臣大胆猜测,“是总负责人?”

    那表格是活动细节的完成审核表格,每个审核通过,表格里的格子就会打上一个红色勾勾,这类表格通常都是在负责一个案子的审核者手上。

    但他爸向来严谨,竟然会把这么重要的大型活动交给一个年纪这么轻的女孩子,让他大感意外。

    “你可不要像开车那样粗心大意的,这可是关系着一家大企业集团的形象,千万不要毛毛躁躁把事情搞砸了。”

    “不劳你操心,如果没别的事一可不可以请你离开,我记得外头有告示,非工作人员不得进入。”

    这场地虽然是开放式的,但也是主办单位向这广场的所有权者租借来的,所以,在活动还没对外开放前,这里都是禁止通行的。

    林之筠当然知道严亮臣有很多进来的方法,他可以告诉管理的人,说他是主办单位的工作人员,或者拿着光耀璀灿的入场证,都可以通行无阻,但她就是不想让这男人好过,故意这么说。

    “我当然是代表光耀璀璨来巡视的。”

    “你?”她故意挑高音调,语气带有狐疑的味道,“可以出示身分证明吗?”

    这个严亮臣倒是没想到,他是回了自家公司工作没错,但是正式的职务公文还没下来,目前他充其量就是严家的大儿子,不过他认为,眼前这个女人肯定不会买他严家大儿子的帐。

    但又不能被这嚣张的女人看扁,所以他胡诌着,“我只是刚巧忘了带工作证,你不要以为我没有,下次我一定带来。”

    “那就请你下次再来指手画脚吧。”见他没拿严家大儿子的身分来压人,倒让林之筠刮目相看。她在心底笑了,但嘴上还是下起了逐客令,“不送,慢走。”严亮臣面子挂不住,只能转身准备离开。

    但就在他转身之时,后方传来一个呼唤声。

    一个男人,在他身后叫着一个名字。

    林之筠三个字入耳,严亮臣的步伐顿时停住,思绪回到了过去在台北市郊那独栋透天别墅的日子——

    阳光洒落在日光浴室的地板上。明明是冬天,但空气里却带有一股暖暖的味道,又是例假日,这天气很适合晒晒太阳。

    严亮臣难得的哪里也不去,就窝在自己家的日光浴室里,享受着温暖阳光的洗礼。

    他们家是位在台北市郊的一栋透天别墅。

    房子格局经过特别设计,所以二楼的走廊可以俯瞰整个一楼客厅,谁来了都便可以一目了然。

    日光浴室就在二楼走廊的边边,向阳的地方,就算躺在椅子上,还是可以瞄到从楼下正门进来的人,而进门的人看不到他所在的角落。

    下午两点左右,林之筠就进他家的门了。

    他早猜到林之筠会来,因为今天他妈妈做了柠檬蛋糕,那是林之筠的最爱,有时候他会觉得,他妈就是故意用美食来诱惑林之筠上门的。

    林之筠今天穿了套轻便的运动服,宽松的运动服遮掩住了她丰腴的身材,头上扎了马尾,看起来倒也有几分可爱,缺点就是太胖了一点。

    她满脸笑容的进门。

    对谁,她都笑脸盈盈,唯独对自己她向来不给好脸色看,这也是他为何总爱捉弄她的缘故。

    严亮臣觉得,林之筠对他有很深的偏见,一直认定他不学无术,又是个花心大萝卜,老嘲讽他在学校拿好成绩是侥幸,压根不深入了解他有多用心。

    别人用功时,他虽在玩,但别人睡着时,他的灯却是亮着的。

    用意很简单,就是想替自己争一口气,想让那些只会在背地里说他是好运、出生在好家庭,或说他考试全是碰运气的人跌破眼镜。

    那些人,亦包括林之筠。

    又或者说,她才是那个最重要的人,其他人的看法,他其实并不那么重视。

    林之筠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也从小打到大。小时候,他老爱抢她的玩具,因为她老玩些女生不该玩的玩具,完全不像个女孩子,既不喜欢扮家家酒,也不爱玩芭比娃娃,玩车子玩枪倒是比他还厉害,所以他总是想整她。

    于是,梁子就结下了。

    因为结怨很深,到了国中时,两个人几乎不讲话,见面就把对方当隐形人,但遇到事情总会第一个跳出来嘲讽对方,比如当奶奶和妈妈夸林之筠好的时候,他会拚命在长辈面前说她的坏话。

    林之筠也不遑多让,在他父母面前从不说他的好话。

    从国小开始,就有不少女生追着他跑,小时候因为他帅,女生们喜欢他,长大后,因为他口袋够深,女人们总想跟着他过好日子。

    但他看得很清楚,那些女人没有深度,长久不了,总是没多久就分手,因此他便成了林之筠口中的花心大少。

    但他们也不是没有不作对的时候,他记得小时候,林之筠被欺负,他会跳出来相挺,他被揍,林之筠会第一个替他揍回去,然后两个一起被老师处罚。

    对外,他们是炮口一致的。

    但也不会因为那样,他和林之筠就成为好朋友,相反的,他们吵得越来越凶,而随着年纪渐长,长辈们的想法开始走偏了。

    奶奶老把林之筠当成未来的孙媳妇,他妈老说林之筠比他这个儿子还贴心?,他老爸则认为如果以后他和林之筠连手管理公司,公司应该会发展得更有声有色。于是乎,他和林之筠是天生一对的说法不胫而走。

    真是见鬼的天生一对,是天生仇敌才对吧?!

    他决定要去和大家把话说清楚,不想让大家把他和林之筠牵扯在一起。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生妻约最新章节 | 终生妻约全文阅读 | 终生妻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