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书虫镇豪门 > 第三章

书虫镇豪门 第三章

作者 : 寄秋
    慌乱的闻人璟还想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房门就被打开,一道高身影匆匆进入,语气关切的问:“小姐,你怎么了,魇住了吗?”

    “你叫我小姐?”

    闻人璟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真成了女子?

    “小姐,不……是公子,奴婢……呃,是小的来了,你别惊别怕,小的来陪你……”

    “等等……”这声音……没错,是女子柔媚的软嗓,但他似乎在哪里听过,有点耳熟。

    黑暗中的影子停住了。“公子……”

    “点亮烛火。”隔着垂下的纱帘,闻人璟瞧见屋外的天色渐渐发白,不远处传来公鸡的啼叫声。

    “是的,小姐。”又换回小姐的称谓,缓缓走近的人影穿着小厮的衣服,但能贴身服侍一个女子的,必然是个丫头。

    “你是……流紫?”闻人璟讶然。

    小小的烛火照出流紫很好辨认的五官,浓眉大眼,脸微长,左眉有颗痣,方型脸,嘴有点阔,只是此刻肤色比平日白了许多。

    “小姐睡懵了不成,不是奴婢还能是谁,你没事吧!要不要奴婢倒杯茶来,给小姐润润唇?”流紫将烛台放在靠床头的几架上,随后取出烧红的炭盆,放了只装水的陶壶在炭盆上烧温,女子一大早不能喝冷水,只能饮温茶。

    “我……我是齐真……”齐真他……她是女的?

    闻人璟惊讶的目光一闪,有些事不言可明。难怪她不思上进,空有过人才智却不愿入朝为官,镇日泡在书香里只求一时悠闲,少与人往来,只与书为伴。

    流紫以为小姐真魇住了,赶忙将湿巾子拧吧,轻拭她额头肩颈。“小姐,你别吓奴婢了,醒醒神,天快亮了,一切魍魉鬼祟都会消退,奴婢在这儿呢!小姐不怕。”

    “给我取面镜子来。”不习惯被女人侍候的闻人璟挥挥手,推开流紫,自个取饼巾子往脸上一抹。

    他需要清醒。

    “小姐……”小姐变得有点奇怪,她从未用这么冷潢的语气说话……

    “去。”他冷然地一眄。

    “是。”

    流紫从箱笼中拿出一柄打磨得相当光滑的铜镜,镜子的四周雕刻着朴实无华的流云纹,唯独握柄镶嵌着海棠花图样的三色玉石,红的花瓣,白玉为蕊,青玉为芽叶,由装饰可看出是女子的用物。

    “你先下去。”他捉着握把,迟迟不敢看向镜面。

    “是。”

    流紫福了福身欲退下,他却又叫住了她。

    “等一下。”他居然也有心慌的时候。

    “小姐还有事?”

    “倒杯茶来,浓茶。”越浓越好。

    “浓茶?”她停顿了一下,眼露不赞同。“小姐,茶汤不宜饮浓,尤其是一大清早,对女子身子有碍。”

    “你照做就是。”他冷着声,颇具威仪。女子的面容却露出男子的刚硬,流紫怔了怔,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把旁人错认成小姐。

    可是定睛一看,坐在床上微带沉思之色的女子分明是她家小姐呀!

    纵有疑惑,忠心的流紫仍依照主子的要求送上一杯温热的浓茶,在主子没吩咐前先打理好自己,发束好,肤色抹深,衣领拉高盖过喉头,扮成不折不扣的小厮,接着去准备小姐的早膳。

    因为离主院甚远,来回多有不便,因此齐真所住的小院有个小厨房,缴了伙食费便能到大厨房提领主仆两人的食材,自行在院子里开伙,相当方便。

    不过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有捧高踩低的小人,她们每隔三、四天领一次伙食常常分量不足,因此她们常常藉着休沐日回家去搬粮,或是托人带来书院,久而久之便不用大厨房的食材,也不再缴伙食费,真的是做到自给自足,不依赖人。

    “我变成了齐真,那齐真人呢”看着铜镜中熟悉的容貌,内心五味杂陈的闻人璟目光复杂。

    能当你这样的人可真好。

    蓦地,他想起曽说过的一句话。

    那原本是嘲讽,没想到这句话居然变成他的梦魇,他真的变成齐真……

    等等,那个梦里的女子说了,会让他变成想成为的人,那么那个梦是真的,不是他凭空想像出来的,叫莫湘的奇怪女子也是真实存在着?

    事实由不得他不信,闻人璟确切的感受到发生在他身上的荒谬情况是真实的,虽然他很希望这是梦一场,梦醒后他还是原来的闻人璟,可是胸前的柔软提醒了他,而下面面颊微微发热,他将手伸向两腿间,果然空荡,他僵着脸,将手收回,隐隐闻到一股属于女子的暗香。

    一百多个日子都白混了,他居然没察觉齐真是女子,她的细嗓、她的肤白胜雪、她的顾盼生姿,以及那一双会说话的水眸,在在显示她的天生丽质,而非男生女相。

    亏他还是断案分明的大理寺卿,竟连是女是男也分不清,错将眼前的女红妆看成文弱少年。

    不过现下最要紧的一件事不是齐真的性别,而是那个劳什子的圣诞礼物,要是不找到那东西,他这辈子要顶着齐真这张脸过日子吗?那比生不如死还可怕,他做不到。

    现在他要用齐真的身分回闻人府,还是……他忽然想到,齐真本人在哪里?

    闻人璟突然有种更可笑的想法,他成了齐真,那齐真是不是变成闻人璟了?他们的人生交换了?

    思及此,他益发的坐不住,但在官场中打滚的经历告诉他,此时一动不如一静,他要更有耐心等待,若两人的人生交换,齐真肯定也慌乱,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是好,甚至抱着头嘤嘤低泣,想不出解决之道。

    一想到这里,他莫名地笑出声,被突发事件困住的他感觉心情好了一些,有人一同受难的感受不算太差,以往是齐真气得他想捉住她双肩猛揺,这回她也要承受一二了。闻人璟苦中作乐的笑声止于第一道曙光射入屋内时,他清清楚楚的看见葱白如玉的十指,纤细莹润地有如早春的花瓣,彷佛轻轻一弹就碎了,白嫩得让人想咬上一口。

    他的笑霎时转为苦笑。

    天刚亮,刚睡醒的齐真伸了伸懒腰,觉得腿根处有点骚痒,便自然而然的伸手去桡。

    骤地,她怔住。

    这条粗长之物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她腿上。

    “流……流紫……有蛇……”

    呜呜——可恶,为什么有蛇,她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蛇兄弟,谁快来把它捉走?!

    “主子,你醒了吗?”门外传来少年变声期的鸭嗓。

    “我醒……”咦!不对,这不是流紫的声音。

    大惊的齐真屏着气,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缓缓的睁开深幽的双瞳,屋内虽然微暗,但仍能看出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她的床帐是浅紫色绣吉祥如意纹,帐顶有七颗她让她爹订做的七巧铃铛。

    而此刻入目的却是天青色宝树纹绣帐,账面上是透光的锦绫,以她家的家境是用不起的,多用在官宦人家……她被绑架了?

    可是谁会绑她,一个在书院中默默无闻的小书虫,她一向不惹麻烦,也非常好相处,不可能惹祸上身。

    何况真要被绑架了,怎会让她住这么好的地方,高枕锦被,熏香袅袅,还用软绸做中衣……

    “啊——”她的胸呢?为什么是平的,即使小了点也小巧挺立,怎么一夜之间不见?!

    齐真急得快哭了,眼眶都红了,完全没注意她发出低沉的喊声,把外头等着服侍的小厮吓得脸都白了。

    “主子,你没事吧?!小的进来侍候了。”能让沉稳的主子大喊必定不是小事……究竟怎么了,真是急死人了?

    “我没事……”一发声,齐真的脸色全变了,她颤着手抚向喉管,一粒核桃似的凸出把她吓得快要晕厥。

    女子怎会有喉结?还有她的声音……

    齐真不敢想下去,她当了十五年的姑娘家,断无可能是男儿身,今日之前她还有着女子的柔美体态、娇嫩肌肤、清甜嗓音。

    可现下伸直的手指不是她的,平坦结实的宽胸也不是她的,甚至下面多了一物也不是她的,她的纤白小脚更没有船板那般大。

    这是怎么回事,她由假男子变成真汉子了?

    这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厮匆匆忙忙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只铜盆。“主子,你当真没事?”

    主子……指的是谁?“我是谁?”

    一脸纳闷的恒平呆滞地望着指着自己鼻头的主子爷,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的回应,“你是闻人府的大爷呀!难道主子睡了一觉就忘个精光,奴才是恒平,主子还记得吧?!”恒平是闻人璟的小厮,她一个月总要见上几回,仗着主家是个官爷,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架势。

    那此刻的她不就是……“我是闻人璟?!”这……这天要垮了吗?

    “主子,奴才去请段太医过府一诊吧。”恒平面带优色,向前走了几步。“你停住,不要再上前了。”男女授受不亲,她岂能与男子靠得太近?

    纵然不急着嫁人,可是齐真仍谨守分际,不愿名节有损,虽然她此时是男儿身。

    “主子……”不让他靠近如何服侍?

    “去,让人备车,我要去一趟书院。”慌得失了方寸的齐真只想回到熟悉的地方,她此刻也无法可想。

    “是的,主子。”对于主子的吩咐,恒平向来从无二话。

    “你先下去,等马车备好了再来通知。”她在闻人府,那她的身体呢?究竟是生、是死?

    齐真没想过两人互换了身子的可能,那太匪夷所思了,她想的是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魂魄才附在闻人璟身上,她是怎么死的,有没有冤情,是突然暴毙还是被人杀害,谁是知情者,她要不要为自己报仇?

    至于闻人璟的魂魄去了哪里,她压根没想到这个问题。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书虫镇豪门最新章节 | 书虫镇豪门全文阅读 | 书虫镇豪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