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带刺的温柔 > 第二十一章

带刺的温柔 第二十一章

作者 : 戏子璇
    任雪霺刚完成外送工作。

    进入店门前,一个西装笔挺的日本上班族男子恰好走了出来,大约三十五、六岁,神情相当失落。

    擦身而过后,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同时向佐伯里奈打了招呼,“里奈姐,我回来了。”

    “喔,好。”佐伯里奈对她招了招手,“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过来先休息一下吧。”

    说完,佐伯里奈扔了一罐饮料给她,她利落地接住了。

    “你那个老同学今天没来找你啊?”佐伯里奈笑着说。

    “我……”咖的一声,铝罐打开了,她将双唇凑向铝罐,冬季限定的草莓鸡尾酒那带着酸甜的滋味灌入身体之中,连呼吸中也多了一份甜腻感。

    压得下感情的苦吗?她默默问着自己。

    “雪,眼神是骗不了人的。”佐伯里奈并没有停止话题,“从他第一次到店里,虽然你们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但是从神情我就看得出来,你们的关系没有那么简单。”

    “哪有什么不简单。”任雪霜以笑掩饰,不打算面对问题。“就只是老同学而已啊。”

    “如果你不想说,我不勉强你。”佐伯里奈轻轻拍了拍她的肩。“但太多事闷在心里,不是好事。”

    佐伯里奈没有再追问,也开了一罐草莓鸡尾酒喝了起来。

    “里奈姐……”任雪霺挣扎了好一会,才勉强开口:“冒昧的问你……你曾经为爱受伤过吗?”

    “怎么可能没有。”佐伯里奈非常坦然。

    “那么……你还相信爱情吗?”

    “不是不相信爱情,”佐伯里奈大口吞了一口酒,笑说:“而是不再需要爱情了。”

    “喔。”任雪霺尴尬地笑,“很抱歉。”

    “没什么好抱歉的,我不是过得很好吗?”佐伯里奈毫不在意地说:“刚刚你回来的时候,有看到走出店门那个穿西装的男人吗?”

    “有,看起来很落寞呢。”

    “他叫高木拓也。”佐伯里奈语带嘲讽地笑:“是我唯一交过的男朋友。”

    任雪霺万万想不到,平日爽朗热情的佐伯里奈,在爱情里,也有一段不堪的过去。

    爱情真的……怎么让每个人都心碎了?

    “他……”

    “想听吗?”佐伯里奈将酒一饮而尽,目光幽幽地看着她。“但不是赚人热泪的爱情故事,而是现实的人生。”

    佐伯里奈从冰箱里再拿出一罐草莓鸡尾酒,动作熟练地打开,顺道说出她被现实击倒的脆弱爱情。

    “我和拓也是大学同学,大三就在一起了,度过了一段很美好的岁月,享受过像诗一样短暂的青春……”佐伯里奈笑得很无奈,“大学毕业以后,他到商贸公司工作,我还只是这家章鱼烧店的小小员工,生活还算过得去,但工作几年以后,他开始担心前途问题……”

    “在商贸公司,不是收入很稳定的工作吗?大部分公司也都有固定的升迁制度。”

    “曾经我也是那么想的。”佐伯里奈继续补充:“可是,他说,他没有后台,在公司很少有一展长才、被长官注意的机会,几年下来,表现平平,没有太好的成果。”

    “可是,有许多时候,机会是需要等待的。”

    “这话你说对了一半。他的确需要机会,但是他不想等待……”佐伯里奈摊手。“后来,他开始无奈地告诉我,公司的哪个人搭上了上司的女儿,很快就有机会升职……那时我想,也许是我多心了,他只是有点沮丧,并不是暗指没有身分背景的我帮不上他什么……”

    “如果他只记着他的沮丧但没有顾及你的……那这份感情……”

    “嗯,这份感情,他选择不要了。”佐伯里奈再喝了一口酒,发出笑声:“非常像连续剧演的喔,我下班回家,才一打开门,发现屋里所有属于他的东西都不见了,什么也不剩,而我的东西都好好放着,没被动过……我甚至怀疑,我和他在一起的四年是不是都只是幻觉,高木拓也这个人从来没有在我生命中存在过。否则,怎么可能消失得那么彻底?”

    任雪霺倒吸了一口气,不可置信地看着佐伯里奈。“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没有再出现过?”

    “那一年……我们二十五岁,他整整十年,完全没有任何消息。”

    “你一定……非常非常痛苦吧。”任雪霺握住佐伯里奈的手。

    “很痛啊,但生活还是要过。”佐伯里奈说,“我也就用最原始的方法,把力气都花在工作上,只要累得彻底,就再也流不出眼泪……终于,咬牙忍住的痛苦还是让我得到收获。我存了一点钱,在这家店的前老板有意将店面出售时,我顶了下来,重新装潢、开幕……总算,我还是个能独立生活的女人。”

    “里奈姐……我觉得你已经很棒了,店里生意一直都不错,还上过美食杂志……你有很成功的事业。”任雪霺诚恳地给予肯定。“你失去的只是一个不够珍惜你的男人。”

    “然后,我就再也不需要爱情了。”佐伯里奈下了结论。“我的爱情实在太脆弱,也太不堪一击了。”

    “可是,里奈姐,你说他消失了十年……怎么又会在店里突然出现呢?”

    任雪霺问,“发生什么事了?”

    “说来人真是矛盾,到手的东西不珍惜,但当失去了,又觉得可惜……”

    佐伯里奈放下第二个喝空的铝罐,“前一阵子,他突然出现在店里,告诉我他当天就要结婚了。”

    “结婚?”任雪霺皱起眉,“如果对你感到惋惜,为什么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呢?这说不通啊。”

    然后,她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欧凯恩和赵晓爱的婚礼。

    那时候他也爱着她,选的却是别人……

    “他也就只是惋惜而已啊,证明了这个男人有多自私。”佐伯里奈叹了一口气。“他终于实现了多年来的梦想,娶了上司的女儿,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可是他心里清楚,他对那个女人一点感情也没有……所以他来找我,想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不是还想着他……”

    “有什么意义?”任雪霺有些气愤,“只会造成你的二次伤害。”

    “伤害倒是不会,反正我的生活不再以爱情为首要目标,他的行为只不过再一次让我看清高木拓也这个人。他想拥有好的未来发展,也想拥有爱情……无论是他的妻子,或是我,他都不想放手。”

    “太自私了!连奈姐,你对他太客气了,应该用扫把把他赶出去。”

    “不需要。”佐伯里奈没有太大的情绪反应。

    “为什么?”

    “如果我赶他……代表对他还有恨,也就是说,在我心里他仍然占了一个位子……但是,他已经不再重要。”佐伯里奈停顿了一会,似乎想起了什么,接着说:“他一直记得,以前我还在这里打工时,总会在他下班时带着一盒章鱼烧到地铁站等他,几乎每一次,我为他做的章鱼烧,都会多放一颗章鱼烧给他……所以,十年后的今天他回来找我,希望我帮他再做一份『加料』的章鱼烧……”

    “你……没有理会他吧?”

    “怎么不理他?客人的要求当然得尽量配合。”佐伯里奈笑出声,“我帮他做了,并且向他多收了两百圆。”

    任雪霺听懂了。

    佐伯里奈彻彻底底被伤过,对爱情不再有任何期望或需要,和高木拓也已无可能,更遑论是破镜重圆。

    但是,身为一个生意人,以一贯热情的态度提供服务,那是一种买卖关系,不是属于高木拓也的特权。

    “所以,生意还是要做,但是爱情……就不必了。”对于自己的感情,佐伯里奈最后是这样说的。

    任雪霺喝下最后一口鸡尾酒,过多的气泡与甜腻让她忍不住打了嗝,腹中的酸苦气味也一拥而上,自鼻腔奔出。

    那滋味,就像爱情似的。

    就像爱情似的?

    一开始甜蜜至极,甚至连呼吸都是诱人的香,然后,吞咽过多的浓情蜜意以后,让人难以招架,最后,在腹中翻搅的不再是一开始的甜香,而是更强烈的酸与苦?

    她捏瘪铝罐,露出无奈的笑容。

    “怎么了?”佐伯里奈问:“怎么会忽然问起爱情的事?一定和那个男人有关吧。”

    “一年之前……”任雪霺深吸了一口气,坦然说出过往:“他在台湾有过一段婚姻,但新娘并不是我。”

    “也像高木拓也,为了私己的目的结婚?”

    “或许可以这么说……但是,他那个私己的目的,是为了远离我。”

    她再向佐伯里奈要了一罐酒,她需要更多飘飘然的晕眩感,才能再一次说完她和欧凯恩的故事。

    她把一切都告诉了佐伯里奈。

    十七岁时便相识的两人有绝佳的默契与相同的喜好,甚至连性格里带刺的那一部分,也是一模一样的。

    那样的尖锐让两人虽然相爱,却伤痕累累,让欧凯恩只能痛下决心,与她分开,选择另一个个性似温和,却无法与他相爱的女人。

    而她却还不知反省、不懂软化,将得不到出口的爱转化为疯狂的恨,并错把复仇作为另一种形式的爱的表达。她欺骗欧凯恩的妻子,搞乱所有人的关系与情绪,最后一发不可收拾,自己也深深尝到恶果,不但无法得到爱情,还付出了代价。

    于是,她只能逃到这样遥远的国度,无力再面对爱情。

    即使她和他的缘分不减,在亿万分之一的机会中再次得到了交会的可能;即使她能感受到经过这么些日子,他们都有所成长,个性里也多了一份柔软;即使阔别已久,她知道自己对他的爱并无减少,而他也是……所以只要她点头,她就能再次拥有爱情,但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带刺的温柔最新章节 | 带刺的温柔全文阅读 | 带刺的温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