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带刺的温柔 > 第二十章

带刺的温柔 第二十章

作者 : 戏子璇
    【第八章】

    凯恩: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难忘的夜晚,一场美好的梦。

    如果注定我终将孤单一世,昨夜的温度也已经足够暖我余生。

    今天醒来以前,不知道你是不是和我作了一样的梦:这十年来的一切只是我们高中时的一场梦,睁眼以后,什么也没发生,我靠在你的怀里,嘴边还有残余的薄荷糖香气,甚至,耳机里那一首AvrilLavigne的歌都还没唱完。

    你笑着吻了我,还问我晚餐想到哪里去吃。

    可惜。

    不会再回来的过去,也是一种虚幻的梦吧?

    像动人的霓虹泡沫,曾经耀眼,环绕在你我心头,但只要风一轻触,就转瞬破灭。

    幸好,我的胸口还是温热的,应该知足了。

    短暂的一天,我们都很幸福,找回了相爱的轨迹,也再一次确认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定位。

    我们太懂对方,于是以为疯狂的渴求与陪伴能够填补缺少的空洞……的确,我曾经有一瞬差点误以为我们已成为能完整彼此的拼块了。

    但是,日本关西终究只是一个架空之地,甚或短暂的避难所,我们在这个国度,没有任何过去,也没有任何法定的名分,或是非负担不可的责任,所以,感情一旦燃烧,便傻傻地以为已跨越重重难关,足以许对方幸福的承诺了。

    然而,你有想过吗?我们之间的问题并非没有,而是还没出现。

    在关西,你可以忘记自己是欧凯恩,我也可以假装自己不是任雪薇,我们可以不谈任何问题,只是对方的爱人。这样的关系或许能持续一天、两天……

    一个月,但是,终有一天我们都得回到台湾,也得去面对我们现在还不愿意面对的人生问题。

    到那个时候,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又会再一次的浮出台面,即便我们现在可以斩钉截铁地保证不会重蹈覆辙,但难保有一天,我们不会再次成为感情里的玫瑰和刺猬。

    当我告诉你,有另一个人对我表明心意的时候,你眼里虽然哀伤,却很努力地想给我祝福,那便是你的转变,欧凯恩那颗如刺猬般尖锐的心,已有了柔嫩的一面,而我确实感受到了,也很想把这份柔软永远保留在心里。

    所以,就这样吧,当假期结束,你依旧是前途无量的室内设计师,我会在这美好的时间点再次与你交错,回到我应有的旅程。

    唯有这样,我们在彼此心里的印象就会永远是完美的。

    我从未停止过爱你,但也因为太过爱你,才会让爱情变得盲目。所以,我明白了,像我这样的女人,只适合把爱放在心里,如同当初和你分多时所说的,不管我去到哪里,我会一直把你放在心里。

    最后,还是那一句,拥有过就该知足。

    PS:希望我回来时,你也能封存好这场梦,满足地离开。

    雪薇

    站在任雪霺的房门口,欧凯恩手里握着这封已经读过无数回的分手信,任风雪狂卷,却迟迟不愿离开。

    好几天了,他想找她好好谈谈,但她似乎铁了心,不再与他有任何交集,不论他冒着风雪守在她门外,或是到她工作的店外等着,她仍然不为所动。

    新年将至,大街小巷无处不洋溢着过节的气氛与喜悦,却再也感染不了他的内心。

    他并非不理解她的考虑,爱情的确不应该再凭一时冲动而铸下大错,但就因为他们曾重重跌过一跤,才应该更懂得珍惜,不是吗?

    说穿了,是她对感情,已经不再有信心了。

    寒矛来袭,气温比往日更低一些,他没有戴手套,不停地搓揉双手,却还是觉得寒冷透骨。

    忽然之间,隔壁房门应声而开,严哲自屋内走出,面色凝重地看着他。

    “喂,雪霺今天似乎是晚班,没那么早回来,你别再等了。”

    “没有关系,我可以等。”欧凯恩朝严哲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说:“反正我现在最多的就是时间了。”

    “你要是继续站在零下一度的气温底下,很快就会感冒的。”

    “无所谓。”

    “你是哪里有问题?”

    “我没什么问题。”

    严哲皱起眉头。“苦肉计吗?”

    “关你什么事?”

    严哲以指责的眼光瞪着欧凯恩,“如果你就是这么一个做事不顾后果的男人,高兴干嘛就干嘛,难怪雪霺必须大老远地跑来这里疗伤。”

    “我和雪霺的事,你不懂就不要乱说。”

    “是啊,我是不懂,但也不需要懂,因为雪霺把不愉快和心死很明显地写在脸上。如果你就是那个让她不快乐的人,甚至把她逼到这样的绝路,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等她、干扰她的生活?”

    “够了,可以停止了吗?”欧凯恩的语气稍微沉重了些。“况且,雪霺并没有接受你,你只是个路人,所以能不能请你别自以为是的插嘴?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严哲提高了音量,不甘示弱地说:“她是没有接受我,但至少,这段时间,我以朋友的身分陪在她身边。那么你呢?她对你来说要是真的重要,你为什么现在才出现?”

    欧凯恩深吸了一口气,让差点失控的情绪得到舒缓。

    要是以前,他一定有更多冒火的说辞等着和严哲争论不休,尤其是这家伙对任雪霺有意思,他绝不会善罢罢休。

    可是,说那么多又有什么用?他和任雪霺之间的问题,他不想再牵扯其它不相干的人。

    “话不投机半句多。”欧凯恩叹了一口气,对严哲摇摇头。“我们还是什么都别说吧。”

    他不打算争论下去,靠回墙面,继续等待。

    见他沉默,严哲被激起的情绪无处可发,他叹了一口气,也平静了下来,走向欧凯恩,“那是……雪霺写的信吗?”

    他没有回答。

    严哲继续提出要求:“我能看看吗?”

    “有意义吗?”他瞥了严哲一眼。“就算看了,你也没有任何机会。”

    “至少,让我知道她为什么心亡。”严哲苦笑。“然后,或许我就能甘愿地死心。”

    欧凯恩把信纸递到他面前,他花了一些时间才看完。

    “你们共同拥有那短暂却美好的青春,是多少恋人梦寐以求的,”看完以后,严哲把信还给欧凯恩,一面说:“但是,为什么不珍惜?”

    “就是因为太过不珍惜吧,不懂得克制,任爱变质,随意挥霍,于是,曾经最爱的人,就变成伤彼此最重的人了。”

    “前不久,雪霺告诉我,她已经没有爱人的能力了。”严哲想起圣诞节那天,任雪霺泛着泪光的笑容,“看了她写给你的信以后,让我更加确定,她对爱早已绝望。”

    “所以,我很想让她知道,我会记取教训,绝对不会再让我们之间剩下针锋相对的尖锐,绝不重蹈覆辙。”欧凯恩握紧了手里的信纸,“只要她再给我一次机会。”

    “恕我直言,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口头上的承诺,能救得了她的心吗?”严哲提出质疑。

    “所以我希望她能和我回台湾,我会向她证明。”

    “但是,回到台湾的生活,她无法预知……她只能用既有的经验和受伤的心去推测,认为遥远的未来可能只是不切实的。”

    欧凯恩沉默。

    这些他都懂,所以任雪霺才会在信上说,希望把他最美好的样子留在心里,因为未来与生活都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她怕了,不愿意再试了……

    “倒是……我觉得你可以把日本变得不再是她所谓的『架空之地』。”

    “怎么说?”

    “你急着要许诺她未来,却没有顾到现在。”旁观者清,严哲指出他们之间的难题:“她现在人还在日本,不是在台湾,你认为她独自一人在这里,最需要的是什么?”

    “现在……”

    现在!

    他为什么没有想到?

    “你还有多少时间?什么时候回台湾?”

    “还有一个礼拜……”

    “那么……”严哲拍了拍他的肩,“请你好好想想吧,这一个礼拜,你能为她做些什么,让她相信和你是可能的。时间很短,请你务必把握。”

    他低下头,反复思索严哲的话,发现并不是没有道理。

    他在心里规划许多他和任雪霺回到台湾的生活,却忘了她跨不过去的障碍即是“现在”。

    “喂!”他朝严哲唤了一声。

    “怎样?”

    “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他不解地看着严哲。“照理说,我应该是你的情敌,不是吗?”

    “我不像你,我不是刺猬。”严哲洒脱一笑,“就算她不接受我,我还是她的朋友。身为一个朋友,能为她做的,是帮她找回那颗已亡失的心。我想,你就是那个关键吧。”

    “基于你向她告白过,我不会跟你说谢谢的。”

    “你以为我稀罕吗?”

    话虽如此,两人眼里还是多了一份笑意。

    欧凯恩将信折迭好,收进皮夹里,打算离开。

    这次,是严哲叫住了他:“喂,刺猬!”

    他回头,严哲从屋里丢了一双手套给他,“天冷,戴着吧,手裂了,会非常痛,别让雪霺为你担心了!”

    接过手套,他向严哲点点头,飞快地消失在走廊尽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带刺的温柔最新章节 | 带刺的温柔全文阅读 | 带刺的温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