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带刺的温柔 > 第八章

带刺的温柔 第八章

作者 : 戏子璇
    【第四章】

    在办公桌前,任雪霺反复翻看着她和赵晓爱的往来讯息。

    赵晓爱毫不避讳透过文字表达心意,一字一句,都是对任雪霺的思念与依恋,句句热情而强烈。

    投入真心的女人是这样的,为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甘愿奉上一切,作为献祭,包括自身,及至灵魂。任雪霺再清楚不过,因为她也是另一场爱情祭典的祭品。

    手边有充足的证据,可以毁掉欧凯恩岌岌可危的婚姻。

    为了欧凯恩,她把心编织成布满细刺的玫瑰花球,只要抛出,就可以看着他伤痕累累,更可以在他心里留下一个永恒不灭的印记。

    用有限的生命,实验“镂骨铭心”的可能与否,她认为再值得不过,却迟迟没有出手。

    在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命的同情与不舍会袭上心头?

    上课铃响,截断她纷乱的思绪。

    她起身,拿起课本,往教室走去。

    这样也好,专心投入工作,面对那群青春洋溢的大孩子,总能有效暂时忘却心中的不快。

    她飘逸的字迹在黑板上飞扬,底下的学生正辛勤地做着笔记。

    大热天的,不是该在阳光下呐喊,尽情挥洒汗水,好好享受人生?

    可是这群年轻的孩子,却为了几年后的一道升学窄门,被迫关在狭小的教室里打拼。

    说是为人生努力,却感觉有些对不起本该是无忧无虑、放肆遨游的青春。

    她心里清楚,台下四十多张稚嫩的面孔,有一部分的人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能做什么,只是跟着所有人在书本里茫然地搜索,再看看成绩单能把自己带到哪个该去的地方,另一部分的人,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却不一定能在学校得到滋养梦想的养分,只能像个囚犯般被困在小小的教室里,一不小心,梦想就永远只是梦想;剩下的最后一部分,大概才是真正能从书本里找到趣味的人。

    这个年纪,热血奔放,有许多刚萌生的情感,也充满对世界的好奇与期望。

    然而,台湾的教育及课本上所阐述的知识,却无法满足他们这方面的想望。

    就像当年的她,只能以肉身去闯、去试,却不一定能找到答案。

    刚好,今天的课程进度已差不多了,她放下书本,想和学生们聊聊其它话题,让大家有精神些。

    岂料,教室后方突然传来“啪”的一声巨响,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纷纷循声转过头。

    “妈的!”坐在最后排的林士杰从位子上跳起,双手抚着脸颊。

    “林士杰,你们在干什么?”

    “老师,苏可君呼我巴掌!”林士杰一脸满盈的怒气,狠狠瞪着坐在旁边的苏可君。

    “苏可君,你为什么动手打人?”

    苏可君站起身,却没有回答任雪霺的问题,反而举起手,再想往林士杰另一侧脸颊挥去。

    林士杰捉住她的手腕,吼着:“你够了没有?!”

    “放手!”苏可君像是失去理智般,伸出另一手攻击他。但是,身为篮球队队长的林士杰终究不是好欺负的,这次他已有了防备,灵活地闪过,并捉住她另外一只手。

    她的力气不及他,又不肯收手,不死心地抬起腿,往他胯下撞去。

    林士杰轻松闪开,却也被苏可君一连串的行为给惹火了,将她往墙上一推——

    “你够了没有?!”

    “停止!”任雪霺走下台,挡在两人之间,提高了音量,说:“你们能不能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老师,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林士杰脸颊上是五道鲜红指印,可见苏可君下手之重。“我抄笔记抄得好好的,苏可君那个疯子就突然冲过来打我!”

    一旁的同学跟着作证:“老师,我有看到,是苏可君先动手的。”

    “我也有看到。”

    “是不是读书压力太大了?”

    同时之间,议论声四起。

    “苏可君,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任雪霺看着苏可君。“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解决,要用打的?”

    苏可君冷冷笑着,虽然双唇上扬,眸里却是绝望且失落的,“对,我是疯子,我所有的行为你都不会懂……”

    “你不要让我更讨厌你!”林士杰充满抗拒地看着她。

    “反正你都已经讨厌我了,『更讨厌』和『讨厌』都是一样的,我也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从苏可君的表情,还有尖锐的言词,任雪霺大概猜得出是为了什么。

    她要求苏可君道歉,但对方怎么样都不肯妥协,极度失常的,甚至还想对林士杰发动攻击。

    任雪霺没办法,只能先将两人分开,要苏可君到走廊上好好冷静,并且在下课之后,约了对方到学校附近的咖啡店坐了一会。

    “老师,我没什么好说的。”苏可君虽然没有拒绝她的邀约,态度却仍然坚持,一副无惧且不容侵犯的模样。“如果你要我道歉,那是不可能的,我宁可被记过。”

    “道歉并不代表是对林士杰低头,而是要你学会保护自己。”她语重心长地说:“现在你还是学生,在学校伤人,顶多就是处罚一下,然后私下解决。可是你出了社会以后,若再做出同样的行为,是会吃上官司的,你知道吗?就不是记个过或跟老师聊聊天那么简单了。”

    “我没想那么多……”苏可君低下了头,“我只是觉得不甘心。”

    “可君,你喜欢林士杰,是吗?”她直接说出了推测。

    林士杰是个爽朗的阳光大男孩,在球场上英姿飒爽,是不少女学生心目中的超级偶像;而苏可君是成绩优异的年级模范生,身为混血儿的她如洋娃娃般美丽精致,两人看起来十分登对。

    “我……”苏可君的双手微微颤抖,“我从高一开始就很喜欢他……可是他已经有女朋友了,看都不看我一眼。”

    “林士杰知道吗?”

    “我和他告白过。”苏可君的脸色一沉,“可是他直截了当地拒绝了我,在他心里最重要的仍然是他女朋友。”

    “所以,你就打他?”任雪霺问这个问题时,眼前的苏可君彷佛成了痛咬欧凯恩,双唇染血的自己。

    “我觉得不服气啊!”苏可君双手埋在黑色的百褶裙里,下意识地揪扯着,“老师,我一点都不比那个女生差,读的学校比她好,功课比她好,甚至有很多同学说我长得比她好看……我真的不知道我输在哪里。”

    “也许,很多地方你都赢了,可是有个最重要的部分你输了。”任雪霺直指问题的核心:“那就是,种种你认为你赢的地方,在林士杰心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这个我早就想过了。”苏可君一声冷哼,“老师,我对爱情并不是一无所知,我知道两个人之所以会产生火花,不是他人所能理解的,也是无法描述的,那是默契,也是直觉……”

    “既然这样,为什么会这么不理智呢?”看着苏可君,这个问题她竟问得有些心虚。

    “我说啦,我不服气,然后就会尖鋭看待他的一切。”苏可君捏着吸管,大大地喝了一口沁凉的红茶,彷若希望能舒缓波动的情绪。“所以我就想,让他讨厌我也好,至少他每每想起我、看到我的时候,心情就会有所波动,那么,在他心里,我就不算是个路人。”

    唉。

    任雪霺在心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这女孩……怎么和她一样?

    但是,用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别人的问题,总是容易得多。

    “可君,恕我直言,老师觉得你还是不懂爱。”她的语气严肃。

    “我不懂吗?”苏可君提高了音量,眼神透着忧伤,“因为喜欢林士杰,我已经做了多少失去理智的行为,我居然还不懂爱?”

    “爱情萌芽的时候,不管有没有和他在一起,你所有的念头都是与他有关的;你心跳疯狂,巴不得自己的灵魂能和他合而为一。”她握住苏可君的手,“然后呢,为了这个念头,你做出许多缺乏理智的事,好的坏的都无所谓,你只要他的生活里有你。但是,爱真的是『有你』就够了吗?”

    “不然呢?只有一个人的爱,还是爱吗?”

    “我这么说好了。如果你真的做了很多让林士杰觉得讨厌的行为,也影响到他的生活了,他功课退步,甚至在球队的表现也很不好,今年的全国高中生篮球大赛他吃了败仗,最后……上不了他理想的学校……”她看着苏可君,“可君,这样你会觉得高兴吗?”

    “我当然会……”原本急着回应的她顿了顿,被任雪霺握住的手从紧绷慢慢放松,她垂下眼睫,幽幽地说:“我当然不会觉得高兴。”

    “所以喽,既然你不会觉得高兴,何必做那些事呢?”她笑,“你是个聪明的女孩,如果你真的喜欢林士杰,也希望他可以更好的话,应该有更好的方法才是。而且,要是你能以朋友的身分给他更多鼓励与支持,我会觉得你比他身边的女孩还棒。”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带刺的温柔最新章节 | 带刺的温柔全文阅读 | 带刺的温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