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带刺的温柔 > 第五章

带刺的温柔 第五章

作者 : 戏子璇
    【第三章】

    夜。

    任雪霺批阅完最后一份学生的作文,稍作整理之后,将厚厚一迭稿纸收进纸袋中,打算明日带回学校发还。

    结束工作,她将自己扔进沙发,以极度放松的姿势躺着,并且对着身后大喊了一声:r我的手好酸喔!”

    一片沉静。

    “喔,我忘了。”她苦笑,“我已经是一个人了。”

    那是多久以前,每当她改完作业,躺在沙发上低呼手酸,他便会靠在她身边,让她枕着他的大腿,并且小心翼翼地为她按摩每一截手指?

    他的手很大,动作却格外小心,总是能让她备感放松却又不弄痛她,专业的程度连外面的按摩师都比不上。

    可惜。

    今后无论她手多酸,心多痛,他都不会再出现了。

    而且,那一双细腻无比的大手,更有可能正握着赵晓爱的手。

    她捧着头,发出尖锐的吼声。

    “欧凯恩,你够狠!”她愤愤地捶打着沙发,眼泪也以发狂般的节奏坠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

    她就这么一个人哭喊着,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连指间因工作过度的酸麻都再也感受不到为止。

    狠狠地发泄过后,她起身打开一旁的手提包,打算将放着作文簿的纸袋收人,却在包包的底层发现一张纸条。

    小爱0935XXXXXX

    她抹去眼角的泪痕,再确认了一次。

    是赵晓爱留的纸条?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算了,不重要,也恰好解决了她的问题。因为,她正想找一天去酒吧,看看能不能再遇到赵晓爱。

    她说过的,她不打算让欧凯恩好过。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您好。”电话那头是赵晓爱稚嫩的嗓音。

    “请问……是小爱吗?”

    “我是。啊……你是Shirley!”赵晓爱立刻认出她的声音,“没想到……你会打电话给我……”

    “你先生在你旁边吗?”她小心翼翼地确认:“你方便说话吗?”

    “没事的。”赵晓爱非常雀跃。“找我有什么事?”

    “有些事……想找你聊聊……”

    “当然好啊!”

    “方便约个时间吗?”

    “那么就……现在?”

    “现在?”

    “是啊,你住哪里?我去找你。”

    “我……”她没料到赵晓爱会那么直接,“没关系,不用那么麻烦,我们约在上次那间酒吧,好吗?”

    “没问题,我马上到。”

    一个小时后,她来到酒吧,赵晓爱已经点好酒等着她。

    “很久不见。”见她出现,赵晓爱甜甜地笑着。

    “很久吗?”

    “不见你的日子都显得特别漫长……”赵晓爱比她想象中更会说情话。这些话,欧凯恩也听过吗?

    “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而已。”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赵晓爱为她倒了一杯酒,笑意更深了,“只看一眼,就知道这个人是你要的。”

    “我不相信。”至少她和欧凯恩并不是因这样而在一起的。

    “现在你可以试着相信。”

    “我没忘记我上次最后问你的问题。”她喝了一口酒,问:“你这样做,你先生怎么办?”

    赵晓爱直截了当地说:“我可以和他摊牌。”

    “可是,你不是说过,你之所以会和他结婚,是因为不想让人发现你喜欢女人。”她不解地看着赵晓爱,“你们才结婚多久,你就想打破对自己的约束,这样好吗?”

    “当时我又不知道会遇见你……”

    “那么,你为什么下定决心和他在一起?”

    “不到一年以前,我爸爸请他来设计我们在天母的新家。”赵晓爱平静地说着并不很久前的回忆:“我爸爸很喜欢他,因为他的设计很有特色,而且想要什么样的风格、材质,一说他就懂……看他很有工作热情,人也很不错,和家人都处得来……所以,我爸有意撮合我和他……”

    “所以,你就答应了?”任雪霺闪过一丝未被赵晓爱察觉的纠结。

    “我并不讨厌他……虽然我知道,我不可能会对他产生情愫……可是,这样的关系就算有多糟,也不会像两个女生手牵手走在路上受到许多人指指点点吧?”赵晓爱叹了一口气,将杯中液体一飮而尽,“那个时候,我刚和前任女朋友分手,她是个还在念大学的女孩。我们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不爱了,而是她受不了我们在一起时所需要承受的异样眼光。我们都不敢面对家人,总是需要闪闪躲躲的。如果我的选择都是女孩子,这个问题就会一直存在……要彻底解决,就得试着去喜欢男生,也就是一般世俗能够接受的感情……”

    如果不是练就了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任雪霺大概已经嘲讽地笑出声。

    不是为了赵晓爱,而是欧凯恩。

    欧凯恩,你想逃离与你太过相似的灵魂,匆促之间做了决定,却还是选了一个和你一样,把婚姻当作借口的女人。

    见她没回话,赵晓爱继续说:“所以,我才试着多和他聊天,找出可以欣赏的优点,想制造一些机会。后来,有一次他工作结束离开我家,我爸要我送他到停车场,他问我要不要试着交往看看……然后……我答应了……一切就那么顺理成章地开始,我们约会、牵手、亲吻,虽然没有我和女生在一起时会产生的火花,但也不致无法接受……”

    牵手?亲吻?

    他们是夫妻,这些行为再自然不过,任雪霺早就在心里提醒过自己无数次,但是,当赵晓爱的言辞在她脑海编织成真实画面,却像是剧毒在瞬间发作,让她痛苦得就要喘不过气来。

    欧凯恩和赵晓爱睡在同一张床上……

    欧凯恩和赵晓爱互相拥抱……

    欧凯恩和赵晓爱彼此依偎……

    欧凯恩和赵晓爱……

    赵晓爱……你凭什么?

    你凭什么理所当然地占有欧凯恩,还有本该专属于她任雪霺的位置?

    而且,你根本不珍惜……

    耐着情绪,她为赵晓爱倒酒,想诱使对方说出更多她不知道的事实。“于是,他就向你求婚了?”

    “我都不记得当下到底有什么感动或者特别,就只是一个与你不算陌生的人很平静地交代:『欸,那就这样喔,我们两个会在一起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而我的反应也就只是:喔,那我知道了。”赵晓爱谈欧凯恩时的平淡,对比和任雪霺谈话时的热情,可以很明显察觉她真的没那么在意欧凯恩。“可惜,我果然是个不懂得规划未来的人吧,当下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之后就暂时不用面对女人之间的问题……可是,我真的没想到,马上又对女人动了心……”

    “所以,先前你决定投入的婚姻就不管了?你先生怎么想,也无所谓?”

    任雪霺紧皱着眉,“我很纳闷,你先生是加班还是怎样?你这么晚出门,他完全没有任何怀疑?”

    “今天你打来的时候,他刚加班回来,连澡都没洗,倒头就睡。”赵晓爱不在乎地说:“我摸黑出门时他随口问了一句,我就告诉他,有个姊妹心情不好,需要我陪她聊聊……他也就没多说什么了。”

    就连欧凯恩都不介意她独自在深夜里出门,这种婚姻,岂不可笑?

    “你从来没有爱过他?”任雪霺再确认一次。

    “和男人……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是爱。”赵晓爱的手又不安分地拂上任雪霞的脸颊,“但是你知道你和他有什么不同吗?我对你的过去并不了解,也不曾参与你的生活,甚至,我们并没有很长的时间去了解彼此……我唯一能凭借的,是冲动。这股冲动让我有勇气靠近你、与你说话,甚至冒险推翻我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伪装,我可以什么都不要,Shirley……只要能再与你靠近一点。”

    她懂赵晓爱所谓的“冲动”,毕竟,当初她和欧凯恩之所以会在一起,也有一部分是凭着年少无知的冲动。

    但她还是不能理解,她身为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成为让赵晓爱放弃婚姻的唯一理由?

    女人和女人……

    这样的感情她不是没有见识过,在高中校园任教了几年,许多女孩的确会找她谈论对于其它女孩的爱恨情仇,言辞、情绪锐利的程度,不亚于男孩和女孩间的恋情。

    而且,她们必须要面对更多的社会眼光与世俗压力,也难怪爆发时总会难以收拾。

    她对任何形式的感情一向尊重,只是当女人的感情投向自己时,她还是无法接受。

    算了,这不是重点,也不是她约赵晓爱出来的原因。

    她轻轻推开赵晓爱的手,左手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伸进手提包内,然后,她不置可否地问:“我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冲动的?”

    “我说不清……反正,能说清的,就不算爱情了。”赵晓爱暧昧地笑着,

    “如果非要一个理由,就是你独自喝酒时带刺的受伤模样,让我感到疯狂。”

    “那时我的确心情不好,但这样就可以看出我带刺吗?”她冷笑。

    “你被男人所伤,你觉得痛苦、不堪,可是从你眼里可以知道,你并没有打算放弃。”对女人,赵晓爱果然很是了解,“你的瞳孔里有火,名为同归于尽的火。”

    那么你应该小心,赵晓爱,这把同归于尽的火,也会烧向你,要你陪葬。

    她看着赵晓爱,一字一句不着痕迹地在心底掠过。

    “所以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喜欢你的。”她说的是实话,“我心里有的是一个男人。”

    “Shirley……当你在燃烧的时候,有想过后果吗?”赵晓爱沉默。

    后果?

    她当然没想过,包括此时此刻,那一把复仇的火……

    “你不说话,代表默认了。而我和你一样,不愿去想后果。”赵晓爱露出理解的笑容,“你的眼神、你的反应,让我知道,如果你毫不保留地投入恋爱之中,会是很狂热的……我很想,拥有你的狂热。”

    说实话,赵晓爱很了解她,如果她们不是现在这样的关系,或者她和赵晓爱会变成很要好的朋友,应该会很聊得来才对……

    偏偏,这机会大概永远都不会有了。

    “我不懂得和女人谈恋爱。”

    “那么你一开始就懂得和男人谈恋爱吗?”

    “我以为那是本能……”

    “那是社会告诉你的,你应该有的本能。”赵晓爱更靠近她,轻抚的手已从脸颊向下游移,扫过她的粉颈、胸口,最后停在她纤细的腰间,“如果你不试,怎会知道没有可能?”

    忍着不适,任雪霺说:“你试着和你先生在一起……”

    “但是我失败了。”赵晓爱的脸贴近她唇边,她可以清楚感受到那股蒸腾的气息。“那么,这次能不能换你试试看呢?”

    “我该怎么相信你?”她强压下心中的抗拒。

    “我都已经想为了你抛弃婚姻了,你还要我证明什么呢?”

    赵晓爱有些急了,再一次捧起她的脸颊,印吻在她唇上。

    双唇碰触的那一刻,她想起欧凯恩,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总有那么多人说,“吻”是最能测出相爱与否的试验。

    在这之前,除了欧凯恩,她从没有吻过其它人,他的吻对她来说像火种,是烧烫的,每一碰触,就会焚烧至全身,连心跳都是沸腾的。

    每一次亲吻,她都会揽紧他,把自己镶嵌入他的胸怀,直到彼此熊熊燃烧起来。

    现在贴紧她的,是张女人的唇,烧不起火,也勾不动她的心跳,只是四片湿润的皮肉相触。

    她必须花很大的力气,才能克制自己不把赵晓爱推开。

    见赵晓爱十分投入于这个吻中,她的左手又伸进手提包中,取出已预录多时的手机,并悄悄将镜头往两人面前一放。

    在赵晓爱还未察觉之前,随即又不着痕迹地将手机收回包包之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带刺的温柔最新章节 | 带刺的温柔全文阅读 | 带刺的温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