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情迷探花郎 > 第十八章

情迷探花郎 第十八章

作者 : 暮去朝来
    三人出了铜锣寨,苏总管迎了上来,见三人无恙,欢喜不尽。孙默白得知纪天宝已将两人赎出,心下稍安。只是这秦彰实在太过张狂,暗誓日后定要将他缉拿归案。此事先按下不表,两方人马各自归去。纪天宝要霍连逍跟他回去取回青虹剑,三人坐上马车,在护院保镳护送下,打道回府。纪天宝抱着纪天遥坐在霍连逍对面,开声问:“霍总捕头,我想问你,今天之事你有何打算?”

    两眼扫来,分外逼人。

    霍连逍端身正坐,正色道:“纪兄,你是明理之人,在下是情非得已,若有冒犯纪姑娘的地方,盼纪兄能够见谅。”

    纪天宝其实心里有个打算,纪天遥既然倾心霍连逍,他又颇欣赏霍的人品,何不借此缘由顺水推舟,让两人配成双?他想想这主意实在不错,于是板起脸孔开始威逼霍连逍。

    “霍总捕头,若是别的一切好说,此事攸关我妹子的名节,她和你在铜锣山上孤男寡女地过了一夜,你们又有了肌肤之亲,你难道不用对她负责吗?此事若传出去,你叫我妹子以后如何嫁人?”

    “这……”霍连逍好生为难。

    纪天宝放软声调:“霍总捕头,我也不是要难为你。你未婚,天遥未嫁,发生这事就算是老天作主,要让你们结为连理吧。我看你回去后,就请媒人来提亲,咱们订个黄道吉日,将婚事办了如何?”

    霍连逍微蹙起眉,道:“纪兄见谅,此事小弟实在是碍难照办。”

    纪天宝勃然作色,扬起的嘴角似乎在笑,却令人见之生畏。“想来是天遥长得太丑,貌似无盐,霍总捕头看不上眼,所以见弃这门婚事是吗?”

    霍连逍连忙摇头。“纪姑娘侠义心肠,貌美可人,霍某怎会嫌弃?”听他赞美妹妹,纪天宝脸色稍霁,但是下一句话又让他变了脸色。“只是霍某已有未婚妻子,这是父母自小订下的亲事,来年我就要去迎娶未婚妻过门,是以固辞,霍某愧谢纪兄的厚爱。”抱拳为礼。

    纪天宝也听过霍连逍有未婚妻之事,但是他和纪天遥一样都以为纯属谣传,现下亲耳听到霍连逍承认此事,不禁大感泄气。他疼妹妹如珠如宝,就算纪天遥肯委身做霍连逍的侍妾,他也舍不得让她和人共事一夫。

    “纪兄,请你见谅。”霍连逍甚是抱愧。

    纪天宝哼了一声,神情倨傲,“既是如此,我怎敢要求你弃妻别娶。霍总捕头,纪某就在这里先谢过你的救妹之恩,今日之事但盼你守口如瓶,纪某感谢你的大恩大德。”话说得漂亮,其实他在心里暗暗盘算:天遥既想嫁你,我这个做哥哥的一定要让她如愿。你有未婚妻又如何?且看我施展袖里乾坤,非闹得你们这桩婚事不成,非叫你回过头来娶天遥不可。

    “多谢纪兄体谅。”霍连逍谢过。

    返回开封路上,马车缓缓前行,车内两人各有心事,暗潮汹涌。

    回到开封,已过晌午,纪天宝先让马车回纪府,命苏总管将青虹剑取来还给霍连逍。霍连逍手接长剑道了声谢,告辞离去。纪天宝抱着妹妹下车后,待马车一离开,才缓缓道:“好妹妹,他走远了。”怀中的纪天遥突然睁开眼睛,挣扎着跳下地来。她先是痴痴望着马车绝尘处,然后毅然一甩头,走进大门。

    纪天宝慢慢跟在后头,到了纪天遥的房间,无声地掩上房门,只见纪天遥怔怔地坐在贵妃榻上发呆,神情又是懊丧又是伤心。纪天宝走过去倒了一杯茶递给她。“你烧了一晚上,来,喝点水。”

    纪天遥接过喝了一口,突然趴在榻上呜呜哭了起来。纪天宝坐在她身旁,轻轻拍拍她的背,叹了一口气。在铜锣山地牢时,他就发现天遥醒了,当下不作声,只当她还在昏睡。回程马车上霍连逍婉转拒婚,他发觉她在他怀里轻轻动了一下。他兄代父职,自小天遥等于是他抚养长大,深谙她的心性,知道霍连逍的一番话实已伤透她的心。

    “天遥,霍连逍既已有了婚约,哥再另外给你物色一门比他更好的亲事,凭哥哥我万贯家财,妹妹你貌美如花,还怕找不到比他更好的如意郎君吗?”

    纪天遥摇摇头。“我不要!我只喜欢霍连逍,可是……可是……”嘴巴一扁,又是一阵梨花带雨。“他为什么已经有了未婚妻?”霍连逍耿直不阿,讲信义重然诺,两人纵有情意,他也会义无反顾地去履践双亲为他订下的亲事。

    虽只分别数日,纪天遥却已蜕去过去小顽童般的飞扬跳脱,眉间写满愁绪。纪天宝看了好生心疼,问道:“你就这么喜欢他?那家伙有哪里好?我左看右看,他都像一块不解风情的呆木头。”

    “我不知道,我就是想每天见到他,能和他说上一会儿话,即使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也好。我就喜欢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他听我说话的时候就这么专注地看着我,偶尔就微微一笑。”她抱着膝坐在榻上,左摇右晃地回忆着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脸上现出又是欢喜又是甜蜜的神情。说着说着,眼角又滑下两滴泪来。“哥哥,你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没有人比你更爱我了。从小我就淘气胡闹,不管我闯出什么祸事来,你都会替我收拾残局,让我过着比皇宫里的公主还要幸福快乐的生活。上天赐给我这样一个好哥哥,处处包容我、爱护我,我想我一定是享福太过了,上天看不过去,所以派下他来惩罚我,让我从此以后想着他、念着他,却永远不能跟他在一起。哥哥,你说,如果我从没遇见他该有多好啊,这样我的心就不会这么痛了。”

    听她说得情致缠绵,纪天宝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住了一般,比有人拿刀在他身上戳一刀还痛。他本来以为天遥只是情窦初开,或许过些日子就会把霍连逍给忘了。他惯走风月,游戏花丛,向来只懂男欢女爱,不识人间真情。他虽了解天遥,却难以体会她的一片痴心,何以对霍连逍情深如斯?但也更坚定了他要破坏霍连逍婚事的心意,只要天遥心愿得遂,要他赴汤蹈火他在所不惜。

    “天遥,你放心好了,哥哥一定会替你想办法,让霍连逍上门来娶你。”

    “哥,不用了,我不要你耍手段。”知兄莫若妹,纪天遥摇了摇头,道:“他不喜欢我,强求也没有用。”挤出一个微笑道:“倒是你,你今年都快三十了,什么时候给我娶个嫂嫂,让咱们纪家开枝散叶啊?”

    “我不想娶个恶霸霸的嫂子回来欺负你。”他随口道。

    纪天遥感动万分,窝进哥哥的怀中,感到无限温馨。纪天宝轻抚妹妹的青丝,脸上一片慈和,心里却在盘算着要怎么坏他人姻缘,成自家好事。

    纪天宝有几艘粮船自南方槽运而来,必须忙着处理,这几日早出晚归。纪天遥不想出门去撞见霍连逍,于是躲在家里。可是闷了几日,她本不是能关在家里的好动个性,安静没多久,又开始想生事了。

    吃过早饭,她想着非改改自己这个毛躁性子不可,于是上书房磨墨铺纸,提起紫毫笔,铺纸吮墨,写了一个大大的忍字。她沾墨太多,笔划晕了开来,最后那一点还掉了一大滴墨,形成一个圆。

    “啊!”她越看越气,将笔往桌上重重一搁,大叫出声。

    太闷了太闷了!她如果再关在家里,非发疯不可。撞见就撞见,她就不信开封这么多人,她偏偏会和霍连逍不期而遇。

    心意已决,她就想去瓦子喝酒。只是一人独饮未免太无趣,于是她来到西厢,一脚踹开第二间的房门。

    颜雨恩正在案前读书,被人突如其来地撞开房门,吓了一大跳,待见来人是纪天遥,于是起身道:“纪姑娘,你怎么来了?”

    “别读了,你要读成书呆吗?走!我们去喝酒!”她一把夺走他手上的书,啪的一声,摔在案上。

    颜雨恩傻了。“大白天的去喝酒,未免荒唐。”他以塾师身分住在纪家,

    礼金优渥。不过他的宝贝学生十天只有一天见得到人影,来的时候也是插科打哗,想一些言不及义、异想天开的话题,没正经上过一天学。今天出现了,居然是邀夫子一起去饮酒作乐?

    “你若要去就自己去吧,我留在房里看书。”科考将近,他必须把握时间用功。

    “不行!你是我的夫子吧?我今天要上课,不过今天改在酒肆边喝边上,多有情趣。”

    天底下就只有纪天遥会干这种事,颜雨恩无奈地摇头。“你去吧!为师不胜酒力,不能陪你。”

    纪天遥露出不怀好意的微笑。“师傅,我还邀了柳青青姑娘一起切磋,她可是有名的才女,有这个学伴,你教起来一定心旷神怡。孔老夫子说过什么来着?什么什么的不亦乐乎。”

    颜雨恩初进开封,无意间在途中遇上醉仙楼的名花柳青青,对她绝世容颜大感惊艳,又曾在坊间耳闻文人传出她的几首诗赋,果然才情不凡,因而对才貌双全的她上了心。一听柳青青也要来,颜雨恩脸上现出奇异的潮红,纪天遥歪着头笑问:“夫子,我这个不成材的弟子还是有一点用处的吧?”颜雨恩别扭不已,死活不肯,最后还是被纪天遥半推半拉拖了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情迷探花郎最新章节 | 情迷探花郎全文阅读 | 情迷探花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