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最好不相遇 > 第七章

最好不相遇 第七章

作者 : 青微
    【第四章】

    曾经的日子一点点闪现在脑海,路心悠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她的语速很快,顾不得什么逻辑,只想让邵衍惟知道自己很努力做好一个妈妈,让他不要夺走路小安。

    微笑渐渐从脸上消失,邵衍惟沉默地看着眼前的路心悠,她简直要抓狂了,拼命地说着什么,眼圈红了却始终没落泪。

    心口刺痛,完全陌生的感觉。他凝视着眼前的女孩,忽然很想把她抱在怀里轻轻地安慰,不忍心听下去。

    强烈的冲动让他阻止了路心悠的话,一脸严肃,“两个选择,第一,孩子到我身边来,会有最好的安排和未来,你可以得到一笔钱,一年五次的探视权。”

    情绪终于崩溃,路心悠泪水掉下来,“我绝不答应。”

    “或者,和我结婚。”

    时间像是静止了,从绝望到柳暗花明,然后犹豫、不安、喜悦、困惑……这一秒对路心悠来说很漫长,对面坐着的男人却始终平静?

    所有的安排都在邵衍惟一念之间,他怎么做到如此平静。

    明明对自己没有一点感情,为什么能轻易提到结婚,何况,他还有俞冕。虽然不清楚那个孩子的妈妈是谁,但是既然住在邵衍惟家里,他又是俞冕名义上的监护人,怎么也逃不开关系。

    邵衍惟和生下俞冕的女人,他们会是什么关系?

    路心悠发现自己心里很难受,之前没奢望过和邵衍惟之间会有故事发生,所以即便知道他和俞冕的关系之后也只是酸涩,但是现在听到他轻易说出结婚两个字却完全不打算解释更多,心疼的感觉一下子就强烈起来。

    只是听到结婚两个字,自己竟然可以这么难过,如果真的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生活下去,她不敢想象自己会有多么狼狈。她是那么在乎邵衍惟,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路心悠脑海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惊喜的或者难过的。

    邵衍惟看起来很平静,尽避心里早已跌宕起伏。

    自己到底在说什么,竟然提出结婚……对一个真正意义上见面不足五次的女孩,他提出了结婚。

    邵衍惟弄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忽然有这样的念头,是好奇、同情,还是因为路小安?

    抑或是,他一直记得那个夜晚,流着泪却没有拒绝自己的路心悠,记得她给予自己的美好感觉,干净清纯。

    从小就被教导独立,他从来没有过成家的念头,虽然之前家人也都逼迫过,却始终没有改变他的想法,也没人能够左右。并不是排斥婚姻,只是从来没有期待过,没有姜悦那么流连花丛,却也觉得有一个妻子是无趣的事情。

    奇怪的是,结婚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自己没有排斥路心悠的意思,一丁点都没有,就那么平静的接受了路心悠和路小安的存在,甚至觉得很有趣、有些期待。

    向来厌恶别人毫无诚意的示弱,可她用哀求的眼神凝视他,希望他不去揭穿真相的时候,他默认了,还耐心的等了三天,甚至在她乞求不要夺走路小安时,他还让步,决定结婚。

    无论是在酒吧时对她的惊艳,还是看到路小安的惊讶和愤怒,他无意识中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耐心。

    如果不是自己的思维十分清楚,邵衍惟都要怀疑路心悠给他吃了迷药,不然怎么会如此坦然的提到结婚。完全没有计较她隐瞒、欺骗的念头,反而想要负责任。

    到底是怎么了,邵衍惟有些看不透自己的心,就是顺从心底的想法说出来。

    两个人的心思都百转千回,最终还是路心悠开口,她的脸上写着难过,说出口的话却十分的决绝,“不要,我不要结婚。”

    场面一瞬间沉默,邵衍惟表情泠然,“理由。”

    他不得不承认,听到不要两个字的时候心里很不爽,超级不痛快。

    这个女人拒绝了,居然拒绝了,难道嫁给他会比独自抚育路小安更难过?或者她压根就排斥自己的存在,所以才从来没想过来找他这个孩子的亲生父亲?

    他提出结婚,她拒绝了,这简直可笑之极。

    心里发堵,邵衍惟表情有些难看,咬牙重复一遍,“给我一个理由。”

    路心悠有些不能理解他的情绪,却依旧鼓起勇气开口,“我、我们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那你是打算好失去路小安了?”语气不善,邵衍惟紧紧盯着她。

    “不能,我不能失去小安。”急切地表明态度,路心悠又有些心虚地往后挪了一点,“你不会夺走小安的,不会的。”

    这不是为达目的的恭维,路心悠确实是这么想。明明邵衍惟那么善变,她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个男人不会那么残忍,不会夺走她的小安。

    在酒吧的时候邵衍惟还不认识自己,凭着他的本事,如果看上一个女人能够有无数的办法得到,可他没有一点强迫的意思便任由自己离开,即便后来追出酒吧也没有勉强一丁点。

    他不会是坏人,路心悠无理由的坚信这一点。

    从来没有女人这样违逆自己的意思,甚至在他给了退路之后依旧得寸进尺。

    邵衍惟眯着眼,一脸风雨欲来的不悦,凉凉地说道:“别太自以为是,除非你有能够说服我的理由。”

    看他不依不饶的态度,路心悠心里升起一股破釜沉舟的勇气。她喜欢平静的生活,如果说出这个理由能让他放手,她愿意尝试。

    “因为俞冕!”极其郑重的语气,路心悠苦口婆心地劝说:“我和小安体会过流离失所的难过,不希望那个孩子也尝到这种感觉,他才五岁已经那么孤僻,你是他的爸爸,有不可逃避的责任,无论你和他的妈妈发生过什么不愉快,孩子是无辜的,他的心情是要重视的,不要以为孩子就可以欺骗。”

    深吸一口气,她继续说道:“而且,我和小安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不想把你的生活也弄得一团糟。”

    一股脑说出心里的想法,路心悠补上最重要的一句,“我不要做第三者,你们之间的事情,也请别把我的生活弄得复杂。”

    嫁给邵衍惟是她很久之前的奢望,如果是五年前听到这句话会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可是五年后的今天,他的身边已经有了孩子,也许和另一个女人还有一段复杂的感情纠葛,她不想让自己纠缠进去。

    她依旧喜欢邵衍惟,也因为如此才做不到淡然,靠他越近想要的会更多,然后得不到,然后再也没有幸福的感觉,即便是路小安都不能补偿那种失落,那时候的自己会更可悲,会成为一个笑话。

    路心悠表情很严肃正经,邵衍惟脸色却古怪起来。

    他似笑非笑,“谁告诉你俞冕是我的孩子,你又是谁的第三者?”

    俞冕被养在邵衍惟家里,难道还会是别人的孩子?虽然那个孩子模样上不像他,那种骨子里的霸道却如出一辙。

    “俞冕不是我的孩子。”不等路心悠追问,邵衍惟撂下第二个让她惊讶的消息,“他的爸爸是我多年的朋友。”

    “为什么要交给你?”

    抬眸看她一眼,邵衍惟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声音却依旧平静,“死了,车祸。俞冕父母双亡,爷爷、奶奶身体不好,没办法养育孩子,半年前就来到我身边。”

    路心悠脸色发白,心疼孩子心疼得要哭的样子。

    半年前,那时候的俞冕和路小安差不多,正是懵懂又敏感的年纪,却来到陌生的环境,有了一个不会养育孩子的爸爸,他会有多不安啊。

    “他们怎么舍得把俞冕交给你?”路心悠没想到事情的真相会这么凄惨,想到那个倔强又强硬的孩子,眼圈红了,“在自己家人面前,难道不会更好?”

    “在我这里有什么不好,我能给他最好的生活环境,给他最好的教育,每月还会安排人送俞冕去团聚,等到他长大一些,可以随意选择要不要回去。”

    “哪里好了?”路心悠下意识说出这句话,还没说完就看到邵衍惟一脸不爽地瞪着自己,连忙把剩下的话咽下去。

    在她看来邵衍惟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他养育的俞冕骄傲又倔强,哪里有一点孩子的可爱,不过这些话估计讲出来他也不会明白,邵衍惟压根就不觉得只有物质生活的孩子很可怜。

    路心悠都有些同情邵衍惟的童年了,他到底是有怎样的童年生活才能这么不懂得照顾孩子,觉得给他优渥的生活就可以。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最好不相遇最新章节 | 最好不相遇全文阅读 | 最好不相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