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甜蜜蜜 > 第二章

甜蜜蜜 第二章

作者 : 于晴
    没一会儿,官兵就来了,青衣交接后,阮冬故抱起酒坛,说道:“月色楼快到了,我送你过去吧。青衣兄,今天多谢了,你忙你的吧。”

    她与青年走了几步,发现青衣回头拾起食盒后跟了上来,她纳闷地看了他一眼。“同路?”

    “同路。”青衣理所当然地答道。

    她看看他自己有伞,于是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青年只觉背后有人在盯着他,他也不去理会,笑道:“今天这场虚惊,够我在楼里唬个几天的天花乱坠了,要是我在车里,可真要吓破胆了。”

    “所幸你不在车里。”阮冬故答道:“也幸而里头不是老人或小孩,老人或小孩容易因受惊而跳车,到时极易摔断腿,那就不好了。”

    青年眨眨眼。努力回想着,来过月色楼的官员们,有哪个会说出这种担心平民百姓的话来?绝大部分都是忙着在他们身上上下其手,嘴里说着污秽的话或是辱骂着哪个官员不识相、谁又会被整死的闲话。

    他再仔细想了想,曾到月色楼里的官员中又有哪一个,会连话都不说,直接以身挡车?

    ……好像,只有今天身边这一个。

    他又看向小京官的侧脸,一看就离不开眼。这明明就是……但照理论来说,不合理啊……是傻瓜才会干这种白痴事吧?

    “月色楼到了。”阮冬故笑道。

    白天的月色楼很安静,之前果然是她误会,这根本是青楼而不是单纯的酒楼,大门半阖,连个人也没有,分明里头的人都在白日休息。

    她将酒坛交给他,笑着接过伞,正准备离开,青年忽地唤道:

    “大人。”

    她回头。

    青衣就站在他们几步远的地方。

    “大人,对我有兴趣吗?”

    青衣往他看去。

    阮冬故闻言,一脸错愕道:“不不,你不要误会,我只是看你在躲雨,不是要……”

    “大人不喜男色?”

    “不……是啊,我不喜男色的。”

    “那大人,就是喜欢女子了?”

    “对!”这个答案她早就答得很习惯了。

    青年点点头,遗憾道:“真是可惜了,难得觉得大人不错,还盼大人多来几次培养真心呢……”

    你真心的对象绝不会是我。阮冬故很想这样回,但又怕伤了他的心,她实在有点搞不懂青楼里的关系,一郎哥从未分析到这么细节的地方;照说,青年以色侍人,该是喜欢男子,对吧?她是女子啊,他当然不可能对她有真心的,这是真正的理由。偏她不能直言,只苦声说道:

    “那晚的钱已去了我半个月的饭钱。这半个月来我过得苦哈哈,再来几次,我可要活活饿死了,所以人要记得教训,这楼我是万万不敢再来了……”

    青年看着他,忽地,噗哧一笑,慢吞吞地说:“大人真有趣,这种楼里是真的没有真心,我只是说笑罢了,大人万不可认真在这种地方寻真心。”一顿,他又道:“民以食为天,自当以食为最先。难怪啊,方才我留意到大人一路上目光直落在食铺里。请大人稍等片刻。”语毕,也不等他说什么,径自抱着酒坛进楼里去。

    青衣走上前。“阮大人,我们离开吧。”

    “不,等等吧。”阮冬故才说完,就见青年匆匆出来,这时他怀里没了酒坛,而是多了一盒包装精巧的点心。

    “大人,这是昨日有人送的,拿去吃吧。”

    “不……”

    青年柔声笑道:“大人有所不知,我们虽以色侍人,爷们的喜好还是有的,但客人们总会把我们当软绵的姑娘似的,送的东西都是姑娘家爱的。楼里能接得了客的人,吃的虽不是餐餐山珍海味,但对这种东西实在也是入不了口,最后只能暗地丢弃;今日是听大人一时拮据,如果不嫌弃……当然,如果大人方才只是敷衍诓骗,那当小人今日没说这些话,替小人留个面子吧……”

    “既然要丢弃,那太浪费了。多谢兄台!”阮冬故向来是有得吃就好,珍惜地接了过来。今晚这一顿有着落,太感谢了。

    青年从他脸上看出他高兴的表情,笑道:“大人不会嫌弃这是姑娘家爱吃的点心吧?”

    “不会不会!能吃饱最重要。什么男人、姑娘爱吃的,有的人还啃树皮呢。”

    “啃树皮……大人见过?”

    “是啊,在未当京官前。实是难吃得很,但,真的饿极了,再吃一次,竟也不感难吃了。”

    青衣看向她。

    青年愣了愣,目光落在他脸上。“您……”

    青衣轻声说道:“阮大人,该走了?”

    阮冬故点头。“是了,不打扰了。多谢兄台给食之恩,告辞了。”她小心翼翼拿着点心盒子走了。

    青衣跟在她的身后,不动声色地回头看了依旧站在那里的青年一眼,直到转过弯,他才道:“阮大人,这种地方的人还是少接触得好。”

    阮冬故笑道:“他人不错。大家都是混口饭、想好好过日子的,没有杀人放火,青衣兄,你放心。”

    “此人在月色楼时常服侍京里官员,只怕许多醉后吐真言他都听了去。说不得是想接近大人,想要……”

    阮冬故讶异地看向他。“想要什么呢?我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听去的,难道他要听我在晋江的工程进度?”

    青衣一时无语。是啊,确实如此,人家要图也不会图这种事,但他也很想跟眼前这位阮冬故说:妳是没有什么可以让人窃听去的政事,但,男女有别啊!人家不图妳心里的事,图的很有可能是妳的人!那种地方会出来什么好人,她怎会不知?那个姓凤的义兄怎么没有叮咛过她?凤一郎也有遗算之事吗?

    来到东西巷,放眼所及确实老旧而略显脏污,青衣自跟了东方非后,几乎没有再来过东西巷,要不是这里住了一个阮大人……

    她在前头咦了一步,停步转身看着他。“你怎么跟我回来了?有事吗?”

    青衣提起食盒。“阮大人在月色楼已耗尽手头的银两,这几日想必三餐不定,所以……这里头是米饭跟几样小菜……”

    一听是米饭,她眼一亮,但她又为难道:“青衣兄,你能想到我这个朋友,我真是感谢,只是无功不受禄……”

    朋友?青衣心里一顿,想着他什么时候变成阮冬故的朋友?而且饭也不是他送的……他想要替他家大人说明一下,但,话到嘴边又停住。

    他家大人与阮大人目前的关系有那么点复杂,真要说了,会不会无功而返……于是,他客气道:“既然是朋友,又谈什么无功不受禄,不然……以物易物?”

    “以物易物?”

    “阮大人手里那盒点心与我的交换?”

    阮冬故讶道:“青衣兄,你喜欢吃?”

    “……”

    “早说嘛。”她失笑。“喏,都给你。我保密,不会乱说的,其实我觉得,食物哪有分男人爱女人爱的,能吃才是最重要。原来青衣兄你喜欢吃这种点心,晋江也有点心的名产,据说那里的姑娘家都爱,我下次回来必定替你带上几盒。”

    “……”

    一想到晚上有白米饭吃,她就喜孜孜地,主动接过他手里的食盒,一提,还略沉。她眉开眼笑,道:“青衣兄,晚上有事吗?”

    “……没事,阮大人有事要吩咐我做请尽量说。”

    “什么吩咐不吩咐的,一块用晚饭吧。”

    “……我该回去了。”

    “你连晚上也要替东方兄做事吗?”

    “不,没有……”他想解释东方非并没有那么迫害他。

    “你跟人约了吗?”

    “……”他才犹豫想着要怎么回答,阮冬故就笑道:

    “都没有的话,就一块用饭吧。”思绪一转,她又道:“我们也可以闲聊一下,例如……你最近在做什么啊!”对啊,山不转路转,路不转她转,从东方非嘴里撬不出什么,她也没有钱再跟其他官员耗,那青衣时常跟在东方非的身边,形同掌握东方非的一举一动!

    多少官员找上东方非,多少勾结在东方非面前,青衣一览无遗。以前怎么都没有想到呢,这才是最佳询问的对象啊!

    青衣的脸色微微变了。他听出了她的言下之意,现在他是要头也不回地离去,还是要真的出卖他家大人?他差点以为现在自己面对的是凤一郎,而不是那个满腔热血的阮大人。

    “等等,阮大人,就在外头吃,不用进屋!”孤男寡女,不妥!“我喜欢在外头!我就喜欢在外头淋着小雨吃饭,这是我的喜好!”他一口气说完,不意外地换来阮冬故奇怪的注视。

    “好……”她又笑:“既然青衣兄有此喜好,我一定奉陪!你等等,我去拿碗筷,家里没有酒,我们以茶代酒,好好聊它个……通宵吧!”

    “……”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蜜蜜最新章节 | 甜蜜蜜全文阅读 | 甜蜜蜜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