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二十五章

愿嫁纸老虎 第二十五章

作者 : 金吉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乡塾所在的校舍,庭前尔家兄妹来时乘的马车还在。

    “这两个兔崽子倒还比王爷和我这老头子更娇贵。”

    东方定寰没说什么。他媳妇娇贵,他绝对没意见;但媳妇的长辈说话时,他的嘴巴不需要带在身上。

    两人绕过校舍,东方定寰看着宽大而窗明几净的厅堂上读书的孩子们,忍不住想起自个儿以前上课必打瞌睡的模样。

    他们在校舍后方的藏书阁里遇见了正巧要离开的尔氏兄妹。

    “寰哥哥!”尔雅一脸欣喜,但见老太翁也在,双颊不由得一红,“阿太。”

    老太翁没取笑曾孙女,倒是尔旭人睨了妹妹一眼,才请安道:“王爷,阿太。

    阿太和王爷怎么会到这儿来?”

    “过来看看。”

    “是吗?真是巧,草民正好有一事极需要王爷援手,不知王爷肯不肯相助?”

    尽避数日来,这大舅子不断巧立各种名目要他帮忙,一再地把他从尔雅身边拉开——也不算从她身边拉开,因为总是他好不容易“巧遇”尔雅,还来不及说上几句话呢,大舅子就把他支开了,是可忍,熟不可忍啊!但对方终究是大舅子,而且有些忙确实只有他使得上力,他只得道:“请说。”

    “详细的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尔旭人一脸无辜和诚恳,“新任驻军统领是朝廷派下来的,目前正在监督城墙修葺工程,但好像出了些问题,不知如何是好,我原本答应他回头再请示王爷,但既然王爷在此,不知可否请王爷直接移驾过去一探究竟?”

    “哥!”尔雅都看不下去了。修墙这种事根本不需要东方定寰定夺些什么,哥哥根本吃定东方定寰这几日完全“有求必应”。

    “我会过去看看。”东方定寰回道,仍在寻思该找什么借口留尔雅单独陪他说几句话。

    尔旭人不待他再开口,便道:“对了,小雅,咱还得赶到粮仓去,太晚可会来不及!”他说着拉住尔雅便要走,尔雅挣扎也不是,不挣扎也不是,只好痴痴地和情郎相望。

    东方定寰一脸阴沉。这尔旭人存心这么整他,他恐怕找再多理由也没辙啊!

    被兄长拉着穿越中庭和穿廊,来到用来作为夫子居所的四合院时,尔雅才气呼呼地甩开兄长的箝制,“你真的太过分了!”

    “什么?”他还装傻。

    “堂堂王爷,被你像小厮一样使唤,人家敬你是大舅子,但你也该有点分寸吧?”她不想惊扰到不相干的人,只得温温地道,但眼里怒焰熊熊燃烧。

    真是女大不中留。尔旭人叹气,“既然是堂堂王爷,他可以拒绝我的请求。”

    尔雅快被气死了!她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有些难过地道:“他也许来不及救你,但他收到素不相识的你的求援信后,便只身冒险前来,你难道不能看在这点上,对他有起码的客气吗?可不可以不要再欺负他了?”她真的好不舍,每回他费尽心思找到她,总是才看一眼又被支开,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可他总是直直地看着她,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欺负他?”尔旭人对妹妹这么形容感到好笑,“我听说他一拳就打碎了城墙,你却说我欺负他?”

    尔雅瞪着他,尔旭人心虚地闭上嘴。

    “你不了解他,但很快就会了解。”她忍不住心疼又好笑地道:“他呀,确实在武力上是强悍得无人能欺,可是一旦他把一个人放在心上的时候,就只有任人欺负的份,就因为你是我哥,所以你可以欺负他,但别太过分了。”

    “我确实没料到他什么都答应,又那么锲而不舍。但小雅,你们还没成亲,若是你成天和他厮混,别人会怎么看你们?我就担心你们出双入对,还没嫁进帝王家,你的闺誉已经任人嚼舌根,对你和你的婆家是好事吗?”

    “现在和我镇日出双入对的可是你。”尔雅没好气地反驳。

    “好吧,我准你们每日见一次面,但不能超过一个时辰,也不能被外人瞧见。”

    不就好大方?尔雅双手叉腰,“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阿太都没这么啰嗦,我懒得理你!”她直接转身跑走。

    尔旭人正要追出去,却听得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左脚!”

    他直觉将左脚缩向后防备偷袭,随即想到不对劲,却已经来不及,头顶结结实实挨了一记拐杖!

    他痛得眼冒金星,流下男儿泪。

    “身手如此迟钝,反应也无比愚钝,你这些日子都干什么去了?”老太翁一手负于身后,一派闲适地从他身旁走过。

    “阿太……”尔旭人一边抚着肿起包的头顶,一边求饶道。他可不想都这年纪了,还得跟族里的小表一块儿罚蹲马步。

    “扮演惹人厌的岳父,也要适可而止。”老太翁道,“别在这儿碍事,走吧。”

    “……”阿太都命令他走了,他如果硬要去追尔雅,只是讨打而已。没办法,他只得必恭必敬地跟在长辈身后,“阿太好像很中意那小子。”这不是疑问,根本是肯定的答案。

    虽然早知家中长辈都站在东方定寰那边,但连阿太都开口,让尔旭人讶异极了。

    “习武之人,尤其又位居上位者,最难在“收”。这收字,不只是武艺上,更是品性上,懂得“收”的人很多,但要“收”得既不伤人亦不伤己,彷佛天经地义,甚至俯首甘为孺子牛,诚可贵也。这样的男人,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你妹妹老大不小了,你想让她当老姑婆不成?”

    他可没说不让她嫁,再说他怎可能说不?对方是帝王家啊!

    “总要让他知道,尔家不是没大人。”

    啪!尔旭人忍住哀号,一手抚住**。阿太那根拐杖打起人来,跟铁条一样又重又狠啊!

    “轮得到你来说尔家有没有大人?”

    “……”他错了,他闭嘴。

    尔雅往回跑没多远,也就只拐了个弯,便撞见了应该是追着他们兄妹而来的东方定寰。她胸口一热,彷佛再不捉紧就没有机会那般,扑上去抱住他。

    为何她觉得,她和他已经分开好久好久?

    东方定寰伸手搂住伊人,这段日子以来咫尺天涯的寂寥,梦里想念,梦醒孤单的煎熬,终于得到了安抚,美好得有点不真实,恨不得两人紧紧嵌合着,依偎到老,再也不分开。

    尔雅这才想到,这是自离京以来,两人终于能好好说句话,她退开来,忍不住抬手,安抚地抚过他的发,“寰哥哥这几天有睡好吗?”吃饭时他都和尔家人一块儿,他就坐在老太翁身旁,尔雅知道尔家可没敢亏待王爷,餐餐至少给他备上五碗。

    东方定寰按住她贴在他颊上的手,不自觉地头微倾,彷佛主动贴向她柔荑那般。尔雅知道这完全是他不自觉的举动,每次总是忍着笑意,刻意不阻止也不点破,让两人都能好好享受那纯粹的温存。

    “不太好。”他故意道。

    她早知道他会这么撒娇,柔柔地笑着,“忍着点哦。”她又抚向他的耳朵,有一瞬间他几乎要眯起眼睛了。

    “不用理我哥了,我们走吧。”

    风轻日暖,柿子红与稻穗金织就了南方深秋的风景,叶影与风痕拨弄的是野姜花的香气,也许她可以带他到那片开满忘忧草与含笑花的林间,觅个安适处,这次他可以枕在她腿上偷一会儿好眠。

    转到乡塾外的小路,路两边是叶子已转黄的白枫,这儿和东方定寰与老太翁来时的方向相反,他记得来时远远便看见深黄色田野尽头,便是一排淡金色的白枫,迤逦着往山林和城里去。东方定寰原本和尔雅并肩走着,迎面来了一对从山林里摘了野菇和野菜要回城的老夫妇,老翁即便拄着拐杖,佝偻着身子,另一手仍是握住同样弯着腰缓缓而行的老伴,在金色的天与地之间,彷佛成就了永恒。

    东方定寰看着那对老夫妇,又看了看尔雅,半晌又看着老夫妇。

    那对老夫妇似乎是认得尔雅的,在错身而过之际朝她点了点头,尔雅也轻轻回礼。

    尔雅接着察觉了东方定寰兜转个没停的视线,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东方定寰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地勾住她的手,握在掌心。

    尔雅双颊绯红,为他那难得的细腻柔情,却有些孩子气又难掩羞赧的表达方式,几乎要克制不住脸上甜甜的笑意。

    在田野间忙农活的人们和来往乡人们暖暖笑意的注视下,东方定寰并没有放手。

    以后当然也不放!哼!

    “寰哥哥要住多久啊?”尔雅问得有些忐忑,害怕知道答案,但又不想接下来错过了和他相处的时刻,再让哥哥这么胡闹下去,他可能都要回京了,再见面也是数个月之后。

    对如今的他俩来说,若两地相思,简直度日如年啊。

    白枫树的尽头,是一片缓坡,视野极佳,平时只有孩子们在义塾或乡塾下课后,才会跑上来玩耍。他徜徉在含笑花的香气里,头枕着伊人的大腿,果然无比舒服,他还故意侧卧身子,状似不经意那般将脸贴向她小肮。

    真想扑倒。但是要守规矩才能娶媳妇,他只好安分。

    尔雅红着脸,忍住捏他耳朵的冲动。

    “住到把你娶回家为止。”大腿太舒服,舒服到他下定决心,大舅子再找碴,他就不按“普通人”的方式来了!之前是想给亲家留个好印象,所以他尽可能地安分守规矩,要是再阻扰他,他就……他就偷偷跑进尔雅闺房里赖着!

    “……”她涨红脸,好气又好笑。

    一个月后,皇室提亲的人马与载着聘礼的车队由军队护送,到达了开明城。往后数个月里,京城到开明城之间忙着皇室婚礼各个程序的人马不曾停歇,沿路各大城的行馆也在这时开始布置迎亲队伍休憩的据点。

    东方定寰终于在来年暮春,带着他的新娘,一路洞房……呃,一路平顺地回到京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