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二十三章

愿嫁纸老虎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金吉
    “你们也别以为我有三头六臂。”铁宁儿好笑道,“女人家管教孩子固然辛苦,有时把问题丢给你们那口子,也不失一个方法。被气极了,回房去抹抹泪,撒撒娇,一家之主的威严比什么都好用,他们的爹冷冷喊一声跪下,可比我拿棍子追着打骂有用多了。”都不知该感慨真是一群不肖子,还是庆幸丈夫无论理是什么,都是替她撑腰。

    说的也是。不过当下几个女人心里都想,不知哪天她们这桌娘子军阵容也能壮大起来,能让她们合力教训教训老在几杯黄汤下肚后,关起房门折腾她们的臭男人!

    尔氏兄妹在京城的落脚处,自然是寰王府。只不过向来感情极好的两兄妹历劫重逢,有说不完的话,东方定寰只好安分点,要嘛别去打扰,要嘛摸摸鼻子一旁当花瓶了。

    然而这夜,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在尚德那段日子,虽然每晚睡前都要躲起来解决勃发的欲望,实在辛苦,可心上人的软玉温香在侧,抱着还是挺舒服的,现在只剩自个儿一个人,真是说不出的空虚寂寞冷啊。

    于是二更一过,他便悄悄来到寰王府给尔雅安排的休憩处。与尔旭人正好是相邻的院子。他还特地确认过大舅子熄灯睡了,才溜进尔雅住的院落。

    他敲了两下门,又想,若是尔雅睡了呢?万一吵醒大舅子也不好,于是他索性小心翼翼地打开门,溜了进去。

    这行径,还真是和采花贼没什么两样。

    尔雅本就没睡,门一开她就发现了。

    “谁?”也许因为在寰王府,她不认为有谁能闯进来,所以只是小声地问。

    东方定寰很快来到她床边,一手捂住她嘴巴,“是我。”

    尔雅坐在床上,看着他掀开床缦,坐在她床畔。

    “睡不着吗?”她看他双眼在黑暗中熠熠发光,有些取笑地问。

    “来看一下。”他挺着背坐在床缘,双手抱胸,“你睡吧,我一会儿就回去。”

    “……”敢情他是睡前还要盯着她才放心吗?最好她被他这样盯着,还能睡得着。尔雅心想这家伙无非就是不好意思说自己身边没了她睡不着,便把身子往后挪,“就挨着睡一晚,应该不碍事。”她实在是不舍他隔日又没精打彩的。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苟且行事,欺负姑娘家?

    想是这么想,东方定寰仍是脱了鞋,躺上床,还装模作样躺得直挺挺的。

    怎么回事呢?他怎么觉得她房里风水比较好?床睡起来比他的舒服,屋里味道闻着也清爽……

    尔雅忍着笑意,将被子分他一半,轻轻靠向他,额头抵着他肩膀,放松地闭上眼睡了。

    “……”竟然睡了?不知为何东方定寰有点失落,虽然她对他的信任让他心里挺舒坦的,可就是别扭地觉得少了什么。

    他伸展身子,试着挪了挪姿势,最后索性放弃挣扎,翻身面向她,将她抱在怀里。

    鲜嫩可口的小嫩肉,被包在衣裳底下,还是一样透人,露出衣裳外的肌肤,像豆腐脑那般的滑嫩,勾人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丰盈的唇瓣,甚至是规律的呼吸与起伏,都让他心痒难耐,蠢蠢欲动。

    可是连他自个儿都没发觉,过去数个夜里,夜夜相拥而眠,他仿佛不经意被某种力量给驯服了,情愿维持着这样的蠢动,也不轻易扰她安眠。

    他把脸贴在她发顶,忍不住叹了口气。

    她的床真的比较舒服。

    尔雅在黑暗中睁开眼,忍不住贝起嘴角,他那声叹息既像呜咽,又像撒娇啊。

    也许她会这么大胆,只是不忍心他没人陪罢了,她这阵子常常想起以前他在开明城卧底时,总会不经意发现他一个人在角落,吃饭也好,发愣也好,或者可能是观察着谁,好像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

    铁宁儿说过,老二就是那种爹忙着领地内的大小事,娘忙着照顾弟弟们,他会自个儿去添饭,自个儿在角落努力吃饭,吃完还自个儿收拾,自个儿洗碗……一回过神来,他一个小不点儿已经把自己打点好,准备上床睡觉了。

    可能有点自作多情吧?可尔雅觉得好心疼呢,她想陪伴他,静静的就好。

    她伸出手环住他,在他颈背上挠了挠,甚至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发真的很舒服很好摸啊!

    然后在他的脸贴向她时,她大胆地在他唇间吻了吻,鼻尖与鼻尖轻轻厮磨,“睡吧。”她安抚地道。

    然后,东方定寰觉得那“彷佛少了些什么”的空虚,被填满了。

    他俩一夜好眠。

    其实东方定寰天没亮就自离开了,不想别人对她指指点点。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接连着数夜,尔旭人仍是发现了。

    尽避尔家受到夜摩国的影响,那也不代表尔家的女人让一个男人在她房里过夜,是能够对家人交代的事。尔旭人的脸色让尔雅知道兄长非常的隐忍,以及失望。

    “哥。”她自知理亏,低下头来。

    尔旭人将寰王府的奴仆都遣开了,才挑明了质问妹妹。尔雅预料过兄长不会赞成,但他的失望却让她有些手无足措。

    “我们什么都没做……”她越说越小声,知道这句“什么都没做”未免太过避重就轻。

    若不是怕她有孕,根本早就什么都做了!

    她竟然用这句话辩解,让尔旭人脸色更难看,“不管你们做了什么,你这是不将生你养你的人当一回事了。你还是尔家的女儿,却像个……像个……”他指着唯一的亲妹妹,毕竟是个正经的读书人,说不出那些羞辱人的难听话来。

    “我跟寰哥哥早就互订终身,天家筹备下一场婚礼也需要时日,更何况……”

    她不想将自己一时的意乱情迷推给家里的长辈,嗫嚅半天仍是作罢。

    尔旭人忿忿地挥袖,兀自冷静半晌,才道:“你们两情相悦,我绝对祝福,也满心欢喜,但你们连这点时日都不能等,怎么让人相信你们互订终身的诚意?”

    诚意跟等不等哪有关系啊。虽然觉得大哥真是古板过头,但自己实在拿不出个理来,也就只能认分地挨训了。

    “我是你哥哥,我相信今天换作天家有女儿,陛下和王爷们也不可能接受。你让家里的人怎么面对你的婆家?”

    能怪兄长食古不化吗?哥哥的顾虑是世道所趋,家里的长辈也好,天家的长辈也好,偷偷地在背后推波助澜,也不表示他们就能视世俗于无物,而且站在亲人的立场,他的失望和痛心也是情理之中,尔雅只能好言安抚。

    但尔旭人明白,妹妹和王爷两情正浓,同处一屋檐下,王爷又是上位者,要强硬阻止他们做出逾越的事来根本不可能,基于种种考虑,不到两日,尔旭人亲自向天家辞别,几乎是有些强势地,没让天家有任何留人的余地,带着妹妹即刻出发回开明城。

    其实尔旭人也是赌了一把,看透他想法的东方腾光阻止二哥想强势留人的打算。

    “不把他们留下来,我媳妇跑了你赔我吗?”铁宁儿跳脚。

    “娘,您先听我说。”东方腾光笑着按住母亲的肩膀,“我认为尔亲家正是为了妹妹,赌赌看天家究竟有没有诚意。”

    铁宁儿沉默半晌,还要怎样才算有诚意?这些读书人真麻烦。

    “若对天家来说,将尔姑娘看做“囊中物”,也就是认定尔姑娘早已是东方家的人,大哥当然能直接下旨,强势留人——以天家的权势逼他们留下,也许尔家会屈服,但咱们这和就强抢民女没什么两样。”

    其实呢,骨子里就是强抢民女没错啊!要不怎么会故意让二哥带着尔雅上武学?

    但人家就是盼望女儿嫁进来能得到尊重,有这样的坚持也合情合理。

    强调自己是海盗后裔,这和姑娘花前月下时,调戏她可以这么做,但对人家家里的人可得拿出世俗的那套来,才算得上有诚意啊!就算他们家认为抢个喜爱的姑娘回家疼是天经地义,也总得把人家家人安抚好吧。

    “所以,仍是照规矩来吧,我想尔当家就是希望天家派上大队人马t尔家提亲,这也确实是咱们家欠尔家的。”

    “但这要三五个月的……要是……要是……”铁宁儿想到自己出的馊主意,“要是小雅有了怎么办啊?”她终于知道紧张了,“宫里择定的吉时偏偏又急不得,这些日子里小雅要承受兄长的责备,不是度日如年吗?”

    “择定的提亲之日在一个月后的吉时,已经紧锣密鼓地安排了,到时老四会负责率队到开明城去,不过没说二哥这会儿不能先追到开明城去啊。”新人婚前不能见面这鬼约束,独独他们兄弟怎么样都是做不到,还不如就当作没那回事吧。

    一听到能追着尔雅上开明城去,自尔氏兄妹离开京城后便一整天灰溜溜不想理人的东方定寰精神也来了。

    太后击掌,“对!你这小子立刻给我追到开明城去,管你怎么跟亲家软磨硬泡,一定要说服他们欢欢喜喜把女儿嫁过来,否则我看你……出家当和尚去算了,省得我还操心个没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