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十二章

愿嫁纸老虎 第十二章

作者 : 金吉
    【第五章】

    国家的文官能够由私塾与太学培养,武官的培养则有武学。大燕国设立了一所尚德武学院,专门培养大内高手和将才。如今改朝换代,尚德学院的存废便引起争议,毕竟尚德学院目前的管理者都是前朝派下的,这里培养出来的高手将会成为禁卫军,不可不谨慎。

    “陛下为何不考虑直接撤换一批人呢?”这是最能避免夜长梦多的做法吧?但尔雅忍不住又想,若换成是她,可能会因为考虑那些人的生计以及适不适任而作罢。但这种妇人之仁,在治国上会遇到更多困难吧?

    再说,如果尚德学院真的发挥了作用,那么东方家一举攻入京城岂不是笑话?要论武将人材,龙谜岛东方家肯定不缺。

    “尚德学院就是高官子弟与良民想投笔从戎或立志从军时念的,大哥以前就曾到京城来,在尚德学院待过两年,现在的学院主持是他当时的师父,虽然满朝文武倾向废除武学,但依大哥的性子断不可能轻意下旨,才会让我们隐匿身分,以学生的身分过去看看情况,我认为大哥希望的并不是废除或换人,最好能找到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原来如此。有师徒之情要顾虑的就更多了,何况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去了解情况。尔雅当下也没再多说什么。

    但骑在马背上的东方定寰从方才脸色就很难看,他瞪着右下方,一身书生装扮,脸蛋像粉团似的,两颊还浮起薄薄红晕,看起来一派轻松愉悦,好似他们此番是出门游山玩水的尔雅。

    “我说,现在是怎么回事?”

    “嗯?”尔雅不明所以地抬头看他。

    那无辜的模样,让东方定寰顿生一股罪恶感——他长这么大,从不觉得自己的粗鲁有错,但他也不习惯温声软语那套,只好别开眼,啐道:“那些王八蛋竟然只给我们一匹马?搞什么!”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尔雅一脸不解。“因为我们不能公开身分,所以你是要进尚德学院的富家公子,而我是公子身边的小厮啊。”公子骑马,小厮牵马,有什么不对吗?

    这里到尚德学院起码得走上半天,东方定寰一想到王府里的那班饭桶竟然只给他们一匹马,要尔雅用走的,当下额上青筋毕露。

    尔雅看着他脸上一片风雨欲来的阴鸶,不禁有点担心,“寰哥哥?”有什么问题吗?

    “等等。”东方定寰索性勒住缰绳让马儿停步,然后跳下马背,“可没说谁当公子,谁当小厮。不如这么着,你当公子,我当小厮。”他不是征求她的意见,而是宣布他的决定。

    “不好吧!”他是王爷,要她把王爷当小厮?

    “少啰嗦。”没给她反对的余地,他双手握住她的纤腰,将她一把抱上马背,“你会骑马吧?”

    “会,但是……”

    “那就好。”他自顾自走到前方,牵起缰绳便走。

    “……”他是因为她得用走的,所以不开心吗?尔雅发现这男人面恶心软到了极点。

    所谓“面恶”,指的是他老是一脸凶神恶煞,想揍人的神色,她还曾经因此感慨枉费他生得一张风流标致的脸呢。她一手捣住唇边的笑意,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愧疚,“其实我很习惯走远路的。”

    他故意当作没听到。尔雅悄悄噘起嘴。

    她也舍不得他那样辛苦嘛!

    “王爷。”

    他还是不理她。

    “寰哥哥。”

    东方定寰侧过头,瞥了她一眼,看起来却好像觉得她这女人有够啰嗦,眉头不耐烦地拧起,还瞪了她一眼哩。

    不过在尔雅对他有了粗浅的了解后,再也不会把他的脸色当回事了。

    “咱们雇辆马车好不好?”她好温柔好温柔地轻声道,就像在哄孩子似的。她可没忘记太后的教诲,这家伙吃软不吃硬。

    东方定寰想想也是。既然王府那班饭桶只备了一匹马,那他们自个儿雇马车不就得了?

    东方定寰哪知道,王府里那群好事鬼,就是故意只给他们一匹马,好让他俩共骑啊!只能说他们太高估这个从小就一根木头似的王爷了。

    东方定寰会被兄长说服前来执行这次任务,是因为东方家的军队进城那日,只有他跟老五蒙着面,老五在这场战役中负责侦察与暗杀任务,蒙面才好办事,而他则是当年的武林大会事件“创伤”太深,不想再次轰动武林、惊动万教,把脸遮起来比较自在。

    而当时,尚德学院想必有许多人前往无极城护驾,所以由他出马比较不易被认出来。

    话说回来,他也问过老大,该不会这次要他微服私行,是打算来个秋后算帐吧?大哥看来对这个问题也是头痛到极点。

    前朝旧臣该不该清算?在仁义上,在权谋上,甚至在公理上,都是两难。

    “总之,你看着办。”东方长空就只丢了这句话给他,还真是太看得起他了。

    在东方定寰看来,把人叫出来,把话说清楚,谁有意见站出来打一架,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我觉得……”尚德学院就在前方,尔雅仍在纠结,“我们身分互换比较好。”

    她实在没胆把王爷当小厮使唤,感觉会折寿的。她不是怕他降罪于她,而是她对长辈、对上位者向来惯于谨慎守本分。

    东方定寰不善地瞥了她一眼。其实就算太后没有面授机宜,经过开明城短短几日的相处,尔雅也可确信这男人在面对弱者时,最凶的只有那张脸,当下她尽可能摆出了无辜的神情。

    “公子的小厮,要替公子洗衣裤的。”她试着温言软语说服他。

    东方定寰哼笑,“老子的专长就是洗衣服,你不知道吗?”

    谁会知道一个大男人——还是个一拳就能粉碎石墙的大男人——专长是洗衣服?被他洗过的衣服还能穿吗?尔雅无语地摇头,实在不知道他是认真或是在说笑,只好绞尽脑汁想说服他,“还有,小厮要睡地板,还要替公子端……”她红着脸,差点结巴,脑海里浮现的画面让她羞赧又不安,只好小声道:“端尿盆,洗尿盆……”

    “你很想替我端尿盆吗?”他故意道。

    “才没有。”她涨红脸回答,“也不是……”话说回来,如果她嫁给他——虽然光是这么想都让她觉得害臊,但妻子做这些事也是天经地义吧?“我不介意做这些。”她呐呐道。

    “我也不介意。”有什么好介意的?他在军队里还跟着士兵一起挖粪坑呢。

    她觉得让他端她的尿盆,很丢脸嘛!而且他是王爷啊!

    “至于睡地板,”东方定寰看了一眼她纠结的模样,故意一脸阴沉地逼近她,“你知道,那种地方是有耗子的吗?你敢跟耗子睡吗?”

    见她脸色一片惨白,东方定寰更加坏心道:“耗子可能会咬你的趾头,在你的头发上拉屎,或者在你睡到一半时爬到你脸上……”

    尔雅捣住耳朵,“不要说了!”

    他都忍不住想学耗子的吱吱声来吓她了。

    原来吓心仪的姑娘这么好玩,嘿!

    “富家公子能自己住一间房,还能在房里沐浴,小厮只能在澡堂和一群臭男人共享一池脏水。还是你接下来都不打算洗澡?”

    尔雅一张小脸垮了下来。

    “还有,记得改口,别再王爷王爷的喊。”

    “那我怎么喊你?”

    “跟我哥一样,喊阿寰吧。”

    “哦。”

    “男人讲话这么畏首畏尾,你想被欺负吗?”他十五岁就进军队磨练,可是很了解战友间对不够男子气概的人有多恶劣。

    尔雅挺起胸膛,压低嗓门“嗯”了一声。

    “不用这么装模作样,”他有些好笑,她的声音并不特别尖细,要蒙混过去也不是不可能。“像你之前和白一飞说话时的态度就可以了。”

    东方定寰一提起,尔雅才想起她都快忘了这个人……她是不是太无情了点?但话说回来,为什么是她和白一飞说话时的态度?“我以前不喜欢他,所以看到他就很紧张。”是要她把学院里每个人都当白一飞吗?那也太为难她了。

    “除了紧张,应该有些别的吧?你一直在扞卫尔家和百姓而不自知,只想到他的蛮横与你的害怕,没想过能让你挺身与他对抗的还有别的原因。”那样的她,就算是名女子,也会让一个男人敬佩。

    尔雅听得似懂非懂,但又忍不住想为自己的“畏首畏尾”辩解:“其实,我只有跟你说话会这样。”她在面对他时,就是忍不住会害羞啊!

    “会怎样?”他问得有点粗鲁,尔雅都觉得自己快习惯这男人直来直往的作风了。

    以前她其实欣赏的是文质彬彬、含蓄内敛的人,可是现在……就算他这么直接又粗鲁,她还是为他怦然心动。

    尔雅低着头,“没有怎样……我……我只是想对你好。”光是说这句话,她就羞得好想把自己埋起来。

    听她亲口这么说,东方定寰喜不自胜又飘飘然的,眉眼满是掩饰不住的春风得意,他趁着离学院大门尚有段路,拉过马车的车帘盖住两人。尔雅跟他并肩坐在车驾上,不想只有他一个人吹着风沙,晒着日头。

    “我也只对自己的媳妇好。”他说着,趁她羞红了脸时,一手托住她细致的下巴,吻住她的唇。

    尔雅不知道自己是吓呆了,或羞得呆住了?在那当口,脑袋乱哄哄,心好像跳到嗓子眼似的,热潮席卷了她全身上下。

    他吻得小心翼翼,温柔诱哄,轻吮缠绵,知道她怕羞,更不想吓着她。

    天与地,停止一切喧嚣可好?她真想融化在他怀里,不要去面对矜持与道德的批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