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十一章

愿嫁纸老虎 第十一章

作者 : 金吉
    到了第三天,尔雅总算开始想,她感觉这两位老人家不像长工和奶娘啊!而被他们拉着聊了两天,才开始觉得不对劲,她是不是太后知后觉了点?

    虽然皇帝安排她住进永寿宫,可她除了自个儿住的侧殿和花园外,也不敢到处乱逛,想想能在皇宫大内出入自如的人,怎么可能是外人?若是太上皇和太后,会做这种事吗?

    不过,就因为她以为不是觐见太后和太上皇,才能这么轻松自在,聊得那么开怀。

    第三天,还没见到“奶娘”和“长工”,新帝先召见她,要她协同寰王执行一项差事。

    寰王自是东方定寰的封号了。

    “民女日夜都盼着能报答天家对开明城的大恩大德,定不负陛下所托!”想不到报恩的日子就在眼前,尔雅几乎是热切地道。

    东方长空忍住笑意,“但是,这差事得要委屈你了……”

    东方定寰让宫人领着进到永寿宫的侧殿时,就看见那个穿着书生长袍,对着铜镜不知在咕哝着什么的纤细身影,他还没来得及嫌弃兄长派了个娘儿们似的男人给他当帮手,便认出了尔雅的身影,当下喜不自胜,本想悄悄接近,然后恶作剧一番,尔雅却早一步发现了他。

    话说,他早就怀疑过,这妮子应该懂一点武功才对。但去年抱着她施展轻功时,她那副晕眩的模样,又让他觉得是自己料错了。

    其实尔雅对自己女扮男装的样子本就觉得别扭,见到东方定寰……啊!他脸上是不是多了道浅浅的疤痕?他身上是否多了许多伤?那些忧愁与情思来不及细诉,便想到如今他已贵为王爷。

    尔雅跪了下来。他们之间还没有足够的默契让她不在意世俗礼教的约束,这一年来总不免会想到,也许他已经不在意这个约定了呢?要不,怎会连只字词组也未曾捎来?

    虽然她本来就不是他的谁,怎么能在军情紧绷时,任性地要求他该对她有所交代?

    东方定寰也有些调皮的心思,当下跟着她蹲了下来,“做什么?”

    “民女叩见王爷千岁。”

    见她这么生疏,让他有点不开心,“现在我是王爷,你就不替我上药了吗?”

    尔雅愣住,没料到他竟然说出有些哀怨又有些孩子气的话,几乎忍俊不住,“尔雅答应过王爷的事,一辈子都算数。”

    他心里觉得甜丝丝的,愁云竟是来得快,去得更快。

    “我这辈子当东方定寰,比当什么寰王爷更久。王爷什么的听着就别扭。”

    尔雅觉得有些好笑。这早晚都要习惯的吧?

    “东方公子。”她改口。

    老实说,他也不太喜欢听人家喊他公子。他这人心眼很小的,“公子”这两字总觉得好像在提醒他,出身名门就该有名门的样子,偏不巧他这人最讨厌什么名不名门那一套,他酷爱向外人强调,他的祖先是杀人不眨眼的海盗!

    不过因为是尔雅喊的,他当然会原谅她。

    “我也不爱听人喊我公子。”他偏偏这么对她道。

    他是天生难伺候,还是刻意这么逗她?尔雅也不恼,彷佛对待一名顽童那般温和地道:“连名带姓直呼名讳,有些失礼。”

    “顽童”贴向她,两人的脸近得都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你可以喊我名字。”

    他眼里闪着得意的光彩和笑意。

    尔雅整张脸倏地涨红,想退开,又不想他觉得受伤,只好若无其事地道:“王爷长我数岁,尔雅喊一声大哥也是应该。”

    “嗯。”东方定寰点头,笑容里甚至有一丝狡诈。

    尔雅不禁怀疑这男人是不是喜欢看她手足无措的模样?有点让人生气,可是又拿他没辙。

    “寰哥哥。”

    东方定寰闷哼一声。

    “你不喜欢?”

    “不是……”红潮浮上某人耳根子,他仍故作若无其事,“再喊一次,我没听见。”

    “……”他是不是故意的?尔雅咬着唇,眼尖地瞥见他渐渐泛红的脸颊,顿觉好气又好笑,“寰哥哥。”满意了没?

    东方定寰喉咙深处逸出一声压抑的呻吟,忍不住伸手撝着额头。

    完了!扁听她那样喊,他就觉得身子快稣了,下腹一阵骚动。从来不识女色让男人沉迷的滋味,想不到自己这么禁不起撩拨,当下觉得有点丢脸,怕她再喊下去,他可就糗大了,可是又觉得心里特别舒爽。

    “你没事吧?”尔雅有些担心地问。

    “没事,旧伤复发。”他脸不红气不喘地道,看来他的脸红只偶发于某些特定时刻。

    尔雅信以为真,毕竟他是习武之人,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伤势若未妥善调理,很容易留下后遗症。

    “我这次带了些伤药,外敷和内服的都有。”虽然她相信宫里的御医医术肯定更高明,她仍是想履行她和东方定寰的约定。

    那是过去这一年来,萦绕在她内心深处的挂念啊!币念着他在前线,一切是否安好?

    “好。”那他很快就能找个机会,让她的小手替他上药。东方定寰喉结滚动,顿觉两腿间的骚动更剧,要是再这么胡思乱想下去,他可就顾不得这里是永寿宫了,当下立刻转移话题,“小狈子还好吗?”那小表可是他唯一承认的义弟。

    “他很好。”尔雅微笑道,“托王爷的福,邻里间听说王爷在开明城时都住在大杂院,小狈子又是王爷的义弟,便相信他们真的没有不祥之气,开始接纳他们了,去年我就安排小狈子到城里的义塾念书。这次若不是因为要上课,他还吵着要跟来呢。”

    东方定寰忍不住失笑,“将来有得是机会,还是让他乖乖念书吧。”

    “王爷身上有伤,就别这么蹲着说话了吧。”她忍不住劝起他来。

    “那你为什么要跪着?”

    “礼仪如此,王爷让民女平身,民女才能平身。”她耐心地提醒他,不想让人跪的话,说一句平身就行了吧。

    “以后不要跪我不行吗?等我死了再跪。”

    “……”尔雅无语地看着口无遮拦的他。她真的遇到了个“顽童”呢!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东方定寰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尔雅头痛了,该怎么跟这蛮人讲道理?啊,骂他是蛮人,虽然曾经是事实,但这可是重罪。“没有外人时,尔雅可以答应王爷。”

    “好吧。”东方定寰伸手扶她起身,“你为何做这身打扮?”

    “我们要去的地方……女人不能去。”直到这一刻,先前在皇帝面前信誓旦旦的气势似乎消弱了下去。皇帝提醒她这趟差事她得委屈些,但在那当下她只想着能和东方定寰在一起,又能报答恩情,没有经过深思熟虑。

    东方定寰这才想到,大哥所说的“小帮手”就是尔雅,当下他脸色难看至极。

    “我去跟老大说清楚,你留在京城,我去就好。”娘的,让她女扮男装混进一群男人之中?先问他的拳头肯不肯答应再说!

    尔雅拉住他,“陛下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什么用意?”他挑眉,一副要找人打架的凶狠模样。

    也许他们兄弟自小靶情真的很好,习惯了打打闹闹,不过毕竟是她答应圣上在先,更何况,她其实不愿意留在京城等他回来。

    她等了一年,好不容易能够多和他亲近,多了解他,这些心思她自己都觉得有些羞赧,于是她期期艾艾地道:“应该是……我们要互相掩护……”但仔细想想,他一个人就能轻松完成任务,就像他在开明城卧底时那样,她跟着他,只会变成他的包袱吧?尔雅越说头越低。

    看来大哥是想让他们多相处。东方定寰忍不住想着,那让他们留在京城也是一样的吧?

    不过,若要找个人在必要时阻止他莽撞行事,那确实是非尔雅不可。她自己不知道她有那样的能耐,东方定寰却很明白她就是个紧箍咒似的存在。

    “如果我觉得情况不对,你就必须回来。”他这么说,算是妥协了。

    “嗯。”尔雅笑逐颜开,双眼灿若明星,东方定寰觉得他又开始晕头转向、浑身发软了。

    他忍不住想,这紧箍咒不知道自己的威力就算了,连他自己似乎也小看了那力道啊!他抬手揉揉太阳穴,开始怀疑把这妮子带在身边执行任务,到底是不是自找麻烦?

    东方定寰带着尔雅来到永寿宫后方花园“翠微苑”,给父母请安时,铁宁儿一见到尔雅,立刻心虚地呛咳起来,惹得东方耀扬无语至极地轻拍妻子的背替她顺顺气。

    尔雅跪了下来,“民女尔雅,叩见太上皇,叩见太后。”

    “嗳……”铁宁儿脸都红了。

    东方耀扬知道妻子尴尬,便道:“起来吧,在这翠微苑里,自家人没那么多规矩。”

    不待尔雅谢恩,东方定寰忙不迭地扶起她,简直怕她跪伤了身子似的,看得铁宁儿好笑又新奇。

    之前只是听说这木头儿子对这水灵灵的姑娘开了窍,眼下看他这举止,她这当娘的都忍不住觉得既新鲜又有趣。

    她走向小两口,当着儿子的面硬是拉走尔雅。

    “尔雅,你可不要怪我们跟你开了这么个玩笑。当年我看着几个儿子跨海出征时,可没想过最终我家却成了帝王家,从此和我儿子媳妇说话还得行皇家之礼!我在长空登基前就知道你了,那时候如果能把你娶进门,我和扬哥哪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就只为了跟自己儿媳妇毫无顾忌地聊聊天?”铁宁儿叹口气,想念起在衡堡的日子,她可是毫无顾忌地像母老虎似地追着七个儿子管教,七个儿子也会贫嘴地和她笑笑闹闹。

    她要七个儿子记得,这翠微苑里只有家人,没有皇族。

    “民女知道太后和太上皇的苦心,只有感激,绝不会有一丝责怪之意,太后和太上皇愿意让尔雅陪你们聊天解闷,是尔雅上辈子修来的好福气。”撇除两位长辈的身分,她是真的很庆幸未来的公婆如此慈蔼。

    “你以后和我们说话,可别再民女来民女去了。”铁宁儿不赞同地道。

    “尔雅一时紧张,忘记了。”她无辜地道。

    “难怪寰儿被你收服了,他这臭小子,服软不服硬的。”铁宁儿取笑道,“以后拿他没辙时,先装装可怜、卖卖无辜就对了。我跟你说过,衡堡养了一堆猫啊狈啊鸟啊,都是因为这小子心软,见不得弱小动物受苦……”

    尔雅想着那画面,记得东方定寰在开明城时,就常常留食物喂猫和狗,被发现时还会恼羞呢!她忍不住掩嘴失笑。

    东方定寰瞪着母亲和尔雅走远的身影,不禁有些吃味,他看向默默喝茶的父亲,“你们和尔雅开了什么玩笑?”

    东方耀扬瞥了儿子一眼,拿茶盏遮去唇边笑意,“去问你娘。如果她肯和你说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