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五章

愿嫁纸老虎 第五章

作者 : 金吉
    “这哪是什么责任……”老妇忍不住叨念,“你们兄妹就是和我们走得太近,才会被我们诸多连累……”老妇说到这里,不禁有些哽咽了。

    当年战乱初始,开明城爆发了瘟疫,城里许多有力人士,包括尔家的长辈,甚至是当年的城守与驻军统领,都主张将染上瘟疫的人赶到城外,并且关闭城门不让他们进城。

    虽然尔雅的父亲和哥哥反对这么做,也阻止不了恐惧的百姓对染病者疯狂的驱赶,当瘟疫终于结束后,被赶出城却侥幸不死的少数人,仍被城内许多人视为不祥与不洁者。

    经过这么多年,尔雅的父亲和哥哥不断奔走,总算让这些瘟疫的幸存者能在城内躲避外头的战乱,但也只限于这个破败的贫民区。

    尔雅看着老妇自责的模样,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说都难以令她释怀。

    就算她再怎么解释,这些人依然相信她哥哥是因为太接近他们这些不祥之人而惹上灾祸,她每次来送粮食,这些人都躲得不见人影,只有这个行动不便的老妇躲不了,但也是每次都劝她别再来了。

    “不管是不是,这么做可比嫁给白一飞好太多了。我干脆搬到这里住好了,他肯定怕得不想娶我,哈哈哈哈哈……”尔雅故作爽朗的笑,在老妇不赞同的视线下,尴尬收声。

    “那……我回去了。”天气已经转凉,这回她多送了些棉被棉袄和木炭,也不想其它人为了躲她躲那么久。

    猫着身子躲在竹篱笆后的,是婆婆的孙子小狈子吧?那躲在破茅坑里的可能是莱伯了……嗳,她真的很担心老人家在茅房里给臭晕了,当下便决定告辞。

    “姑娘以后别再来了吧,老身可不会再等你。”老妇不得不强硬地说。

    尔雅没答话,她决定不告诉他们下次她何时来。“阿婆别送我了,我自己走。”

    她笑嘻嘻地道,完全不在意老人家的冷淡。

    “我没有要送你!”老妇有些没好气地道,“快走!”

    “阿婆保重!别板着脸,才会返老还童哦!”尔雅回过头悄皮地道,然后一溜烟地跑开了。

    东方定寰觉得这丫头逗得很,老人家摆明了不欢迎她,也能这么嘻皮笑脸的。

    原本他打算追着她离开,但他并没有付诸行动,而是看着底下纷纷现身的人们。

    一进这座大杂院,他就发觉这些人不知在和谁玩着蹩脚的躲猫猫——真的很蹩脚,恐怕连个奶娃子都能轻易戳破他们的隐身处。原本以为他们想对那姑娘不利,但如今看来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既然知道姑娘身分,要打听她住哪儿倒也不难,东方定寰决定留下来看看这群人在玩什么把戏。

    在东方定寰离开龙谜岛那一日后,东方艳火就苦恼着到底该怎么替他二哥弄到援兵。

    他一个人在静武堂里瞪着大圆桌子。大圆桌上,是负责打造机关的花氏夫妇为了这场战争所精心制作出来,极其细致精准的山势水势图,将大燕国到龙谜岛之间的战场巨细靡遗地缩小在整张桌子上。

    大燕国土之大,相较于这张可以让四十个大男人围着坐一圈的“大圆桌”,不比芥子纳须弥容易,但花氏夫妇不只办到了,圆桌四个方位还有机关能控制地图里的军队,让东方耀扬和七个儿子以及他们的副将,共同讨论战术。

    不过,自东方家投入战事至今,东方艳火的哥哥们几乎不曾回到龙谜岛来,往往只有他一个人望着圆桌干瞪眼。

    目前在南方,离开明城较近的军队,是五哥与六哥带领的。但即便如此,从龙谜岛去信给五哥或六哥,等他们收到信,再拨出兵力前往开明城……这旷日废时的,恐怕不只帮不了二哥,还会拖累战事!

    “咦?你在干嘛?”一张圆脸从静武堂的门口往内探。

    东方艳火看见来人,展露的笑容里仍难掩苦恼。“花姊,我以为你睡了。”以往他回到衡堡,第一件事就是先到芝园找这位自小就住在衡堡、青梅竹马的小姊姊,让铁宁儿不禁感叹儿大不中留啊。

    花雨桓从来不是早睡的人,芝园早早熄了灯火是有别的原因,但她不可能跟他解释,只是难得看这向来意气风发的小表愁眉不展,忍不住问道:“怎么了?是不是五哥和旋冰那边有什么事?”一提到东方旋冰,花雨桓就是天生异能,也无法不挂心,哪怕明明前一刻自己才亲自确定情郎安然无恙,但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让她牵牵念念。

    过去,东方艳火还会嫉妒六哥,但自从东方家投入战事,他就极少有这样的心思。六哥在离开龙谜岛之前,暗示他若有不测,要他这唯一的弟弟替他照顾花雨桓……

    娘的!他宁可自己注定伤心,宁可看着六哥在结束战事后平平安安回来娶花姊,死都不要占这种便宜!

    所以即便心里有点酸涩,他仍是安抚道:“五哥和六哥那边目前很顺利,你别太担心。”

    “那你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又是为哪桩?”

    东方艳火简单扼要地对花雨桓解释前因后果。

    花雨桓听完,又问道:“如果旋冰能在今晚派出兵力前往开明城,来得及帮上二哥的忙吗?”

    这个“如果”实在没有意义,但东方艳火仍是乖乖回答,“如果五哥或六哥能在这两天出发,七天后就能和暂时驻扎在永春谷的夜摩国军队会合。以二哥的性子,约莫十八天后会抵达开明城,单凭他一人之力,要将开明城的情况摸透,花上个五六天跑不掉,但照我说的进程,夜摩游侠与五哥的军队能在一个月后到达开明城,给予二哥帮助……”

    问题是,从这里送信给五哥,就算是让信差一路上不合眼把命给赔上,恐怕也要十来天时间,最重要的是,如今前线战事紧急,五哥和六哥,甚至是驻扎在永春谷的夜摩游侠,都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待上十天,信差送信、军队出发的位置,每过一天就多一分不利的变数。

    “所以明天清晨或明天傍晚出发,来得及吗?”总要给旋冰和五哥商量怎么分配,以及调度军力的时间。花雨桓想着。

    东方艳火有些无力,“能这样就好了。”问题是不可能啊!他忍不住扶住额头,真恨不得自己背上生了翅膀,飞到五哥和六哥身边报信。

    “放心!你们兄弟心有灵犀,菩萨会保佑你们的,快去好好休息吧!”花雨桓笑咪咪地拍了拍老七的肩膀,“我相信旋冰今晚一定跟你心灵相通,立马就派兵出发了!”她笑嘻嘻地说完,就自顾自一蹦一跳地离开了,留下无语至极又苦恼至极的东方艳火。

    最好有这么神!换成是别人,他一定赏那人白眼。

    然而,在不知道花雨桓拥有异能的情况下,东方艳火仍是得用十二万分的谨慎面对兄长遭遇的险境,于是隔日天未亮,他便带上四五名心腹,决定直接赶到永春谷,寻求夜摩游侠的帮助。

    但当夜,花雨桓以异能告知了远在千里之外的东方旋冰,东方家老六和老五商量过后,让东方旋冰带着一队轻兵,先东方艳火一步赶到了永春谷……

    尔雅一离开大杂院,那些躲藏起来的人纷纷现身了。虽然他们不愿自己的不祥之气拖累了尔雅,但尔雅带来的食物却能他们温饱好一段时日,教他们怎能不满怀期待呢?尽避这样的期待充满愧疚。

    东方定寰趁着所有人挤进屋里看看尔雅带了什么来的机会,一把捞住最后进屋的小狈子,一手捣住他的嘴,就这样把他扛到无人处。

    “我身上什么都没有,而且我卖不了钱的!”小狈子双脚一落地就抱头缩到墙角,但东方定寰掏出一锭银元宝,并拉下始终遮在脸上的布巾。

    “回答我几个问题,这就是你的。”

    小狈子瞪大眼,他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啊!“什么问题?”阿婆说,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虽然两眼发光,却有更多的迟疑。

    看来他得花点心思卸下这小子的防心。

    东方定寰有五个弟弟,那对他倒也不难。

    状似不经易地小露几招功夫,尤其既花梢又不具威吓性的“花招”最能吸引年纪小的男孩,因为看得眼花撩乱,又不至于引起他们恐惧,年少时他就常花心思想些花招,在长年卧病在床的六弟面前表演,让他解闷。

    大一点的少年就相反了,花招少,但看得出来很厉害的,反而能让他们钦佩。

    就见东方定寰一弹指,银元宝飞弹到一旁人家的屋檐上,顺着每一片屋瓦弹跳着,最后撞到屋脊又咚咚咚弹了回来,他手上却变成两锭银元宝,就靠一只修长的手,银元宝任由他操控,像拥有生命似的,小狈子看得目不转睛。

    在听见有人往他们的方向走来时,他点住小狈子的哑穴,拎着他,像老鹰似地飞跃离开,再次找好躲藏的地方时,小狈子都已经傻住了。

    开明城规模不小,他们来到白一飞的人较少出入的市集,东方定寰索性就请这小表吃东西,因为他也饿了。期间东方定寰套出了尔雅每个月会给他们送粮食的原因,也看出小狈子对尔雅言词间多有扞卫与保护的意味。

    是该如此,东方定寰赞许地点点头。男子汉大丈夫,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更何况掏心掏肺对人好的傻子遇上了就该好生保护,免得在这乱世中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啃了。

    不到一炷香时间,小狈子已然将他当成推心置腹的好大哥。与白一飞不同,东方定寰并不介意多个义弟,瞧他吃到了好东西,当下便不吃了,只怯怯地问他能不能把剩下的带回去给阿婆吃,他忍不住想笑,让小二多打包了几份好给小狈子带回家。

    当晚,小狈子带着东方定寰回大杂院。

    东方定寰拿了点银两给小狈子和他奶奶,便在这破败的大杂院住了下来。白一飞虽然给那些来投靠他,并且被他认可的“高手”安排住处,但那地方龙蛇混杂,却又奢华得令人生厌,虽然方便盯紧白一飞的一举一动,不过东方定寰仍是决定找个能安心睡觉的地方。这大杂院虽然破败,但起码不用担心有人在他睡到一半时,一刀捅进他被窝里。

    当然,东方定寰告诉小狈子,他是秘密前来帮助尔雅和尔旭人的,小狈子因此更加崇拜他。

    夜阑人静,东方定寰难得能放松地歇一会儿,但南方天气实在闷热,他忍不住爬到屋顶上躺着吹夜风,看着夜空中星子闪灿,他不由得想起,上次回家还没来得及看看爹娘,还有兄弟们现在不知如何了?战场上,恐怕也由不得他们睡得太安稳……

    啊!娘的,有沙子跑进眼睛里了。

    “喂!”小狈子不知何时跑出来,小心翼翼地喊着。

    他喊得很小声,但东方定寰仍是听到了,他坐起身,看到那小表在底下,一脸兴奋的比了比屋顶,又比了比自己,看样子也想到这上面来。

    东方定寰轻笑一声,利落的跃到地上,一把揪住小狈子,旋即回到屋顶上。

    这回他倒很配合,吭都没吭一声,直到在屋顶上站稳了,才一脸新奇,又忍不住颤着声道:“原来这上面长这样!”

    “怎么,怕高?”东方定寰取笑道。

    “不是,我只是从来没到这上面来过。”小狈子不服气回道。

    东方定寰没再理他,径自躺下来想事情。

    小狈子坐在他身旁,期期艾艾地问道:“王大哥……你难道不怕……我们的不祥之气连累你吗?”

    从他说要在大杂院住下,这问题小狈子都不知问了多少次了,脾气本来就不好的东方定寰终于忍不住脸色狰狞地逼近小狈子,大掌跟着揪住小表的衣领,免得他吓得滚下屋顶。

    “老子命比石头硬!黑山老妖都克不死,凭你们?”他说着,抓住小狈子轻轻一跳,回到地面上。“滚回去睡你的觉,看能不能变聪明点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