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愿嫁纸老虎 > 第三章

愿嫁纸老虎 第三章

作者 : 金吉
    见仆人送上满得像小山一样尖的热腾腾白饭,自小衣食无虞的东方家二少主,这真的很丢脸,因为东方定寰看到好几个月没能吃上一口的白饭时,口水差点流出来了。但眼前他也管不了那么多,甚至懒得跟白一飞客气,以横扫千军的气势,转眼就扫掉大半酒菜。

    白一飞见状,脸上笑容不减,吩咐道:“再把酒菜盛上来!今天遇到壮士,孤心里痛快,把最好的全端上来!”

    当哑巴又多了个好处,就是不用和这家伙废话。一张嘴只要做一件事就行了!东方定寰暗忖。

    瞧他狼吞虎咽的吃相,白一飞开始相信这个哑巴的确是从某个深山跑出来的饿死鬼。

    “壮士不用急,今后你就是孤的兄弟,这桌酒菜不算什么,凡是在孤的麾下共同为大业奋斗的勇士,区区熊掌鲍鱼,孤绝不吝惜!”

    大业是什么?哑巴当然不能开口问,只好花时间慢慢查清楚了。

    不过吃顿饭,他就多了个拜把的“大哥”……那家伙问也不问他生辰就说要当大哥,他以为当大哥很容易吗?

    原本东方定寰仍在纠结,都拜把了,要是白一飞不肯跟东方家合作怎么办?当然如果肯合作是最好的了,可他总觉得这人不是个好东西,尤其当他看见白一飞的士兵将交不出税金的老农妻女强行带走时──大局为重?!大局个屁!他当下趁着众人没有察觉,一拳打碎了屋墙,碎石和断梁压伤了那几名士兵,老农趁乱让妻女赶紧逃了,东方定寰则在混乱中对那几名士兵补了几拳、踹了几脚,至今那些家伙仍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所谓“大局为重”,当龟孙子承受侮辱与奚落都是微不足道的,最无法忍受的,是有时眼见罪恶横行,却必须隐忍下来见死不救。

    如果东方定寰能做到这一点,他就不叫东方定寰。东方家七兄弟里,他最激不得,也最不懂忍字怎么写,进入开明城后能做到装聋作哑,已经是足以让家里几个兄弟感动到泪流满面的长进了。当年为了这个原因,东方定寰被要求留在家里做后援时,他相当不服气。

    因为你脾气太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大局为重!这句真心话谁也不敢讲,不只是不想被媲美攻城炮弹的重拳伺候,更因为这种话对东方定寰来说,跟刻意激他没两样,他只会更加不服气,更加坚持己见。

    到底要怎么劝退这头蛮牛?当时大伙儿真是伤透脑筋。

    最后,东方长空拍着弟弟的肩膀,笑得一脸尴尬,“阿寰啊,不是哥不让你带兵,而是……你食量太大了,会把军队吃垮。”

    原来是这样啊!东方定寰一脸恍然大悟,想想也对,有他在,军粮得多准备一倍,对行军绝对是负担。于是他点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大哥是对的!不愧是大哥,顾虑的真周道!东方定寰一脸佩服与遗憾之余,完全没看见身后的弟弟们,忍着笑意忍得好辛苦。

    终归他并不是闲赋在家没事做,他不负责任何战线,却依然身负重任,带着亲自训练的精锐小队,编组约莫三四十人,行动时则五到十余人不等,方便在各个战线间快速移动,负责机动性强的临时任务。

    话说回来,东方定寰很清楚,他迟早会露出马脚。他趁乱打人的事,等那几名伤兵清醒,可能会告发他。

    再说,他对自己竟然跟这样的恶霸结拜感到不快,虽然结拜那当下,他其实想过,如果两人结拜,也许会比较好说话,但待在白一飞身边的日子越长──其实也没多长,不过三日──他的恶形恶状已经令东方定寰难以忍受。

    而且这三日来,东方定寰也发现白一飞这厮到处跟人结拜,三教九流,牛鬼蛇神,阿猫阿狗,来者不拒……

    看来他根本可以不把两人的结拜当一回事!

    如果不是为了打探白一飞的计划,东方定寰实在不想再看见这家伙,宁可躲起来想想怎么凭空生出一支军队来。

    然而这日,来到白一飞的校武场,东方定寰发现白一飞身旁站了个让他感到好奇的女人。

    东方定寰一进校武场,就注意到那女人。虽然在一群大男人互相叫嚣挑衅的校武场里,就只有她一个女人,她又站在被白一飞四名保镖所包围的显眼高处,确实相当引人侧目,但东方定寰在意的,是这女人跟白一飞身边出现过的女人完全不同。

    她不特别艳丽,也不特别丰满──这可是白一飞身边的女人必备的条件。当然她也不丑,甚至是好看的,只是脸上脂粉全无,白一飞的婢女脸上起码要搽上一整盒脂粉,小妾就更不用说了,全城小贩卖的胭脂都涂到那些女人脸上了吧?

    那女子文静的模样带点知书达礼的闺秀气息,却又坦然无畏地站在只有男人的校武场上,似乎正和白一飞辩论着什么,只是她神色坚定,气势不卑不亢,在这充满男人臭味的校武场上,简直像是会发出光芒和香气似的。

    白一飞的校武场,在东方定寰眼里,和贩夫走卒用来赌博斗殴的那一类肮脏场所没什么分别。简陋或排场大小都不是至关紧要的,一名领主的校武场,是手下或子弟练武的场所,所以这名领主的武德如何,端看校武场便能知一二。武德讲的不仅仅是武艺高低,更重要的是练武之人的气度与修养,而白一飞的校武场不只显露他高高在上的傲慢,对手下更是轻慢随便到令东方定寰眉头紧皱。

    这样的鬼地方,却出现这样的女人,而且看来和白一飞很熟。

    太奇怪了!东方定寰打量着那女人的眼光直接而专注,当那女子朝他看过来时,他都没意识到该收敛自己大胆的注视。毕竟,他太习惯将自己无声无息地隐藏起来,对自己隐匿行迹的功夫更是绝对有自信。

    看白一飞对那女子态度客气,还算有分寸,东方定寰忍不住想,该不会是那胖子的妹妹吧?如果是的话,那真是惊人的差异。

    “妳看到了,这些人都是我的手下,接下来还会有更多高手投入我的麾下,只要再加上尔氏一族的势力,这整个南方没有谁能与我抗衡,到时我们就能以此和东方家谈条件。尔雅,妳还在犹豫什么?”

    白一飞完全没注意到东方定寰的到来,这处校武场人声吵杂,比试用的内场有八到十个人在对打;置放武器以及围观打斗用的外场同样挤满观看比斗的、喝酒的、闹事的、斗殴的男人,女子的注视并未让白一飞,甚至是藏身阴影中的东方定寰意会到她究竟发现了什么。

    “我认为就算没有这些……高手,”尔雅困难地忍住呛咳的冲动,对这些所谓高手实在不敢恭维。她露出一个有点艰难的笑,“我们一样能和东方家谈条件,这里是大燕南方与夜摩国之间唯一的大城,我们可以请求东方家的保护──”

    “我们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何必依靠东方家?更何况,一旦东方长空称帝,他不见得会记得这些恩情。”

    “什么恩情?”尔雅一头雾水,“不管最后谁称帝,最重要的是开明城能够得到平静与庇护。”

    “尔雅,妳太天真了。我就说女人对战争的事一窍不通,还是交给我来吧,过几天我就派人到尔家提亲……”

    “我认为这件事不必急在一时……”尔雅笑得有些尴尬,“至少等确认我哥平安无事再说。”

    白一飞闻言,脸色变得有点难看。“妳哥人还好好的,妳这么说是不信任我吗?”

    “我哥是尔氏现任族长,他一天还在牢里,尔氏的长辈们就不会同意这件婚事。”

    “尔氏想跟我作对?妳哥犯下的可是通敌卖国之罪!况且这桩婚事,是好多年前妳爹,也就是尔氏上一任族长亲口答应的!如今你们尔氏想毁婚,就不怕天下人不齿吗?”

    “证据仍未寻获,指控我哥通敌卖国的人也死了,现在论罪未免言之过早。至于和你作对,白统领想太多了,尔家的现任族长仍在白统领手上,尔家又怎敢轻举妄动,只盼白统领明察秋毫,还我哥清白,尔雅才会考虑终身大事。”尔雅强压下怒气道。

    通敌卖国?是卖哪个国?谁都知道这根本是欲加之罪,奈何眼前整个南方,没有谁能制得住白一飞。

    老实说,白一飞对尔雅也有顾忌,所以对她不改口喊他大王,只能默默压下怒气。

    尔雅并不是白一飞喜欢的女人类型,但是娶了她,就等于拥有南方第一大宗族的力量。棘手的是尔氏和大燕那些世家宗族不同,受到夜摩国的影响,尔氏的女人并不只是用来联姻的筹码,在白一飞将尔氏现任族长尔旭人强冠了个“通敌卖国”之罪押入大牢后,尔家并未放低姿态求和,大有随时能拥立尔雅继任当家的打算,原以为这着棋能逼尔雅点头应了婚事,眼下却变成尔雅以婚约逼白一飞放人,白一飞相信这绝对是尔旭人的主意,那家伙在仍是开明城守时就处处和他作对!

    尔家或许不像他拥有军队,但是他的军队,却要靠尔家才有饭吃。

    如果放了尔旭人,就能逼得尔雅点头下嫁,白一飞早就做了,只可惜……

    “算了,我看妳也累了,我让人送妳回去歇着吧。”白一飞索性结束谈话。

    只要提起尔旭人,白一飞就会想法子打发她,尔雅其实早有预感兄长已遭到不测。

    他们兄妹在之前已有了共识,尔旭人要尔雅务必坚持住,无论东方家是否收到求援信,尔家是当前唯一能牵制住白一飞,避免他一意孤行的势力。

    “我想知道你究竟打算和东方家谈什么?”尔雅问道。

    原本白一飞不打算多谈,但转念一想,这妮子也许冀望东方家的到来,能改变他和尔家僵持不下的局面,甚至了结他和她的婚事?他心里冷笑,决定让她断了这个念头。“没什么,我跟我的兄弟守着开明城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座城开不开、迎不迎东方家,由我说了算。我听说东方家的军队坚持不伤害老百姓,我想证实传言是不是真的。”他嘿嘿笑道。

    “什么意思?”尔雅脸色一沉。

    白一飞得意洋洋,“这座城就是我和东方家谈判的筹码,终归我也没损失,只要他们答应把这座城和整个商州都给我,那么我就开城迎进东方家。”

    “如果他们不答应呢?”

    白一飞耸肩,“那就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心力南下跟我打。妳觉得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愿嫁纸老虎最新章节 | 愿嫁纸老虎全文阅读 | 愿嫁纸老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