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锦谋 > 番外:故梦苏行容(二)

锦谋 番外:故梦苏行容(二)

作者 : 总小悟
    在一侧的婢女们,纷纷的退了出去,留下晏锦和抱着孩子的沈砚山。

    沈砚山闻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探手轻轻地抚摸她隆起的腹部。

    他从前便知女子有孕会很艰辛,所以并不愿她早早的有了身孕。

    对他而言,孩子远远没有妻子重要。至于家族枝叶,在他心里从不是人多,家族便强大的。

    这个小东西,来的真不是时候。

    晏锦见他一直沉默,似乎明白他在想什么似的,敛了方才的情绪,低声说,“你放心,孩子一直很乖!”

    然而,她的话语也不过是欺骗自己罢了。

    连重大夫都说晏锦这胎颇为奇怪,不过五月,腹部便如寻常女子快要临盆时一般大。好在她的胃口并没有因为有了孩子而减弱,只是睡眠比从前差了一些,容易惊醒且多梦。

    明明*是夏日,夜里的手脚也时常冰凉。

    沈砚山夜里起身,总要先探探身边的人,才会放心的继续合上眼。

    晏锦的睡姿并不好,他时常会发现枕边的人,不知何时缩成一团,藏在了锦被之中。他怕她呼吸困难,只好等她侧着睡时,将她搂在怀里,避免她又缩在墙角。

    晏锦有了身孕,过的辛苦。

    他亦是。

    终于娶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却不能碰。太辛苦了!

    提起孩子,沈砚山不禁摇头。

    晏锦忍不住笑了笑,“你相信我!”

    她说到这里,握住沈砚山的手,柔声道,“也相信孩子!”

    岂料,沈砚山的担心的事情,居然会真的发生。

    晏锦这是第一胎,居然是双生子。

    重大夫和宫中的御医得到答案时,晏锦的已有了七个月身孕。

    双生子在出生的时候十分消耗母亲的体力,而且稍有不慎,便会出事。晏锦的母亲大虞氏当年便是难产血崩,最后在生下孩子后便去了。

    沈砚山一想到这件事情,夜里便更不能安心的闭上眼了。

    有孩子,真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一日夜里,沈砚山在晏锦睡下后,突然听见院内鹰鸣之声。或许是因为夜晚,所以声音并不明显。

    沈砚山皱眉,看了看已经熟睡的晏锦,替她掖了掖被子,才披了件斗篷走了出去。

    凉州沈府的的宅院是他亲自布置,所以他十分清楚方才鹰鸣之声是从那个院子发出来的。

    他提着灯笼在廊下疾步行走,夜风掠过他的面容,将斗篷吹起。

    等到了后院时,他屏退了守在后院的侍卫后,才推开后院的门,低声说,“进来吧!”

    片刻,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走了进来。

    夜色下,只能朦胧的看见他挺拔的身姿。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男子声音低沉,沙哑。

    沈砚山说,“我在军中数年,十里外的动静我都知晓,又何况是在这宅院里!”

    沈砚山话音刚落,站在他对面的男子,便见从天而降的鹰落在沈砚山的肩头。

    夜里,这鹰的动作敏捷,目露凶光,似乎只要沈砚山的一句话,它便会扑上去。

    穿着黑色斗篷的人笑出了声,“是啊,我都快忘了,你这个人生性便是如此!”

    沈砚山语气不改,“苏家现在是不是太舒适了?苏行容。”

    新帝登基虽没有追究太多人的过错,但是苏家的地位却不似从前那般稳固。苏行容的职位没有变动,但其他苏家其他几位却被贬斥了。

    男子闻言将斗篷取下,露出那张俊朗的面容,“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苏行容看着眼前的沈砚山,眉目里全是疲惫。

    其实苏行容知道,这凉州有任何风吹草动沈砚山都一清二楚。沈砚山不动手,是因为沈砚山不将他放在眼里,他的存在对沈砚山而言,并不会带来任何的烦恼和威胁。

    今夜,若不是他一直在沈府外,沈砚山怕是也不会见他。

    苏行容此次来,并没有见到晏锦。

    虽然没有见到,他却依旧记得晏锦的容颜。

    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做噩梦,总是梦见自己其实比沈砚山更早遇见晏锦……

    梦中的晏锦站在莲花灯下,昏暗的光线映在她的脸上,眉目之间皆是风情。她皱着眉头,似乎在为什么事情烦恼。

    如今的晏锦,比从前更好看,像极了他年幼在画像上看到的女子。

    他想了想,才走上前去,和晏锦说了话。

    他说:“素素,你的棋艺可有进步?”

    晏锦似乎很惊讶,她脸上的神色有些迷茫,也有些不悦。

    或许正是这一份不悦,让他恼怒了。

    他继续问,“怎么,不记得了?”

    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晏锦的慌忙的逃离。

    苏行容那时站在花灯下,看着晏锦离去的身影,心里有些难过。

    她,是真的不记得他的存在了。

    她不记得,那他就偏偏要她记住。

    他记得那时的晏锦性子张扬,笑起来的时候,不似现在这样总是带着哀伤的神色。他们总说晏锦性子薄凉,处事狠辣,连庶妹也不放过,是个十足的没良心的人。

    苏行容那会觉得,晏锦的性格倒是和他很相配。

    他喜欢这样果断的人。

    等后来,他和晏锦真正的接触了,他才知道,晏锦所有的嚣张,都不过是表面的假象。

    她像是个傻子一样被人耍的团团转,还装作自己是个小老虎似的,对谁都露出锋利的爪牙,当真是可怜极了。

    尤其是让他惊讶的是,晏锦的嫡亲妹妹,居然会那样对待自己的姐姐。

    明明是一奶同胞的姐妹。

    多可怜啊……

    晏锦越是这样,他便越是心疼。越是心疼,便越是在乎。

    直到后来,他的姑母问他,可有中意的人,他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晏锦。

    自然,他也没想到他无意的一句话,居然让自己往后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景泰十五年,黄河大水,连累了不少官员入狱,文安伯也没能幸免,作为文安伯门生的晏季常自然也不能牵连了进去。然而苏行容很清楚,这件事情跟晏季常没有任何关系,晏季常是个在治水方面很有天赋的人才,若不是他的面容被毁,他一定能站在更高的位子。

    晏季常被牵连进去时,晏家上下所有人都开始排斥他的存在。

    苏行容开始担心晏锦的处境……

    很快,薄太后便找到了他。

    苏家和薄家的利益关系他一直都清楚,只是没想到那次薄太后说的那么直接。

    薄太后说,“哀家想让皇帝将这件事情交给你调查!当然,你接手后事情不必继续查下去,做做样子即可。放心,哀家不会让你白做这件事情。哀家听贤妃说你喜欢晏家的大小姐?若你为哀家做这件事情,哀家便让她给你做妾室,如何?”

    苏行容怔住,“妾室?”

    他从未想过要晏锦做妾室,他想让她做自己的妻子,名正言顺的妻子。

    “苍苍是郡主,又是沈家最疼爱的孩子,难道你希望苍苍为妾?”薄太后露出一丝冷笑,“你应该庆幸,你姓苏,哀家也愿意提拔你!”

    苏行容不傻,他若是帮薄太后做了这件事情,往后他便真正是薄太后的棋子了。

    或许,不止是他,连苏家也会彻底的被牵扯进去,再也没办法脱身。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薄太后又说,“听闻晏家大小姐长的很特别,眼睛和常人不一样,哀家身边有个人也很喜欢这样的美人,他啊,总是和哀家念叨!”

    薄太后身边喜欢异族美人的,除了京公公,又还有谁?

    苏行容吓的怔住了。

    薄太后的手段,他再清楚不过了。

    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从不会食言。

    苏行容垂下眼眸,回答,“臣一定办好这件事情!”

    (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锦谋最新章节 | 锦谋全文阅读 | 锦谋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