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城主的财奴 > 第三十六章

城主的财奴 第三十六章

作者 : 寄秋
    “什么,他们夫妻俩又来了?!”

    坐在龙位上的葛鞅忽然手一抖,洒了一地的水酒,面上的惊惧之色显而易见,他连坐着都觉得臀下有异物硌着,坐得很不安稳,很想换把更稳妥的椅子。

    “来就来了,还怕他们吃了你不成。”同样脸色不是很好看的兰贵妃沉着一张有些憔悴的玉颜,她的手也在抖着,但她不是害怕,而是气的,为百般算计全是空而气恼。

    为什么不是皇后陪在皇上身边,而是一名贵妃呢!

    其实听信了葛鞅花言巧语受了哄骗的商兰娣也想当皇后,当年葛鞅无所不用其极地讨她欢心,在明知她已是大皇兄的妻子,名义上是他皇嫂的情况下,他仍半哄半拐地予以引诱,使她的心偏向他,再许以皇后之位好让她出卖自己的丈夫。

    那时南越国先帝还在,正值壮年,一时半刻也死不了,急着当人上人的她不想等,便与葛鞅苟合勾结在一块,使计设害葛瞻,再夺权,并于皇上的饮食中下毒,使其暴毙。

    聪明反被聪明误,自以为聪明却做了胡涂事,等著作皇后梦的商兰娣最后只等来一个贵妃位阶,因为她曾是大皇子葛瞻的皇子妃,有鉴于臣子们的死谏,以及百姓们不认可的想法,因此葛鞅能给她最高的封位也只到皇贵妃了。

    原本她可以是一国之后,母仪天下,只要她有耐心多等几年,看似健壮的先帝实已染病在身,不日便要禅位大皇子,可是她的一念之差反而害了自己,白白错失皇后之位。

    “兰儿,妳说我们要不要出宫避一避,等他们走了再回宫?”他实在怕极了大皇兄,连大皇兄无心地看他一眼都觉得是有心,大皇兄的目光像在看一名死人。

    葛鞅自从当上皇帝以后,他几乎夜夜被恶梦困扰,感觉有一颗颗的滴血人头正对着他目眦舌吐地要找他索命,他怕得不敢睡,越来越胆小,疑神疑鬼有人对他不利。

    他踩过太多人的鲜血了,为了帝位,他谁都可以牺牲。

    “避什么避,您要避到哪里去?咱们南越国都成了旭川国的天下,您去看看哪儿没有『凤』字旗帜,我们连盖座别宫都要人家施舍,涎着脸跟人讨银子,您避得了吗?”愚蠢至此,她当初怎会瞎眼舍了美玉而挑中华而不实的他。

    “那是避不了喽!”他一脸沮丧的垂下头。

    葛瞻在陶于薇的允许下领着旭川国军队向南越国的京城出兵,他声名大涨、大获全胜后,以旭川国来使身分谈和,在绝对的强权中,南越国成了旭川的附属国,葛瞻和陶于薇夫妻俩则成为旭川国特使。

    两人像是刚得到新玩具爱不释手地玩得乐不思蜀,经常便到南越国住几天,接受他们“热情”的款待。

    名义上是确定两方的关系不会起变化,有人静极思动起异心,实际上是给葛鞅、商兰娣找麻烦,让他们不痛快,让对方恨得牙痒痒又拿两人没辙,忌讳着其特使身分而不得不好言相待,搞得葛鞅恶梦越作越严重,几不成眠,商兰娣则后悔不已,日渐消瘦,往昔的美貌成了昨日黄花。

    每回陶于薇一见到这对奸夫yin妇日渐枯萎就很乐,拉着夫婿的手更勤于往南越国跑,她的心眼小,实在不待见商兰娣又想利用“美色”来和她抢男人,她就如她自己所言,打到她趴下就不会作怪了,敢来勾搭先一脚踩扁。

    就在葛鞅和商兰娣不知如何是好时,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令他们惊吓不已。

    “哎呀!两位的日子过得真滋润,又是好酒,又是佳肴的,叫人看得眼馋,看来你们又捞了不少银子,下个月的粮价该涨涨了,我估计估计该涨多少……”金算盘一拨,打得啪啦作响。

    “等……等等,我们喝的是劣等酒,吃的是粗糠,特使夫人妳看错了,我们南越简朴持家,一向节俭,不会奢华铺张,妳和特使请上座。”葛鞅额头冷汗直流,卑躬屈膝地不像一国之君。

    “原来那只肥得流油的大肥鸡是瘦得没三两肉的野鸽呀!皇上你说看错了就看错了,我这人随和得很,入境随俗,绝对不会拆穿你的睁眼说瞎话。”兰陵美酒呀!真敢喝,一小杯起码十两银,他可真败家,无视民间疾苦。

    绝对不会拆穿?那她这会儿在干什么?葛瞻一脸宠溺的看着爱胡闹的妻子,眼中看不到其他人,浓浓的爱意在眼底流转。

    抽着嘴角,葛鞅轻笑。“不知特使来我南越国有何事交代,朕让丞相们去办,绝不误了你们的事。”

    “喔!没什么,就是来玩上几天,顺便来拜访拜访地主……啊!说得太快,是国君你,皇上你可别误会,我没当你是坐拥数千顷田地的地主,只是一时心直口快,别见怪呀!”本夫人就当你是富甲一方的土财主怎样,有本事你咬我一口呀!

    又来?葛鞅眼皮又抽了几下。“欢迎欢迎,特使和特使夫人想住多久都成,我南越国定是热忱招待。”

    “可是我看兰贵妃好像不太乐意,打从我一进来她就用死鱼眼瞪我,简直在看有夺夫之恨的仇人,我没抢她丈夫还是夺她心头好吧?有误会要赶紧解开,我这辈子只嫁过一个丈夫,不会有第二个,她犯不着恨我嘛!”

    陶于薇语气轻快却句句诛心,直接捅向商兰娣心窝,嘲讽她事二夫还一副对葛瞻痴心绝对的样子,哪有两相得利的便宜事,既然做了就别后悔,徒增笑柄,她当自己还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吗?

    如今这个爱家宠妻的英挺男子是她陶于薇的丈夫,商兰娣是连边也碰不着,看着馋吧!谁叫她有眼无珠,珠玉在手还拱手让人,让自个儿落得风霜满面,不堪回首的处境。

    “兰儿,还不向夫人道歉,妳看看妳成了什么样,想丢我们南越国面子吗?”葛鞅一使眼神,要她能屈能伸,先躲过这几日再说。

    “妳……”咬着牙,商兰娣忍着满腹怒火低头。“夫……夫人,是妾身错了,妾身近日眼疾毛病又犯了,多有得罪处望请见谅。”

    陶于薇呵呵地直笑,“妳没错,妳做得很好,要不是妳和别的男人勾搭上了,把我家阿瞻逼出南越国,我也捡不到这么好的丈夫,倒是我要好好感谢妳的**和野心,为我旭川国添一名战无不克的武将。”她是不吃亏的。

    她这番话简直要把他们气到吐血,好似直接甩了一巴掌在葛鞅和商兰娣脸上,他们满脸烫红,羞愤万分。

    “妳!”

    “唉!有点累了,我们先去特使馆休息,晚一点再过来叨扰,你们别走远了,回头还要找你们呢!”陶于薇隐含警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们敢溜,她就把皇宫铲平了,看他们回来后要住什么地方。

    威胁一落下,两夫妻恩恩爱爱的离开,还没走远的两人就听见摔盘子、砸杯子的声音,以及男子的怒骂和女人不甘的呜咽,带着笑意的四目互视一眼,扬起嘴角。

    “看到她那张涨成猪肝色的脸,太过大快人心好像有点不厚道,要不要去捐点香油钱,让她早日平静安和。”有病要早医,拖久了要人命呀!

    “不,妳做得很好,比我想做的更好。”他让愤怒毁灭了一切,她用爱救赎了他。

    “解气了?”美目一斜,盈满欢愉。

    “解气了。”他笑着握住柔白小手,心中涨满对她的爱意。

    “放下了吗?”他的国仇家恨,一些拉拉杂杂的烂心情。

    “放下了。”心平气和。

    “你的心里装着谁?”纤指“戳”向他胸口。

    “妳。”

    “好,公平。我的心里也只有你,这买卖做的值得。”她一副生意人的嘴脸,市侩得很。

    葛瞻失笑,对她的爱越见深浓,“明明是旭川国公主,口气却是财大器粗的暴发户,落差太大。”

    “那有什么办法,我就是爱赚钱,满身银子味道,谁叫我……”

    夫妻俩同时喊出,“就是有钱——”

    接着,相识而笑。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城主的财奴最新章节 | 城主的财奴全文阅读 | 城主的财奴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