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督主的童养媳 > 第三十六章

督主的童养媳 第三十六章

作者 : 寄秋
    数日后,叶照容跟陆瑞京说起了花绛求情一事,表情很是为难。

    “好吧,既然你替他求情,我就放他一马。”太子不死,皇后才有所忌惮,不会将矛头转向他。

    功高震主,乃是大忌。

    “不会让你难做吗?若是为难,当我没提过,只是花姊她看起来好可怜……”

    教人看了于心不忍。

    “无妨,我的小媳妇儿都开口求我了,我怎能让你失望,太子一条命不算什么,送你做人情吧。”也算是还了花绛的救命之恩,一命还一命,他的妻子不欠人,心安理得。

    “四郎哥哥……”她娇羞的睐他一眼。

    “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洞房吧,早日生个胖娃娃。”穿着大红袍的陆瑞京拦腰将新娘子抱住,往喜床一放。

    他穿的不是飞鱼袍,而是喜袍。

    是的,今日是陆瑞京和叶照容的大喜之日,他们分离了八年,终于苦尽笆来,拜堂成亲了,一切从简的他们并未大肆宴客,只想欢欢喜喜的做对平凡夫妻,不受外人打扰。

    可是不请自来的客人多到爆,把气到脸发黑的陆瑞京惹得直想赶人。

    宾客之中,地位最尊贵的自然是陈皇后……不,是太后娘娘,为了制衡陆瑞京的东厂势力,她当场宣布收叶照容为女,赐封号“天福公主”。

    而陆瑞京因从龙有功被封为护国公,其妻册封诰命一品护国夫人,得享十世荣耀,子嗣承爵不降等。

    只是往后十数年间,依然没人喊这对夫妻为护国公、护国夫人,他们皆是戒慎恐惧的唤声“督主大人”、“督主夫人”,只因东厂的名头远远高过国公爷,教人不敢不敬。

    东厂的威名来自督主的行事阴狠,得罪过他的都别想睡得香,尤其是曾经伤过他妻子的人,那比杀父仇人还罪孽深重,他无论如何也不放过。

    好比丹湘,她下了东厂大牢,陆瑞京下令每日削肉七片,不许伤其筋骨,削完之后上最好的止血伤药,敷上生肌班令其七日长肉,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削肉,日日活在死不了的恐惧中,每日辰时都能听见她凄厉的惨叫声,求着上刑的厂卫让她死。

    背主的莺声则被送至北边最寒冷的军寨,那里长年少衣少食少女人,进了红帐的她被一群粗矿的男人日夜压着快活,有苦也说不出来。

    花绛带走了齐时镇,从此再无两人消息,他如今是死是活无人得知,倒教太后和皇上寝食难安,一点也不敢夺取陆瑞京在东厂的势力,因为他们怕齐时镇养好了身子卷土重来,他们这对世上最尊贵的母子没本事对抗。

    所以说,放走齐时镇也是陆瑞京的计划之一,他可以安然高枕,享受太平日子。

    “四郎哥哥,你是太监……啊!这是什么,你怎么又带刀在身上,你捅到我了……”好怪,热热的刀。

    “傻容儿,为夫宝刀在身才能让你生娃儿,乖,把腿打开,让为夫进去。”

    “进去什么,我听不懂……噢!好痛,你……你放了什么进来,快出去,我好疼……四郎哥哥,我疼,你别动了……”为什么这么疼,四郎哥哥是坏人、欺负人。

    “好容儿,四郎哥哥不动会死的,你忍一忍,我轻轻的动就好,你一会儿就不痛了。”面目狰狞的陆瑞京满头大汗。

    “真的不动会死吗?”眼眶含着泪的叶照容听了他的话,原本因吃痛而扭动的身子立刻停止,就怕弄伤了他。

    “四郎哥哥不骗人,不过你要动一动,扭扭你的小蛮腰,配合我的动作。”他临床教妻,但……

    “像这样吗?”她无师自通的扭腰摆臀,凝脂般的双腿缠上他腰身,一绞紧,让他入得更深。

    陆瑞京冷吸了口气。“你……天哪!你这妖精,是谁教你用那里吸……我的天呀!你根本是狐狸精转世……”

    能把男人毁灭。

    “咦,四郎哥哥怎么知道,我常梦见我是一只九尾天狐,女娲娘娘叫我苏妲己,可是我明明是叶照容呀,她肯定是喊错人了。”她是人,不是九条尾巴的狐狸,那么多尾巴不重死了?

    正在兴头上的男人哪听得懂她在说什么,陆瑞京只知道自己快弃甲投降了,这对第一次尝到男女情|欲的他已经是极限了,他忍着不让自己发泄。

    “好容儿,你轻一点,别绞太紧,我……很难动……”她的里面好舒服,令他通体舒畅。

    “我没绞呀,我什么也没做。”可是她身子一直热起来,小肮下方好像有什么往上涌,她好惊慌。

    “你别动,我……啊……”

    那一句“你别动,我来就好”还没说完,一阵酥麻感由腰椎直钻脊椎,陆瑞京背脊一挺,抽搐了两下,随即如发软的面团般倒向桃腮泛红的妻子身上。

    此时屋外传来细碎的声响。

    “咦!完了,这么快就没戏唱,太久没用果然不行了,早说送他十大卷chun宫图好好琢磨琢磨嘛,这下子可真是没搞头了,床笫间不和谐,娘子迟早会跑掉……

    “哇!这是什么东西,好臭好臭,快拿开,臭死了,是谁暗算我,知不知道我是谁……”恶,居然是烂掉的馊食和死老鼠,是谁这么缺德,连他也敢下暗手。

    “滚!”屋内传出冷厉的低咆。

    “啊!被发现了,你们慢慢忙,明天我再送一大车chun宫图让你们观摩。记住,夫妻要和睦呀!别因床事不合大打出手。”唉,人无完人,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缺陷。

    “皇上——”警告的冷声沉如冰。

    “啊!你怎么知道我是皇上……”快溜。

    为什么不知道他是谁,除了不知死活的新帝齐任时外,谁敢跑来偷听冷血无情的东厂督主的壁脚,还非常可耻的被逮个正着,而早知他会有此举的陆瑞京很早就备妥了大礼等他来。

    果不其然,自投罗网,一国之君成了屎盆子。

    “皇上怎么还没回宫……”叶照容纳闷的问。

    “不用理他,他要不干皇上这活儿,咱们挑个人替他干。”敢听壁脚,活得不耐烦了。

    “咦,皇上还能换人做?”不是得等皇上死了,子承父业?

    “哼!那就逼他快快生儿子,一次生十个、八个,十六年后让他的儿子去争个你死我活。”看他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插手别人家的房中事。

    “还能这样做?”叶照容咯咯笑出声。

    “我们不能比他慢了,赶紧生个儿子压死他儿子,让他一辈子抬不起头。”老子、儿子都在他手上吃瘪。

    “你不是太监?”都已经做了夫妻事,她还是心有疑惑。

    “……不是。”他答得很无力。

    看来他还不够卖力,她才会一脸疑虑,做男人的,面子不能被踩在脚下,这一次要加油了。

    陆瑞京翻身再上,这一夜,红烛未熄,女子的娇吟和男子的粗喘交缠了一整夜。

    夜静,人不静。

    缠绵悱恻。

    多年后。

    “督主夫人,救命呀!督主大人他说要灭了陈尚书满门,从老到少一个也不放过,全部斩首示众。”

    “喔,他又发作了呀!你们别急,好好跟我说一说,到底又是谁惹督主大人生气了,他脾气很好的,很少动怒。”叶照容很温柔,笑着扶起跪地求情的人。

    东厂督主脾气很好,很少动怒?

    果然无知者无敌呀!督主夫人被督主大人宠得不知人间疾苦,她快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护国公府的下人好笑的想着,他们知道有督主夫人在的地方,督主大人便是一头不会咬人的老虎,看似凶狠却温驯。

    “陈尚书说他有一女今年十七,丽质天生,温良谦恭,堪为良配,愿嫁予督主大人为妻,与督主夫人你共事一夫,但她女儿为大,夫人为小。”那陈尚书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把主意往督主大人头上打。

    一听到“共事一夫”,叶照容的眉头一蹙,她想起欲置她于死地的丹湘。“共事一夫究竟是什么意思?”

    “就是有两个妻子的意思,两个人都是督主大人的嫡妻。”陈尚书脑子灌水了,忘了东厂是什么地方了吧!

    “可是我已经是四郎哥哥的妻子了呀,为什么他还要再娶一个妻子?”她不解的偏着头。

    “说得没错,我已经是有妻室的人了,怎好再去祸害别人家的闺女,你说这人是不是太无礼,非要把女儿塞给我。”笑着走进大厅的陆瑞京笑着搂住妻子,趁她没瞧见时,将来告状的下属一脚踹翻。

    “唉,肯定是没人要,嫁不出的姑娘,真的好可怜喔!四郎哥哥替她想想办法吧,我听说北疆有很多男人娶不到老婆,不如让她往北嫁。”男无妻、女无夫,正相配。

    “好,听你的。”算那陈老贼好狗运。

    就这样,因为叶照容的一句话,陈尚书家逃过被满门抄斩的下场,可他最疼爱的嫡女却被迫嫁予边疆军士,一生难以回京。

    “好你个陆四郎,你是怎么教儿子的,居然让他打朕的皇儿,还说要把他打聪明点,他哪里笨了?”明明天资聪颖,勤勉向学,温文有礼又懂事,善良地连只蚂蚁也不忍心踩死。

    “因为他长得像你。”心直的人过于温吞。

    “像朕有什么不对,朕的皇儿不像朕,朕就该哭了。”后宫嫔妃偷人,他的脸还不丢大了。

    陆瑞京压根懒得答腔,径自把话题转开。

    “皇上,南蛮来犯,你决定派谁挂帅了?你快把名单写好了,臣好去宣旨。”

    真是老鼠吃砒霜,找死。

    当朝皇上齐任时像是被人踩到痛脚似的跳起来。“哎呀!朕头疼,要回宫找太医瞧瞧,这事交给你处理,护国公忠心爱国,你出手,朕放心。”

    原本是来护国公府找“家长”投诉的,可主题没谈到却先夹着尾巴溜走,这皇上当得真够憋屈的。

    “四郎哥哥别老是欺负皇上嘛,他是老实人。”所以跟她一样讨厌麻烦,凡事不会想太多。

    陆瑞京抚着妻子隆起的小肮,暗然轻叹,他已经有三个儿子了,这一胎是第四个,太医诊断是女儿,他离三子两女五个孩子的目标不远了,可是……

    他怎么会遇到这一对活宝呢?而他这个聪明人要一辈子替他们俩干活,他这是不是叫报应?

    但是啊,只要有她在身边,再累的日子他也觉得是甜的。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督主的童养媳最新章节 | 督主的童养媳全文阅读 | 督主的童养媳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