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巡抚谋妻厚黑学 > 第三十六章

巡抚谋妻厚黑学 第三十六章

作者 : 寄秋
    “你是说我以前不好看,你重才不重色勉勉强强看我顺眼?”艳如桃花的妻子蹙着眉,状似不悦。

    “哪里的话,我重色也重才,就重你的好颜色,旁的也瞧不上眼,我家娘子是天仙姿容,浓妆淡抹两相宜,素着玉颜更动人,为夫一颗心都被你勾走了,你瞧我多为你沉迷。”他一只手往她腰下摸,扯着绣合欢纹腰带。

    “合卺酒。”她提醒着。

    “是,娘子,合卺酒,为夫从命。”他是有家室的人了,一切以妻为重,疼惜她,宠爱她,护她一生。

    喝了合耋酒,取下繁复的凤冠霞披,顿感轻松的裘希梅想净个身,她一身是汗黏答答的,很不好受。

    但是她双脚刚触到地,一阵天旋地转袭来,她面向上望着大红帐顶,身上压了一重物将她推倒在床,她顿时脸红了起来,全身像泡在温水里,一点一点地发热。

    “你……你不用出去敬酒吗?天……天还没暗,不合宜……”温热的唇堵住未完的话语。

    “谁理他,今日我成亲,我最大,敬酒的事交给大哥、三弟,我事先知会过了。”为了他的洞房花烛夜,他可是做了不少安排,他的“仇家”太多了,不得不防。

    怕人闹场的管元善做了不少准备,他以前造了很多孽,一有走得近的知交好友成亲他便率众去听壁角、闹洞房,把一对新人整得惊吓连连,苦不堪言,别说是洞房了,有的甚至连新娘子的长相都没看清楚就被他灌醉了。

    被弄得很惨的好友扬言要报复,说只要他不怕死的敢娶老婆,绝对要让他连床都碰不着,先醉上三天三夜。

    缺德的人通常所交的朋友也很缺德,物以类聚,所以他赶紧在他们闹开前洞房,一旦成就了好事,看在嫂子的分上还好意思闹吗?

    “会不会太失礼了?”他老是图自己痛快,得罪的人肯定不在少数。

    “只要你不对我失礼就好,娘子,你这衣服也未免穿太多了,碍事。”他大手揉呀搓的,不耐烦地想扯掉。

    “太多?”除了嫁裳外,里外也只有两层里衣和肚兜而已,哪里多了,是他太心急。

    嘶的一声,衣料被撕破了。

    “娘子,你好美,瞧瞧它们多可爱……”他眼露欲望地握住白嫩丰盈,揉捏。

    “元善……”她好热。

    “就来了,娘子别急,为夫尝尝这味道……”他俯下头,含住挺立的殷红梅蕊。

    呵呵呵……

    “等等,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在笑?”是风声吗?

    “没听见,娘子专心点,为夫才是你的天。”埋头苦干的管元善是什么都不想听见,又啃又咬的尝着鲜嫩滋味。

    呵呵呵……

    “真的有人在门外笑,你……你去看看……”脸皮薄的裘希梅推推箭在弦上的夫婿。

    管元善闷闷地憋着气。“不用管他,笑够了自然会离开,我们好端端的干人生大事,难不成还棒打鸳鸯……”

    他话才说到一半,忽闻尖细的嗓子喊着,“皇上驾到!”

    “皇……皇上来了?”裘希梅一脸困惑地看向身子突然一僵的夫君,他脸上的错愕和忿然相信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管爱卿,你请朕来喝你的喜酒,朕带着周贵人应邀而来了,这杯喜酒还请不请?”呵,有趣啊。

    “……皇上,你知不知道今天是臣的洞房花烛夜?”能不能别玩他呀!他保证以后一定少使坏心眼。

    “朕的到来不够恩厚吗?”他笑道。有哪位臣子成亲是皇上亲临,如此荣宠少有。

    他敢说不要吗?管元善在心里长嚎,欲哭无泪。“皇上,你是明君吗?”

    “朕当然是明君。”

    “臣正为皇上效力,增产报国,看你要挥军千里的将军,还是名留千古的宰相,臣生给你。”战将名相听候差遣,不过他要先下种,生出来再说。

    门外的皇上一听怔了怔,随即失笑的啐了一句,“要不要脸呀!”这种臊人的话也敢说出口。“出来见驾。”

    “皇上……”

    “君无戏言。”

    欲振乏力的管元善当下萎靡。“是,臣遵旨。”

    那一夜,一脸杀气腾腾的新郎官横扫千军,以一人战众人,从重重围困中杀出一条血路,皇上一声命令,他不知道被灌了多少酒,四肢软如泥的爬呀爬到新房门口……就倒下了。

    什么洞房花烛夜,他连新娘子的脚指头都没碰到,真正清醒时已是三日后的回门,他又被礼国公府众人灌了一回,醉得连路都走不稳地被抬回去,直到七天后才如愿以偿。

    在皇上赐婚礼国公义女下嫁高盛侯之子后,没多久,高盛侯府又再度喜幛高挂,这次是庶子管元书成亲,迎娶的是皮货商人之女洪雪萍。

    同样是娶亲,但待遇完全不同。

    裘希梅有礼国公护着,红妆十里令人艳羡,丈夫是朝中大臣,深受皇上倚重,夫间有情有义,如胶似漆,公婆疼爱,夫君宠溺,管老夫人也少找她麻烦,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

    反观洪雪萍嫁的是庶子,丈夫本身在侯府并无什么地位,她的嫁妆又少得可怜,和嫡子媳妇根本没得比,又是“那种”情况进的门,侯府里没秘密,流言传得最快,因此稍有体面的管事婆子及在府里待得久的下人对她都带三分鄙夷,有些轻慢。

    不过洪雪萍还是不放弃做当家主母的宏愿,秉持穿越女打不死的精神想继续在侯府作乱,她认为她只是时运不济错失了机会而已,不会永远处于劣势。

    可是有资深穿越女杭氏压着,她根本翻不起风浪,一有动作就被打压下去,她只好朝管老夫人献殷勤。

    “祖母您尝尝,这是萍儿为您做的糕点,叫千层酥饼,它是将面粉和牛油揉成面团再擀平,萍儿将饼皮褶了数褶再用小火烤成金黄,抹上一点盐……”为了把千层派弄成千层饼她还烫到手,待会得“不小心”露出伤处。

    她想着藉伤来博取怜惜,这一招对娘家嫡母很有效。

    “得了,我牙口不好,黏牙的食物少吃,而且不知道我胃不好,吃不得面食类吗?你这孩子做事太不用心了。”捣鼓这些东西有什么意思,上不了台面。

    “我做了很久,你吃一口看看,说不定一吃就爱上了……”她急着想被看重,一急就忘了她现在是古人,现代人较直率的语气脱口而W,浑然忘却要做出温顺的小媳妇姿态。

    怎么说话的口气那么像杭氏,真令人厌恶。“说了我不吃听不懂吗?为人小辈者要温驯顺从,不可多嘴。”

    “我……”她哪里话多了,分明是老太婆爱挑剔,她做什么都不对,一见面就训人。

    “奶奶,奶奶,希兰给您送桃子来了,您快来尝尝,酸酸甜甜的,奶奶吃了最好了,养颜补血,像仙女一样漂亮。”

    “奶奶,我也有帮忙摘,外公家的树好高,我爬梯子喔!您说我厉不厉害,希竹长大了,能孝顺奶奶……”

    一看到两个小不点朝她跑来,先前还生着气的管老夫人像冰雪遇到热火,一下子就融化,笑得一脸开心。

    “希兰好乖,希竹也乖,奶奶吃桃子……嗯!真甜,这是奶奶吃过最好吃的桃子了。”她一手搂着一个又亲又吻,老觉得看不够似的,要拉到身前才舒坦。

    缘分这东西真的很难说,管老夫人也有几个和双胞胎差不多年岁的曾孙,可是他们总是一板一眼,中规中矩的,没什么表情地喊她曾祖母,说真的,听多了心都凉了。

    佴是一点也不怕生的小希兰、小希竹一口一口软糯地喊着奶奶,好像和她很亲的搂着她不放,摸着滑嫩的小手,不自觉心就软了,一搂住就舍不得放。

    “奶奶,您别宠他们了,都无法无天了,我才一不注意就跑去偷爬树,把我吓得冷汗直流。”裘希梅故作埋怨,同时细心地将老太太靠着的软枕拉高,挪了挪,让老人家坐得更舒服。

    瞧着她窝心的小举动,管老夫人满意的笑了。“小孩子别拘着,多动动手脚也是好的,叫底下的丫头、婆子看紧点,别伤着了就好,我看他们多伶俐呀,还会孝顺奶奶呢!”

    一说到孝顺,两个小人儿就动起来了。

    “奶奶,希兰给您捶背,您看您又不听话了,偷偷地年轻了好几岁,您这样我以后怎么叫您奶奶,奶奶害我。”裘希兰惯会说腻死人的好听话,一脸天真无邪。

    “有吗?我看不出来。”裘希竹很老实。

    “那是你笨,奶奶的皱纹都不见了,和我们吃过的煮鸡蛋一样光滑。”她手指往弟弟额头一戳,表示他不够聪明。

    “嗯!姊姊说的是,奶奶跟花一样好看。”裘希竹的肯定逗笑了管老夫人,她慈祥的摸摸他的头。

    看着几人说说笑笑很是和乐的样子,一旁瞧着的洪雪萍十分嫉妒,她又装出弱不禁风的模样,眼神带着淡淡哀愁,艳红的唇一张就吟起她背得很熟的诗句。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阑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芳草,望断归来路。”

    这下该对她另眼相看了吧?这首〈点绛唇〉……他们看她的眼神为何这般奇怪,老太太是愤怒,裘希梅是同情,她有念错吗?

    “元书还没死你寂寞什么,还望断归来路,你是不是巴不得他死在外面别回来了,毒妇!”

    “祖母……”啊!选错词。

    “我看你是太闲了,整天没事做才会胡思乱想,我身边的木槿、木棉你带回去,开了脸放在你屋子里,日后有了身孕再抬为姨娘。”找些事给她做才不会寂寞。

    “嗄?!”她愕然。

    管老夫人是怎么看她怎么厌烦,尽往管元书这房塞人,不管洪雪萍如何闹,靠奶奶庇护的管元书不敢违抗。

    过了不久,在管元善表面上劝说,其实是怂恿下,管济世为管元书在关溪县找了一个知县的职务,他上任时连同妻子在内一共带九名妾室和通房同往,热热闹闹的出发了。

    目送管元书一家离去,管元善微笑着牵起妻子的手,裘希梅回首朝他一笑,在彼此眼中读出一样的想法——

    从此,他们一家人的日子定会幸福又安宁……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巡抚谋妻厚黑学最新章节 | 巡抚谋妻厚黑学全文阅读 | 巡抚谋妻厚黑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