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古代穿越日常 > 第四一三章 教训

古代穿越日常 第四一三章 教训

作者 : 凤栖桐
    “你做什么?”

    林氏满脸怒意的将挨了打的严宛秀拉到身边,心疼的看着严宛秀脸上的红肿痕迹,不满的对严承悦吼了起来:“这是你妹子,你嫡嫡亲的妹子,你打她做甚?”

    “承悦打的好。”

    严老将军却是满脸的赞同之色,指着林氏骂了起来:“就这么个糊涂东西你还护着她做甚,她哥哥打她是她活该,她要再在我跟前叽叽歪歪我也打她。”

    “老太爷。”林氏有些委屈,眼中带了几分湿意:“您怎么这么偏心,承悦是您孙子,可宛秀也是您孙女啊,她本来就够命苦了,您还这么糟践她。”

    “太太。”李鸾儿眼瞅着严老将军脸上怒意更甚,赶紧拉了林氏和严宛秀一把:“您先少说几句,听听爷爷是如何说的。”

    林氏瞪了李鸾儿一眼却也不再,严宛秀只是低着头*,可地上掉落的泪珠却一再表现她现在很是伤心。

    严承悦阴着一张脸紧盯着严宛秀:“你也莫委屈,我打你盖因你太过糊涂了,爷爷骂的没错,你当真是个糊涂东西。”

    严宛秀头垂的更低了,严承悦指着她厉声喝斥:“抬起头来,你是将门之女,是严家的大娘子,没的做这等小女儿状给谁瞧。”

    严承悦脾气向来温和,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笑容,便是他当年断了腿也没见他如何的痛苦发怒过,因此同乎所有人都当他没脾气。可今天他这么一发作,倒是真把严宛秀给吓住了,她机灵灵打个寒战,立时抬起头来。

    林氏也吓了一大跳,这长子发了怒,不知怎的,林氏有几分心虚,心里很是没底,竟然也吓的不敢。

    “你出家当姑子去?”

    严承悦一指严宛秀:“你做错了什么要绞了头发做姑子?”

    “我,我……”严宛秀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你没做错什么。做什么自己将自己搞的这样狼狈。好似你没理似的,别人还没如何你倒自己先撑不住了,将过错往自己身上揽,你哪里还有一分严家姑奶奶的派头。要是叫咱家那些过世的姑太太看到你如今的样子。怕早气的从坟里蹦出来教训你这不肖女了。”

    严承悦越发的严厉刻薄:“你倒是一了百了躲了清静。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一弄叫玉秀几个如何?你要死不活的,便是你没做错什么,满京城的人都得说你错了。平白带累了玉秀几个的名声,盖因你这么个没担当的大姐,说不得玉秀几个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我,我,哥,我错了。”严宛秀吓的直发抖,却也不敢往林氏身后躲,只能一步步上前:“哥哥打的对,是我的错。”

    严承悦伸手一把拽过严宛秀:“咱们严家的女人就得有风骨有气派,不说你没做错什么,就是做错了,也得给我挺起脊梁骨做人,万不可自己先自轻自贱,没的叫人看不起来。”

    “是。”严宛秀垂泪应是,后又感觉自己这样太过软弱了,赶紧抹了一把泪:“我明白了,我听哥的。”

    林氏这时候也从惊吓中醒过神来,赶紧拉过严宛秀怒视严承悦:“有话你直说怎么着啊,这样打她,你将她打的毁了容难道还养她一辈子。”

    严承悦抬头冷笑一声:“她若是再这样自轻自贱,我倒还真不能将她嫁出去,养她一辈子又何妨。”

    一句话堵的林氏说不出话来,只能的瞧了严老将军一眼:“老太爷您瞧,这,承悦就这么顶撞我这当娘亲的。”

    “他说的对。”严老将军偏心起来也是没边的:“宛秀这丫头还没碰到个事就先吵吵嚷嚷的要出家,她这样子嫁到谁家能叫人放心,没的叫人轻看了去,倒不如养在家里一辈子做老姑娘安心。”

    “爷爷。”严宛秀头垂的更低了些,满脸的愧色。

    李鸾儿瞧瞧这个,再瞧瞧那个,看这气氛如此尴尬不得不笑着上前拉过严宛秀:“来,叫嫂子瞧瞧你脸上如何了?你哥哥也是太狠心了些,便是要打你也不知道轻些,他们大男人手劲大,可别打出个好歹来。”

    间,李鸾儿又瞧了严老将军一眼:“爷爷也是的,孙媳知道您是最疼小辈的,您啊舍不得早早的叫宛秀嫁出去,便说出这等话来,没的也叫人笑话。”

    她一行说一行拉林氏和严宛秀在一旁寻了座位坐下,她这一说一笑间将气氛缓和了过来,林氏看李鸾儿时也带了几分感激之意。

    等坐定了,严老将军这才脸上带了几分笑模样:“宛秀,你今儿给爷爷透个痛快话,也别说什么女儿家家的羞臊,这是事关你终身的大事,你必得仔细的想清楚,也别藏着掖着,有什么说什么,一家人谁敢笑话你。”

    “爷爷请讲。”严宛秀被严承悦连打带骂教训了一通,这时候倒真是坚强了起来,端坐在椅子上一副大气的模样,倒叫李鸾儿对她高看了一眼。

    李鸾儿想着自家这小泵子怕不只是性子温柔和善明辩是非,骨子里应该也带着将门女子的刚强果敢,不然,怎的前一刻还哭哭啼啼的要死不活,不过被了几句便想开了,且能迅速端正自己的态度,调整好状态,着实的不容易啊。

    “这周家的婚事你是怎么想的?”严老爷子认真的看着严宛秀:“想来你也知道了,刚才在门口大骂你的那人便是周家小子招来的,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嫁指不定如何呢。”

    严宛秀咬了咬牙:“爷爷,我想退亲。”

    “说说你是如何想的?”严老将军虽然偏心严承悦些,可对于别的孙子孙女也是真心疼爱的。对严宛秀这个长孙女自然更偏疼些了,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性子最是刚正豁达,不会因着名声利益什么的就出卖自家孩子的终身,他现在倒是完全替严宛秀着想的,且他活到如今这把年纪,该瞧的事情也都瞧了,难免就开通很多,并不因碍着规矩而强行替孙女做主,反倒是想听听严宛秀自己的主意。

    严宛秀想了一时方道:“我出生在严家。自小便见不管是爷爷还是父亲或者两位叔叔都是一夫一妻恩爱不移。咱们家从来没有什么小妾通房之类的存在,便是母亲或者婶娘她们做了错事,咱们严家男儿也没有因此嫌弃,反倒耐心劝导。且对妻子很是维护。我便想着将来的婚姻也能像咱们家人这样美满。后来却想着这世上又有几家如咱们家这般的,我也便不再夺得望什么一夫一妻的,只想着将来的夫婿与我正妻的体面。给我足够的敬重便知足了,可如今周家弄出来的这些事也叫我瞧明白了,怕我若嫁到周家,连嫡妻最该有的敬重都得不到,即是如此,这婚事不谈也罢,只是叫爷爷为难了。”

    严宛秀想开了,也不再哭泣,而是大着胆子认真的将自己的心事摊开来给严老将军瞧,她虽缓慢,可却极清晰,话音也重,敲在人心上,不由的对她又多了几分怜爱之意。

    “难为你了。”严老将军点了点头:“你也莫说叫我为难的话,谁叫我是你爷爷,你是我孙女,我若不向着你还能向着哪个去,即是知道了你的想法,这事爷爷与你办了。”

    严宛秀这才又笑了起来,李鸾儿见严老将军不再,赶紧朝严承悦递个眼色,严承悦会意,看向严宛秀:“宛秀,那位义忠侯世子你是如何想的?义忠侯家也托人与太太说过提亲的事,你若是愿意,便……”

    哪知道严宛秀一听立时脸上变了颜色:“兄长休提了,周家我都不嫁,更何况义忠侯府那等混乱之家,我虽不太出门,可义忠侯府的事情也知道一二,那家有多杂乱我也清楚,我可不想去义忠侯府受罪,也不想牵连家中。”

    严老将军听的难得的笑了:“到底是我严家女儿,就是深明大义。”

    李鸾儿和严承悦一听严宛秀对义忠侯世子并没有什么多的关心,且拒绝的这样严正,立时松了口气,说起来,他们也不想和义忠侯府有什么瓜葛。

    “成,你的心事爷爷知道了,这事啊,爷爷与你办去,定给你办的漂漂亮亮,以后爷爷也擦亮眼睛,再与你寻一个好人家。”严老将军笑着摆了摆手:“你且回去好好歇着,叫人拿药膏子把脸上好好抹抹,大姑娘家家的别真损了颜面。”

    林氏坐在这屋里身上一直如针扎一般,可为了宛秀她也得忍着,现在终于老将军放人了,她也赶紧站起来拉了宛秀笑道:“我带宛秀回屋,不瞧着她抹了药膏子我心里不安。”

    严老将军摆手放人。

    等林氏和严宛秀走后,严老将军这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宛秀虽也是个好的,可却不及你们姑奶奶半点啊。”

    李鸾儿听得此言倒是对严家那去了的姑奶奶好奇起来。

    等严老将军又和严承悦说了好些话,两人告辞回屋之后,李鸾儿这才问起严家姑奶奶的事情。

    严承悦听她询问,便耐心与她分说,却原来,严老将军那一辈还有一位,说起这位姑奶奶来,倒也算是个传奇人物。

    严家本就是将门之家,这位姑奶奶自小也是最爱挥刀舞棍的,也算是个不爱红妆爱武装的人物,她长的好,且性子爽朗大方,当时在京城也是有名的闺秀。

    只是这位姑奶奶自小定了亲的,定的夫婿出身书香门第,是个清贵之人,严姑奶奶嫁之后本来到也夫妻恩爱,后来严姑奶奶老是生不出孩子来,那位姑爷便有些急了,开始一个个往家里抬侍妾,严姑奶奶倒也想得开,将夫妻之情丢在一边冷眼旁观。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姑爷命中注定了的,虽然抬了好几个通房妾室,可也一直没有儿女,到最后,还是严姑奶奶生下嫡长子来,后边那些姨娘才又生了一儿一女。

    到了此时,那位姑爷对严姑奶奶已经冷了心,正巧生下庶子的姨娘又是个最爱装的,柔柔弱弱娇娇怯怯,愣是将严姑奶奶比的跟个母老虎似的,竟得了姑爷满心的宠爱,后来还大有宠妾灭妻之兆。

    严姑奶奶是个最开通不过的性子,本也没指望什么夫妻恩爱到白头,现如今瞧见自家夫婿这样,冷笑两声便开始算计起来。

    她先是拿捏住了那个庶子,又使劲搓磨那个姨娘,生生的将一个美人搞的跟个老妇似的,姑爷心中不爽与严姑奶奶理论,可严姑奶奶出身将门,虽是女儿身,可也不至于叫一个文人拿捏住,一通好打,将姑爷彻底的压服。

    自此之后她便按压住爱中的姨娘们,又将自己夫婿教训的服服帖帖,且专心教导儿子,等到她儿子成年时,眼瞧着那位姑爷因对她心中有怨,竟将怨气发泄到孩子头上,说什么都不与孩子的前途着想,严姑奶奶也干脆,你当爹的不管我当娘的不能不管,正巧那时候外敌出侵,严姑奶奶从内宅出来跨上战马拿起战刀出征杀敌去了。

    她在边关一去三年,回来之时满身是伤,可也立了天大的功劳,凭着她这份功劳,为儿子铺平了青云之路。(未完待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古代穿越日常最新章节 | 古代穿越日常全文阅读 | 古代穿越日常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