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一品天师 > 第三十三章

一品天师 第三十三章

作者 : 寄秋
    帝星落了。

    新帝星升起。

    天上的文曲星大放光明,一颗小埃星在文曲星旁边同样光芒大放,照亮整个星空。

    三日后,皇宫内传出丧钟响,四皇子遵先帝之意登上大位。

    皇宫上方的乌云散去,一片阳光普照,少了水神玄冥的庇护以及兽王的领导,魔兽们一夜净空,不知去向。

    皇位已定,大皇子和三皇子也打不起来,就像被人摆了一道,雷声大,雨点小,本打算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接过却是虎头蛇尾的被打发到荒凉封地,做个翻不起风浪的闲散王爷,与国君无缘。

    那一夜,青崖道长羽化登仙了,留下发着金光的不灭肉身,向来一肚子古怪思想的曲款儿直接叫人涂上金漆,将他往大厅的供桌上摆,身前一金炉,炉上三炷香,当金身菩萨拜。

    有不少人为了拜他不远千里而来,渐渐成了庙宇,妖魔渐少,佛道生,普罗信徒香火旺,又称笑笑仙。

    “你又要去哪里胡闹了?”一名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拿着一本佛经,她不是为了参透,而是拿来打人,书册一卷很顺手。

    “什么胡闹,你少向爹告状,别仗着爹比较疼你就欺负弱小,我要学娘去斩妖除魔,杀尽所有害人的恶鬼,跟娘一样当一品天师。”多威风呀!娘往祭天台一站,连皇上都要双膝跪地,大呼“天佑大寒,永康万世”。

    小男童手中的桃木剑挥来挥去,很是得意地又蹦又跳。

    “你是弱小?!”小泵娘很不以为然。

    小男童相当不服气地裂开掉了门牙的嘴,示威的道:“和你比起来我当然是弱小,你一次能吃三桶饭,把门口三百斤重的石狮拿在手上扔来扔去,我最多只能吃三碗饭,玩玩变胖的麦子,我发誓从来没看过比猪还肥的银貂。”

    麦子不是胖,而是长大了,也没像小男童所说的和猪同等分量,牠也不知道怎么修的,体形越修越大,完全超出貂的大小,一度误会牠是狐狸或狗,现在幻化为人身约十二岁左右。

    “你发的誓太多了,不灵验,下次记得滴血咒誓,一成立就做不了假。”他把“我发誓”当成口头禅了,没见过比他更笨的蠢人,这个臭小表怎么会是她弟弟?

    一定是娘抱错了,被别人家偷换。

    “哇!你是我姐姐吗?怎么这么恶毒,针扎在手指头很痛耶!我发誓你一定是偷抱来的,才会跟我一点也不像……嗷呜!你为什么又打人,我会痛啦!”姐姐是怪力女,以后肯定嫁不出去,他要赚好多好多银子才养得了她。唉!

    两人想法相同,心灵相通,因为他们是孪生姐弟,出生相差不到一刻,两张可爱到有谋杀叔叔伯伯、姐儿大娘嫌疑的粉嫩脸蛋如出一辙的相似,美得让人想偷走。

    不过这两只小的太有主见了,知道自己不是“独一无二”后,开始有些小排斥,可以在穿着、打扮上有非常不同的区别,一个绝不穿红衣,一个看到水蓝、天青就生厌。

    偏偏讨厌红衣的是姐姐,不喜蓝色系的是弟弟,两个人却都偏好粉紫、浅黄、胭脂绿,常常撞色,气得常互称对方是小偷,偷了他(她)的衣服。

    值得一提的是,两姐弟今年四岁,外观上看来分不太出是姑娘和公子,偏偏他们有个想法“独特”的娘,老让两人穿她改制的衣衫,不站起来走路几乎是一模一样。

    花色相同,上衫相同,编着小兔的腰带也相同,只不过分左右,连小鞋子也是同款同色,除了下身的小裤和花裙。

    一个恶趣味把儿子、女儿整得快疯了。

    “我是在帮你练铁头功,要感激姐姐你知不知道,不是每个姐姐都像我这般爱护弟弟,你看明月堂姐多坏,用砖头打破她弟弟的头,差点把他打死了,还说打死一个是一个,少个人抢她的嫁妆。”

    多可怕,多凶悍,多没用,要是她一次就解决了,不会没打死反而自个儿遭殃,被送到什么家什么庙的做姑子,从此只能吃菜不能吃肉,太恐怖。

    宫府的七小姐宫明月“恶名”在外,二十几岁了还没人敢来提亲,因为她把她将来的嫁妆看得很重,谁碰一下都不行。

    而她爹近年来很宠爱一个叫如玉的姨娘,爱屋及乌地对她所生的十少爷也疼爱有加,如玉姨娘有私心,怂恿丈夫先过一些私产给小儿,其中就有宫七小姐的陪嫁庄子,她一怒之下随手捉起一物就往下砸,好死不死是一块红砖,十少爷当场头破血流。

    至于那块红砖为何会出现在她伸手可取的地方,目前是一桩悬案,不过根据她的自白是有鬼。

    “姐姐放心,你这么会吃,我绝对不会贪你的嫁妆,娘说我看谁跟我有仇就把你嫁给那人,让你吃垮他替我报仇。”反正是害被人又不是害他,还可以替府里省粮。

    娘和姐姐真的很会吃,他爹买下千顷土地都种上粮食,以防灾年会饿死她们两个。

    “……我不是祸害。”娘太坏了,她要找爹投诉。

    “我们没说你是祸害,娘只说嫁祸,嫁祸别人是耍阴谋的意思,娘说爹是一肚子坏水的千年妖孽,阴险又狡猾。”他要像娘,不要像爹,爹看人的眼神很阴森。其实他想说的是阴沉,因为他常和老子抢娘子,被记恨了。

    小泵娘气得跺脚。“我要跟爹说你要跟小师叔偷跑出去猎妖兽,让爹打断你的腿,让你爬着去。”

    “嘿!说好不告状的,你怎么又反悔了。”不仗义。

    “你哪只耳朵听见我同意了?”小泵娘很骄傲地抬起下巴。

    “你……娘说得没错,你跟爹学坏了,一个大阴险,一个小阴险,我们家变成奸臣世家了。”

    会奸一辈子。

    “哼!臭弟弟。”

    小泵娘气呼呼地踩了弟弟一脚,扭头就走,弟弟怕姐姐真的去告状,揉揉被踩的脚,一拐一拐地追上去。

    望着两姐弟离去的小小身影,三人抱的大树后走出一个笑不可遏的娇媚女子,长发如丝眼儿媚,朱红小口丹凤眼,肤白似雪,美得宛若天上的桃花仙。

    在她身后是一脸无奈的俊雅男子,出尘飘逸,明润的眼神中含着柔意,浅笑盯着妻子的一颦一笑,不愿放过她的每一分风情。

    “你还笑,儿子都被你教歪了,每一句不脱似是而非的歪理,他太崇拜你了。”长歪的小树要调正有点难度。

    “崇拜我不好吗?我可是皇上龙口亲封的一品天师,降妖除魔我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她是大寒第一人。

    宫仲秋笑拧妻子张狂的瑶鼻。“瞧你得意的,堂堂的宰相夫人不去吟诗赏月,却偏好和腥臭的兽打交道,你昨儿夜里还想偷溜出去猎兽对吧?儿子就是被你带坏的。”

    “奇津山来了一头大家伙,是千年妖兽,好久没吃妖兽肉了,有点馋……”宫夫人曲款儿撒着娇,用柔情攻势。

    “不行。”他一口否决。

    “是肚子这块肉要吃。”她无赖等级提升,指着微微隆起的小肮。

    “是他更不行,你忘了生芙蓉和毅为时的危险吗?就因为你吃太多肉了猜导致难产,差点一尸三命。”当时把他吓得三魂七魄飞了一半,要是她活不成了他也跟着去,一家四口做伴。

    “相公……”曲款儿媚眼一抛,使出女子绝招。

    但是她错估了局势,一遇到妻子就招架无力的宫仲秋直接将她拦腰抱起,走回两人的小爱屋。

    “憋久了对身体有害,既然娘子有意,为夫怎好让你失望,花夜良宵好偎郎,半枕同相依。”

    哪来的花夜,哪来的良宵,明明是大白天好不好。

    最后被吃干抹净的曲款儿累得连手都抬不起,昏昏欲睡地想着她有被阴了,腹黑男真是太阴险,专干这种不道德的事,妖孽果然是妖孽。

    只是那头千年妖兽……真想念将牠烤熟的滋味。

    决定了,明天带儿子去打猎,母子俩一展威风,将巨兽带回府里炫耀。

    还有,她该广收徒弟了,开山立派,以“十风”为名自成一派,一代宗师名声扬,到时看谁还敢对她说不!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品天师最新章节 | 一品天师全文阅读 | 一品天师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