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血噬诸界 > 第一章 重回少年时

血噬诸界 第一章 重回少年时

作者 : 骑驴找驴
    “头好痛,这是哪里?”屠戮天右手扶头,左手支撑着身体,立起身来,四处打望。

    灰蒙蒙的天空,飘着细碎的雪花,远处的群山,白雪皑皑,四处一片寂静,但偶尔从远方传来一声兽吼,又引起数声野兽的回应。

    屠戮天呆呆着打量着自身,瘦弱的身体,身穿一件褴褛不堪的兽皮袍子,酱紫色的手上冻疮遍布,红肿不堪,手掌一握,一股胀痛,直入心底,屠戮天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一根自制的铁头标枪,被屠戮天压在身下,一只已经死亡的雪兔套在兽套之上。

    看着熟悉的场景,屠戮天被震惊的一动不动,“我怎么回到十二岁的时候了。我不是正在昆仑仙府遗迹和一头妖兽搏斗吗?”

    一阵剧痛从头部传来,屠戮天不由得呻吟几声,脑海中一段一段的零散记忆片段,一一的浮现,各种画面纷至沓来,屠戮天感到大脑一阵胀痛和眩晕,“噗通”一声,屠戮天坐在雪地之上,两手按在冰冷的积雪上,一股彻骨的寒意,顺手而上,在寒意的刺激下,屠戮天的大脑慢慢的清醒过来。

    完全清醒过来的屠戮天,在接受了不同的记忆片段后,了解了前世今生的一些事情。

    前世自己去昆仑仙府遗迹游逛寻找机缘的时候,碰到了一头金婴期的妖兽,再和妖兽搏斗的时候,躲闪不及,身体受到妖兽的重击,自己强忍重伤,捏碎了保命的传送符,传送出和妖兽搏斗的区域后,自己胸前挂着的,祖传不明用途的珠子,突然的吸噬自己受伤而出的鲜血,吸噬完体外的鲜血,又吸噬体内的精血,随着精血的流失,自己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回到了自己十二岁。

    十二岁的自己,今天出去狩猎,看到自己头一天下的兽套,套上了一只肥硕的雪兔,而雪兔还没有死亡,正在垂死的挣扎,十二岁的自己上去击打雪兔的时候,被雪兔一个蹬踹,击在额部,使虚弱的自己晕了过去,再醒来,一百五十岁的记忆来到了十二岁的自己脑海里。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百五十岁的记忆来到十二岁的脑海中?屠戮天想的是头脑发胀,也没想出个了然。既然想不出什么原因,干脆也不想了,先顾眼前吧!屠戮天自忖着。

    低头看向胸前,“咦”,脖子挂的那个不知名,也不知道用途的珠子没有了,只剩下挂珠子的细绳还套在脖子上。

    屠戮天对这个祖传的珠子,很是疑惑。父亲死的时候,郑重的交代过自己,这个珠子任何时候,都不要亮于人前,否则会有大祸。

    这个祖传珠子,屠戮天在没人的时候,翻来覆去看过多少回,也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就像是一个普通的灰色石珠。

    但对于灰色石珠吸收自己的精血,屠戮天是心有余悸。

    “没有就没有了,这石珠太邪门,留在身边,自己还的担惊受怕。”屠戮天自忖着。

    自己回到了十二岁,不知道原来的世界会不会有所改变,她在失去了自己,将是如何痛苦,又是如何的度过漫长的生命,屠戮天的心里阵阵的隐痛。

    突然间,屠戮天想起,自己的记忆灵魂回到了十二岁,那她现在应该还在地球上,还在埃及那个人类居住地,自己还有机会见到她,虽然她现在不过才十一岁。

    屠戮天心中忐忑不安,即渴望看到她,又怕她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以后的发展,她还会和前世那样,和自己结成道侣吗?能够和前世一样和自己相亲相爱吗?自己起码在这三年中,是不可能去埃及人类居住地去寻找她,种种的疑问和心痛缠绕着屠戮天,让屠戮天无可适从,很是苦恼。

    唉!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还是多想想今后的形势吧!

    在过三年,就是那些修真界的门派来地球的时候了。

    想到这个事情,屠戮天的心里一阵的发冷。

    前世屠戮天在无意中得知,地球不明原因的核战,是修真界中那些门派策划的。

    那些修真门派,为了找出适合修真有灵根的弟子,引爆地球上的核武器,造成地球上九成九的人类受到核辐射死亡,只有那些有灵根的人类,才不受核辐射的影响,反而受到核辐射,会激发灵根觉醒,出现各种天赋异能。

    修真门派把灵根觉醒的人类劫掠回门派传授功法,修炼有成后,则派往和修魔者的战场进行厮杀。

    屠戮天无意之中,也只了解到这些,更具体的无从得知。

    屠戮天是恨意滔天,为了找出有灵根的弟子,竟然造成地球九成九的族人死亡,包括自己的父母亲人和朋友。此仇不报,枉为人子。但一阵阵的无力,又使屠戮天感到茫然。

    自己拿什么阻止以后的发展,怎么解救被修真门派劫掠走的地球族人,现在的地球族人,存活的不过是区区十数万,灵根觉醒的不过是数千,就这数千,三年后将被修真门派,如分猪羊一般,按照门派的大小,分配下去,被修真门派带回地球外的门派之中,培养成为杀戮机器和炮灰。

    屠戮天陷入深深的忧虑和苦恼之中。

    现在的地球上,各个种族劫后存活的人类只有十数万,为了应付受到核辐射变异的野兽,聚集成了八个人类居住地。种族歧视···的问题,随着核战,早已不复存在了,大家聚集在一起,为了生存和生活,人类的延续,同心合力,爱护每一个活着的族人。

    扛起雪兔拿起标枪,屠戮天朝着人类居住地疾步跑去,一百多年了,没有再看到地球族人,屠戮天是极其的想念。

    “嗨,小天,你跑什么,后面也没有野兽的追赶。”一个高大健壮黑色皮肤的青年看到屠戮天急冲冲的奔跑,朝屠戮天急忙的迎了过来。

    是拉姆大哥,屠戮天一眼就认出了,“拉姆大哥。”屠戮天扔下手中的标枪和肩膀上雪兔,上前紧紧的抱住拉姆。

    “小天,你这是怎么啦!”拉姆是莫名其妙,感到屠戮天紧紧的抱住自己,身体还微微着颤抖,很是奇怪。

    “哦,没什么,只是看到拉姆大哥,我很高兴。”屠戮天忍着心中的激动,和拉姆说着。

    “你小子,不就半天没有看到我吗!至于这么激动吗?我们天天都在一起。”拉姆奇怪的问着屠戮天。

    “没什么啦!好了,我套到一个雪兔,够肥吧!走,回去炖上,把王婶和玉儿叫上一起吃。”屠戮天把话题转移和拉姆说着。

    拉姆弯身拾起标枪和雪兔,把雪兔在手里掂量了一下,“嗯,这个雪兔够肥,的有十五斤了,你小子行啊!套到这么大一个雪兔。”

    屠戮天嘿嘿一笑,和拉姆一起朝居住地走去,一路上,碰见居住地的人类,大家都是很亲切的互相打着招呼。

    屠戮天很是感慨,在修真界中,所看到的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再看到地球族人间的亲切关怀,嘘寒问暖,心里很是亲切。

    绝对不能再让我的族人沦为猪羊,成为炮灰,既然老天让我回到十二岁,我必须要改变这一切,仙阻杀仙,神阻嗜神,谁也不行。屠戮天默默着跟着拉姆走着,手掌握成拳头紧紧的攥着,心中暗暗的发下誓言。

    “小天,你回来啦!你这孩子,早上怎么自己就出去狩猎去了,你才十二岁,要打猎,也要和大人一起去,你太小,碰到危险可怎么办。”

    听着王婶的轻轻责怪,屠戮天只觉得一股亲切的暖流在心间弥漫,王婶是发自心底的关心自己。

    “嗯,王婶,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一个人出去狩猎了,再出去,就和拉姆大哥他们一起出去,不让王婶担心了。”屠戮天发自内心的和王婶道着谦。

    王婶在屠戮天六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以后,和对待自家的孩子一样的接到家里照料着屠戮天,把屠戮天养大。屠戮天看到家里过的很是艰辛,才偷偷的出去下兽套,希望套着野兽,给家里减轻点负担。

    “王婶子,看,是小天套的雪兔,足有十五斤了,咱们的小天长大了,是一个小男子汉了,能打猎了。”拉姆举着手中的雪兔和王婶说笑着。

    拉姆是个黑人,是核战前在中国留学的外国留学生,核战后侥幸的存活下来,和中国核战后的幸存者生活在一起,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憨厚淳朴的非洲人,把拉姆当做一家人看待。

    “拉姆,你也是的,以后你把小天看好了,不许他自己单独出去打猎,小天太小,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好。”听着王婶喋喋不休的责怪着拉姆,拉姆摸着脑袋憨笑着,也不出声。

    “王婶,不要怪拉姆大哥,是小天不好,偷偷的出去下兽套,让大家为小天担心了,是小天错了。”看到王婶责怪拉姆,屠戮天赶紧的接过话头,自责着自己。

    “好了,好了,我不说你们了,以后小天在也不许有下一次了,拉姆你去把雪兔收拾一下,一会我来做饭。”看着王婶总算是住口了,屠戮天赶紧拉着拉姆大哥去收拾雪兔。

    哎,这个孩子,真是的。王婶嘴里嘟囔了一句,回身走进屋里,捅着炉灶的火,洗涮着做饭的家把什。

    屠戮天所在的人类居住地,是中国境内三个人类居住地最大的一个,也是最靠南边的一个,人口有八千多人,屠戮天清楚的记得,在这个人类居住地,那些修真门派找出五百多个身具灵根的人,被四个修真门派给瓜分了,带回了地球外的门派之中,除了和屠戮天在一个门派之中的四十几个族人,在也没有看到再别的门派的族人。

    就是和屠戮天在一个门派当中的族人,在一百多年和修魔者的杀戮中,不过才剩下六人,屠戮天也是在一次的拼杀中,立了个小宝,被门派奖励休息一个月,才去昆仑仙府遗迹一游,希望碰到点机缘,提高战斗力,增加以后战斗的生存率。

    诸位看官,阅完本文,如果还看的下去,望收藏、推荐一下,以支持本人更有力的写作更新,谢谢诸位。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血噬诸界最新章节 | 血噬诸界全文阅读 | 血噬诸界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