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黯销魂 > 第十九章

黯销魂 第十九章

作者 : 陈毓华
    “你为什么没有坐上那把椅子?”回程,凤鸣抓起缰绳打算自己赶马车,霜不晓觉得新奇,硬要凑上一脚。

    那二楞子呢?

    两人相视一笑。

    把他赶进车内去了。

    他知道她指的是龙椅。

    “那位置虚幻又锋利,若我把别人拉下来,会有更多的人想把我再拉下来,我不如要他一半江山,当我的闲散亲王,当皇帝有什么好的,睡得比狗晚,起得比公鸡早,就算吃再多山珍海味、穿多少华美衣服,也掩不了这事实。”

    江山多娇,却不一定非要把自己关在那个四方城里面掌权,天地这么辽阔,做个闲散王爷的确比当皇帝要快乐多了,这是他经历了许许多多风雨后才终于明白的道理。

    “那你找到有能力坐上那个位置的人了?”她记得凤鸣说过,他上面只有一个哥哥,如今身陷牢狱,他又不想要那把龙椅,那么这时的排云国是谁在当家?

    “邵王,我皇叔。”

    “哦。”

    “我父皇与这位皇叔是兄弟中感情最好的两人,当年也是这位皇叔拥戴我父皇,我父皇才有办法坐上皇位,这次,我回来勤王,与他里应外合,才举事成功,这位置由他来坐,再适合不过了。”

    “那就好。”有人坐上那个位置,肯好好治理国家,不论是谁,她都没意见。

    这段时间她也看得出来,排云国政泊清明,人民安定,可见这位皇叔是真心在为百姓做事。

    秋色已深。

    冬季将至,夏天的衣服已穿不着,可以洗净晒干好收起来了。

    连带的,换地席、换门窗纸,秋收的晒菜该放进瓮坛里去,果酒也得收,瓶瓶罐罐,买煤购炭的事情也不能忘,指挥着丫发和长工在菜窖和地窖中穿梭来去,虽然不是粗重的活,却也是要人命的劳累。

    这让她想起锦红。

    要是那个能干的大宫女还在,她就不用事必躬亲,什么都要自己来了,不过,也许她可以考虑在庄子里找个可靠的人,这样总比凡事自己来要省事多了。

    劈咱拨着算盘,桌上放的全是这一句从各地送来的帐册,庄上收成盘点,一落一落,还真可观。

    这些本来不关她的事。

    为了泊水,凤鸣把自己弄得像陀嫘,又苦又累停不下来,把庄子的事情拿去问他,他也总是笑笑的说搁下就好,他会看。

    可看他天天掌灯到四更,她又不舍,只好自告奋勇的揽下来了。

    不过就一个庄头能有多少事?

    真的接手,她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她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凤鸣的名下不只有这一个庄子,他可是名副其实的亲王,名下产业,光名字叠起来就能压垮一个人了。

    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很好,她也忙成一颗陀螺了。

    几个月过去,事事皆上了轨道,但她还没拿起书本,过上两天悠闲日子,这日,二楞子就一脸戒慎的跑来说:“有客人来了。”

    凤家庄一向沉寂,少有客人上门。

    “什么人?禀过二爷了吗?”

    “二爷还没回来,来的是个……”二楞子搔了搔头,“夫人去看就知道了。”

    “嗯,我去看看。”显然二楞子知道来客是谁,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对她说。

    到了小花厅院门口,就隐隐听到一个女子的笑声,亮而清脆。

    “二爷这里还是一样安静,果然离家出走到这里来是最好的选择。”她声音一顿,“终于有人来了,是夫人吗?我真想见见!”

    门“吱呀”的一声开了,一个女子站在厅里,朝着霜不晓微微笑。

    那女子穿着白衣,肌肤是密的颜色,两眼亮如子夜星辰。

    霜不晓和她目光相对,还以微微的笑。

    方才与那女子说话的竟是发叔。

    “夫人,这是墨姑娘,是……二爷的未婚妻。”

    未婚妻啊,霜不晓脸上淡淡的,心里也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是可以清楚知道的,是不太舒服。

    “墨姑娘。”

    “夫人。”她对霜不晓那脸轻轻掠过一眼,然后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知道姑娘几时来的,没有出门迎着,太失礼了。二爷这会儿不在庄上,可能要请姑娘等等了。”

    “不要紧不要紧,这里我熟得很,去年我和疏勒哥哥就来住了大半年,你不用招呼我,反正发叔会替我管饭,我这人最好相处了,只要有好菜好饭,什么都不挑剔的。”

    霜不晓心里一动,这墨姑娘是北边部族的穿着打扮,讲话没有女孩子的扭捏撒娇,“既然是二爷的熟人,我让人去替姑娘整理一间客房出来。”

    “夫人别忙,我住借了兰院,行李也都在那里了。”

    “那墨姑娘想吃什么,我去吩咐厨房,为你做几样新鲜的。”

    她拍了下手说,“我哥从始国回来后,老是吹嘘那边的菜肴有多精致,厨子都烧得一手好菜,不像我们部落里就只有乳猎、羔羊、酸乳这么些东西。”

    “这不难,晚上我让厨子做些拿手菜,请姑娘品尝。发叔,墨姑娘就请您招呼了,我去去就来。”

    霜不晓加快脚步走了出去。

    未婚妻……原来,凤鸣喜欢这么明亮爽飒的姑娘。

    她想了半天,想得入神了,就这么呆站在院子里。

    其实这又育什么好想的呢,像凤鸣那样的男人,身边没有几个红粉知已才奇怪,他不是和尚,也不是太监,这些年,又怎么可能独然一身?

    这样想着,心却隐隐泛着一股酸涩。

    怎么,她又开始患得患失了吗?

    不是说好要把自己的心守着,守得严严实实的?怎么一个风吹草动,心里的笃定又不翼而飞了。

    “这里有什么好看的?看这么久,眼皮眨也没眨呢?”

    是错觉吗?她好像听到凤鸣的声音。

    可这时候,他不是该在河堤边上?

    “夫人。”

    是苍古见的大嗓门。

    “苍将军。”

    凤鸣悠然来到她跟前,手伸到她额前,替她遮阳。

    “秋末的阳光虽然不咬人,不过这样看久了也伤眼睛的。”

    “你不是在忙?”

    “我想回来陪你。”

    她一脸不信。

    “你回来的凑巧,是因为有客人。”

    “别一脸不信,泊水又不是一两天的活,就要过冬了,庄子里的事那么多,我怕你一个人忙不过来,我是真心实意回来帮你做事的。”看来他的信用恢复的不太好,也是,一朝破产,怎么急得来?

    “你有客人,说是你的未婚妻。”

    凤鸣怔了下,目光和她相对。

    他终于知道事情不对在哪里了。

    “古见,她要找的人是你,黑锅不要给我背。”

    “二爷,可不可以不要?”苍古见圆滚滚的脸居然出现皱折,一副想逃又不敢的样子。

    “人家说有钱没钱,娶个老婆好过年,她都追到这来了,当初结盟联姻的事情也是你答应的,你是男子汉就负起责任来!”

    “我要早知道疏勒他们那部落的女子都这么开放,打死我我也不去谈这个。”

    “谈也谈过了,仗也打完了,利用了人家就别赖帐!”

    “二爷,你说得好像自己一点责任都没有!”他牺牲太大了。

    “我是有妻子的人,你不想害我后院失火、家庭不宁吧?”

    苍古见气得踢了一脚泥土,迳自去了。

    霜不晓没见过这么孜子气的苍大将军,有些看傻了眼。

    “我去换件衣服。”挡住视线,把霜不晓的注意力拉回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把人往内院带。

    “我有点不明白。”

    “唔?”

    “墨姑娘不是你的未婚妻?怎么,她喜欢的人不是你?”

    “用我的名义借兵,替死鬼当然是我,幸好墨姑娘慧眼识英雄,看上的不是我。”老天助他,幸好他回来的早,要是晚上一步,后院不只要失火,他恐怕跳进河水都洗不干净了。

    “哦。”

    “不晓。”

    “嗯?”

    “要入冬了。”

    “是啊。”

    “入了冬,年就在眼前了。”

    “你直说吧,拐什么弯?”她失笑。

    这人讲话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了?应该是从她不再动不动带包袱离开,决定要住下来的时候吧……

    他说话柔声,像风吹过林梢,有燕在呢喃。

    “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共度一生、长相厮守的人,我想带你回去见父皇母妃,虽然他们没见过你,但是,我相信他们会很喜欢你的。”

    霜不晓有一瞬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表情呆滞、嘴巴微张,然后两眼发直。

    “可是……可是我……”

    “媳妇儿进门没给公婆磕过头,礼数只完成一半,还是你胆怯,怕到时候喊不出口?”

    “哪……哪是!”

    “那就说定了!”

    “说……定……了。”她简直变成学话的鹦鹉了。

    “然后,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霜不晓满脸泪痕。

    凤鸣叹息,满心怜惜。

    “哭什么呢?”

    “我高兴过头了。”

    抹去她的泪,温柔细心。

    “高兴也不许哭。”

    “哪有人这样……”

    “要不我换个法子。”他用唇吻去了她的残泪,积压到要爆掉的情|欲扑天盖地朝她卷了过去……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黯销魂最新章节 | 黯销魂全文阅读 | 黯销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