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太轻狂 > 第九章

爱太轻狂 第九章

作者 : 季荭
    宴会尚未结束,韩柏毅在十点钟就离开了。

    他赶回酒店打电话,迫不及待地要告诉萧净柔,他会提前在明天中午回B市去。他打了他房间的专用电话却没人接听。

    她没睡他房里,又回客房去睡了?韩柏毅不悦地皱着眉,又拨了客厅的电话,这个电话连接着客房,也就是萧净柔和女儿睡的那间房间。

    响了几声之后,彼端传来萧净柔略带鼻音的嗄哑声音——

    “柏毅,你等一下,我把电话转到客厅去。”

    女儿睡着了,她怕讲话声会吵醒她,所以转移阵地。

    “嗨——”再拿起话筒,她愉悦地和他打招呼,但声音还是嗄哑的很。

    “你怎么了?”奇怪,早上和她通电话时,她声音还好好的呀。

    “喉咙怪怪的,好像感冒了。”她小声地清清喉咙。

    “很难受吗?要不要我请家庭医生过去帮你看诊一下。”他关心地说。

    “都这么晚了,别麻烦人家了。”她认为不妥,摇头拒绝他的好意。“有事吗?!这么晚还打电话回来。”

    “失眠了,想听你的声音,便拿起电话拨给你。”他充满磁性的嗓音传达着浓浓的想念之情。

    “你呢?有像我想你一样想我吗?”他问她。

    “我才没有——”她甜蜜地笑着,口是心非。

    “不想我?!”在电话彼端的韩柏毅,微微动怒。“竟然不想我,等我回去之后,非得好好打你一顿不可。”他恐吓她。

    “欢迎之至,我等着你来‘教训’我。”她才不怕哩。

    “这可是你说的哦,你等着我,明天我一回B市,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绑在床上狠狠地‘教训’一顿。”他原本是要威吓她的,但开口之后,却似乎变得暧昧起来。

    “你明天回来?”这一听,萧净柔好高兴。

    “嗯,我为了能提早回去,可是拼了这条命不停地工作。”他故意说得十分委屈,以得到她的“怜惜”。

    “又没人逼你得这么拼命。”萧净柔感到好笑。

    是没人逼,但……“我都是为了你呀!”他不悦地咕哝。

    “我知道啦。韩先生,真是辛苦您了。”她安抚他。“等你回来我一定好好慰劳你。”

    慰劳……这太美妙了。韩柏毅喜不自禁地将一双浓眉挑得半天高。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我明天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地‘享用’你。”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她身边,因为他这会儿身体已经起了“化学”变化了。

    “你真是满脑子邪念,我说的慰劳是煮一顿大餐给你享用啦!”她笑着嗔斥他。

    “我才不要吃什么大餐,人家只想要你——”

    韩柏毅却撒起赖,像个孩子般。

    “哦!真要命!韩柏毅,你别再说下去——”

    他竟然在电话中就和她亲热起来,她红着脸,心加速跳动,就快要招架不了。“我要挂电话了,明天见。”

    “小柔,别急着挂,我还没把话说完——”另一端的韩柏毅急忙要阻止她,他打算把今晚和乐妮之间所发生的事告诉她的。但来不及了,电话已嘟嘟作响,她吓跑了!韩柏毅失笑地摇着头,他躺在床上抽着烟。

    看着袅袅烟雾,他想念着她,今晚又要失眠了

    *****

    早上醒来,萧净柔感觉喉咙更痛了,她整个人昏昏沉沉的。

    强打起精神,她送女儿到楼下等娃娃车,送韩小薇上学之后,她脸色不佳地回到了公寓。

    公寓大门旁的信箱已经塞满了好几份早报,这其中有英文日报、工商时报、联合报、中国时报、香港日报……好多份报纸。由于韩柏毅习惯在早餐前阅读报纸,久而久之,她也养成了同样习惯,一早就开始阅报。

    软绵无力地坐进沙发上,她摊开报纸随意阅读着。

    她向来对商业讯息不感兴趣,也一窍不通,所以她总是仅挑几个版面来看。

    翻了翻,摊开香港日报,没想到竟然看见关于韩柏毅的新闻。

    不——不只是文字报导而已,上头还有两张韩柏毅和前女友乐妮亲密拥抱的照片,一张在酒店里的回廊上,一张在宴会厅大门口。

    商场名人韩柏毅和名影星乐妮旧情复燃,昨晚两人亲密的一同出席宴会,会后还相约下榻同一家酒店里……

    大篇幅的报导,萧净柔只是看了这句,整个人就僵住了,没有勇气往下看。

    旧情复燃……韩柏毅和乐妮……

    萧净柔手上的报纸从指间滑落,时间仿佛回到了四年前在医院里那令人心碎的一幕,她从报纸上看见了他温柔面具下的谎言,她看见他俊朗笑容下的无情,她可以听见整颗心正在碎裂的声音——

    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她的身上已经没有被利用的筹码了……不,她还有小薇,他用以退为进的手段慢慢掳获她的感情,掳获她的信任,进而让她心甘情愿地交出小薇的监护权……

    他怎能这般无情——而她,怎这般愚笨痴傻……

    凄然的泪珠滚烫了苍白的颊,剧烈颤抖的双手,激动地掩着脸……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哀怨,伤心欲绝地哭泣着。

    她一直在哭泣,再也无力制止泪水,任泪珠淹没她,麻痹她这颗痛苦不堪的心。她的喉咙好痛,似有一把火在喉间烧,她全身软绵无力,她的心如刀在割,在淌血,

    电话在此时响起,萧净柔已无心无力去接这通电话,任铃声在哀怨的空气中响——

    哭了好久好久,电话也响了好久,铃声一直不死心地响着——

    她不会接这通电话,因为此刻的她脑海一片空白,整颗心痛得失去了知觉,整个人茫然。

    茫然地垂下双手,茫然地从沙发起身,茫然地走回了房间,茫然地拉开衣柜收拾着衣服。

    泪不停地流着,她茫然地任泪水奔流——

    *****

    砰的一声巨响打破了令人心慌的寂静,韩柏毅赶回公寓时,在大厅地板上看见了凌乱的报纸,没有半秒的停伫,他一脸惊慌地冲进房间里。

    进到房间,他看到了床上放着一只行李箱。里面已装满了衣服,萧净柔则蹲在衣柜前面,无声地哭泣着,她微屈着的肩膀因为伤心的哭泣而颤动着,那纤弱无助的背影令人心酸。

    韩柏毅一颗心揪得紧紧的,他心疼地冲到她的身边,跟着蹲下身,他心痛地握住她颤动的肩,将她缓缓移过身来面对他。

    “小柔——”他唤着她,那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惊慌狂乱。

    从在飞机上看见报纸之后,他一颗雀跃的心瞬间变得混乱担忧。这样的报导足以扼杀掉他和萧净柔这份好不容易才趋于稳定的感情。

    该死的乐妮,该死的——他会让她死一千遍。老天!他沉痛地闭上眼,在心中不断地祈求千万别让萧净柔看见这篇莫虚有的报导,此刻他恨不得马上冲回萧净柔的身边,他要向她解释这一切,他不能任这个不实的报导毁了他和萧净柔的感情。

    飞机终于降落中正机场,他终于赶回了B市,在计程车上,他心焦如焚地打了电话,但电话却一直没有人接听,他以为她离开他了,他无法承受她的再次离开。

    “小柔——”现在他看见了她,心中的焦急稍减了些,但看她如此伤心欲绝,他的心更痛了。

    他又唤她——

    是谁在唤她的名?萧净柔茫然地抬起泪眼婆娑的眸,苍白的容颜在看见他时,费力地露出一抹无力的笑。

    “不要碰我。”一如四年前,她无法再接受他的碰触。她无力地挥开他的手。

    “小柔,听我说话,我是赶回来向你解释的。”

    她的神情告诉他,她恨透了他。韩柏毅慌乱地把她拥进怀里,他好心痛。

    “我什么都不要听,把你的脏手拿开,放开我。”够了!第二次的伤害让她彻底地觉悟,她再也听不进他任何一句解释。

    “我不放手——除非你听我解释。”他几乎把她揉进身体里,如果这么做可以让她无法离开他,那么他会这么做的。

    “你去对你的旧情人乐妮说吧,她绝对乐意听你说话,但是我却一句都不屑。”极端愤怒地。她用尽全身的力气要摆脱他。“放开我,“让我走,我要离开你,离开你这个无情的男人,我不会再任你玩弄下去——”她挣动着,哭喊着,心碎了。

    “我不会放手,一辈子都不会放你走。”他更用力地抱着她,他的胸口和她紧紧相贴,他听见了她心碎的声音,他的心跟着狠狠地抽痛着。

    “放我走,我求你放了我,别再用你的无情来侮辱我、折磨我……我会成全你和乐妮,我会离开你远远的,让你再也伤害不了我……”泪水溃决,她哭湿了他的衣襟。喉咙似火在烧,她的嗓子已经哑了。

    韩柏毅沉痛地闭上眼,她的控诉字字句句凌迟他的心……

    “柔,说什么我都不会放你走,我现在若放了你,我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乐妮,然后再杀死自己。”他嗄哑地对她说——他绝不放手。

    他这么说了,她该听他解释的,但是她已经失去了和他争辩的力气,她的泪尚未止住,她的身体突然软绵,待韩柏毅惊慌地发现时,她已昏厥在他的怀里。

    “小柔——”一句几乎失去理性的吼声,消失在萧净柔最后一丝涣散的意识里。

    *****

    她得了重感冒,所以全身虚弱无力——

    她的精神受了严重的打击,无法承受这刺激,所以她昏迷不醒——

    当萧净柔悠悠地醒来时,已是昏迷一天一夜之后。

    费力地张开焦距涣散的眸,她花了好久的时间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她在医院里,周遭的白色让她清楚自己所处的地方。

    她醒了,没有人在她旁边陪伴——不见她的女儿韩小薇,韩柏毅也没出现在她的病房内。

    空荡荡的病房内,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茫然的感觉在她意识完全清醒后浮上心头,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她心里在思索着——她为何会躺在医院里。

    因为她的心裂开了一个大洞,血流不止,所以被送来医院急救?

    谁送她来医院的……想起韩柏毅,心被狠狠撕裂的感觉又袭了上来。

    门外传来的吵杂声阻断了她的哀怨,她闭上眼,试着挥去心痛的感觉,试着忘记韩柏毅所带给她的一切屈辱。“乐妮,跟我进来——”有人打开了病房门,那声音是韩柏毅的,他叫着他心爱女人的名字——乐妮。

    他带她来医院做什么?来取笑她的无知,来侮辱她吗?韩柏毅太狠了,他怎能如此待她?

    萧净柔双眼紧闭着,她没有勇气张开眼来面对韩柏毅和乐妮,她再也承受不了任何屈辱。

    “她还没醒来,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耗。”

    乐妮被韩柏毅粗暴地拖进病房内,她瞥了一眼还躺在病床上未清醒过来的萧净柔,心中十分不快转身就要走人。

    “你如果敢走出这里一步,我就让你好看。”

    韩柏毅愤怒的吼声在病房里响起,这生气的语气让萧净柔心一惊,眼睫微微一颤。“韩柏毅,你别欺人太甚!”不准她走?!乐妮火了。“我可告诉你,你没有任何权利强迫我来向那个女人道歉。”

    “你乱造谣生事,就得道歉。”韩柏毅比她更火一百倍。

    “说我造谣?!你有什么证据,那些狗仔记者爱乱写,我可没本事要他们不写,手长在他们的身上,他们乱报导,你该找他们算帐去,不干我的事。”乐妮理直气壮地反驳他的指控。

    “你没向记者撒谎,他们岂敢如此无凭无据地乱报导。”

    “我们那两张亲密拥抱的照片就是证据啊。”

    “该死的,当时是你自己厚颜无耻地偎近我,我马上推开了你——”说到此,他气极败坏,额上青筋浮现。

    “要怪就怪你倒霉,让记者拍下了照片。”乐妮还是一径地推诿。“韩柏毅,我现在没空和你在这里瞎耗,你要向你的女人解释误会,你该去香港找那位没有良心的记者——”说着,她风情万种地扭摆着腰肢,准备离开病房。

    韩粕毅突然冲到她的面前;用力抓住了她的手臂,使劲地扯回了她。

    “在你没向小柔解释清楚之前,你休想走出这里一步。”他冷凝着脸,厉声警告她。

    “我偏要离开这里。”乐妮挣动着被他紧扯住的手臂。

    韩柏毅眯细眼,目光凶狠,唇角逸出一声可怕的冷笑。“你敢走出病房一步,我就让你从此无法在演艺界立足,我不只会让你从此销声匿迹,还会让你身败名裂。”他冷笑地威胁她。看着他那令人起寒颤的笑,乐妮整个身子僵住了。

    她的气焰骤减,再也开不了口反抗他。

    “韩柏毅,你、你……手下留情,我……我会留下来向她解释的,这、这……报上所报导的那些绯闻全是我向记者编造的,我只是……我只是不甘心你不再爱我了……”乐妮极为害怕地对他说,低声下气地解释着。

    爱?!他从来就没有爱过乐妮……

    “我从来没有爱过你,四年前是如此,现在更是如此。四年前你假装自杀,未经我的同意对外造谣的时候,我就彻底地领悟到我对你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爱意,我的心全给了小柔,她才是我真心爱着的女人。”憋在心里头整整四年的话,这一刻完全开诚布公。他明白地对乐妮说,语气是激动又愤怒的。

    在听见这段话时,假寐的萧净柔震惊地张开了眸,一颗颗豆大泪珠滑下颊,她抑不住激动地叫着背对着她的韩柏毅。

    韩柏毅在听见她虚弱的叫唤声时,他倒抽了一口气,粗暴地甩开乐妮的手臂,他旋过身来,冲到病床边。

    “柔,是你在唤我吗?!你终于醒来了。”他神情激动地握住她柔弱无骨的一双小手。

    萧净柔释然而欣喜地对神情憔悴的韩柏毅笑了笑。一切误会冰释了,不再心痛。

    “柏毅,别为难她,让她走吧!”她以虚弱的力道回握他。

    “她还没向你解释,怎能放她走!”他像个血气方刚的少年,负气地对她说。

    “不必解释了,你们刚才所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也全都了解了。”她说。

    她都听见了……韩柏毅欣喜若狂。

    “那么……你肯原谅我了?肯留在我身边不离开了?你肯嫁给我了?”他说,得寸进尺地当场求起婚来。

    “你没做错事,不需要被原谅。至于结婚的事,再说吧!”在确定他的真心之后,她以为失去的幸福又再度环绕着她。

    再说?!

    “为什么?”韩柏毅大吼,他根本忘了僵在身后的乐妮,她正心惊胆战地望着他和萧净柔。“因为我决定接受你家人的建议——用一辈子的时间考验你。”

    一辈子?!“哦——不!”他挫败地大叫。“乐妮,罪魁祸首是你!”他突然转身,把一切责任推向乐妮。

    “这不关我的事呀!”乐妮吓死了,趁韩柏毅还没真正发火前,她夺门而出。

    在病房内——

    “柔,你别这么无情待我,我可不想一辈子当单身汉……”韩柏毅握着她的小手,向她祈求。

    “柏毅,我好累,别说话了好吗?”苍白的容颜漾着美丽诱人的笑意,她不理会他。

    韩柏毅挫败地垮下双肩,看着她一脸疲惫,他不忍心再叨扰她。

    “我爱你!你睡吧,我会一直留在这里陪你。至于婚事……等你恢复健康之后再来谈吧。”他弯身在她唇上印上深情的一吻。“我也爱你!”她也深情地回应他。

    她爱他,但谈到结婚嘛……再说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太轻狂最新章节 | 爱太轻狂全文阅读 | 爱太轻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