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太轻狂 > 第八章

爱太轻狂 第八章

作者 : 季荭
    如何能拒绝得了这个男人,从那天的宣告之后,韩柏毅每天差人送来一束昂贵的香水百合花束给她,并固定每天晚上给她和女儿一通电话,虽然她总是冷漠以对,把电话交给女儿韩小薇接听,但他还是每天都会打来。

    每个假日,不管是晴天,或是刮风下雨的坏天气,他都会不辞辛苦地南下T市,来到山上接她和韩小薇下山去玩,萧净柔总是找藉口不出门,他也不勉强,亲自送上一束香水百合后,便带着女儿出门去了。

    两个月来,他一直用如此的方式对她表达他的真心,随着日子一天走过一天,她强装冷漠的心开始逐渐瓦解了。

    又是一个晴朗的周末,昨晚在电话中,韩柏毅告诉女儿,他准备带她和妈咪上B市的木栅动物园看无尾熊和士林的海洋馆观赏天使鱼。

    韩小薇没到过B市,没去过动物园,没到过海洋馆,自然对这个计划很兴奋、很期待。昨晚在入睡时,她还向妈咪撒娇,要妈咪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陪她到B市的动物园去玩。

    看着韩小薇一脸的期待,萧净柔心软了,她应允了韩小薇的请求,答应小薇这次的行程,她会全程参与。

    星期六当天一早,萧永森就出门到田里去工作了,行经田埂小径时,远远地他就看见韩柏毅正从停车处往屋子走来,他向韩柏毅微微颔首,韩柏毅则尊敬的向萧永森点头致意。

    七点钟,韩柏毅结束和萧永森的谈话,他闲适地漫步进到庭院内,他就站在红瓦屋宇的庭院中央等待着。

    为了能一早赶来接女儿,昨天五点一下班,他便驱车从B市南下来到T市,在T市的寓所过一夜,一大早天未亮他便开车来到山上。

    此时萧净柔正好起床,她还穿着白色无袖及膝的棉质罩衫,踏出房门,准备穿过庭院,走进大厅。

    “啊,你……你……”当她看见韩柏毅手执着白色香水百合立在庭院中央的身影时,她惊讶万分,脸蛋蓦然发红地望着他那帅气昂藏的健躯。

    “早安!”

    他勾起唇浅笑,柔声地向她道早,跨步走向她,把这束优雅纯白色的花束送给她。

    “早……”萧净柔害羞地接过花束,回避着他炙热无比的注视。

    “小薇呢?”他问着女儿,目光却是留恋在她的身上。一双漆黑却炯亮的黑眸眷恋地凝视着她素净美丽还残留着惺忪睡意的娇颜,眼神禁不住诱惑地往下探索她的娇躯。

    虽然她身上的睡衣样式很保守很宽大,但他却能清晰的想象她棉质睡衣下那副能令他销魂的曼妙胴体。

    “她……”他的目光太露骨,令她不知所措,萧净柔忙着低首掩饰脸上的红晕。“小薇她还没醒来,你得等一下。”她说完,转回身,便急忙地往房间走回去。

    “你——会陪小薇出门吗?”韩柏毅充满期待和渴切的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她顿住逃离的脚步。

    他很清楚,再重新追求她,绝对需要极大的耐心,急不得。但他更明白,自己最缺乏的便是耐性,因为他心急地想拥有她。

    “我会和你们一起出门。”萧净柔回答他,声音细若蚊蚋,让人几乎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

    但韩柏毅很清晰地听见了,雀跃的情绪胀满胸口,他几乎想高声欢呼。

    萧净柔消失在房门后,约莫过了十分钟,她已梳理好出现在大门口。她脱去了睡衣,换上一件白色的棉质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直筒牛仔裤,脚下套着一双白色球鞋。她长及背部的秀发和方才一样,随意而服贴地披散着,背后背着一只黑色小背包。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穿T恤长裤背背包的俏皮模样,和穿洋装的她是不同的感觉。这样子的她看起来比较活泼,好像一个还在念书的学生,根本看不出来她已是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咪。

    他怎么一直盯着她瞧?她穿这样子不对吗?

    萧净柔脸红地低下头,惊慌地审视着自己的衣着。

    “爸爸。”一声稚气的叫唤声把韩柏毅从魔咒里叫醒,也拯救了被盯看到不知所措的萧净柔。

    “胖小薇早安。”韩柏毅终于肯把目光移到韩小薇的身上了,她和妈咪一模一样的装扮,白色T恤加上一条牛仔裤和一双白色球鞋。很Q的打扮,韩柏毅看看韩小薇,再抬眸看看萧净柔,他赞叹地摇着头,嘴上噙着快乐的笑意,眼神充满欣赏的。

    “可以出发了吗?”弯身抱起女儿,他转头向站在身旁的萧净柔询问。

    “我们还没吃早餐。”她对他说,那语气已不再生疏。

    韩柏毅欣喜这个改变,看采他两个月的“努力”,终于收到成果了。

    “我先带你们去吃早餐,吃饱后我们马上出发到B市去。”他朗笑地说,一手抱着女儿,腾出一手牵着萧净柔的手,走出了庭院。

    *****

    来到B市已接近正午,韩柏毅带她们母女俩,到市区一家欧式自助餐馆用餐,然后再前往木栅动物园。韩小薇没有看过这么多动物,大部分的动物名称她也都不知道,在动物园的这三个半小时里,韩柏毅一直充当导游和解说员,他用浅显易懂的词句告诉女儿各种动物的特殊习性、生长条件。

    他不知道她听懂了多少,沿路就看着她津津有味地“埋头苦干”着手上那包爆米花。

    他想,韩小薇对爆米花的兴趣可能比对动物还来得高。韩柏毅转头对一直跟在旁边的萧净柔笑了笑,她也回给他一个了然的笑意,许是她的笑太珍贵、太迷人。韩柏毅禁不住癌首在她的唇上偷了——个香吻。

    “韩柏毅,你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萧净柔惊骇地抚着被偷袭过的唇瓣,她羞红着脸,低声地斥责他。韩柏毅无辜地耸耸肩。

    “别连名带姓叫我,看在我强撑着体力抱着这个胖妹妹一整个下午的分上,用亲切一点的态度回报我好吗?”他对她说,可怜兮兮的跟她讨人情。

    萧净柔被他的话惹笑了,她很清楚韩小薇的“分量”,对他的“怨言”感到“万分同情”,不过她也只能“无可奈何”地耸耸肩而已!

    “别净顾着用笑来诱惑我,我比较希望你用亲切一点的态度对待我。”他又说。

    萧净柔瞪他一眼,脸更红艳了。

    “叫我柏毅好吗?”要让她脸红很简单,但要她开金口好难哦。“或者你比较习惯叫我‘毅’。”

    他让她选择。

    “我想叫的时候自然会叫,你别逼我。”这么刻意她叫不出口,索性板起脸来,转身离开。

    又生气了。韩柏毅不敢“惹毛”她,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约会,他可不想就此泡汤。

    *****

    离开木栅动物园已是午后四点十五分,在前往士林海洋馆的途中,韩小薇因“体力不支”而睡着了。

    韩小薇躺在后座呼呼大睡,韩柏毅要萧净柔来前座,她拗不过他的坚持,只好移驾到驾驶副座上。

    前往海洋馆看天使鱼的行程暂时取消了,改到明天的行程上。当他把车开上仰德大道时,时间已到了黄昏五点半。

    “要去哪?”他没说要带她上哪儿去,她问道。

    “叫我‘柏毅’,我就告诉你,”他乘机要胁,这是商场上的谈判技巧之一,今日派上用场了。

    这男人……萧净柔气恼地瞪着他。

    他的咧嘴笑着,那表情告诉她,她不叫他,就别想知道目的地。

    “柏毅,我们现在要上哪?”萧净柔气结,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他。

    得逞!韩柏毅心里很愉悦,满面春风。

    “回我爸妈家,他们迫不及待想见你一面。”

    他如约告诉她。

    “不,我不去。”他怎可以如此擅作主张,萧净柔拒绝前往。

    “我早和我爸妈说好了,不能违约。”他知道她拒绝的理由和心态,但他却仍然执意。

    “我绝不去。”她很坚持。

    “由不得你,就算要绑架,我也——定会把你绑过去。”他比她更坚持,所使用的手段很卑鄙。

    *****

    真的由不得她。十分钟后,房车绕进一条不算宽却很整齐的道路,然后停在一间拥有至少百坪的花园洋房大门前。

    韩柏毅按下遥控器,两扇大门缓缓往两边滑开,他把车开了进去,就停在绿色草坪上。

    “大少爷好——”车才停好,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仆,他替韩柏毅打开车门。

    韩柏毅下了车,坐在车上的萧净柔还兀自陷在紧张情绪中。

    韩柏毅笑着绕过车头,替萧净柔打开车门。

    “到了,下车吧!”他催促她。萧净柔眼神无措地看着他,她不想下车,可是……

    “欢迎少奶奶回来。”

    老天!几个穿着白色制服的女仆竟然站在车门边,更想不到的是,她们竟异口同声叫她少奶奶。

    “韩柏毅,我们已经离婚了,我承受不起这个身份。”这样的场面,她岂能还继续赖在车上不下车。她迅速下了车,站在韩柏毅身旁,低声提醒他。

    “嘴巴长在她们的身上,她们爱怎么叫你是她们的自由,我阻止不了。”谁知韩柏毅却回给她这句气死人的话。

    她知道他在唬弄她。

    “韩柏毅,你身为大少爷,难道连一点权威都没有吗?”

    “我的权威只用在大事上,这等小事我懒得管。”接下来的这句更可恶,萧净柔气得想用球鞋狠狠地踹他一脚:“别生气嘛,气多了会长皱纹的哦。”他讨好地对她咧嘴笑笑,然后亲热地执起她的手,把她带进屋内。

    “喂!小薇还留在车内。”被韩柏毅霸道地拉着,她突然想起睡在车上的女儿,赶紧提醒他。

    “张伯会抱她上二楼的房间去睡,你别担心。”

    他仍旧拉着她,迈步向主屋走去,长腿将要跨进玄关前,他突然顿了下来,偏首对她说。“别叫我喂,也别连名带姓叫我,我怕会被爸妈和众兄弟取笑的。他们会笑我搞不定一个女人。”

    “你放心,我不会叫你‘喂’,也不会连名带姓叫你,我会叫你——‘韩总经理’或者是‘韩先生’。”看着他俊颜上挫败的神色,她淘气地说,存心捉弄他来扳回一城。

    “你如果敢这么叫我,那么你就准备迎接我热情的拥吻吧!”她敢捉弄他?韩柏毅黑眸闪过一道狡狯的光芒。

    *****

    她本以为韩柏毅的家人不好相处,但她错了,所有的人都很亲切地对待她,在她面前完全没有任何的架子,他们的谈话内容也没有唐突地一直绕着她转,总是适可而止的谈论各种话题。

    她紧张的情绪在众人的笑语中逐渐放松,席间,她受了他们感染,也不知不觉地加入了说笑的行列。

    一直伴在她身旁的韩柏毅,在看见她卸下防备的神情后,他激动地紧握住她的手,而她也没有推拒,就这么任他握着。她没有再抗拒他,是因为她再次被他的翩翩风采和自信给迷住了。席间,他充满自信的神情,侃侃而谈事业上的未来蓝图,他真诚地规划着他和她还有韩小薇三个人的未来,他甚至表示,绝对尊重她的决定,如果她这辈子都不肯原谅他的话,他会用一辈子的诚心和真爱来等待她的“回心转意”。

    老天!他就这么大胆而露骨地在家人面前对她示爱,萧净柔整个人从脚底烫红到耳根,她感觉自己快要招架不住他的热情了。

    “净柔,你就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考验他,这辈子别让他太好过。”这是韩家人一致的意见。他们竟然全举双手双脚赞成她“折磨”他一辈子。

    该用一辈子考验他吗?萧净柔没有那么狠心,她用温柔的眼神回应他,他欣喜若狂,竟然不顾众家人的揶揄,当场癌下唇吻住了她。

    喜悦的惊呼被他霸道地吞没,他足足热吻了她两分钟之久,直到他气喘吁吁放开她。

    “你真可恶。”萧净柔害羞得不敢抬起脸来面对那七对看戏的眼睛,她低声地嗔责他。

    “可恶的还在后面,待会儿回到我公寓时,你就知道我有多‘可恶’!”他在她耳边低喃,那语气言词说有多暖昧就有多暖昧。

    萧净柔这下再也抬不起头来,她的脸垂得更低,姣美秀丽的脸蛋更加红艳了。十点钟,韩柏毅带着她离开了。

    韩父和韩母许是刻意替两人制造独处的时间,他们坚持把还在“补充体力”的孙女留下来。韩柏毅和萧净柔就这样被“赶”出了家门,韩小薇则被“扣留”在韩家大宅。

    房车以沉稳的车速在蜿蜒的山路奔驰,萧净柔显然累了,她的螓首缓缓地靠向韩柏毅的宽肩,倚在他的肩上,原来她也“体力不支”的梦周公去了。

    韩柏毅体贴地放缓车速,关掉音乐,把冷气转弱,在开车间他不时转眸凝视她沉睡的纯真容颜,每凝望一次,他对她的爱意就更加深——

    *****

    从被他拐来B市看无尾熊之后,她和韩小薇就再也没有机会回中部去找爷爷。这一住就是三个礼拜之久,她每天替他料理晚餐,每晚陪他在书房处理公事。但夜里她并未和他同床共枕,为了和他划清界线,她坚持和小薇睡一间房。

    虽然彼此并没有机会共枕而眠,不过有时候她的坚持也会被他的霸道和热情软化,总是在小薇入睡后,他会想尽办法、无所不用其极的把她拐上他书房的书桌上或是沙发上,甚至是地毯上,他会用大胆而饥渴的**让她臣服,用最令人销魂的技巧和力道让她娇喘呻吟。

    只要他展开攻势,她总是无法招架,总被他给“欺负”去了。

    萧净柔为自己的意志不坚感到懊恼,而他却越来越得意猖狂,今日他竟然夸下豪语,笃定会在一个月之内再次把她拐进礼堂成婚。坐在沙发上的萧净柔不想理会他,丢下杂志就要回房睡觉。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明儿一早韩小薇就要到幼稚园报到上课,她今天不能陪他熬夜,否则明天是爬不起来的。

    “你去哪?”韩柏毅问她。

    “回房睡觉!”她回头轻声地回应他,看他骤然拉下脸,她笑着走过来,在他不悦的唇上轻啄了一个吻。

    “那么早回房干么?”这是今晚第一个吻,像蜻蜓点水般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他非常不高兴地按住她的后脑勺,制止她离开,他的热唇随即缠了上来。

    “明天我得早起呀。”他真霸道,萧净柔腻在他怀里,任他的唇需索着。

    “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就是不准走,留下来陪我。”他在她唇际不快地说。“我明天得赶早班机前往香港,这一去要好些天不能抱你的。”他又用惯常的撒赖方式。

    就算他明天得到非洲去出差,她也不会依他的。

    “别用那种口气命令我,我又不是你的下属。”

    萧净柔推开他,秀额抵在他的宽额上,如兰的气息吐纳在他的鼻尖。

    “你是我心爱的女人,却每天都拒绝上我的床。”对于她坚持分房睡,他很有意见,也一直不放弃地说服着她。

    “人家虽然没上你的床,但还不是每天都……”他还真是不死心,萧净柔脸红的反驳他。

    “都怎样?”他挑眉问道,一双黑眸在她微低的睡衣领口转啊转的。

    “都被你给吃了。”

    明知故问,她轻捶一下他的胸,他准确地握住她的手。

    “没上我的床我一概不认帐。”他,撒清,目的就是要拐她躺上他房间那张柔软舒适的蓝色大水床。

    “好一个负心汉哦。既然你不认帐,那就算了,以后咱们就把关系撇清楚一点,省得你再对我纠缠不清。”

    “嘿,别走,我只是开玩笑的。”

    萧净柔佯装生气地要挣离他的胸,韩柏毅紧张地再把她拥进怀里深怕她又溜走。

    “看你紧张的,我又不是真的想走。”她揶揄他,小手不安分地把他的衬衫从腰际拉出来。

    “我的小柔,你要做什么?”他扬眉笑着问,没有阻止她不安分的举动。

    “我要邀你回房去——”她从衬衫最后一颗钮扣开始往上解开,闪亮的星眸对他暖昧地眨了眨。

    韩柏毅岂能招架得了她的诱惑。他迫不及待地站起身来,将她打横抱起。

    *****

    隔天清晨五点半,韩柏毅就出门去了。他得赶搭早班机前往香港,这一趟除了要巡视香港分公司业务和“利合”股票上市公司签定业务合作契约之外,他还受到香港政府某高层官员之邀出席一场慈善宴会。

    一到香港,他随即赶往中环的分公司参加一场业务会议,这场会议直到中午一点才结束。

    踏出会议室,他人都还没回到办公室,就迫不及待的打手机给远在A省的爱人。昨晚他没让她有多少时间睡觉,这会儿不知起床了没,女儿上学的事情可能给耽搁了吧。

    “嗨,你醒了?”

    “六点半就起床了,你忘了我今天得带小薇去学校的事么?”

    电话接通了,才响一声,萧净柔就拿起了话筒。这倒是令韩柏毅感到讶异,他以为她会累得下不了床哩。

    “她在学校的情形如何,还好吧?”他关心地问,内心幸福满盈。

    “刚去总不太适应,我把她交给老师时,她还一直拉着我不放,直嚷着要我留下来陪她。”她讲起女儿的事,心头有些酸酸的。

    “真是个爱黏人的小家伙。”他笑斥,心里能了解她不舍的感觉。“既然决定让她去上学就别顾忌太多,小孩子的适应力很强的。”他安抚她的情绪。

    “瞧你说的,好像对小孩子很有经验似的。”

    她的情绪还真一下子稳定下来。

    “你如果肯再帮我生一个,我的经验就会更丰富。”

    他突然的提议,令萧净柔害羞起来,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糟糕!”她惊呼。

    “怎么了?”他担忧地急问。

    “昨晚,还有之前,我们都没有做避孕措施。”

    这是她担心的原因,万一她又怀孕了可怎么办?

    “如果你真怀孕了,就没有藉口再拒绝我的求婚了。”相较于她的忧心,他可乐得很,恨不得她马上再为他怀一个宝贝。

    “你哦——”他的话瞬间让她感觉到好幸福,他是真的爱她呵!

    “我好想你,恨不得把这儿的事情马上处理完,立刻飞回B市抱你。”他孩子气地对她低诉情衷。

    听他这话,萧净柔嘴在笑,眉在笑,心也在笑,整个人飞扬了起来。

    “我也想你,不过我可不希望你太早回来,因为我累惨了,你的需索太过无度了。”隔着远洋,她数落着他的“恶行”,趁他这几天出差,她刚好可落得轻松自在。

    “也好,你趁这几天好好补充流失的体力,待我回去时,可又有你累的了。”他放下话,然后再依依不舍地对她道再见,因为他得赶赴一个午餐约会去了。

    “拜——”她对着话筒低声道再见。

    “我爱你。”在收线前,他不忘对她倾诉心中的深爱。

    *****

    连着两天,韩柏毅把行程排得满满的,原本需要四天处理的公事,他排在两天之内全给解决了。

    这么做是因为他太想念萧净柔和女儿,他急着回B市。

    剩下的就是出席今晚的慈善宴会,听说出席这场慈善宴会的不只是政商两界的名人,连A省及香港当地的大明星都会来参与盛会。

    此次与会的人土备受尊贵的礼遇,每位参加来宾都能在知名的五星级酒店住宿一晚。

    宴会是七点开始,韩柏毅在处理完和“利合”的合约之后,已近六点钟。看来他是没时间再绕回他位于太平山的住处梳洗整装,只好就近到酒店的客房去休息一会儿。

    待时间到再前往邻近的宴会地点。

    在酒店的二楼卖场有几家名牌男装专卖店。

    他可以在那儿找到他出席宴会所需要的正式西服。

    在十五分钟内他赶到了位于金钟道太古广场的“凯域酒店”,他向服务台告知自己的身份,服务台的人员随即给他一张头等套房的磁卡。

    二0四0号房是宴会主办单位给他安排的房间。

    搭乘电梯上到房间的楼层,实在很凑巧的,他竟然遇见了乐妮,她就站在二0四二号房的门前。

    名气如日中天的乐妮也是此次慈善宴会所邀请的贵宾之一,而她的房间竟然就在他的隔壁。

    “毅,好久不见。”乍见他,乐妮的脸上掩不住惊喜,她欣喜若狂地往他飞奔而来,亲热地腻进他的怀里。

    她穿着丝质低胸红色礼服,里面未着寸缕。

    她亲昵地挨近他的胸膛,他很清楚地感觉到她胸前那两朵蓓蕾正有意地磨蹭着他。

    “乐妮,请你自重。”对乐妮,他已不再存有半点情,韩柏毅推开了她。

    他早看透了她,她和他交往的目的,全是为了利用他的名声制造新闻,替她自己打知度。

    “毅,别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她还是紧挨着韩柏毅。

    她又想制造新闻了,韩柏毅心知肚明地再墅推开她,生怕他和乐妮独处的镜头被眼尖的记者捕捉到,到时候登上报纸被萧净柔看到,那他就惨了。

    “别来这一套,你离我远一点。”他不想和她浪费时间,转身跨进电梯下楼,他决定先去采购西装;待会儿再回房梳洗整装。

    *****

    衣香鬓影,政商影界名人云集。

    七点还不到,宴会厅里已是满满的人潮,一辆接着一辆的豪华轿车停在门口,从车里下来的名人多得让人眼花撩乱。

    韩柏毅准时七点从酒店出发步行前往,走到宴会大厅的巨型拱门前,一群眼尖的记者注意到了他。

    他们围了过来,摄影机的镁光灯一时全对准了他。韩柏毅从来不会排斥记者们的采访拍照,只要他们不要太过分。

    他很自然潇洒地对着镜头举手招呼,镁光灯一时此起彼落——

    “毅,原来你刚到,我方才在会场里找不到你。”乐妮娇滴滴的声音乍现,随即,她那性感的娇躯也亲昵地靠了过来,在韩柏毅还来不及阻止之前,她占据了他的胸怀。

    “别拍。”韩柏毅错愕地怔愣了一下,随即便马上推开她,并喝令记者们停止拍照,但令人生气的是记者们手上的镁光灯已经闪了起来。“乐妮,请你闪到一旁去,你别妄想在我身上制造新闻。”他冷漠地拉开彼此的距离,郑重地声明。

    “毅,人家才没有这个念头,我只是想和你一起出席这场盛会。”乐妮撒娇起来,对于韩柏毅冷漠的神色她毫不以为意。

    “我太了解你了,你的眼神就很清楚地写着你的目的。”冷冷地笑了一声,他毫不留情地扯下她的面具。像她这种活在聚光灯下的女人,只有名气能满足她,而她则会很聪明地利用男人来替她制造名气,维持知名度。“乐妮,我可警告你,刚才记者们所拍的照片,你最好能保证不会被登上明天的报纸大做文章。如果我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任何一张照片,或者任何一句你对记者发表不实的言论的话,我一定会让你好看。”他严正地警告她,眯细的眼神凶狠而可怕。会这么戒慎,是因为他现在的感情状态实在禁不起乐妮的兴风作浪,禁不起一点破坏。现在他和萧净柔的关系正处在不稳定的尴尬时期,万一有个风吹草动,那他一切的努力会全白费、全完蛋的。

    乐妮怔住了,因为他那可怕的表情。

    “我如何能保证得了,记者们要怎么写是他们的自由,我又不能干涉。”被猜中心思,她心虚地推诿着。

    “你只要封住你那张专讲不实言论的嘴巴,记者们就没有报导好写。”言下之意是,她太会制造新闻替自己提高知名度了。他被她利用过,太清楚她的心思了。

    “毅,你误解我了,我根本没有要利用你制造新闻的念头,请你相信我。”她挨了上去拉住他的大手,急着向他解释。

    “别再靠近我。”韩柏毅愤怒地挥走她。“要我相信你,等下辈子吧!”冷然无情地丢下话,深怕她再厚颜无耻地缠上来,韩柏毅迈开急切的步伐,融入人群之中,进到宴会厅里。

    孤身伫立在大厅外,乐妮气愤不已,他竟然当着众记者面前这么无情地待她,让她颜面尽失。

    韩柏毅,咱们走着瞧——明天的早报一定热闹滚滚。

    把愤怒压抑在心里,乐妮转身面对记者们,漾开一脸绝美的笑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太轻狂最新章节 | 爱太轻狂全文阅读 | 爱太轻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