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太轻狂 > 第七章

爱太轻狂 第七章

作者 : 季荭
    韩柏毅做事的效率未免太快了。

    不过才一个小时的时间,高律师就打电话来说已经重新拟好“离婚协议书”,韩柏毅已经在上面先行签名了。

    只要萧净柔在上头补上签名,那么他俩的婚姻就正式宣告结束了。三年七个月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可为何此刻心中却有着怅然的失落?

    “妈咪,路滨叔叔要带我们去哪里?”坐在同村邻居范路滨的计程车上,长得和萧净柔一模一样的小薇,张着一双漂亮的明眸问着妈咪。她现在两岁十个月大,显得有些早熟的她,语言上的表达很清晰,脸上的表情也很丰富。

    “我们要去麦当劳吃炸鸡。”

    萧净柔笑着揉揉她清汤挂面型的柔软发丝。

    二十分钟前高律师约她前来他的律师事务所楼下的麦当劳见面,麦当劳是小薇的最爱,所以她便带着小薇出门一起前来。

    “哇,好棒哦,我最爱吃炸鸡了。”小薇雀跃地拍着肥肥小手。“路滨叔叔,还有多久才会到啊?”她爬到椅子上,圆嘟嘟的小脸趴在驾驶座的椅背上探头问范路滨。

    “再十几分钟就到了。”范路滨和气地回答韩小薇。由于小薇出生时,萧净柔和韩柏毅还维持着婚姻关系,所以她的姓氏当然是跟着韩柏毅。

    “小薇,在车上要乖乖坐好,要不然以后路滨叔叔不让你坐他的车喽!”萧净柔拍拍她肉肉的小**命令道。“好。”韩小薇很乖地坐下,她稚气的脸上散发着快乐气息,

    “萧小姐,待会儿要我等你吗?”范路滨问萧净柔。

    萧净柔想了想。“不用,我要回去时再叫车就好了。”虽然仅是来这里签个字,但小薇不晓得要在那儿“赖多久”,而且她打算去逛一下百货公司,所以她不好意思让范路滨空等下去。

    “那这样好了,你要回去时打电话给我,如果我正好没有载客人的话,我就绕回来载你们回去。”范路滨对萧净柔母女俩是充满热忱的,因为他心里偷偷爱慕着萧净柔。

    “谢谢你,到时候要回去的话,我会先打电话给你。”这是好办法,萧净柔愉悦地向范路滨道谢。

    再过一个红绿灯就是高德生的律师事务所,麦当劳的招牌就在眼前。

    韩小薇已经眼尖地看到“M”标志,在车上便欢呼了起来。

    范路滨把车停在麦当劳大门口,他很迅速地下了车,绕到后座来替萧净柔开门。

    “谢谢。”萧净柔向他道谢,转身抱着长得圆滚滚的女儿下了车,然后从皮包拿出两百元给范路滨。

    “萧小姐,我们是邻居,你也太见外了,这钱我不收的。”范路滨不把钱收下,因为这是对萧净柔献殷勤的机会。

    “路滨,你不收钱我会过意不去。”萧净柔一手拉着韩小薇,一手拿着钱停在半空中,就站在大门前和范路滨讲话。

    “我是顺路载你们来市区,不做生意的。”范路滨摆着手、摇着头。

    “路滨——”萧净柔很为难,她知道范路滨的心思,所以她并不想欠他人情。

    “萧小姐——”

    范路滨想藉机提出约会,但——

    “这一千元收下,不用找了。”就在萧净柔左右为难之际,一个低沉而充满威严的声音突然闯了进来。

    这声音分明是——

    是韩柏毅,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萧净柔转过脸来,错愕而震惊地看着韩柏毅——

    看他手上还提着公事包。这么说他和她分手后,就直接来到律师事务所见高德生了。

    “萧小姐,他是——”范路滨看着这充满领袖风范的陌生男人,他不知所措地问萧净柔。

    “他是我的朋友。路滨,你收下吧!”萧净柔说,这不失是个不用欠人情又可以让范路滨打消追求念头的好机会。

    朋友?范路滨泄气地搔搔头,接过了韩柏毅手上那张千元大钞。

    “进去吧,这里太阳大。”范路滨把车开走后,韩柏毅温柔地环着萧净柔的腰把她带往麦当劳里。

    “别这样。”他环着她的腰,萧净柔惊惶地退开一步,拉开和他的距离。

    这么防备他。韩柏毅心里又叹起气来。

    深情地瞥了她一眼,他蹲下身,改向韩小薇打招呼。

    “嗨,小胖妹妹,你好——”他热络地向韩小薇挥挥大手,脸上挂的是充满溺爱的俊朗笑意。

    韩小薇挣开萧净柔的手,跨了三四步扑进韩柏毅张开双臂的胸怀里。

    “嗨,帅哥爸爸好。”韩小薇兴奋地回应韩柏毅。

    她对韩柏毅一点也不感到生疏,他两人之间的招呼和眼神交流及亲昵的举动让萧净柔错愕。

    而更令她震惊的是——从来没见过韩柏毅的韩小薇竟然叫他……爸爸。

    这是怎么一回事?韩小薇从来不知道有韩柏毅的存在,她甚至没告诉过小薇,他是她的爸爸。

    看着萧净柔脸,上的震惊表情,韩柏毅只是一径地笑着。

    “小薇,叫妈咪快进去,要不然她像牛奶一样白嫩嫩的肌肤会让太阳晒成黑黑的哦。”他把韩小薇抱起来,对韩小薇说话,然而深幽的目光却直瞅着萧净柔。

    “妈咪,我肚子饿饿,要吃炸鸡快进去啦——”韩小薇很配合地向愣在原地的萧净柔催促。

    “好……快进去吧!”凝着满脸的疑惑,萧净柔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她急忙跟在韩柏毅的身后走进去。

    上到二楼,就坐在游戏区旁的位置,桌上已经有一份韩小薇最爱吃的儿童鸡块餐,还有一个随餐附送的小玩具。

    “小薇,我点好了,是你爱吃的鸡块。你要先。吃炸鸡还是先去溜滑梯?”来到位置前,韩柏毅弯身把韩小薇放了下来。

    “我要先喝一口果汁,再去溜滑梯。”韩小薇仰着红扑扑的小脸蛋说。

    “好。”韩柏毅取饼桌上的果汁给她吸了一口。

    韩小薇大大地吸了果汁——口,直到两颊都胀得鼓鼓的,才放掉吸管。

    “小坏蛋,你每次都这样。”这是韩小薇的习惯动作,萧净柔很了解女儿,但没想到韩柏毅竟然也是。“小心点,会呛到的。”他柔声地叮咛女儿,言词间充满父爱的关怀。

    “我要去玩喽。”韩小薇把果汁喝下后,高兴地跑进游戏区。

    “记得要脱鞋。”韩柏毅站起来,大声地对她说。

    “我——知——道——啦!”韩小薇回头给韩柏毅一个可爱的鬼脸。

    宝贝蛋一个。韩柏毅摇头笑着。

    “她真的好可爱。”看着韩小薇进到游戏区,他才转过身来和仍处于震惊状态中的萧净柔说话。

    看在萧净柔的眼里,一大一小的对话、动作——他们之间分明是非常习惯、非常的熟络、非常非常的亲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错愕地看着韩柏毅那满足的笑脸整整三分钟之久,她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质问他。

    “这三年来,我和小薇常常见面。”就这么回事,韩柏毅毫不隐瞒地告诉她。

    常常见面?

    “谁准许你见她的?”小薇是她一个人的,她从不允许让韩柏毅和她见面。

    “是爷爷,这三年来,他会固定在每个礼拜五下午带小薇来市区和我见面。”

    是爷爷?是啊,除此之外还有谁会有机会带小薇出门。

    “不可能的事,爷爷他不可能会让小薇见你。”

    萧净柔随即否定韩柏毅的话,因为爷爷和她一样,看透了韩柏毅的心计,不可能再和他有所往来。

    低首忧郁地看着萧净柔激动的素净容颜,韩柏毅很郑重地对她说:“爷爷早就原谅我了,他知道我深爱着你,这辈子不会再负你,所以才肯让小薇和我见面,让我们父女俩相认。”他望进她不敢置信的眸子里。

    “爷爷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她低喊。

    “他相信我,所以他让小薇和我相认。”他告诉她,祈求的语气在说服着她,真诚的双眸紧紧凝视着。

    “即使……爷爷他相信你,并不就代表我也会原谅你。”爷爷倒戈是个不争的事实,她记起爷爷这三年来,总是会在每个星期五下午带小薇出门,他出门的理由是带孙女去找老朋友玩;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爷爷口中的老朋友是韩柏毅。

    “我知道要取得你的原谅很不容易,但是我会一直等待,用我这颗百分之百真诚的心来等你的谅解。”他语气沉重而深切地说,激动地执起她的小手,他紧握着她。

    “你要取得我的谅解根本是不可能的。”她无法再次忍受他的碰触,萧净柔恼怒得挣脱掉。

    韩粕毅的双肩垮了下来,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态度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先坐下吧,我想我们彼此都需要缓和一下情绪。”他打住了话,不希望和她的对话演变成争执。

    拉开一张椅,他让她坐了下去,自己则坐在她的对面。

    高大的身躯就杵在她的面前,让她感到很大的压迫感。

    “协议书呢?”她也不想再继续和他争辩下去,那样毫无意义,反正他俩的关系即将划清。

    “在我这儿,我已签好名了。”韩柏毅从西装口袋拿出两张叠合的纸,他递给她。

    萧净柔接过来看了看,上面除了他放弃监护权之外,还外加了每月给予她二十万的赡养费和今天上午两人协议的两个条件。

    “我不需要你的钱。”萧净柔对这条赡养费有意见,她养的起自己和小薇,不需要用到他的钱。

    “那是给小薇的生活费和教育费,和你无关。”

    他把她的反对丢回去。

    萧净柔僵了一下。“她并不需要这么多。”她还是不接受。

    “我要给我女儿最好的生活和教育,身为母亲的你,最好能善用这二十万,别浪费了。”他回道,这句回应堵住了萧净柔接下的话。

    良久,她没有再提出反对的意见,一直盯着协议书看。

    “如果你没有其他意见,就可以在上面签名了。”他递给她一支金笔,催她签名。

    奇怪哩!他怎么突然改变立场,换他迫不及待要结束这个婚姻关系。

    萧净柔抬眸,感到怪异地瞥他一眼。他心里似乎有着可怕的算计……

    想到这个可能,她迟疑着。

    “别用你那漂亮的眼睛勾引我;不然我会把持不住在这儿吻你。”他知道她在怀疑他的动机,所以韩柏毅赶紧丢了这么一句话让她吓得魂不附体。

    “我马上就签。”谁怕谁,只要婚姻关系结束后,他就没有立场再来纠缠她了。

    “好,那就快签啊。”

    他愉悦地看着她迅速地接过金笔,在协议书上面落了款。

    秀气的字迹和他粗犷的字体同时签在纸张上面,萧净柔把一份协议书给他,自己则保留了一份。

    “我会尽快把我和小薇的户籍迁出来。”她说,心里很高兴终于结束了这场可笑的婚姻,但内心深处却有着莫名的惆怅。

    “随你方便,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没有意见,接过协议书,他脸上的笑容加大了,帅气更加几分,那笑意让萧净柔感到迷眩和慌乱。

    她怎地……还为他心动……

    才要撇开脸掩饰内心的惶乱,这时候韩小薇跑过来抱住萧净柔。

    “妈咪,我不要玩溜滑梯了,我要吃鸡块、喝果汁,还有、还有玩具。”她向萧净柔撒娇。

    “看你玩得满身大汗,我先帮你擦擦。”萧净柔宠溺地把肥嘟嘟的女儿抱起来,让她坐在她的膝上。

    “不要擦汗,我要喝果汁。”韩小薇不依地在她的膝上晃动胖滚滚的身躯。

    “不行,不把汗擦掉,这样吹冷气你会感冒的。”萧净柔轻斥她,语气充满关爱。

    “我不要嘛——”韩小薇耍赖着。

    “小薇,你不乖哦,妈咪会打打哦。”

    韩柏毅内心激动地看着母女两人,他多渴望自己也能毫无顾忌地加入她母女俩争执的行列里,分享这份亲昵。

    “小薇要乖乖听妈咪的话,这样爸爸才会疼你哦。”他被她俩吸引了去,把小薇抱过来,接下擦汗的工作。

    “爸爸疼小薇,小薇让爸爸擦汗。”韩小薇阵前倒戈,让萧净柔的脸刷上一层不满的怒气。韩柏毅暗暗觑了萧净柔一眼,他抿着的薄唇隐忍着笑意,怕一笑出来,会惨遭眼前果汁伺候他英俊的脸。

    许是韩柏毅太有威严还是他比较有魅力,韩小薇就这么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让他用面纸替她拭掉额上、颈上和背部的热汗。

    萧净柔愣愣的坐在他俩对面,有点儿生气韩小薇的“背叛”。

    擦干了汗,韩小薇快乐地吃着炸鸡,喝着果汁、玩玩具,一边和韩柏毅“闲聊”着,而萧净柔就被他父女俩“晾”在一边。

    好不容易等这个宝贝蛋吃饱喝足了,两人的注意力才移回萧净柔的身上。

    “要走了吗?”他柔声地问她。

    “嗯。”她含糊地回应他。“小薇,妈咪抱抱,我带你去逛百货公司,帮你买夏天的衣服。”醋意十足地准备把宝贝女儿从韩柏毅的怀里抢回来。

    未料——

    “我不要妈咪抱,我要爸爸。”韩小薇拒绝了她。

    萧净柔气结,她生气地看了“罪魁祸首”韩柏毅一眼,韩柏毅却给她一个很无辜的大笑脸。

    “爸爸,我要去你家玩玩。”韩小薇没有理会萧净柔的怒气,她兀自快乐地向韩柏毅提出要求。

    “好啊,我带你跟妈咪去我的家里玩。”韩柏毅从善如流,对于女儿的要求,他可乐意得很。

    去他的住处……萧净柔说什么也不愿意。

    薇不行。”她斥道,脸上很明显的写着拒绝。

    “我要去。”

    “不行!”

    “我要去!”

    “不可以。”

    “我要去啦!”

    韩小薇承袭了韩柏毅不妥协的个性。

    “韩先生,请你说句话好吗?”她转移目标,希望韩柏毅能出面解决。

    “我诚心邀请你和韩小薇小妹妹到我家去坐坐。”韩柏毅很“配合”地与小薇口径一致。

    “你——”他竟然和女儿站在同一阵线,两人竟然联合起来对付她。萧净柔不禁气鼓着颊,瞪着韩柏毅。

    “走吧,再争下去结论也是一样。”她非得到他家作客不可。韩柏毅拉着她,带她走出了麦当劳。

    争不过韩小薇,中了韩柏毅的算计,萧净柔只好妥协。她想把手挣回,但韩柏毅握得好紧,就这么一手抱着韩小薇,一手拉着她。

    走出了麦当劳,韩柏毅提议要走路去他的公寓,他新购置的这间大公寓就离这儿不远。

    萧净柔没有意见,他便这样一手牵着萧净柔的柔荑,一手抱着韩小薇,就像全家外出逛街一样,愉悦地漫步在初秋的街头。

    他的手心传递着熟悉的温度,这样漫步着,她的心竟然有点儿迷惘了。

    仅是五分钟的路程,“绿茵社区”就到了。刷-卡进了社区大厅,穿越过草木扶疏、绿意盎然的漂亮中庭,搭上电梯,直达第九层楼,就是韩柏毅的公寓。

    “到了,请进。”打开了铜制雕花大门,韩柏毅终于肯放开她的手。“你随意参观,就当是自己的家一样。”他浅笑地说,话里的涵义让萧净柔感到不知所措。

    “把小薇放下吧,她很重的。”没有进门去参观,她认为没这必要。伸出双臂要接过趴在他肩上的韩小薇。

    “她睡着了,我把她带进房里去。你要进来看看她的房间吗?”韩柏毅说着,便把宝贝女儿抱进房间,将她放在那张柔软舒适、铺着粉红色KITTY床单的单人床上。

    这间儿童房摆设着一系列HELLOKITTY的玩偶及各种热门玩具、商品、寝饰,是韩柏毅特别为韩小薇设计。

    看见这费心思的摆设,萧净柔掩不住敝讶地望向韩柏毅。

    韩柏毅正好抬眸迎上她。

    “小薇很喜欢这间房间。”他告诉她,那眼神里诉说着他对这个女儿有多钟爱、多宠溺。

    “谢谢……”他肯为小薇这般付出,感动了萧净柔,激动的泪在她眼里打转。

    看着她湿润了的眼眶,韩柏毅的心猛地揪紧。

    “别哭,我会心疼的。”他来到她的身边,沉重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请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他心疼她?她早学乖了,再也不会相信他任何一句甜言蜜语。

    “柔,我说的是真的,请你相信我。”他执起她发颤的手,激切地说。

    “我再也学不会相信了。”她哽咽地说,甩开他,跑出了房间。

    韩柏毅仅跨出三步就追上了她,扯住她的手臂,不顾她的挣动,把她拉进胸怀里。

    “小柔,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才肯正视我对你的爱。”他紧拥着她,把脸埋在她的后颈,痛苦地在她耳边低声呢喃。

    “放开我,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和小薇的面前。”

    她仍执意他的消失对她而言是最好的一个疗伤方法。

    “要我放了你,这辈子我永远都办不到。”他突然大声吼叫,抓着她纤弱的双肩,然后粗暴地捧起她的脸,他的唇再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猛地低首攫住了她。

    “韩柏毅,你不许碰我——”萧净柔惊骇地想张口抗辩,但来不及,抗辩声在下一秒被他饥渴的唇完全吞没。

    *****

    当一切平复之后,萧净柔泛红的脸上有着深深的懊悔。

    她又再一次踏进他所撒下的陷阱里了。

    “净柔,我——”他在她黑色的眸瞳里看到懊恼的悔意,韩柏毅激动而紧张地抓住她的肩,他要表明他的心意。“走开,什么都不要说,请让我静——静好吗?”

    萧净柔却冷漠地撇开脸,此刻她听不进他任何一句虚伪的话。

    他深深地看着她好久好久,终于开口。

    “好,我走开,但是我不是永远地走出你生命,下一次再见面时,我希望你能放开胸怀来接纳我的真诚爱意,我要用我的真心真诚来重新追求你,直到你尽意接受我为止,否则我会永远缠着你。”他沉重而坚定地对她说,说完便转身走出公寓。

    在她签下离婚协议书时,他们之间已经彻底的结束了——萧净柔想大声地对他说,但在抬眸看着他孤单寥落的背影时,她却开不了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太轻狂最新章节 | 爱太轻狂全文阅读 | 爱太轻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