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太轻狂 > 第四章

爱太轻狂 第四章

作者 : 季荭
    韩柏毅为了马上向萧净柔的爷爷提亲,他甚至没有出席今天的会议。

    车子驶进一条产业道路,缓缓往半山腰爬行。

    “柏毅,其实我们可以等你开完会再回来找爷爷的……”萧净柔认为韩柏毅不能为了私务而怠惰公事,一路上她一直不安地说服韩柏毅把车转回头,回去“山野度假村”开会。

    “我说了不要紧,缺席一场会议还不至于被炒鱿鱼。”韩柏毅一路向她保证。他是“高仕企业”的老板,谁敢在他头上动刀。

    可是萧净柔却完全不知他的身份,她的忧心一直到了韩柏毅的手机响起才中断。

    “会不会是公司打电话来要你回去开会?”她问,韩柏毅已接起电话,他一手慢慢地打着方向盘,把车子暂时停在路边。

    “喂——”

    “毅,你好可恶,竟然背着我和女人度假——

    “乐妮……”

    “你不要叫我,你这个负心男人。”才把电话凑近耳边,就传来乐妮心碎的哭泣声,她大声控诉着他,这令韩柏毅感到无措。

    听她的质问,显然她已经知道他和萧净柔出游的事。是谁告诉她的?柯以翔不可能多嘴……

    那应该是度假村的经理,她和乐妮是旧识,当初会人“山野度假村”的会员,也是乐妮介绍的。

    该死的!他怎么没有想到这点漏洞!韩柏毅懊恼地抓着电话要向乐妮解释,但萧净柔那温柔忧心的双眸直瞅着他,让韩柏毅住了口。

    “怎么了?”看他眉心突然紧锁,萧净柔忧虑地问。她刚才听错了吗?韩柏毅叫着“乐妮”这个名字,她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是现在电影界最年轻最漂亮的女明星。

    他和乐妮是什么关系?一团疑惑在萧净柔胸口盘旋。

    韩柏毅紧抓着电话,他在心里祈求乐妮别负气挂了电话才好。“只是一点小麻烦,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等我一下,我处理好再上路。”

    他先安抚萧净柔,然后迅速下了车,走到远处去讲电话。拉远距离是怕被萧净柔听到他和乐妮之间对话的内容。

    “乐妮,你听我解释——”韩柏毅来回踱着步。

    “我不要听你任何的解释,除非你现在马上回来B市找我,要不然我们之间就完了。”乐妮大声尖叫,声音是哽咽而伤心的。

    “你不要耍脾气,我现在在办正事,事情绝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你别听信旁人造谣。”韩柏毅用最大的耐心安抚乐妮。乐妮的脾气既骄纵又不讲理,韩柏毅一直是了解她的。

    “席安才没有造谣,你和那个女人昨晚一起亲密地用餐,还同住一个房间一整晚,你说——这是席安在造谣吗?”

    “这——”乐妮指证历历,让韩柏毅再找不到藉口解释。

    “你没藉口了吧,这代表你承认了是不?!”

    “乐妮,事情绝不是你所认为的那样……”

    “不管怎么样,韩柏毅,我告诉你,你现在如果不马上回来B市找我,我们之间就完蛋了。”

    没有给韩柏毅辩解的机会,乐妮愤怒地挂掉电话。韩柏毅一脸无奈又烦乱地看着嘟嘟作响的电话,束手无策。

    萧净柔透过车窗看着韩柏毅一脸阴沉,他似乎和对方谈得不甚愉快。

    几分钟的稳定情绪后,韩柏毅再回到车上。

    “柏毅,我看我们还是——”

    “没事了,你别担心,我们去找你爷爷吧!”

    韩柏毅一坐上驾驶座,萧净柔就开口,但被韩柏毅给打断了。

    所有的计划就差临门一脚,韩柏毅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的问题,他必须在最短时间内取得那块土地的所有权。

    *****

    萧净柔绝对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噩耗。

    当房车缓缓停在田间小石路时,她迫不及待地飞奔进红瓦三合院,她已有一个月没有回来看爷爷了。

    当她要跨进三合院时,却在大门口遇见隔壁邻居的老嬷嬷。

    “阿柔,你可回来了!”老嬷嬷看见萧净柔,赶紧走了上来。

    “阿嬷,你好,好久不见了。”萧净柔给老嬷嬷一个甜美笑容,但老嬷嬷脸上那焦虑、沉重的神色让她感到不安。“阿嬷,怎么了?你的脸色——”她走上前扶着行动不太方便的老嬷嬷,忧心地问她。

    “阿柔,你现在赶快、赶快去医院看你爷爷,你爷爷他——”

    萧净柔的话还没问完,老嬷嬷就紧张地催促她。

    “爷爷怎么会去医院,他发生了什么事?”

    听老嬷嬷的话,萧净柔原本一颗飞扬的心瞬间掉到谷底。她抓着老嬷嬷的手,心慌地追问。

    “你爷爷他早上心脏病又发作了,我们家阿朋开车送他到医院去急救,阿柔,你赶快去医院,去迟了恐怕……”老嬷嬷不敢再说下去。

    爷爷的心脏病“又”发作?她从来没听爷爷提起过他有心脏病。难怪这几年来他会一直替她介绍对象,一直急着把她嫁出去,原来爷爷他——

    “柔,怎么不进门去?”韩柏毅这时停妥了车,他迈开大步走来,看见萧净柔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他忧心地问。

    “柏毅,快,我们赶去医院,爷爷他——”她哽咽得说不出话来,焦急心慌地拉着韩柏毅往车子’的方向踅回。

    看她一脸苍白又焦虑,韩柏毅没有多问,他重新启动引擎,车子呼啸一声,从方才上来的路往山下疾驰而去。

    *****

    站在病床前,看着爷爷老迈苍白无血色的面容,萧净柔的心好愧疚,她很自责自己从来不去关心爷爷的身体,她一直以为他老人家的身体还是很硬朗强健的,没料到他只是表面上的逞强,早在四年前他就发现他得了心脏病。

    “小柔,我们走吧!”韩柏毅去柜台办理住院手续,他回到病房,看见萧净柔纤弱的身影无助地伫立在病床前,这样的画面让他的心狠狠揪痛一下。

    他温柔地把她揽进怀里,大手轻轻地替她拭去脸上的眼泪。

    “我要留在这里照顾爷爷。”萧净柔不想离开,执意要留下来。

    “你忘了刚才爷爷交代的,他要看到你高高兴兴地当新娘子,不要见你这副哭哭啼啼的模样。”他说。

    他们一个小时前赶来医院时,得知萧永森已经急救成功,在鬼门关前挽回了一条老命。但医生说他的病情随时有恶化的可能,因此需要请个专业看护,让看护二十四小时待在身边照料,随时注意他的病况。

    韩柏毅很有条理地按医生的建议处理所有事项,这点让心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的萧净柔很感激。

    四十分钟前,萧永森清醒过来,他一看见萧净柔和韩柏毅,身体虚弱的他不由分说地抓着两人的手,直嚷着要萧净柔抓好良机嫁给韩柏毅。

    他说这是天赐良缘,错过了就再也找不到像韩柏毅家世这么好的男人了。

    韩柏毅站在病床前心里冷笑着,萧永森打的算盘还真是精,一块几十平方的小土地要换他孙女一生的荣华富贵。

    萧净柔处于伤心欲绝的状态,根本无心去注意爷爷和韩柏毅心里的算计,从头到尾她只是听从萧永森的话不断点头,不论萧永森此刻要求她做什么,她都一定会去完成。

    “可是我……”萧净柔想起爷爷的要求,他要她马上嫁给韩柏毅,在他还来得及看见她的幸福之前。

    “得走了,我们得赶去婚纱公司试穿礼服,明天一早得赶去教堂……”既然萧永森如此迫不及待把萧净柔往他怀里塞,他也乐得赶快把她娶进门,只要结婚手续一办妥,那块土地就马上会落进“高仕企业”的名下。

    “明天?”需要这么急吗?萧净柔疑惑地抬起泪眼看着韩柏毅。

    “我的小柔,我爱你,如果可以我甚至不愿意等到明天,现在就马上把你娶到手。”她在怀疑,那眼神对他有着不确定的信任。韩柏毅忙不迭安抚她,用他最擅长的温柔爱语。

    萧净柔排除心中的不安,倚进他的怀里,决定把自己交给这宽壮温暖的胸怀。

    *****

    由于实在是太过于仓促,这个婚礼除了牧师证婚之外,就只一个见证人出席,他是——柯以翔。

    萧净柔穿着一套剪裁简单、样式雅丽的白纱,轻点胭脂的美丽容颜带着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站在神的面前和韩柏毅亲密地拥吻着。

    这一刻应该是幸福的,但为何她却感到空虚而怪异。

    当韩柏毅亲热地拥着她走出教堂时,她看见柯以翔脸上挂着沉重的神色。

    “柏毅……”

    “嗯?!”

    “我……”

    “想说什么?”

    她在韩柏毅的怀里抬眸,想向他吐露她的感觉,但在接触韩柏毅那双热情的黑瞳时,所有一切的疑窦和忐忑都烟消云散了。

    “没事。”对自己的不安感到可笑,她轻笑地摇摇头,韩柏毅被她的笑容吸引,忍不住又俯下脸,在教堂的门口吻她。

    “呀——”来不及惊呼,她的声音被韩柏毅那贪婪的唇给吞没。

    灿烂的阳光投射在这对新人身上,教堂两旁盛开的野百合花似乎也在为这场婚礼祝福——萧净柔在心里愉悦地叹息,驱走内心的不安之后,取而代之是幸福满盈。

    当他缓缓放开她,萧净柔羞红着脸、低垂着螓首,她不敢望向一直站在一旁的柯以翔。韩柏毅知道她的羞涩,便把她拥下阶梯,直接进入已在一旁守候多时的白色礼车。

    “我们现在要回B市吗?”和韩柏毅并坐在舒适宽敞的后座,萧净柔柔声地问他。她现在不能回B市去,因为爷爷还生着病住在医院里。

    “不,我们还会在这里待上几天。”他得等到过户手续完全办妥才能安心地返回B市。

    到那时候,他就会和萧净柔摊牌,把一切的计谋告诉她——这么做好像太残忍了,韩柏毅深邃的眸子望进她清灵的眼里,他的心竟在这一刻软化犹豫了。

    不,比起萧永森对“高仕企业”造成的损失,他这么做可仁慈太多了。韩柏毅冷硬无情地撇开脸,他迅速地挥去这个突然浮上的念头。

    柯以翔在这时走过来,打断了韩柏毅的迷思。

    他按下车窗,黑眸眺向前面,他用森冷的语调向柯以翔交代……

    “以翔,麻烦你帮净柔去办理入籍手续,办好之后跑一趟医院,把资料拿去给萧先生过目,好让他‘安心’地养病‘安心’地……”把土地所有权交出来。后面的尾句他自动消了音,他转过眸,用冷然的眼神向柯以翔表达。

    柯以翔意会地点点头,他忧心地瞥了偎在韩柏毅怀中的萧净柔一眼,然后礼貌性地和两人颔首道别,退开两步,他让礼车先行离开教堂。

    “我们要去哪里?回度假山庄去吗?”当车子驶往郊区,萧净柔不解地问。

    “回我们的家,我在靠海的郊区有一栋别墅,这几天我们暂时就住在那儿。”他回首温柔地告诉她,萧净柔回以深情的注视。“柔,你……嫁给我……后悔吗?”她的眼神太温柔,让他心虚,冲动地问出这个问题,他的心里很懊悔。

    “一点也不!”萧净柔完全没有任何迟疑,她用坚决的、全然相信的语气回答他。

    “为什么不?”他锁起双眉,一颗心缓缓下沉到谷底。

    “因为你爱我啊!”她甜甜地笑。

    她全然的信任让韩柏毅的心狠狠地拧在一起,在这一刻,他竟然对设下这桩计谋的自己感到厌恶,他不该如此无情地伤害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女子。

    他无法面对这样幸福深情的笑靥,撇开俊颜,他把视线落向车窗外飞逝过的景物。

    他希望他和萧净柔之间的一切,在扯破谎言之后,她对他所有的怨恨会像这些景物一样——

    *****

    这是一间很漂亮的欧式别墅,占地不大,大约只有四十来坪,仅有两层楼高,但是在萧净柔的眼中,却是一栋温馨的房子。

    韩柏毅拉着萧净柔进屋子里,他的房间在二楼,于是便直接带着萧净柔来到卧房。

    司机周年把车子停在小小庭院里,等着载欧巴桑到附近的大卖场去采购食物及日常用品。这是老板韩柏毅交代的,他和萧净柔可能会在这里待上数天,所以必须把生活必需品补足。

    “小周啊,她是谁?”欧巴桑坐上车,好奇地追问。

    “是老板娘啊!他们刚刚在教堂结婚了。”周年熟练地把车倒出庭院大门外。

    “啊?老板娘?啊……老板他的女朋友不素那个漂亮的大明星吗?”上个礼拜六老板韩柏毅才带乐妮回来这里小住,怎么才几天不到,就移情别恋娶了别的女人了?

    “有钱人都嘛是这样,家里娶一个,外面养一个。”这是小周的猜测,欧巴桑想了想,也点点头表示认同。

    “夭寿哦,我们老板这样子很没良心哩。”她替萧净柔抱不平。年纪这么大了,她看人无数,对于萧净柔的第一印象是非常好,至于那大明星乐妮,看起来就是骄纵得令人受不了。

    “唉呀!欧巴桑你可别在老板娘面前提起老板和那个大明星交往的事。”对于欧巴桑的叨念数落,周年很紧张的叮嘱她。

    “拜托耶——我才没那么大嘴巴哩!”欧巴桑赏给周年一个大白眼——她又不是吃饱闲着没事做,干吗管人家的闲事。

    *****

    光这间浴室就比她公寓的房间还大,萧净柔褪去白纱礼服,把长发绾在顶上。坐在装满温水的按摩浴白里,在玫瑰香精的香气烘托下,还有按摩水流力道适中的冲揉,她整个人感到舒服又放松。

    掬起一掌的温水,她洒在雪白的肩上,嘴角轻扬起,勾勒出一抹幸福的美丽笑容。

    浴室的雕花玻璃门缓缓被拉开,韩柏毅一身赤luo地踏在白色的磁砖上,萧净柔惊讶地转过眸看他——

    老天!他那精健结实的luo躯让她脸红心跳不已,让她羞赧得不知该把目光放向何处。

    他大步地朝浴白走来,萧净柔垂下灵眸,一阵悸动从心的最深处传来,一股躁热从脚底直窜上四肢百骸,沉在水底下的十只手指无措地绞扭着。

    “我还没洗好,你怎么就闯进来了?”她不敢看他那如火灼烫的黑瞳。

    “我想和我的新婚妻子洗个鸳鸯浴不行吗?”

    说着,他已踏进浴白内,高大的身躯占据一半的空间。

    他坐下去,双腿环住她的娇躯,让她倚偎在他宽阔的怀里。

    “我不习惯和——”虽然两人已有肌肤之亲,但她还是不太习惯如此亲密的举动。

    她想起身着装,但被韩柏毅制止,他不会让她临阵脱逃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太轻狂最新章节 | 爱太轻狂全文阅读 | 爱太轻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