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太轻狂 > 第二章

爱太轻狂 第二章

作者 : 季荭
    凌晨五点半,韩柏毅一身白色的名牌休闲服,他潇洒地倚着车,两条修长的腿交错着,他手上拿着一支行动电话,正在通话中——

    “对方的态度开始软化了,我们再和他斡旋几次,他可能会同意把土地卖给我们。”电话彼端传来柯特助的声音。

    “我知道了。”韩柏毅满意地点点头,他即刻收了线,目光霍地拉向几公尺外那间绿色屋顶的小花坊。

    清晨的街道,人车稀少,韩柏毅从烟盒里取出一根烟,表情深沉地抽着烟。他那双搜寻的眸说明了他的意图——他在等人!

    一辆蓝色的小货车阻去了他的视线,那辆车就停在花坊的前面。

    韩柏毅看见了萧净柔的身影,她正从那辆小货车下来,长发依然绾在顶上。

    捻熄烟,他大步迈向对街。

    “嗨,早安!”

    来到萧净柔的身后,他用愉悦的嗓音向她打招呼。

    萧净柔猛地转过身来,他那出众的高大身影落进她惊讶的灿眸里。“嗨——是你——”

    再见他,昨晚的一切猛然浮现脑海。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让她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而已。

    “我等了你将近一个小时了,还以为我要等到地老天荒才能再见到你。”他说,同时弯身替她把车上的三箱花材叠起来,一起抱下车。

    “你别忙——”萧净柔脸颊发烫。她赶忙上前阻止他,他这一身昂贵的衣服,如果被这些花枝给染脏了,那她可赔不起。

    “你别这么客气,我可以随时随地任你差遣,绝对没有半句怨言。”他真诚地说道。把花材抱进店里后放下,他突然回首在她的唇上落了一个吻。

    “老天,你的唇真甜。”

    她的唇似乎具有魔力,韩柏毅只是轻轻一沾就恋上了。

    萧净柔僵住了身体,他又吻了她。

    “韩先生,你真的不用帮我的忙——”萧净柔不自觉地抚了抚被他吻过的朱唇,娇羞地对他绽露一抹笑。

    “叫我柏毅。”他打断她。

    “柏毅…”她还不太习惯这样亲呢的称呼。

    “嗯,你想说什么呢?”他问。

    “我……”她要说什么?在抬眸迎上他那炽热的双眸时,她一时之间忘了。

    “等你想起来再告诉我吧。”没给她思索的机会,他便拉着她的小手,转身往店外走去。“现在我带你去吃早餐,一大早就起来忙,你应该饿坏了吧!”

    “唉——我的店门没有关——”

    迅速地走到对街,他把她塞进车里,飞快地坐上驾驶座,在她抗议之前,房车已经远离那未关门的小花坊。

    *****

    不过是一顿早餐,他竟然带她来这间五星级的餐厅。

    一颗煎成心剩的荷包蛋,一份涂了美乃滋、加上青翠蔬菜和鲔鱼的三明治,一份水果沙拉,还有一杯现榨的柳橙汁——看起来非常美味可口。

    “怎么了,你为什么不吃?难道你怀疑大厨师的手艺?”韩柏毅挥退侍者,他潇洒地拉开餐椅坐在她身边,他的手臂紧贴着她的手臂。

    “我……”他和她如此的贴近,让萧净柔的心跳又不自觉地加快起来。“这么早,这餐厅怎么会有营业呢?”她疑惑问道。

    “只要有钱,就算要他们二十四小时营业,他们也照着做。”韩柏毅狂妄地回答她。他知道她容易害羞,便刻意把身体贴近她,一双黑眸在她娇。

    艳的脸庞上溜转,紧盯不放。

    “其实你不必这么浪费,我的胃口很小,也不挑食,半个馒头就可以喂饱我的胃。”她闪避着他的注视,小声道。

    “我一点都不会感到浪费,我说过,我会用我的所有来换取你这一颗心。”她越闪避,他越追随,不让她有遁逃的机会。

    他的话很容易让女人的心陷落。

    “为什么……你对我……”她想找出答案,因为她如何也想不通为何她会如此的幸运。

    “当爱来临的时候,我们根本找不到答案。”他对她说,神情是真诚的。“小柔,你会怀疑我的爱吗?”他问她,神情变得不安。

    她怀疑吗?一切实在来得太突然了——

    “我——”她该如何回答他。

    “我知道你很怀疑,但是没关系,我会向你证明我的真心,直到你愿意点头嫁给我。”挥去俊颜上那抹忧郁,他豁然开朗、充满自信地说。

    “结婚?”这个名词让萧净柔的脑海一片空白,他们不过才认识不到十个小时啊,他怎么就提起了“结婚”——

    “我是以‘结婚’为前提的心态和你交往,你不能接受吗?”看她思虑的模样,韩柏毅忙不迭握住她放在膝盖上的纤纤小手。

    他得到她是势在必行的事,绝对不能有一丁点的差错;韩柏毅心忖着。

    “唉——唉,我当然可以接受。”几乎是受到半强迫的,她无法拒绝他。

    “那就好。”韩柏毅感到如释重负。“你让我一颗心差点停止运作。”他抚着胸口,很沉郁地对她说。

    “你看起来这么健康强壮,心脏功能不至于这么弱吧?”萧净柔抿着唇为他的夸张表情甜甜地娇笑回应。

    “嗯,若从另一方面来看,我的确是很‘强壮’的——”韩柏毅暖昧地接下她丢来的问题。

    “哪——方面?”萧净柔一时意会不过来。

    “关于‘肉体’那一方面!”他欺上脸来,低声在她耳畔轻喃,还挑逗地用牙齿轻咬了一口她小巧美丽的耳垂。轰!瞬间萧净柔全身像着了火一样。他怎么可以在公开场合——

    “柏毅——”她轻斥他。

    “嗯,怎么了?脸红成这个样子?”他皮皮的装作没事样,看着她的反应内心竟然又狂跳了起来。

    他的心好像又为她失控了。韩柏毅脸色一沉,赶紧压抑住自己波动的情绪。

    “我脸又红了?”没发现韩柏毅表情的变化,萧净柔为自己红烫的双颊发窘不已,两只纤纤玉指不禁扭绞着浅蓝色的洋装,手足无措地。

    “好红哦!”他又坏心眼地揶擒她。

    “不要跟你讲话了,我要用餐了。”他总爱逗她,萧净柔羞窘地咬了一下粉唇,拿起一小份三明治,还没送人口,她就兀自发愣起来。“怎么不吃?要我喂你?”他瞥了她一眼,低窃地笑了出声。

    “不、不是的——”萧净柔紧张地直摇头。

    “可惜,我以为我能有这个荣幸替你服务。”

    不知为何,他竟喜欢看她羞窘的模样。他用手支着脸,侧着眸,专注地凝视着低垂螓首的她。

    “我自己来。”生怕他真的喂她,萧净柔慌忙地取饼三明治,小小地咬了一口。

    “合你的口味吗?”看她的表情,他充满期待地问她。

    “很好吃。”真的好吃。萧净柔羞赧地回视他,她的脸上带着满足。

    “好吃就多吃点,看你弱不禁风的,平常的食量一定很小。”他很自然地打量着她,那眼神不自禁地流露出温柔和关切。“我的体重已经超重了。”她哪有弱不禁风,萧净柔不赞同他的说法而抗议起来。

    “我看不出来你哪儿超重了。”他不相信。

    “我的腰还有臀部——”她脱口而出地反驳,但一开口就后悔了。天啊!她怎么会如此大胆地和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男人谈论她的身体。

    “如果有机会,我想……”韩柏毅带着促狭的望上她羞窘的脸蛋。

    “不行!”她羞窘地喝止他要说的话。

    “怎么了?我只是想说,如果有机会我想带你到郊外去玩。”他故意逗她,随后邪恶地扬起眉。

    喔哦!她又出丑了。萧净柔的头垂得更低了,她几乎想在地上挖个洞好钻进去。“净柔——”他突然用充满感情的声音唤她,连韩柏毅自己都被如此深情的声音吓到。

    萧净柔的心被这款款深情牵引起狂潮,她感觉心跳又更快了。

    “净柔,有人说过你这模样……很美吗?”她娇红了脸;低垂着螓首,几撮发丝落下,凌乱却性感地掩住了粉颊和玉颈,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有种出脱尘世的美,连韩柏毅也心动不已。

    “没有……你是惟一的一个。”萧净柔娇羞万分的微抬起眸,她怯怯地迎上他的注视。

    他用火热的目光和她交缠——

    “感谢上帝把其他男人的眼睛都遮蔽了,要不然我韩柏毅也不会这么幸运地认识了你。”他情不自禁地凑过去捧起她娇红的小脸,更情不自禁地把唇缓缓落在她的唇际。“柏毅,这里是——”他竟然要在这里吻她。

    萧净柔瞥了两旁的侍者一眼,他难道忘了他们处于公共场所吗?虽然此时豪华偌大的餐厅里没有其他客人,但光是侍者就有十几名耶!

    “他们不敢打扰我们……”韩柏毅当然知道她的顾忌,但他可不想因此而放弃一亲芳泽的机会。

    在她再次的抗议之前,他的唇在下一秒便掳获了她的,热情的舌挑开她的唇瓣,饥渴地探了进去。

    这个吻不同于昨晚的接触,现在的他是热情而放纵的,在两唇缠绵的同时,他的手移到她的胸前,大胆地隔着薄薄的丝料**着她小巧浑圆的**。

    “柏毅……”从来没有这样被男人抚摸过,萧净柔一下子理智尽失,手上的三明治掉落在地毯上,所有的矜持也被抛诸脑后,她任他的唇探索着、任他的掌在她身体的每一寸烙下**的痕迹。

    萧净柔以为自已会就此把自己交给他,如果他大胆地要在这里要她的话。

    但行动电话的铃响声打断了一切。

    韩柏毅倏地从失控边缘中惊醒过来,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的丝衫解开两颗扣子,半露出雪白的胸,及膝的裙也被撩到大腿上,春光无限。

    半掩的眸迷离,樱唇红艳,两颊羞红——她这模样真像在森林中迷失的精灵。他竟然失控了!

    “小柔,对不起!”在电话声不断地催促中,他强压下全身如火烧灼的欲望,把她推开他的怀抱几寸之遥。

    “啊——”

    突然被推开,萧净柔也从迷醉的**中清醒过来。稍微恢复理智的她,看见自己衣衫不整的模样,不禁惊呼一声。

    “别慌,我帮你。”韩柏毅伸过手来帮她把衣服的钮扣扣上,又迅速地把她的裙子抚平整。她这娇艳的模样被那些侍者看见了,韩柏毅心中竟因此燃起一把无名火来。

    “你的电话一直在响——”萧净柔羞窘地不敢抬起头来面对那些看戏的侍者,她小声地,提醒韩柏毅。韩柏毅的情绪懊恼起来,因为这通电话打断了他的计划。

    “我到一旁去接,你先用餐吧!”

    拿起电话,他步向餐厅一角,背对着萧净柔,恢复原有冷静的他,神情冷肃地和来电的柯以翔商量投资案的事——

    “萧先生应允了,他说只要你们一结婚,他就会把过户资料及所有权状交给代书去办理过户。”

    电话彼端传来柯以翔兴奋的声音,四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那个顽固的萧老头终于答应了。

    他,柯以翔再也不用窝在这鸟不生蛋的乡下,每天陪着那萧老头到田里除草。

    一直以为会半途夭折的企划案终于有了大幅的进展;韩柏毅收了线,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笑。他得意的目:光看着玻璃窗里萧净柔优雅用餐的倒影,那影像是令人悸动的,但他却不能心动,因为萧净柔只是他的一步棋子。

    *****

    七点钟,马路上已挤满了上班的车潮。

    “不好意思,让你麻烦了。”

    “一点都不麻烦,反正很顾路。”

    用餐过后,为怕耽搁韩柏毅的上班时间,萧净柔本来是打算自己坐计程车回花坊的,但韩柏毅非常坚持送她回去,坚持的理由是他顺路。

    “你在哪儿高就?”萧净柔很好奇他的身份。

    “我在‘高仕企业’上班,公司就在你的花坊的对面,从我办公室的落地窗往外眺望,可以很清楚地看见你那间绿色屋顶小屋,有时候你出来走动,我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我们的距离这么近。”每个人都知道“高仕企业”是“韩氏集团”旗下最大的企业,能在这赫赫有名的企业里任职,想必学历一定相当高。而看他平时昂贵有品味的穿着,职级应该很高吧?

    “就是近水楼台,才会让我幸运地追上你喽。”

    沉稳地驾着车,他似乎不急着赶回去换衣服上班。

    “你几点上班?”萧净柔替他心急。

    “九点,时间还算充裕。”反倒是他,悠哉游哉的。

    “希望我没有耽搁到你的时间才好。”看这塞车情况,她乐观不起来。

    “你放一百个心,我就算赶不及去上班,也没人敢说话。”他是“高仕企业”的最高领导人,公司是他的,谁敢对他有意见?不过这一点他并没有打算告诉她,因为……他暂时不要曝光自己的身份比较好。

    在韩柏毅的保证下,萧净柔才稍稍安了心,她看着他利落又熟练地驾着车,十几分钟之后,花坊到了,萧净柔向他道声谢谢之后开门下了车。

    “等一下。”韩柏毅伸过手来,在她跨下车前拉住了她的皓腕。

    “有事吗?”萧净柔又坐进车子来。

    “没事……只是想吻你。”他欺过脸来,单手扣住她的后脑勺,把她压近自己,他的唇随即落下,准确无误地攫住她娇嫩的唇。

    这只是一个道别的吻,但却转变成缠绵悱恻的深吻——

    仿佛世界都停止运转了,在萧净柔就要跟随他的撩拨而沉陷**之前,他放开了她。

    “再见。晚上下班后,我绕过来带你去用餐。”

    他这个又狂又猛的深吻让她软绵无力地攀附在他的胸前喘息。

    “好……”她吐气如兰,那气息非常不稳。

    韩柏毅睨着怀中的她,勾唇笑着,那笑容有着深沉的涵义却又带点自己都无法理解的迷惘。

    *****

    午后五点,韩柏毅提早下班,他换上一套雅致的宝蓝色系衬衫、长裤,这个颜色将他的帅气衬托得更沉稳豪迈,笔挺的衣着让他已臻完美的外表更是无懈可击。

    来到地下停车场他个人专属的停车区,他打开一辆宝蓝色跑车的车门,长腿画了一个半弧,非常帅气地坐进驾驶座上。

    多金的他,一共拥有六辆不同厂牌的进口名车,每一次外出,他都会衡量当日的行程地点来决定开哪一辆车。

    才坐进驾驶座,随身的行动电话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乐妮。

    “毅,我主演的新片首映会六点在‘威纳戏院’上映,你一定得过来哦。”

    首映会?!若不是乐妮的提醒,韩柏毅压根儿都忘了他早在上个月就应允乐妮一定抽空出席她的首映会。

    应她的请求参加首映会,无非就是要把他俩的恋情公开,乐妮说这是造势的一种方式,同时也向爱护她的忠实影迷们交代她的感情生活。

    韩柏毅虽早已答应乐妮的邀约,但今晚是否出席,他却犹豫了——因为他不能在这节骨眼上闹出新闻来,万一被萧净柔看到了,那他的一切努力不就白费了?

    “乐妮,我今晚有个应酬抽不开身——”随便找了个理由,韩柏毅决定不在首映会上曝光。

    电话彼端传来乐妮的抽噎声。

    “人家不管你到底有多忙,今晚无论如何你一定要来。”娇滴滴的声音有着倔傲的怒气。

    “我恐怕是没办法赴约,请你体谅我好吗?”

    他不想让乐妮失望,但情非得已。

    而体谅他……那她今晚就得自己唱独角戏了,前些日子她都已经向记者们放出风声,今晚她的男友会出席首映会……乐妮在电话彼端思忖着。

    “韩柏毅,你今晚如果没来参加首映会,那我们就分手好了,以后你别来找我!”对着话筒生气地大叫,乐妮做出强硬的决定。韩柏毅今晚若不现身,那他俩刚刚萌芽的恋情就完蛋了。

    分手……韩柏毅还不想和她画上休止符。

    “乐妮——”

    韩柏毅对着话筒.急切地唤她,还来不及解释,乐妮已经挂了线。

    这可怎么办?韩柏毅重重捶了一下方向盘。

    思索半晌,念头一定,他启动弓擎,一声怒吼后宝蓝色的跑车即。以雷霆万钧之势驰出停车场绿屋花坊在停车场的左边方向,但韩柏毅所驾的跑车却转向右边。

    今晚他必须去赴乐妮的约,至于和萧净柔的晚餐约会先搁着吧!反正她已是他的笼中之鸟,飞不掉了。

    *****

    韩柏毅失约了……

    萧净柔从六点等到现在,他还是没有依约定来带她去用餐。

    他可能忘记了吧!

    深夜十一点,萧挣柔把放在骑楼上的石斛兰和卡土比亚、满天星搬进店里,全部摆放妥当后,她把铁门拉下来关上。

    带着失望寥落的心情踏着幽幽月色转进隔壁巷子里,她的住处就在巷子底一间五层楼老公寓的顶楼。

    昏暗的路灯将她独行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她漫步在月光下,柔顺的长发放了下来,在走动间,引曳飘动。

    那身影显得好孤单——偶尔擦身而过的路人都这么认为。

    “柔,等我一下。”韩柏毅赶在萧净柔开门进入公寓的楼梯间前唤住了她。

    萧净柔听见他的叫唤,飞快地旋过身来,乌黑柔亮的发丝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这个旋身的动作好美,韩柏毅的心在此刻被她勾引去了,他怕自己会失控,欺近她的脚步迟疑了。

    “柏毅,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原本落寞的水眸无法掩饰乍见到他的喜悦,一抹娇红染上两颊,眼底闪着因兴奋而晶亮的光采。

    “很抱歉,我实在忙得抽不开身。”今晚的确如此,他陪着乐妮穿梭在首映酒会,向每个记者展现他们恩爱热恋模样,利用他的知名度替乐妮的新片造势。

    “没关系,公事要紧。”萧净柔很体谅地说。

    她站在斑驳的铁门前面,和他距离两公尺远的对话着。

    “晚餐你用过了吗?你不会等不到我就没去吃饭吧?”韩柏毅抑住了内心的骚动,才又举步走向她面前。

    “我吃了一个甜甜圈。”她等不到他,胃口全没了,所以晚餐就在隔壁盼便利商店买了一个面包。

    韩柏毅闻言,皱起眉。

    “就一个甜甜圈能吃饱才怪,走——我这就带你去吃宵夜。”他牵起她柔软的小手往回走,他的车就放在巷子口,还没熄火。

    “不用了,我吃不下——”萧净柔婉拒他的好意,他才刚忙完公事,应该很累了。她不希望占用他休息的时间。

    “你吃不下就坐在一旁陪我吃,我饿死了。”

    不由分说,他就是坚持把她拐上车。这倒是实话,他真的饿了,因为刚才在酒会上忙着和记者打交道,压根儿没时间用餐。

    萧净柔由他去,因为她也想陪着他。

    “你以后就算再忙也该抽空吃饭,要不然你的胃会出毛病的。”被他霸道地拉着走,她没有责怪,反是柔顺地笑着。她担心他,关切地叮嘱他。

    “是的,老婆大人。”反手关上车门,韩柏毅打了两圈方向盘,换一个车道,跑车准备上路。

    “你别乱讲,我……我又不是你的——”韩柏毅的话让萧净柔好羞,他竟然这么亲密地叫她。

    “未来就是了,我想先叫习惯啊!”他侧眸看她羞赧的容颜,唇角抿着愉悦的浅笑。

    “谁要嫁给你了!”她嗔瞪他一眼,水眸带着羞意。

    “等我今晚把你拐上床,到时候你不嫁我都不行了。”他挑起眉,暖昧地对她眨眨眼。

    轰地,萧净柔僵住了,清丽的容颜红烫得不像话。

    他对她意图不轨……

    如果她够理智的话,应该马上回家,不要和他出门……

    但——她竟对今晚有所期待……理智和**在萧净柔脑中不断拔河。

    跑车在夜色中奔驰,萧净柔脸上的红浪未褪,两人都兀自陷入沉默中……此时一通电话打破了这宁静的气氛。

    韩柏毅习惯性地先瞥了一眼电话上所显示的来电号码——

    是乐妮,她大概要追问他中途离开酒会的原因。

    不管她了!此刻他只想和萧净柔在一起。

    韩柏毅手指一按,关掉手机。

    这突兀的举动引采萧净柔的注意。

    “今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不想谈公事了。”

    他侧首给她一个解释,萧净柔漾起恬柔的笑意回应他。

    她相信他的说词,全然相信着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太轻狂最新章节 | 爱太轻狂全文阅读 | 爱太轻狂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