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恋痕 > 第十章

恋痕 第十章

作者 : 季荭
    一辆宝蓝色房车在高速公路上狂飙,时速高达一百五十公里。

    几分钟后,这辆车下了交流道,沿着宽敞的道路飙往桃园中正机场。

    “七点十八分。”柯绍禹焦急地看了看表,表上所示的时间让他急得又猛力踩下油门,他必须在七点半前抵达机场,要不然就拦不到臧可岚了。

    五分钟后,他抵达机场,火速停好车,推门飞奔下车,紧凝着俊颜,狂怒地奔进机场,在宽敞的机场大厅里,他左右张望,搜寻着臧可岚的身影。

    该死的臧可岚,竟然趁他熟睡时悄悄离开公寓,待他从睡梦中清醒过来,身旁的她已经人去“床”空,床侧早已没有一丝温度。

    来不及梳洗、换衣服,他穿着一身发绉的衬衫西裤,下巴的胡髭也没有刮,就这样,像个疯子,驾车到处找人。

    他先到她的艺廊去,他知道她住在那里,但艺廊的大门深锁,招牌也拆了。找不到人,他火速向罗倩妮问了臧可岚的班机时间,果不其然,她已经赶往机场,准备搭机离开台湾了。

    这个可恶的、没有良心的女人,竟然打算离开他。

    他不会让她得逞的,今天就算要把机场翻过来,他也一定要找到她,把她抓回去。

    一身怒气腾腾,柯绍禹在大厅里乱窜,到处找人。

    臧可岚拉着两只大旅行箱,正吃力地往前走,班机时间快到了,她得赶快办理出境手续。

    这个没天良的臧可容,说什么今天要带她一起回法国,结果哩?自己竟然搭上昨晚的班机落跑了。

    她自己先回去就算了,竟然一只行李也没帮她带,害她今天得提这么重的两只大皮箱。哼!到法国后非削她一顿不可。

    臧可岚边抱怨着,边往出境大门走去。

    柯绍禹远远的就看见臧可岚的身影,看来她打算把所有家当全带到法国去,她真的打算永远离开他吗?他绝不会让她如愿的!

    柯绍禹怒气冲冲地冲上前去,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她身后,弯下腰当场把她打横抱起来,抱起她的同时,他伸手抽走她手上的护照和签证,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接着迈开大步往外走。

    “啊——救命啊!有人抢我的护照……”毫无预警地被抱起的臧可岚,吓得尖声大叫。

    “该死的女人,给我闭上嘴!”柯绍禹俯下脸,黑着脸威吓道。

    “啊……是你!”还搞不清楚状况的臧可岚,猛一抬头……天啊!她竟然被他抓个正着。“你……怎么来了?”看他那脸怒气,想必现在全身怒火沸腾。

    “这句话应该换我来问你才对。”柯绍禹口气恶劣地回她。

    “呃……我来送行的。”打算潜逃出境的臧可岚,心虚地瞟着他那张关公脸。

    “送行得提着两只大皮箱吗?”敢骗他?这女人真该打。

    “那皮箱是……”提到皮箱,臧可岚突然想起那两只皮箱被丢在大厅里。“啊,皮箱没拿啦!”那里面装的可是她的全部家当啊!

    “那两只皮箱丢了最好,省得你想潜逃出境。”他冷笑一声,此时已抵达车前,打开车门,他用力把她塞进副驾驶座上。

    “可恶,我要出国是我的自由,我又没犯法,你凭什么限制我出境?”她被关在车子里,不平地对着外面的他怒吼。

    柯绍禹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里。

    “凭我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你休想这么一声不响的带他离开我身边。”盛怒中,他口气恶劣地回她,他气得用力踩下油门,以和来时相同的速度,往台北狂飙。

    原来他追来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臧可岚一听可火了。

    “要生孩子,你不会叫你那善解人意的未婚妻帮你生?干么死巴着我不放?”她倔起小脸,美丽的眸子迸发着怒焰。

    “这不干唐薇的事,你不要把她扯进来。”她还搞不清楚吗?他现在是在气她想离开他的事耶!

    “哼!说到你那个未婚妻,你就心疼了呀?”臧可岚看他那表情就生气,他既然心疼唐薇,就该放了她呀!

    “你别把话题扯远,我们现在要谈的是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她在胡扯什么?昨晚她不是应允要给他机会吗?为何一早醒来却人去“床”空。

    “我才没有把话题扯开,你追上来不就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吗?我说你要孩子就找唐薇帮你生,我肚子里这个归我,你休想——”

    “你想的美,我绝不允许你离开我身边,你更休想独占孩子。”柯绍禹粗声打断她的话。

    “留着我,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万一被唐薇知道我们的事,她不解除婚约才怪。”臧可岚不怕他的恶声恶气,也大声地回道。

    “我说你别把她扯进来,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不关她的事。”她为何老要扯到那些不相干的人?

    “不关她的事才怪,她是你老婆耶!我只是供你发泄欲望的情妇而已,万一被她知道我和你的奸情,她一定会伤心死了,我才不要做这种不仁不义的事来伤害善良的她。”唐薇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能恩将仇报,更何况她明白自己和柯绍禹没有缘分,她挥挥衣袖、一走了之是最好的安排。

    听她讲的……原来她在意唐薇。

    唉,这女人还听不出他的心意吗?经过了昨晚那番长谈,他以为她已经知道他的安排了。

    “我和唐薇还没有正式订婚,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降低速度,车子驶进内侧车道,台北已近在眼前。“我要的是你,你肚子有我的骨肉,我不可能娶唐薇。”他叹口气,怒气已经消却大半。

    这话听起来令人心头甜甜的,臧可岚的怒气也全消了。

    “可……这是你说的,唐薇呢?她那么爱你,你打算抛弃她——”如果他真狠心这么做,她第一个不会原谅他。

    “这问题我会找机会和她谈,你就别担心了,现在你只要安分的待产,不要再打歪主意想离开我,知道吗?”他郑重地对她说。

    唐薇的事还算小,他相信她会原谅他,至于臧可岚才是令他头痛的大问题,看她那脸计量的表情,不知还想搞什么鬼。

    她在想办法离开他吗?

    他绝不允许她离开他,柯绍禹心念一定,迅速打了一圈方向盘,车子以沉稳的速度下了交流道,直直奔驰而去。

    “要去哪里?”瞥了一眼车外,他似乎不打算回公寓去。

    “回公司,我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待在公寓里。”他应道,从现在起他要时刻都将她锁在身边,免得她又想趁他不备时一走了之。

    “鸿镨集团”总公司位于市区最精华的地段,柯绍禹把车停在专属车位上,潇洒地跨下车来,绕过车头打开副座的门,弯下身抱起熟睡的臧可岚。

    孕妇总是很容易疲倦,柯绍禹心疼地把臧可岚抱在怀中,坐上总裁专用电梯,直达第二十六层的总裁办公室。

    当电梯门在二十六楼打开时,柯绍禹面对的是三对错愕的眼睛,一双是柯绍基,一双是他的秘书,另一双则是他的女朋友唐薇。

    “绍禹,她……”唐薇看见柯绍禹把臧可岚亲密地抱在怀里时,心里并没有生气或嫉妒的感觉,有的只是关心和好奇。

    “大哥,你未免太明目张胆了吧!竟然在未来老婆面前亲密地抱着其他女人。”柯绍基好似担心不生事似的,在一旁煽动道。

    “滚回你的办公室去!”柯绍禹赏给柯绍基一个杀人的目光,怒瞪这专会坏事的家伙。

    “我和张秘书有事要谈,现在走不开耶!”有好戏看了!柯绍基耸耸肩,咧开一嘴坏坏的笑容。

    “唐薇,这事我马上和你谈,你在会议室等我一下。”真是碍眼,柯绍禹又赏柯绍基一个白眼,随后回眸来对唐薇说道。

    “好的,你先把臧小姐安置好,她有孕在身。”唐薇甜甜地笑着应道,对于眼前这一幕,她一点也不感到嫉妒,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唉,怎么会这样?柯绍基原以为会有好戏看,他和张秘书纳闷地望着她脸上那甜美的笑容。

    “唐薇,真对不起,我这么做可能让你难堪了。”

    “绍禹,我向你保证,我一点都不介意,我很衷心的祝福你和臧小姐,她和你才是适合的一对。”

    柯绍禹一再的向唐薇道歉,看在唐薇眼里,她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柯绍禹爱惨了臧可岚,要不,以他这样一个强势、倔傲的男人,岂肯在她面前如此低声下气的道歉?

    “你真是个好女人,是我没有这个福气……”

    唐薇掩嘴笑了笑。“好了,别再说了,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那就好,我会给你一些补偿——”他就知道唐薇会谅解他,柯绍禹愉悦地站起身来,等不及要奔回办公室向臧可岚说这件事。

    “你不介意,我可介意得很。”未料,臧可岚却突然闯了进来。

    “柯绍禹,你不能解除和唐薇的婚约,要不然我和你势不两立。”她挡在门口,指着柯绍禹的鼻尖,不快地说。

    “臧可岚,你回去好好休息,不要下床。”她在胡说些什么?臧可岚突然的闯入让柯绍禹感到困扰,他口气不佳的命令她。

    “臧小姐,你身体状况比较虚弱,快回床上躺好吧!”唐薇也关心地说。

    “唐小姐,谢谢你的关心。”臧可岚向唐薇致谢,之后撇过眸,眼神愤怒地瞪着柯绍禹。“柯绍禹,你这个狠心男人,你怎么可以不要唐薇?她是一个好女人,你不能抛弃她的感情。”她受过这种感情的苦,绝不允许柯绍禹再伤害另一个女人。

    “臧小姐,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其实我对绍禹……”唐薇想替柯绍禹解释。

    “你不用替他讲话,我知道你心里很哀伤,我们女人遇到这种事总是比较吃亏,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绝不让他对你始乱终弃。”臧可岚为唐薇感到哀伤,她不能让柯绍禹伤害善良的唐薇。

    “臧可岚,你给我闭上嘴,别在这里胡扯。”柯绍禹脸色黑了下来,他很生气臧可岚的这番话,他把她拉到一旁,黑眸狠瞪着她。

    “我才没胡说,是你太无情了,总是伤害每个爱你的女人。”臧可岚不甘示弱的顶回去。

    “我娶了她才是伤害她,我和她之间根本没有真爱存在,关于这一点,唐薇也能够了解。”柯绍禹以更大声来压制她。

    “借口!你若不爱她,怎么可能会向她求婚?”臧可岚才不相信他的说词。

    “我和她之间只存在着了解和尊敬,根本没有半点男女感情。”

    “你竟然当着唐薇的面说这种话!柯绍禹,你这样伤人的言词让我感到愤怒。”她责备他,替唐薇抱屈。

    “你的行为也让我感到非常愤怒。”柯绍禹好挫败,她到底在干什么?竟然要把他推给唐薇。“臧可岚,如果你再不闭嘴,小心我教训你。”

    “来呀!我才不怕你哩!今天就算被你给揍扁,我也要替唐薇讨个公道。”臧可岚一点都不怕他。

    该死的女人!柯绍禹要抓狂了!

    “臧可岚,你真活该受教训——”他气极败坏,失去理智的对她吼道,接着猛力把她拉进怀抱,狂怒地低下首,阴幽的黑眸锁住她抗拒的眼神,紧抿的唇欺向她略显苍白的唇。

    “柯绍禹,你不准——”

    谁理你准不准!柯绍禹在心中大吼,接着密实的封住她的唇,用失控的热情封住她那张迷人的嘴。

    “喔哦!”立在一旁的唐薇终于见识到柯绍禹的热情,她原本一直以为柯绍禹在感情上是沉稳冷静的,但眼前火热的画面推翻了她的想法。

    他的唇热情地吻着臧可岚,大手还不安分的溜上她胸前,**着她……

    唉唉!她这个电灯泡得赶快走了。

    唐薇脸颊微微发红,忙不迭地离开会议室,把这个亲密空间留给打得火热的两人。

    臧可岚想抗拒他,但他的**却让她频频投降,呻吟声不断从她的唇中逸出。

    “可岚,我爱你。”柯绍禹臀部靠在会议桌边缘,让臧可岚偎在他怀里。

    “亲爱的大哥,会议时间到了,各部门的主管们正等着问你要不要开会?”突然,柯绍基的声音出现,他打开会议室门,身后跟着一群高级主管,他们全等着总裁大人裁示,孰料却看到这活色生香的画面,所有人都瞪凸了双眼,嘴巴张得超级大。

    哇噻!真够刺激,他亲爱的大哥竟然猴急得想在会议室里做。

    柯绍禹所有求欢的动作在瞬间僵住了,这些混帐,竟敢打断一切——

    “你们统统给我滚到人事室去报到,你们全被革职了。”一声蛮吼把所有人吓得落荒而逃,柯绍基迅速关上会议室门,免得柯绍禹这只失控的野兽冲出来宰人。

    “各位主管,我看会议得延后一小时——如果到时总裁大人忙完了的话……”

    T大六十周年校庆,邀请了历届杰出校友返校庆祝,柯绍禹当然受了邀请,同班的许多位同学也应邀前来。

    罗允中现在是国际间颇具知名度的建筑师,他这次回国,就为了参加这次校庆。

    在偌大的礼堂内,柯绍禹和前妻臧可岚相偕参加校庆,他们亲密地站在礼堂一隅,和几位同学寒暄。

    “绍禹你看,允中也来了。”远远的,臧可岚就看见罗允中的身影,她有好多年没见到他了。“允中,我在这儿。”她兴奋地向允中挥手,罗允中带着一脸帅气的笑往她缓缓走来。

    “见到他需要这么高兴吗?”看着昔日情敌出现,柯绍禹脸蒙上一层寒霜。

    “柯绍禹,你的口气不太好哦!”他不会是又在吃醋了吧?真是死性难改。

    “老婆和旧情人见面,我能不嫉妒吗?”

    “我才不是你老婆,你别忘了,我现在的身分是你的前妻。”她不悦的纠正他。

    “你现在是我孩子的妈。”柯绍禹反驳她。

    “那又怎样?反正我们现在没有婚姻关系,我爱和谁好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啦!”

    “我很快会再把你娶进门,到时候你就只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哼!想要我点头嫁给你这恶霸,你再等十辈子吧!”醋劲这么大,谁敢嫁啊?

    “臧可岚,你自己说过等小孩子一生下来就要举行婚礼的!”她想反悔?柯绍禹恼火地吼道。

    “我承认我是说过这句话,但我可没说要嫁给你,我婚礼的男主角不一定会是你。”她也火大地驳斥。

    “可岚,你该死的!你只准嫁给我——”他火了,一句话就能挑起他满腔妒火。

    “你如果再不改掉你霸道善妒的个性,我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你,宁愿嫁给罗允中。”凉凉的丢给他一句,她走上前,迎上正好前来的罗允中。“允中,好久不见了。”

    “可岚,我们有好多年没见了,我听倩妮说你早和这个家伙离婚了,怎么现在又见你和他在一起了呢?”罗允中热切地给臧可岚一个拥抱,无视于柯绍禹那双喷着怒火的黑眸。

    十年前柯绍禹从他怀中抢走臧可岚,现在他只是以牙还牙。

    “这——说来话长,我们一边跳舞一边聊吧!”臧可岚亲密地挽着罗允中,两人俪影翩翩地走向舞池。

    “罗允中,你休想碰她!”柯绍禹嫉妒地冲上前,高大的身躯挡在两人面前。

    “柯绍禹,请你让开,让我和罗允中好好的跳完一支舞好吗?”这支舞是她欠他的,十年前她投向柯绍禹的怀抱,这件事情至今仍令她耿耿于怀。

    “我无法忍受你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说什么他都不会答应,他不能忍受罗允中的手揽她的细腰,无法忍受她亲密地偎在他的怀里。

    “我不过是跟他跳一支舞,又不是要跟他一辈子,你紧张个什么劲啊?”臧可岚扭过身,不再理会柯绍禹。

    “臧可岚——”柯绍禹又要上前阻挡。

    “柯绍禹,你敢再上前一步,我就拒绝你的求婚!”知道他的意图,她回过眸来给他一记威胁。

    柯绍禹的脚步顿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这么窝囊,她的一句威胁就吓坏了他。

    罗允中看到柯绍禹这举动,笑着摇头,没想到“一代枭雄”竟然也有吃瘪的时候。

    “柯绍禹,对不起喽!这支舞跳完之后,我马上把她还给你。”罗允中虽然得意,但却也不敢做得太过分,因为最近他的公司正和柯绍禹旗下某间子公司洽谈一件合作案,他怕惹毛了柯绍禹,这件合作案就泡汤了。

    “我会在这儿监视着,你最好别乱来。”柯绍禹脸色黑沉地说。

    他又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罗允中在心底大笑,他愉悦地揽着臧可岚,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柯绍禹一双阴黑的瞳紧盯着他俩,隐忍着满腔妒火,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偎在罗允中怀里,有说有笑的共舞。

    好不容易等到音乐停止,柯绍禹随即冲进舞地里,不客气的从罗允中的手中带回臧可岚。

    罗允中很有风度的退开了,柯绍禹紧紧地将臧可岚揽在胸膛里。

    “放松点啦!我快要没气了。”臧可岚在他的怀里闷声抗议,柯绍禹赶紧松开她。

    “你哦!真不知在吃什么飞醋,干么老绷着一张脸?好似我真会和罗允中私奔似的。”她轻捶他的胸膛,脸上虽露出不悦,但其实心里可甜得很,她知道这个占有欲强的霸气男人是爱惨了她。

    “我是怕得很,怕你又重投旧情人的怀抱。”他说道,声音是紧绷的。

    “你别老这样疑神疑鬼的,我跟罗允中向来是清白的,我们——”

    他按住她的唇。“我知道,你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们的感情。”

    “知道就好。”臧可岚幸福地笑着。“我可告诉你哦!婚后如果再发生争吵,你一定不可以再要我签离婚证书哦!”她很郑重地说。

    “老婆大人,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以后只有你把我踹出家门的分,我再也不敢赶你走。”他举起手发誓。

    “好,这可是你说的哦!”幸福的笑意在臧可岚唇边扩散开来,她用深情的眼神瞅着他。

    内心最狂野的情潮被这个深情流转的眼眸所牵动,他回以同样炙热的深情,情不自禁地俯下脸,刚毅有型的薄唇掳住她的俏唇。

    “呀——”臧可岚惊吟出声,他霸道热情的唇瓣含住了她的惊呼。

    “哇!柯绍禹他……”

    “你看、你看——”

    几位老同学摇着头,赞叹这令人心动的一幕。

    在柯绍禹热情的拥吻臧可岚时,偌大的舞会现场全都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全集中在舞池中央那对饥渴地需索彼此的男女身上。

    同样的一幕在眼前上演,罗允中心里不再存有嫉妒,因为他在十年前那个毕业舞会上就已明白,他是斗不过柯绍禹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恋痕最新章节 | 恋痕全文阅读 | 恋痕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