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团圆 > 第十章

团圆 第十章

作者 : 季荭
    当孙舒美在一楼电梯前著急不已,一边咒骂著电梯为何迟迟不下来时,魏棻儿已经到了顶楼。

    这儿视野极佳,豪华气派,不愧是五星级饭店的总统套房。

    魏棻儿此时正站在顶楼唯一的一间房前,心情纷乱得很,娇躯僵直,正准备按下电铃的手微微颤抖著,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打退堂鼓。她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对的,而且也是能最快弄清楚事情的唯一办法。

    略显哀怨的美眸一闭,凝聚足够的勇气,指腹触上了铜制的精美门铃。

    悠扬轻柔的音乐在精致雕花门内响起,她双手交错摆在腹前,等著里头的人来开门。

    她以为她可能至少得等上十分钟,她猜想假设在里头的人已经宽衣解带了,那他们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把衣服重新穿戴上才能前来开门,而她预估的穿衣时间大约是十分钟,或许需要更久……

    不过不管她得等多久,她既然来了就会等下去,直到魏劲之现身不可。

    当她难过的这么想时,门内却很快的就传来脚步声。一分钟不到就有人要来应门了,看来他们还没进入状况,这对她而言也许是件好事,这样一来三个人见面才不至於太尴尬,至少在衣衫整齐的情况下对谈,彼此会保留多一些的理智。

    门被往内拉开的同时,魏棻儿也张开了眼眸。映入眼帘的是那个美艳女子的身影。

    “嗨,你好,请问……有事么?”刚来应门的杨婉玲虽然困惑但还算亲切的看著魏棻儿。只需一眼,她就知道这个纤细美丽的女孩不是饭店里的眼务生,可是她为何站在她的房门前?

    “你好,很冒昧的打扰你了。我叫魏棻儿,我想请问魏劲之先生他人……是不是在你的房内?”定了定恍惚的思绪,她看著眼前这个美丽动人、浑身充满妩媚风情的女子,交错在腹前的小手悄悄地握紧。

    她和成熟英俊的魏劲之真是登对。魏棻儿胸口犯疼,开口说话时樱唇还颤抖著,但她还是很有勇气的把话说完,而接下来得看这名女子愿不愿意回答她的话了。

    “你是找他的啊?你和他同姓魏,你该不会就是他的……”

    “我是魏劲之的……妹妹。”为免情况尴尬,她选择了撇清关系。

    杨婉玲心中讶异,但表情没泄漏出来。她和魏劲之挺熟的,对他的私事也知道不少,根据她所知的情形是,这个被魏劲之领养的妹妹在一年前已经成了他的老婆。不过他的妹妹老婆却在婚礼隔天只身跑到上海寻亲,连带害得魏劲之也跟著在上海找了她十一个月。

    “请问大哥他人在你这里吗?”见女子不回应,魏棻儿有礼的又问了一次。

    “他……在呀,在书房里,我们正在谈一件重要的事。”眼前情况诡异,从这位一妹妹”苍白的脸色和哀怨的眼神看来,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了。杨婉玲在心里暗叫不妙,她可不想当破坏人家婚姻的坏女人,所以呢,眼前要解开误会,就得赶紧把男主角找来,当面说清楚才是。“我去叫他,你要不要先进来坐一下?”

    杨婉玲打算先把娇客请进来,然後再回头去找人。

    “不了,我在这儿等就行了。”但门外的魏棻儿却拒绝了邀请。不能进去,她怕自己伪装的坚强会崩溃,还是站在这儿把事情谈开比较适合。

    “你不进来……那好吧,你稍候一下。”情况很不妙喔。

    杨婉玲急忙转身,小跑步进了书房。

    “劲之,不妙了,你妹妹找上门了,她的脸色不太好,依我猜想她可能是看见我们一起进房间来,误会我们什么了。”

    书房内,魏劲之正敛眸专注看著地产买卖条款,被杨婉玲这么一嚷嚷,冷静顿时消失。

    “她人在哪儿?”唰地起身,他皱著眉头问。

    “她坚持不进来,要在外头等你。”粉肩一耸,她面露无奈。

    “我知道了。”他颔首,神色略显紧张的走出去。

    来到门外,看见棻儿站在他的眼前,面色苍白,樱唇挂著勉强挤出来的笑痕,清灵的眼眸透露出无助与哀伤。

    她看见他出现,脸色更白了。

    而他的深邃黑瞳微眯,让人看不清他的思绪。

    两人四目交接,各怀心思。

    “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他看著那一抹勉强的笑容从她的嘴角消失,问道。

    “我……我和朋友在楼下喝茶,结帐要离开时刚巧看见你和……朋友搭电梯往顶楼来……所以、所以我就跟上来了。”看著他的眼,她虚弱的说著话,刚才凝聚的那些勇气在他出现的那一刻已经消失了一半,而另一半也正在流失中。

    “你看见我和我的朋友一起上来了?”他轻轻地顺著她的话又说了一回。“既然你上来了,应该是有话跟我说吧?还是……”浓眉微微上挑,语气顿了一下,他的神情眼神依旧深沈得让人看不清。

    “是、是的,我是有事找你,想问你……”她该不该直截了当的问?

    “问我什么呢?”嘴唇都抖成这样,这妮子一定是在胡思乱想了,看来他真是被怀疑了。

    “……我想问你……你和你的朋友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这里并不是谈公事的恰当地点,不是吗?”用最後一丝勇气,她咬牙问了。

    问得很好。

    她竟然敢问出口,摆明是质疑著他,很好!

    面对勇气十足的魏棻儿,魏劲之气愤地咬著牙,脸部线条倏然紧绷起来。“你的意思是,你怀疑我对你、对这个婚姻的忠诚度?”他心头忿忿不平,但表情冷静的问她。

    她深呼吸一口气,然後用力点头——对,她心里就是存在著这样的怀疑。

    从他的黑眸里迸射出危险的光芒来,他修长的手指下著痕迹地动了动,险些掐上她细嫩的小脖子。而时间在这一秒开始暂时停滞,因为他尚未做任何的回应。

    “请你尽快回答我好吗?”他为何不说话,魏棻儿又急又心慌。

    尽快引他也想尽快打她一顿**呢!

    “如果我说我和她是情人呢?棻儿,你会怎么做?”黑瞳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看。“是嫉妒、生气,还是一点都无所谓,索性把我让给她,你好一走了之,再无牵挂的前往上海寻亲?”语气平缓但透露著濒临疯狂的紧绷。

    “我……”他这样是承认了吗?承认他和那个女子是情人,他背著她和别的女人交往引魏棻儿感觉心一窒,小手抚住疼痛的胸口,纤细的身子往後猛退一步。

    “说,你会如何?”他逼近一步,瞪著她,神情阴鵞。

    “我、我……我会嫉妒、我会生气、我会很难过。但我还是很爱、很爱你,可是我不想你为难,所以……所以我会选择离开你……”她揪扯著心,无比虚弱的吐出话语。

    “不准你再离开!”他双手扣住她的手臂,嘶吼道。“我发过誓,绝不让你再有机会离开我的身边。”

    “可是你并不要我啊,你都有别的女人了,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让我离开呢?”她哭了,眼泪一颗颗地滑下脸颊。不争气的哭,是因为他的吼声,因为得知他背叛了她的感情;因为她对他有所亏欠,她无力要求他对这个曾经被她空置十一个月的婚姻忠实,所以她哭了。“就算……就算我离开你,我也不会再到上海去了,因为……因为我根本找不到我的亲人,我……我离开你以後……就得自己一个人了……”

    听她泣诉,看她无助的染泪小脸,魏劲之叹了一口气,走近将她紧紧搂住。

    “别哭了……”哭得他心都疼了。“我没承认我和杨婉玲是情人,你并不需要白白掉眼泪,白白伤心。”大手轻柔的拍抚著她的背,温柔的哄著。“别哭了……”

    什么?他刚刚说什么来著?

    哭泣声在他温暖宽厚的怀中戛然而止。她抬起困惑的小脸,脸上泪痕斑斑。

    “小儍瓜,我没变心,没有背著你搞外遇,你听清楚了吗?”他含笑凝视著她,对於她方才那番真心的告白感动不已。

    “没、没有吗?那她——”隐身在门後的杨婉玲,不小心露出了脸被魏棻儿发现。

    “她是我的朋友,远从上海来的。”魏劲之顺著魏棻儿的手势回头望向杨婉玲,然後再把目光转回魏棻儿的身上。“她这趟来台湾,带给我一个大好消息,而这个好消息你也该一起来听听,也许你将会比我更高兴……”拙著她的细腰,转身将她带进里头。

    见两人误会解开,一直在後头偷听的杨婉玲当下松了一口气。

    “来吧,一起到书房来,这件事可花了劲之很多的金钱和心思,我不过是顺手帮个小忙而已。”她不敢邀功,说实在的她其实没帮多少忙,只是差人跑腿四处查访而已,这些费用全部出自魏劲之的口袋,她并没有花半毛钱。

    被魏劲之搂著踏进套房内的魏棻儿,连迟疑的时间都没有,她一路被带进书房,然後被安排坐在魏劲之的身边,接著他把桌上一大叠的资料递给她看。她低头翻阅著,眼眶渐渐地红了:心中满是感动,刚才才止住的泪又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找……找到了?”她抬起盈满喜悦的泪眼问。

    “嗯,确实找到了。”杨婉玲带著安慰的笑容回答。

    “我会尽快安排,好接他们来台湾和你团圆。”魏劲之勾起她的下颚,拇指抚去她颊上的新泪,另一手握住她抓著资料微微颤动的小手,深情地说道。

    “好,谢谢你。”她哽咽,抿唇感激的笑了。“你陪我一起和他们团圆。”她恳求,莹眸凝睇著他。

    “好。”他毫不迟疑的点头答应了。

    @@@

    除夕夜,魏宅一片喜气,今年除了魏家一家人之外,还多加了三位远从上海来的贵客,那就是魏棻儿的亲生父母,还有亲大哥。

    经过魏劲之的努力安排,原本已经散尽家产寻找魏棻儿的周父和周母,又重新搬回“花园洋房”,并再度做起骨董生意来,生活一改贫困,恢复往日的富裕生活。至於魏棻儿的亲大哥,拥有不错的商业头脑的周子邺,则接受魏劲之的聘请,将在年後前往“魏氏”欧洲分公司担任部门主管。

    两家人此刻正共聚欢庆团圆,团圆桌上摆满令人垂涎的年菜,除了往年一定上桌的“富贵烤鸡”、“福禄肉”和清淡爽口的“十香如意菜”之外,还有由大明虾加上杏仁片炸成的“吉利明虾”、干贝焗烤奶油白菜的“金玉满堂”。另外是煎得香脆,淋满令人食指大动的糖醋酱鱼料理,叫“年年有余”。接著上桌的是用元宝造型的容器盛著的烩鱼翅,这道菜的名称就叫“元宝”。

    总之满桌色香味俱全的年菜,大家是吃得不亦乐乎。当大家酒足饭饱时,厨子端出了一大碗桂花酒酿汤圆,这道甜点是他特地设计的,因为在今晚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吃点象徵完满如意的汤圆,往後才能圆圆满满。

    享用了丰富的团圆饭,魏棻儿陪著亲生父母、亲大哥,以及魏奶奶闲聊两个小时後,才发现她的老公并未待在她的身边,他人不见了。她向管家询问後才知道,原来他老早就被一通由欧洲分公司打来的电话给绊住,一直待在书房里没出来。

    魏棻儿向大家说了一声,就悄声往书房走去。

    推开虚掩的门,她进入後反手关上。

    “嗨,你还要忙多久?”本想悄悄靠近他,没料到他耳朵挺尖的,很快就发现了她,於是她只好出声。

    他朝她伸出手,一边向对方道别,结束了这通讨人厌的公事电话。

    她含著浅美的笑容绕至书桌後方,亲昵地坐上他的大腿。

    “过年谈公事,你不累吗?”娇甜抱怨的嗓音在他耳畔轻吐,搔著痒。

    他心痒难耐,搂紧她,俯唇在她微翘的甜唇上烙下一个火热的吻。

    热吻既毕,他意犹未尽地用唇在她的脸颊抚刷搔弄。

    “有事找我?”他低哑地问,用直挺的鼻子赠赠她的鼻尖。

    “嗯……”属於他的气息缭绕著她,让她心魂俱醉。“我想回答一个你曾经问过我,还交付我一定要仔细想想的问题……”双臂搂著他的颈,换她反吻著他,搔弄他的颊鬓。“这个问题我想了整整三年,今天终於想到答案了,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

    “快告诉我,你的答案是什么?”他和她心有灵犀,当她提起这件事时,他也记起来了。

    在三年多以前的某个周六,他和她共赴育幼院找院长替育幼院解决完事情後,在回程途中,他曾经开口问她一件事——他问她可曾想过要如何回报他?

    当时她的回答是否定的,而他告诉她,要她仔细想想,想到了再当面告诉他。

    这个答案,他耐心等了三年,现在她终於想到了,他满心期待著听——

    “快告诉我吧!”他单手勾著她的下颚,专注地等她说话。

    她抿嘴笑著。“我决心一辈子都好好爱你,这算是报答你领养并教养我的恩情……”

    “很好。”他点头,满意自己所听到了。“那我帮你找回亲人、买回祖宅和那批骨董家具,并让你们全家团圆的这份恩情呢?你要如何报答我?”他对她挑眉,眼神狂炽。

    他要的报答很简单,一夜的欢爱就足够了。

    她唇角的笑容更深了。“这个啊……就生个小宝宝让你当爸爸喽。”

    小宝宝?!

    相当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向来精明睿智的魏劲之当场呆掉。

    “老公,你满意这个『报答』吗?”她敲敲他的额心,想敲醒呆儍的他。

    他迅速回神,性感的薄唇用力印上她甜美的小嘴。“实在是太、满、意、了。”

    呵,她的肚子里有了他们爱的结晶,有小宝宝了,这真是太好了。

    团圆夜,好圆满哦!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团圆最新章节 | 团圆全文阅读 | 团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