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驯汉记(上) > 第四章

驯汉记(上) 第四章

作者 : 典心
    飞花落入水泉,顺着浣纱城内运河沟渠乱转,流入方府后,在雅致的庭台楼阁间绕了几圈。丫鬟们拿着竹篓,捞起落花。

    几位阿姨都出了府,仆人们也没松懈,勤奋工作着。整座宅子里最闲的人,都凑在大厅里。

    “这座城很和平。”秦不换淡淡地说道,挥动着素面的扇子。在逐日不耐的伙伴里,他是唯一仍能怡然自得的人。

    北海烈下了评论。“和平到让人想睡。”

    得知衣食无虞后,他们先是放松几日,享受浣纱城的招待。但悠闲的时间一长,无聊感油然而生,男人们反倒开始焦躁。

    “总比餐风露宿好。”秦不换说道,举杯啜茶。

    “等解决了方舞衣,我会找到事情让弟兄们做。”楚狂回答,表情木然,看不出情绪。

    “解决?”秦不换挑眉。

    楚狂睨了一眼。“成亲。”他补充。

    秦不换轻笑出声,嘴角微扬,那张脸俊美得让人神魂颠倒。“瞧你,怎么把一桩喜事说成这样。”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打断谈话,门外的丫鬟们福身请安,推开门扉。一阵秋风吹进屋内,吹动方舞衣的丝裙,也吹来淡淡的香气。

    “方姑娘。”秦不换礼貌地起身,对着她微笑,其馀两个男人则是动都没动,**仍黏在椅子上。

    舞衣屈膝福身,走进大厅。

    “打扰你们了吗?”她进门前,听见了谈话声。

    秦不换笑意更深。“没什么,只是在聊喜事。”

    舞衣眨了眨眼睛,粉颊浮现淡红,却没有继续追问。她举起双手,击掌出声,衣袖往下滑,露出两截白嫩的手臂。丫鬟们立刻将门外的食盒端进来,将十来道精致的菜肴搁上桌。

    秋季蟹肥,菜肴就以蟹为主。盘中蟹羹、蟹粉、蟹豆腐;蒸蟹、炸蟹、醋溜蟹等,盘盘色香味俱全。只是餐点虽然精巧,却分量奇少,十来盘加起来,也只够成年男人塞牙缝。

    舞衣亲自拿出木筷,放在楚狂的面前。

    秦不换挑眉,夸张地叹了一口气。“这是代表,烈叔跟我没口福了?”

    “北海先生的房里,已经另外摆下好酒好菜,等着两位去享用。”舞衣微笑着,转头看向楚狂。“我想跟你单独谈谈。”她要求道,刻意支开其他人。

    楚狂挑眉,默不吭声地看了她一会儿,才缓缓点头。

    秦不换低笑几声,喝乾杯里的好茶,率先站起身来。

    “烈叔,那我们先走吧,别打扰人家了。”他冲着舞衣笑了笑,才走出聚事大厅。北海烈默不吭声,也跟着走了。

    门被关上,大厅内转眼只剩楚狂跟舞衣。

    “你要跟我谈什么?”他问道。

    舞衣挽起袖子,亲自为他斟酒,表面看来平静,其实十分紧张。她是鼓足了勇气,才能走进大厅,跟他单独相处。他对她的影响力没有减退,但是有些事情,不尽快说明白又不行。

    “谈婚事。”她轻声说道,察觉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明亮无比。

    楚狂挑眉,没想到她要谈的,竟是这件事。

    是因为身为方家唯一的女儿,有着得天独厚的宠爱,造成方舞衣的不同吗?她温驯有礼,却又比一般女人勇敢得多,不但有胆与他独处,甚至还主动提起婚事,这可是一般大家闺秀想都不敢想的——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有着很浅的笑。

    她的与众不同,让他很高兴。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楚狂开门见山地问。

    舞衣垂下小脸,露出一截粉颈,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呃,家兄才刚去世,近期内不宜嫁娶。”她轻声答道。

    “要等到什么时候?”他听见必须等待,笑意尽失。

    “按照习俗,若是不在百日内成亲,就必须等到服丧期满。”

    “丧期多久?”

    “三年。”

    楚狂的脸色蓦地一沈,浓眉紧拧。

    “我不会等到丧期结束。”看那表情也知道,他可等不了三年。

    “我也没指望你能等那么久。”舞衣小声地说道。三个月大概就已是他的极限,哪里可能忍得了三年?况且,再等三年,她就二十六了。

    “别理会什么丧期了,是方肆要我来娶你,他活的时候赞成,死了也不会反对。”他看向她,言简意赅地下了结论。“我们尽快成亲。”

    舞衣失声轻叫,双手乱摇。“不!”

    “不?”黑眸眯起,危险地看着她。“你不嫁?”她的拒绝,比那些女人们的敌意更让他恼怒。

    她深吸一口气,克制着伸手抚平他眉间拧紧的结的冲动。“不是的,只是在成亲之前,我们必须好好谈谈。”

    “谈什么?我已经同意了。”楚狂不耐地说道。

    舞衣再度深呼吸,在心里由一数到十,才能继续说话。

    “我们若是成亲,浣纱城就成为你的责任,无论大事、小事都需要你作主。你必须先让城民接纳你,亲事才能顺利进行。”

    他看着她,片刻后才不情愿地点了个头。

    她露出微笑。“那么,从今晚开始,我会派人把帐本等文件送到你房里,你先大略浏览一遍。”

    楚狂没有回答,伸手倒酒,眉间的结打得更深。

    舞衣乘胜追击,打算趁这机会,一股脑儿把事情全摊开来说了。“另外,浣纱城里有我爹娘立下的规矩,进城的人全都必须遵守。你成为城主后,更是必须以身作则。”

    “什么规矩?”他冷声问道,耐性所剩不多。

    “公平。”

    “公平?!”浓眉拧起,他神情古怪地瞪着她,像是头一回听见这词。

    他当然懂得公平,懂得该待人如己、一视同仁。只是,他懂得的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公平,他也以为,只有男人跟男人,才会讲究公平。

    跟女人之间,有公平可言吗?这小女人还想搞什么花样?

    “例如,你吃一个果子,我也吃一个,赞同吗?”舞衣仰头看着他。他实在太高大,她仰得脖子有些酸。

    楚狂点头。

    “你会独自享用,不许我吃吗?”

    俊脸变得阴骘,彷佛她的话侮辱了他。

    “我不会让你挨饿。”楚狂瞪着她。

    舞衣眨了眨眼儿,漾出浅浅的笑容。不知为什么,他的口气虽然粗鲁,表情也看不见半分温柔,但他说的话,却让她的心头暖烘烘的。

    “我知道你不会,那只是比喻。”突然觉得他皱眉的模样也令人着迷,她伸手拍拍他的手臂,露出甜笑安抚他。“那么,依此类推。你要是吃了一篓荔枝——”

    “荔枝?那是什么?”

    不行,这举例不够具体,楚狂是北方人,荔枝则是岭南才有的水果,他大概没见过,遑论是吃了,她必须举个浅显易懂的例子。

    清澈的眼儿转啊转,落在餐桌上。

    “如果你吃了十只蟹,那么,我也可以吃十只蟹,对吗?”

    “你吃得了那么多?”他狐疑地看着她。

    她克制着叹气的冲动,耐着性子跟他解释。

    “我说了,那只是比喻。”她笑得更柔更美,晶亮的眸子望着他。“那么,你会让我吃吗?”她注视着他,双眸闪动。

    “如果你吃得下,那当然可以。”楚狂耸肩,理所当然地回答。

    舞衣用力点头,热切地看着他。“城内所有的事情,都是以此类推,这就是公平,很简单的。”

    他挑起眉头,黝暗深沈的眸子始终看着她。

    原来,这就是她要的公平?的确是比男人跟男人间的公平,来得简单得多。这就好办了,这女人的公平问题,全是绕在食物上打转的。

    “你同意了?”舞衣追问,小脸上充满期待。

    楚狂点头,看不出这些事,他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毕竟,他不会让她饿着,她想吃多少都没问题。

    舞衣眼儿往下垂,滴溜溜地乱转着,掩饰其中快要满溢的笑意。不行,她不能笑出来,他太过敏锐,说不定会察觉出什么。

    “那么,我必须跟楚将军要个东西。”她轻声说道。

    浓眉皱了起来,瞪着她的小脑袋瞧。成亲果然是件麻烦事,就连前置作业都这么繁复,这小女人的问题接连不断,净拿些鸡毛蒜皮的事来询问,要他答应这个、答应那个。

    “你要什么?”他又倒了一杯酒,猜想她又会提出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

    舞衣露出微笑,抬起头来看着他。

    “军令状。”

    大厅内一阵死寂。

    日光透过窗棂上的红纱,变化出万千光影。

    楚狂倒酒的动作停顿,那双剃锐的浓眉皱起,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舞衣也看着他,没有退缩。她的双手搁在丝裙里,捏得紧紧的。

    还是不行吗?她先前东牵西扯,就是想降低他的警戒,将一切合理化,免得他过度反弹。毕竟,女人要讨军令状,的确有些惊世骇俗。

    军令状一出,全军就必须唯命是从,给了她军令状,等於是给了她黑衫军的统驭权。

    楚狂会愿意让出统驭权吗?!

    “为什么?”他半晌后才问道。

    她吁了一口气,紧绷的肩膀,瞬间放松不少。

    好现象!至少他是询问她理由,而不是立刻否决。

    “我要公平。”

    楚狂开始思索,食物跟军令状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

    “公平不是你我关起门来说的,是浣纱城民,以及黑衫军必须共同遵守的。我握有军令状,才能让城民觉得,两者是处於同等地位。”看见他眉头愈皱愈紧,她连忙补充。“一旦他们抢起食物,我也好有权处理。”这举例,他总该懂了吧?!

    这次,他没被耍弄过去,略过食物两字,直逼问题核心。

    “你想掌权?”黑眸里闪过锐利的光芒。

    舞衣垂下眼睫,没跟他的视线接触,姿态娴静,温驯得像头小绵羊。“那只是作作表面,让城民们安心。”她轻声回答,连声音都让人心生怜爱,不忍心多加怀疑。

    他耸耸宽阔的肩膀,没有追问,听信她的解释。

    一个女人,能有多大能耐?

    方舞衣只是个女人,就算有了军令状,顶多也只能干预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不可能造成威胁。

    “那么,是你答应了?”她小声地问道,低垂的眼儿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她的心怦怦跳,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被他瞧出端倪。

    “成亲后,我就给你军令状。”

    “不,不能等到成亲后。”她立刻说道,发现他投来狐疑的目光,声音马上又软了下去。“我想让城民尽快接纳你。”她无辜地说道。

    “我们何时成亲?”绕了一圈,他没忘了追问关键。

    舞衣的脸儿微微一红,才想开口,门上传来轻敲,香姨的声音隔着纱窗响起。“小姐,浣纱陇的桂农送来当季桂花,请您点收。”

    她松了一口气,隔着纱窗扬声回答。“知道了。”

    不敢看楚狂的表情,她举步走到门边,开了门就往外走,刻意回避他的逼问。她的动作灵活得像头鹿儿,穿着绣鞋的纤足,像是没沾到地。

    走出大厅,确定离得够远了,她才轻轻喘了几下,用手拍拍胸口,安抚自个儿怦怦乱跳的心。

    跟楚狂对阵,实在太惊险了。他虽然话不多,但那双高深莫测的黑眸,只是一瞥,就能让她乱了方寸。处在他身边,就像是接近了一把火,让她不安而慌乱,有点胆怯,却又禁不住想靠近——

    她踏过遍地的雨花台石,穿过月洞门,来到空旷的花圃。

    花圃中摆着数十篓的桂花,香远益清,徐香站在桂花篓旁,指挥仆人秤着斤两。

    香姨见到舞衣出现,扯唇想要微笑,但笑意还没染开,瞄见舞衣身后高大的身影,笑容立刻变得僵硬。

    不用回头,光从那阵突如其来的战栗,她就知道,他已经来到背后。

    怪了,这么大的个子,移动时竟然没半点声音,她甚至没听见脚步声。

    强大的压迫感弥漫四周,楚狂弯腰靠近她的发,热烫的呼吸,让她颤抖。

    “你还欠我一个答案,别想躲。”他危险地低语,口气不满。

    “我没有要躲。”舞衣低声回答,撒了个小谎。

    背后传来一声冷哼,看来对她的回答很是不以为然。

    她维持笑容,仍旧没有回头,迳自走向桂花篓旁,撮几两放在掌心闻着。

    浣纱陇离城不远,是一座小小山坞,住着十来户人家,却种了百来棵桂花树。这些桂花晒乾后做为香料,可以熏香丝料,做为香纱,京里的夫人小姐们最爱了。

    “今年桂花送得这么早?”舞衣拨弄着细碎小花。

    桂农收回视线,克制着不再盯着楚狂瞧。城里的人没说错,这男人好高大啊!那张脸俊得像刀凿似的,站在娇小的舞衣小姐身旁,活像尊石雕像。

    “呃,雪姨前几日派人来说,时节入秋,怕要来飓风。”他解说着,挥舞手中的斗笠。“那花要是经了风雨,香味可就差了。趁着桂花开到足,全村尽快把桂花全摇下来,给小姐送来。”

    “来的路上没遇着狼吧?”

    “没有,托小姐的福,一路顺利。今秋丰收,九山十八涧里的山狼,今年安分得很。”

    “平安就好。”舞衣点头,回头吩咐。“香姨,算银两。”

    “跟我到帐房领桂花钱。”香姨领着农民准备离开。

    桂农弯腰道谢,还不忘多觑了楚狂两眼,准备回村里后,跟大夥儿好好描述,舞衣小姐即将嫁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模样。

    几个仆人走来,搬起竹篓,往熏丝室挪去。

    “春步。”舞衣唤道。

    “是。”春步立刻奔过来,早就在一旁候着,等待吩咐口

    “把屋里的琥珀海棠盘拿来,盛满十二盘,送到‘怜丝寺’去。”她拍拍双手,拂尽花瓣,却拂不去满手的淡淡花香。

    春步领了命令,取水瓢洗净双手,连忙去取盘子。

    舞衣转身离开花圃,往临水回廊走去,楚狂亦步亦趋,跟得紧紧的,不打算让她轻易开溜。

    “送进寺里供佛?”他问道。

    “是送进寺里,供的却不是佛。”舞衣回眸,对他一笑。

    他挑起眉头,等着下文。

    她继续解说。“‘怜丝寺’里不供佛,是供着嫘祖跟蚕儿。”

    他仍是挑眉,没有开口。

    “养蚕取丝,是趁蚕化蛹时,把蛹投入滚水,再抽丝。半寸丝绸一条命,成千上万的蚕儿以命,换取浣纱城百姓温饱。所以我娘在二十年前,就下令修筑一座‘怜丝寺’,只供嫘祖跟蚕儿。”舞衣倚在花墙下,解释着那座寺的由来,纤细的指在栏杆上游走,一双眼儿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空气里有桂花香、她衣裳上的熏香,以及她肌肤上透出的淡淡幽香。

    楚狂低头望着她,黑眸里光芒闪烁。

    “怎么了?”她眨着眼睛,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变得沈默。

    “我在等。”

    “等什么?”

    “婚期。”他简单地吐出两个字。

    “喔。”小脑袋立刻垂下来,清澈的眼睛再也不敢看他,努力研究着坎肩上的云样刺绣。

    她还以为,他会把那件事忘了呢!结果,兜了几个圈子下来,他仍是穷追不舍,逼着她说出个日期。

    心中其实还有着些许疑虑,她还不想作决定。毕竟,她的决定,关系着浣纱城千万百姓的未来——

    热烫的呼吸袭来,黝黑的指拨开她颈边的发,她正想得出神,被吓了一跳,连忙想跳开。但双脚还没动弹半分,纤腰就已被牢牢圈住。

    “呃,楚将军,这——”她羞红了脸,急着想挣脱。

    他稍稍用劲,握得更紧,继续将她的发拨开。雪白的肌肤上,有着淡淡的红痕,看来有些刺眼。

    “这是什么?”楚狂问道。

    糟了!

    她一缩颈子,想要躲开,他却扣住她的下颚,强迫她的脸儿转过来,注视她的眼睛,非要她回答不可。

    “被刮伤的。”她的声音很小,细若蚊呜。

    “被什么刮着?”

    “呃,胡子——”她的声音更小了。

    楚狂挑起浓眉。

    “我弄的?”是先前吻她时,胡子不小心擦伤了她吗?

    她羞窘地点头,这回总算顺利地垂下头,不用再面对他那双锐利的黑眸。

    那日,楚狂吻她时,黝黑下颚的那一片胡渣既硬且刺,刮得她有些疼。那时他身子是洗乾净了,胡子却还没刮呢!

    前几天刮伤较明显,舞衣都戴着绣花项圈,免得阿姨们瞧见,会持刀去找楚狂算帐。今日衣衫是立领,刮伤也淡了不少,她才没戴项圈,没想到他眼尖,还是发现了。

    他有几分诧异,仔细察看那些刮伤,确定已痊愈大半了,才松开手,让黑发重新覆盖雪肤。

    “会疼吗?”

    “嗯。不,只有、只有一点点——”她回答道,粉颊烫红得像要着火。

    “你好嫩。”他徐缓地说道,难以相信,她的肌肤竟然这么细致,宛若凝脂。

    她的脸更红,而热热的呼吸吹来,愈靠愈近,她偷偷地抬起眼瞧他,却发现那张俊脸愈靠愈近。

    近到,她能在那双黑眸里,看见自个儿的倒影——

    呃,此情此景,有点似曾相识啊!

    有了先前印象深刻的经验,她立刻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就在这儿?他要在回廊上吻她?要是仆人们经过,瞧见这一幕,会不会暗暗笑她被楚狂带坏了?

    他逐渐逼近,她闻见他身上的气味。乾爽好闻,纯粹男人的气息,打从他进入方府,她就不时闻见这味道。

    “这次不会再弄伤你了。”楚狂的声音有些暗哑。

    舞衣傻傻地点头,小脑袋还没晃几下,水嫩的红唇就被热烫的薄唇贴上。

    嫩嫩的唇瓣,因为他的轻啃吸吮,觉得又酥又麻,令她全身发软,红唇在他啃吻的空隙,逸出娇甜惑人的轻吟。

    腰间一紧,他抱得更紧,将她拉进怀中,宽阔的胸膛挤压着她柔嫩的酥胸,反覆摩擦,比吻更煽情。

    她颤抖着,因为陌生的快感而慌乱,却又被他引领着,不得不去碰触、学习。当她以生嫩的技巧,尝试着回吻,软嫩的小舌,主动探进他口中,跟他交缠时,他发出一声低沈的咆哮。

    楚狂举高她,让她坐在栏杆上,让两人的身体能更加密贴。这样的姿势,让他更能感受到她柔嫩的全部。

    她晕眩着,被他强壮的身子所包围、被他的吻所挑逗!

    看样子,拖延战术不管用了,楚狂根本不吃那一套,她再推三阻四,说不定他耐心用尽,就直接饿虎扑羊,把她给吞了!

    她必须下决定。

    愈快愈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驯汉记(上)最新章节 | 驯汉记(上)全文阅读 | 驯汉记(上)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