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双喜临门 > 第十章

双喜临门 第十章

作者 : 典心
    回到大风堂后,上官清云只向沈飞鹰知会一声,说明喜儿安然无恙后,就抱着她返回自家院落。

    屋里虽然没人,细心的丫鬟,却还留着一盏灯。

    在昏黄灯光下,他温柔的将她放置在软榻上,低头吻着她的额,却意外的被她羞怯地闪开。“怎么了?”上官轻声问。

    喜儿小脸红红,手还揪着衣襟不放。“人家……人家、人家衣服被割破了啦!”她又羞又娇。“我们都是夫妻了,你何必害羞?”他用先前她说过的话逗她。当初这个小女人,剥掉他衣裳的时候,动作可俐落得很。

    “那不一样嘛!”

    “哪里不一样?”他伸手托起她秀丽的下巴,哑声问道:“先前,你不也数次看过我的luo身?”她眨着大眼儿,有些不知所措,小小声的说:“但是,我只看过爹爹在娘面前luo身,可是从没见过,娘在爹爹面前luo身。”娘亲向来都是衣衫整齐的。

    原来如此。

    上官清云轻笑一声,悄声告诉她:“那是因为你爹爹刻意不让外人看见的。夫妻独处时,彼此luo诚相见,是最自然的事。”

    “真的?”她还有些狐疑。

    他笑而不答,反倒说道:“你先坐一会儿。”他站起身来,往外头走去,踏出门前还叮嘱着。“乖乖等我回来。”

    “好。”她乖乖点头。

    喜儿坐在床榻上,只见上官哥哥忙进忙出,提来一桶桶热水,将寝室角落的大浴桶装了八分满。看见他走到柜子旁,拿出干净的布巾时,她急忙想上前。

    “啊,上官哥哥,你想洗澡吗?”她一手抓住衣襟,狼狈地想下床来,一尽妻子的义务。“你等等,我先找件衣服换,马上就来帮你洗澡。”穿着破衣裳,实在很难行动。

    “不,你坐着。”他却出声阻止。“是我要帮你洗澡。”

    啊?

    喜儿一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细心的摆好布巾,还挽起袖子,亲手测试大浴桶里的水温,确定水温刚好,不会烫人,也不会太过温凉,才转身朝着她走了过来。

    他温柔的抱起她,直走到大浴桶旁,才将她轻轻放下。

    然后,宽厚的大手,开始为她褪去衣裳。

    “上官哥哥?”她语音颤颤,不知为什么,心里紧张不已。

    除了紧张之外,更让她困惑的是,她蠢蠢难安的心中,竟还觉得……觉得……觉得有些许的期待!“让我来。”他缓慢而仔细的解开绣花腰带,褪下已经被割破的满彩绣衣,还有百褶苗裙。“放轻松,这些事情,你不也早就对我做过多次吗?这次只是换我来帮你罢了。”他柔和的嗓音轻哄着她。

    唔,上官哥哥说的好像也没错。

    所以,尽避羞红了脸,喜儿还是忍着没逃,任凭那双灵活的大手,逐一褪尽她身上所有的衣衫。

    当贴身的蓝染兜儿跟软绸亵裤被褪去后,眼前的美景,简直教上官清云几乎要忘了呼吸。淡淡的灯光下,晶莹光润的身子一览无遗。她肤色白嫩,但有些因苗疆天气炎热而穿着短袖的地方,则是淡淡的小麦色,不甚相同的肤色,反倒衬得她肤白之处,更胜白雪。她娇小玲珑,双肩圆润,丰盈的雪乳,如含苞的荷花,白嫩的顶端,点了诱人的嫣红,曼妙的曲线,无一不美。

    他深吸一口气,必须费尽自制,才能强忍欲望。他下颚紧绷,伸手将她抱入大浴桶里,僵硬的男性身躯微微发颤。

    热烫的浴水,让喜儿舒服的低呼一声,好不容易忘怀羞怯,舒适的往后一靠,在浴水里伸展四肤。

    她闭起眼睛,感觉到上官哥哥正为她洗浴。只是,他舍去丝络不用,却是用粗糙的大手,慢条斯理的抚过她的luo身,仔细清洗着。

    那感觉……好、好舒服!但是,又、又……

    喜儿在一次次抚触下,难耐的喘息着,几次想要避开那粗糙双手带来的刺激,却又不由自主的迎上前。

    她好热好热,那热是由体内窜出来的,让她几乎难以忍受。

    “还有一件事,我得向你说明。”醇厚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低语,气息暖烫,害得她娇娇一颤。

    “什、什么事……”

    “关于洞房,你有些误会。”

    “嗯?”她娇喘出声。

    他缓声说道:“洞房,并不是亲嘴而已。”

    “那、该……啊,怎、么做……”她双眼迷离,连说话都好困难。

    “我来教你。”他轻声保证。

    全身发软的喜儿,任由上官清云为她抹干身子,抱回偌大的软榻上。她体内的热火,不但没有平息,反而随着他的触摸、他的接近,愈来愈是炙热。

    在意乱情迷之中,她的知觉反而更清晰,颤抖的娇躯,无助的承受着他粗糙的指尖,在某些地方的揉捻,逼得她一再娇吟出声。

    他甚至还低下头来,以炙热的唇舌,吻遍她的全身,在她最最湿润处停留得最久,直到她仿佛被抛上云端,忘情的叫喊着。

    “上官哥哥!”

    苦忍许久的上官清云,重新回到她身上,用手捧住那香汗淋漓的小脸,低声哄着。“清云。”他低语,以坚硬抵住她湿润的柔软,缓缓前进。“叫我清云。”她的紧窒,教他必须咬牙才能忍住驰骋的冲动。

    “清云……”喜儿低叫一声,深深的接纳了心爱男人的全部。

    夜渐渐深了,而房内的低吼与娇喘,却一声又一声,未曾停止。

    清晨,阳光熠熠。

    罗家宅邸外头,却来了一大批人。

    玄狼带着燕子,跳下大象,看着下马的公孙明德,冷着脸问:“你确定喜儿已经平安无事,跟她丈夫和好了?”

    “这是当然,昨夜守门的城卫,亲眼看见上官救回了公主。”

    玄狼闻言,毫不客气的走进刚敞开的罗家大门,随手抓了个仆人,问出喜儿住在哪个院落,就快步的朝仆人指的方向走去。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穿庭过院,当然也惊醒了罗府各院的丫鬟、仆人,与清早起床练武的众镖师们。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

    “是相爷,还有喜儿公主的族人。”

    “奇怪,不是说上官把人救回来了吗?”

    “是啊,所以大总管才叫我们歇息的不是吗?”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不晓得,咱们跟去看看。”

    大伙儿纷纷跟上前去,本已像人龙般的队伍,变得更长了。当玄狼来到妹妹所住的院落时,身后已经挤了一大堆等着看热闹的跟屁虫。

    “喜儿!喜儿!你在里面吗。我是哥哥!快开门!开门啊!”

    擂门的声音,伴随着玄狼粗鲁的叫唤,响彻云霄。

    哥哥?

    哥哥在外头?!

    趴在上官赤luo胸膛上,睡得又香又甜的喜儿,猛地惊醒过来。她又羞又惊,担心哥哥会闯进门来,连忙慌张地爬起身,抓了外袍遮身,连滚带爬的就要去开门。

    谁知,一只铁臂从后而来,把她抓回了床上。

    “你想去哪里?”

    “啊。”她娇呼出声,眨眼间被压回床上。她脸红心跳,羞窘的猛推丈夫胸膛。“你你你你快起来穿衣服啊,哥哥、哥哥在外面,我得快去开门,不然他会冲进来的。”

    砰砰砰砰!

    擂门声继续响着。

    上官却置若罔闻,反而低下头来,亲吻嫩红的小嘴。

    “我不想穿衣服。”他嘶哑的说着,舔吻着她的小嘴,更低下身,拉开她的小手,含住她敏感粉嫩的挺翘。

    喜儿意乱情迷,羞窘的低叫出声。“啊!不行!上官哥哥!扮哥会……会……”

    他粗糙的手指,慢慢往下游移,探进了她腿问湿热甜蜜的泉源。她陡然抽了口气,弓起雪白的娇躯。

    “你说什么?”他低问。

    “别这样!我们……得快去开!”

    “快去开什么?”他揉拧着指下敏感的花蕾。

    “啊!”

    “喜儿?你想做什么啊?”他邪恶地再问。

    在他的抚弄下,她抖得如风中花瓣,完全无法思考。

    “喜儿?”他舔着她的耳廓,粗糙的手指屈伸。

    “我不知道!我忘了……”她喘息着,双眸氤氲,满布**的呢喃着。

    屋外,又传来玄狼咆哮。

    “喂!我听到声音了!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喜儿,你在里面就快来开门啊!拖拖拉拉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是他的。他的喜儿。

    这一辈子,他会永远珍爱着这个可爱的小麻烦。

    屋里,春情荡漾。

    门外,大队人马尴尬的站着。

    所有的人,都能清楚听见屋里传来,那让人脸红心跳的娇喘呻吟。

    一声又一声的“上官哥哥”、“清云”、“啊啊啊啊”,清晰的娇吟回荡在寂静的空气之中。大伙儿全僵站着,还是燕子首先回过了神。

    “玄狼,我想喜儿应该是没什么大碍。”她扯了扯丈夫的衣袖,小脸泛着淡淡的红。“我们还是别打扰她了。”

    在妻子的提醒下,玄狼猛然惊醒过来,霍然回身,抬手驱赶挤满了整院子的人,不让大伙儿继续听戏。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通通给我出去!”

    闻言,一起来看热闹的徐厚,也赶紧伸手帮忙,挥赶着大风堂的人马离开。“没错,有什么好看的!走了走了,吃早餐去。”

    众人心照不宣的互看一眼,这才闷笑着往外走去。

    不一会儿,院落里的人,包括玄狼与燕子,以及禾武吾人,全部都走得精光。

    最后一个离开的,是公孙明德。

    灰衣黑衽的他,瞧着那紧闭的房门,嘴角扬起淡淡的笑,确定院子里再没其他人,这才举步离开。

    艳阳高照,一双蝴蝶翩翩飞过,他没多看一眼,只是继续思索,下一招棋,究竟该怎么走,才能稳稳当当地安内攘外。

    唉,国家兴亡啊!

    堂堂上官大镖师,竟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与喜儿初尝云雨过后,小喜也在当日回到罗家,但是受惊的巨象,因为曾眼看主人被绑走,担心之余,竟再也不愿意离开主人。

    白天,无论刮风下雨、闪电打雷,它一定跟在喜儿身旁,亦步亦趋。

    这,也就算了。

    问题是,每晚睡觉时,它还会杵在两人床头,长长的鼻子,硬是横梗在他与喜儿中间。一日又一日,一夜复一夜,日子一天天过去。

    终于,苦忍许久的上官清云,总算想出办法了。

    某个阳光灿烂的午后,他握着娇妻的小手,后头跟着亦步亦趋的大象,一同来到了京城之外。

    喜儿跟着丈夫,来到城东几里处,瞧见眼前有一块以木头栅栏围绕的广大草地,栅栏里有树有花,溪水蜿蜒而过。

    最让人惊讶的是,栅栏之中,还有数头大象,悠游行走其中,有的扬起鼻子正在吃树叶,有的站在溪中,用长长的鼻子汲水玩耍。

    它们一副和乐融融、自由自在的模样。

    喜儿讶异不已。

    “上官哥哥,这是……”

    “这块地是皇上给我的赏赐。”上官瞧着妻子,微微一笑。“我想小喜孤单一个留在京城里,实在是太寂寞了,所以向你哥哥买下了它们。”

    想到他竟如此有心,喜儿感动的抚着心口,仰望着他。

    “真的?”

    “不,假的。”他很快的坦承。“实话是,我受不了它一直霸占你,它需要有它的同伴。而我,需要你。”

    喜儿闻言一羞,小脸飞上红霞。

    原来如此,上官哥哥真是聪明。她轻笑出声,转头上前,拍拍小喜的鼻子,指着前方那几头大象,微笑示意。

    “小喜,去啊,去吧,这是上官哥哥给你的礼物呢,快去玩吧。”

    小喜瞧着主人,再瞧瞧主人身后的男人。

    上官挑眉一笑,它才眨着小小的眼睛,抬起长长的鼻子,对他喷了口气,然后在同伴的呼唤下,开心的转身,抬起巨足,踩着沉重的小跳步,快乐的往前飞奔,加入同伴里。巨象才刚离开,上官清云就抱住了喜儿。

    “我终于能独占你了。”他说。

    “上官哥哥!”她一阵脸红心跳,感觉到他吮吻着她的耳,大手探进了她的衣内,覆住敏感的柔嫩。

    “现在,还是大白天!”她羞得心儿怦怦直跳。

    “你难道不知道,这些天我忍得多辛苦?”他将娇妻压倒,双双滚入草丛之中,还拉着她的小手,握住他火热的欲望。

    喜儿吃了一惊,感觉他在她掌心里,变得又烫又硬,还微微悸动着。

    她星眸微黯,娇喘吁吁,却依然害羞。“可是,小喜它们……”

    “它现在没空理我们了。”他的黑眸里满是火热欲念,拇指轻抚着她的红唇,哑声地说道:“所以,把你的注意力放在我身上吧。”

    “但是……啊……”

    “嘘。”

    “可是……”

    “安静。”

    “上官哥哥!”

    听到她沙哑难忍的轻唤,他轻笑出声。“你还是叫吧,我喜欢听你的声音。”

    虽然羞怯,但她终于还是伸出双手,攀住丈夫强壮的颈项。

    蓝天白云下,绿草遍地。

    “上官哥哥,我爱你!最爱你!”她呢喃着。

    听着她全心全意的爱语,他难以自抑的在她耳畔低语回应。“喜儿,我爱你,最爱你。”喜儿眼泪盈眶,但水嫩的唇角微扬,漾出美丽的笑。

    她深爱的男人,也深爱着她,今生今世,夫复何求?

    在翠绿草丛深处,她仰起头来,在他的薄唇上,印下慎重如誓言般的一吻。

    恋人间的缠绵低语,随风飘扬,粉蝶也双双飞舞,一如他们两人,这一生一世都将比翼双飞,再也不分开。

    **全**书**完**

    编注:

    龙门客栈女老板龙无双与当朝宰相公孙明德之间的精彩爱情故事,就在采花系列505、506《天下第一嫁》上下集。

    【大风堂系列】登场典心

    当当当当,终于、终于,懒惰的胖鲸鱼终于良心发现,再度回到古代,收抬起迟迟未写的古代系列,头一本登场的,就是各位手中,这本烧烫烫的新书《双喜临门》。

    关于这个系列,在【龙门客栈】时,就引来读者们的注意,其中询问度最高的,该数大风堂千金一美若天仙的罗梦。

    但是没良心的阿心仔,写完【龙门客伐】后,就丢下幽怨的罗梦,开开心心的写起其他小说,把待字闺中的罗梦,搁了好几年。

    其实,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只是,大伙儿知道,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转眼之间已老化。咳咳……不是,是转眼之间已长大的阿心仔,写作速度比往年慢了一点点。(圣堂教母挑眉问:一点点?只有一点点?)再加上,计划表总是排得满满的,才会延宕到今年,才动笔开始写【大风堂系列】。

    这段时间,询问者不少。

    读者问:罗梦的故事,什么时候会写?

    阿心仔:快了快了,就是今年了……(这是前年的回答,食言的胖鲸鱼,果真体重暴增!)

    朋友问:罗梦呢?

    阿心仔:唔,你不先看新书吗?

    主编问:罗梦呢?

    阿心仔:呃,我手上写的是别的故事。

    经销商问:罗梦呢?

    中盘商问:罗梦呢?

    认识的出租店问:罗梦到底在哪里?

    最后连老板也委蜿的问:那个……什么梦……你会写吧?

    连波的攻击,迟迟唤不醒阿心仔的良心(可丽饼小小声的说:八成被狗啃了}),隔了十几本书之后,吃饱喝足的阿心仔,总算在圣堂教母的高跟鞋踩踏下,乖乖的回到繁华京城。另外,读者们看完《双喜临门》之后,可能会觉得一头雾水,怎么故事内容会跟封底文案,有不小的出入呢?

    呜呜呜呜,请不要骂人家啦,因为故事写到中途,阿心仔将方向转为……追求,所以只能废弃之前写好的内容,含着泪重新写过。

    当编辑收到稿子后,电话那头就传来尖叫声。为什么你写的内容,跟先前说的不一样?哇哇哇哇哇……

    阿心仔诚惶诚恐的报告,计划赶不上变化的过程,还小心翼翼的问:改文案还来得及吗?得到的答案,却是编辑含泪泣诉,封面老早就印好了。

    啊,啊,原来如此啊……

    原来,每个人的速度都比我快。陈淑芬老师已经画好了美到天下无敌的图图,出版社已经印了新书的广告,印刷厂也印好了封面……

    一群黑衣人冒出,手拿棍棒齐殴。

    “你还敢说……”

    “对,就是你最慢!”

    “大家都在等你一个人!”

    “揍她!揍到她的油都流出来!”

    呜啊,饶命啊,你们是谁?有胆把面具脱下来啊……救命啊!

    以上画面过于血腥,怕惊吓到各位读者,痛殴部分自动删除。

    这阵子有件事情,一直没告诉大家。

    那就是……来,聚光灯照过来……阿心仔的作品,被翻译成泰文版,在泰国出版了喔!第一套在泰国出版的,是《龙王》上下集,初次收到泰文版的书宝宝时,心里实在好兴奋,但是泰文实在难懂,不论是正着看、反着看,在阿心仔眼中看来,都像是扭曲的蛆。虽然,人家也曾经试着拿中文版跟泰文版对照,试图学习泰文,想说哪天去泰国旅游的时候,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但是经过翻译后,连作者本人都分辨不出,哪行的中文,是哪行的泰文,只好就此作罢。

    不过啊,去泰国旅游的愿望,一直就搁在心里,找时间阿心仔一定会去一趟,好好去逛闻名世界的创意市集。

    泰文版陆续出版期间,碰上朋友举行义卖,阿心仔为了共襄盛举,也捐出淑女改版系列的美美明信片,以及泰文版的《酱门虎女》,还拿毛笔在上头签名。

    为了表现出泰文版的不同,人家还补了一句“泰国菜很好吃。”,但是站在旁边的朋友,实在是忍不住了,匆忙出手阻止,就怕阿心仔丑丑的字,会减损义卖的收入。

    呜呜,人家的字真的那么丑吗?

    虽然很丑,还是很感谢,有人愿意在义卖活动时,把泰文版买回家,请让阿心仔诚心诚意,在这里大声的说:谢谢你!

    另外,虽然《龙王》的泰文版出版已久,但是这个月泰国出版社表示,可否由他们提供一百张《龙王》泰文版明信片,给阿心仔签名,赠与泰国的读者们。阿心仔虽然一口说好,却开始伤脑筋。

    你们觉得,阿心仔该签中文,还是泰文呢?如果签泰文写错字,那不是丢脸丢到国外去了吗?呜啊!

    照例,来做个新书预告。

    下一本书书,是【大风堂系列】第二部喔,书名很可能是“掌上明珠”呢,我是说很可能啦!编编,请收起你的鞭子,不要打人家啦!

    就这样,祝大家健康愉快、多多捧场,咱们下本书再见喽,咕得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双喜临门最新章节 | 双喜临门全文阅读 | 双喜临门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