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九章

谜皇 第九章

作者 : 朱映徽
    艾珞儿醒来,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带回了皇宫,正躺在自己的床榻上。

    斐世羲浑身是血的画面浮现脑海,让她惊慌地跳了起来,由于太过慌张,差一点跌倒。

    “公主小心!”宫女连忙扶她。

    艾珞儿下了床,紧抓着宫女的手,迭声问道:“世羲‘斐国’大皇子呢?”

    他在哪里?他现在怎么样了?快点告诉我!”

    “回公主,御医正在医治大皇子。”

    艾珞儿顾不得自己的身子仍有些虚弱,一路奔了出去,心急如焚地闯进斐世羲的寝房里。

    床榻上,斐世羲那一袭染血的衣袍已被换下,御医已处理了他身上的伤势,但他仍陷入昏迷,气色极差。

    偌大的寝房除了御医之外,艾敬磊和花吟霜都在,甚至就连“斐国”的大臣鲁松也在场,他是跟着“斐国”那支队伍一同前来的。

    看着斐世羲躺在床榻上一动也不动的模样,艾珞儿的脸色一白,一颗心仿佛被深沉的恐惧狠狠掐住。

    “他……他现在……情况怎么样?”艾珞儿开口问道,嗓音因过度担忧而显得颤抖。

    御医不敢欺瞒,据实答道:“回公主,大皇子身上有多处刀伤,其中几刀几乎伤及要害,伤势严重。”

    艾珞儿倒抽一口凉气,觉得身子发冷,让她忍不住颤抖。

    “那……他……他……会有性命之忧吗?”这问题一说出口,她的心就狠狠揪紧,深怕听见令她心碎的答案。

    “这……臣也说不准……”

    “怎么会说不准呢?”艾珞儿的语气忽然激动了起来。“用最好的伤药,一定可以医治好的,不是吗?”

    “启禀公主,臣已经用宫中最上等的伤药为大皇子处理伤势了。”御医恭敬地答道。

    一旁的“斐国”大臣鲁松开口道:“明日一早,我们就将大皇子带回‘斐国’去疗伤吧。”

    艾珞儿一听,心里陷入极度的惊慌。

    “他伤得这么重,冒然移动不会让伤势恶化吗?为什么不留在‘艾国’?我们的御医一定会竭尽所能地医好他的!”

    “多谢公主关心,但‘斐国’地势多山,在终年云雾笼罩的山中生有许多特殊的草药,而皇宫的药圃之中,更有一种御医精心栽植的珍贵草药,那对疗伤止血有相当惊人的疗效。”

    “鲁大人说的是‘仙血草’吧?”艾敬磊开口说道。

    听说那“仙血草”极为珍贵少有,更难以培植,即使费尽心力地呵护照料,也得好几年才能够长成。

    “正是。”

    “难道不能差人快马加鞭送过来吗?”艾珞儿问道。

    鲁松摇了摇头,答道:“那‘仙血草’摘取之后,必须在两个时辰之内服用,才能发挥最佳的疗效。倘若过了时限,不够新鲜,那药效就与一般的草药无异了。”

    “可……”艾珞儿咬了咬唇,心里仍充满焦虑。“他现在这样的状况……会不会禁不住沿途的折腾?”

    御医恭敬地开口道:“公主别担心,臣会随行照料,竭尽所能地保全大皇子的性命。”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艾珞儿实在没有反对的立场,可她的心里就是舍不下斐世羲呀!

    一旁的花吟霜见她难过,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珞儿,让他回去吧!既然返回‘斐国’可以得到更好的医治,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再说,他的父皇也必定会担忧他的情况呀!”

    艾珞儿的眼眶一热,泪水在美眸中打转。

    这些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可见不着他,没法儿知道他的情况,那不是太折磨人了吗?

    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花吟霜温柔地揽着她,说道:“别哭,珞儿,倘若他是意识清醒的,也一定不想看见你哭泣呀!”

    艾珞儿一听,想起斐世羲在陷入昏迷之前就是要她别哭。她连忙眨去眼中的泪水,强迫自己坚强一点。

    花吟霜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他若是伤势复原了,一定会尽快赶回你身边的,对吧?”

    艾珞儿点了点头,相信他也不愿与她分离的。

    “既然如此,那你就在宫里放宽心地等待吧!”

    等待?

    艾珞儿一颗心狠狠揪紧,疼得她几乎快喘不过气。

    “那我……那我也一块儿跟去吧!”她冲动地嚷道。

    艾敬磊摇头叹道:“珞儿,你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吗?你不懂医术,帮不上忙,就乖乖地待在皇宫里,让他回去好好静养吧!”

    “可是……可是……”

    她的美眸依依不舍地望着斐世羲,只要想到接下来没法儿见到他,她就觉得未来的等待简直宛如酷刑般的折磨人啊!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

    艾珞儿在寝宫里,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自从斐世羲被带回“斐国”,已经半个月了。这么久没见,她简直快被日复一日的思念给逼疯了!

    尽避她一再安慰自己,既然几日之前“斐国”差人传来消息,表示斐世羲的伤势己度过了凶险,正在复原中,那就表示他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了,但是没能亲眼见他安然无恙,没能投入他温暖宽阔的怀抱,仍让她感到度日如年。

    已经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她是一边落泪、一边睡着的,而这会儿她再也按捺不住了!

    她披上斗篷,一路来到马厩,不顾身旁宫女和侍卫们的拦阻,上了马,想要闯出宫去。

    艾敬磊接到通报,立刻赶过来拦住她。

    “珞儿,你要上哪儿去?

    “我要去‘斐国’。”

    艾珞儿的神色和语气异常坚定,只可惜艾敬磊的态度也同样坚决。

    “不许去。”

    “我非去不可!”艾珞儿嚷道。

    要是再见不到斐世羲,她肯定会疯掉!

    “倘若他复原了,自然会前来见你的。”艾敬磊说道。

    “可是……可是……”虽然知道斐世羲正在养伤,但是没能亲眼见他无恙,她的心就一直悬在半空中,实在是焦虑难安呀!

    “珞儿,你就稍安勿躁,乖乖在宫里等待吧,等他完全复原,一定会赶来见你的。”

    “不,我等不了!”艾珞儿语气激动地猛摇头。

    “等不了也得等!”艾敬磊语气一沉,说道:“珞儿,联也是为了你的安危着想,你擅自出宫,万一发生什么意外,那怎么办?

    “可是一一”

    艾敬磊挥了挥手,没打算听下去,他对侍卫和宫女们说道:“你们给联顾好公主,不许让公主出宫。”

    “是!”

    艾敬磊又对艾珞儿道:“倘若你溜出宫去,联一定重罚这些奴仆!你要是不在乎让他们因你受过,那就尽避一意孤行地闯出宫吧!”

    他撂下了重话,因为知道唯有这样,才能让善良的妹妹因为心有顾忌而不敢任性行事。

    艾珞儿闻言果然面露挣扎痛苦之色,无助地趴在马背上哭泣。

    艾敬磊见状一阵不忍,脸色也缓和了下来,一边叹气、一边将她给抱下马。

    “珞儿,你就别这么担心了,既然‘斐国’都己传来大皇子的伤势正在复原中的消息,相信他很快就会返回你身边了。”

    艾珞儿也知道该这么安慰自己,但这样空等下去,实在是痛苦的折磨呀!

    她每多等一刻,心里的痛苦与煎熬就多一分,真恨不得能长出一双翅膀,立刻飞到斐世羲的身边啊!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

    己近子时,无垠的夜空中,只见月儿孤零零地高挂在夭际,周围没有繁星的陪伴。

    艾珞儿己让宫女退下去歇息,而她独自一人伫立在寝宫的窗边。

    莹洁的月光映照在她的脸上,那双美眸盈满了忧伤,只要一想到斐世羲,她的心就狠狠揪紧。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困在笼中的鸟儿,即使内心极度渴望飞出去,飞到心爱男人的身边,却没办法那么做。

    尽避明知道皇兄是故意要胁她的,但她也实在不忍心让无辜的奴仆、侍卫们因她而受罚。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宛如巨大的石块压在胸口,让她几乎快喘不过气了。

    她难受地抚着泛疼的胸口,希望吹吹夜风能让自己好过一些,但当她望着天上的月儿时,脑中不禁回想起她与斐世羲曾并肩伫立在花树下赏月,后来还在他的寝房里缠绵欢爱的画面。

    那一幕幕旖旎的清景,在她的脑海中不断地重演。

    她真的好想念他,好想好想。

    艾珞儿咬着唇儿,强迫自己暂时撇开那些回忆,因为她很清楚愈想只会让自己愈难过,还是设法让自己快点睡着吧!

    说不定明日一早醒来,就会发现他已回到她的身边一一每天晚上她都抱着这样的期盼入睡,只是每一次都失望了。

    艾珞儿幽幽地叹了口气,关上窗子之后,转身吹熄了房内的烛火。

    当寝宫里陷入一片黑暗,强烈的孤独感也如排山倒海般席卷而来,像是想吞噬了她似的。

    她想念斐世羲的体热,想念他的拥饱,想念他的亲吻,想念他的一切。

    泪水终于克制不住地在她的眼眶中打转,而就在她正打算走向床榻的时候,突然听见窗边传来细微的声响。

    她以为是窗子没关好,被风给吹开了,但才一转身,什么都还来不及看清楚,就忽然被一股力道拉扑,重心不稳地往前扑去,而下一听间,她就置身于一副温暖宽阔的怀抱中。

    这灼热的气息……

    艾珞儿怔住,晶莹的泪水立刻夺眶而出。

    即使此刻寝宫中幽幽暗暗,什么都看不清,但她绝不会认错的!是他!是斐世羲来了!

    她激动地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他,仿佛怕他会突然消失似的。

    “如果这只是幻觉,但愿我水远也不要清醒……”她硬咽地低语。

    “不是幻觉,珞儿,我回来了,回到你身边了。”斐世羲的嗓音也因激动而显得低哑。

    “你的伤已经痊愈了吗?”艾珞儿担心地追问,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当时他浑身是血的可怕情景,那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放心,已经无碍了。”斐世羲安抚着她,低头吻了吻她的发。

    半个月前,当他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被带回了“斐国”。

    尽避心里惦挂着她,可由于伤势太重,加上父皇下令不许他在复原之前离开皇宫,他只得安分地在御医的照料下好好养伤。

    前几日,当他的气力逐渐恢复,便开始运功疗伤,而伤势复原的情况也立刻有了大幅进展。

    一等他恢复得差不多,便迫不及待地率领一队人马,前来“艾国”提亲。

    其实提亲的队伍还要一日才会抵达,但他实在等不及想见她,便一路快马加鞭地先行赶来,甚至不愿等到明日一早,在深夜里便潜了进来。

    “老天,珞儿,我真想你!”他深清地低语。

    “我也是,我好想你!”艾珞儿硬咽地道:“我从来就不知道思念是这么折磨人,我每一天都好难过、好难过。”

    “不会了,珞儿,往后再不会让你尝到思念之苦,因为我们再也不会分开了。”他许下承诺,低头吻住了她的唇。

    艾珞儿闭上双眼,纤细的手臂攀上了他的颈项,毫不保留地回应他的亲吻,热烈地与他舌办交缠。

    斐世羲的大掌隔着衣裳在她的身躯上游移,最后来到她浑圆的**,将她轻压向他,让她感受他早己为她变得灼热的欲望。

    艾珞儿的目光氤氲,**被撩拨起来,一双小手也开始情不自禁地游移,在他的身躯上四处点火。

    两人的衣衫在急切的拉扯下很快地褪尽,而斐世羲甚至等不及将她饱上床,直接就将她轻推在房中那张大桌上。

    他倾身亲吻她细致的颈子,最后来到她的**,将一只粉嫩的蓓蕾含入口中火热地吸吮。

    艾珞儿蓦地弓起了身子,敏感地轻颤,而她热情的反应,让斐世羲忍不住想做得更多。

    他的吻一路往下,缓缓地接近被他扳得左右开敞的双腿。

    艾珞儿察觉了他的意图,心中既感到一丝羞熬,却又异常的兴奋。

    在她颤抖的期待中,他吻上了她腿间的花儿,火热的舌不仅逗弄着那娇法的花蕾,甚至还放肆地探入。

    艾珞儿激烈地摇晃螓首,简直快被他给逼疯了!

    在他火热狂野的吮吻下,动情的蜜液不断地流淌而出,体内愈来愈强烈的空虚也狠狠地折磨她。

    艾珞儿难受地嘤咛出声,渴望快一点得到更进一步的满足。

    斐世羲明白她的期盼,他的吻再度回到她甜蜜的红唇,勃发的欲望一挺。

    “我好想你,珞儿。”

    “我也是,好想你,我爱你。”

    她甜蜜的爱语,让斐世羲冲刺得更加激狂,直到她失控地弓起身子,沉浸在狂喜的欢愉之中,他才暂时停住了律动,搂着她往床榻走去。

    这短短的路程中,他并没有退出她的体内,而随着迈开的步伐,他的欲望摩挲着她的敏感,让她的体内又掀起了一阵骚动。

    将艾珞儿抱上床之后,斐世羲将她匀称的腿儿架到双肩上,接着又是一阵狂野的外刺,让彼此深深陷入激清的风暴之中。

    分离己久的爱侣,仿佛要填补这段日子的空虚似的,激越地纵清交欢、火热交缠,怎么也不肯与对方的身子分离。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

    隔日一早,宫女的禀奏声,打破了寝宫内的宁静。

    “公主,皇上驾到。”

    艾珞儿的寝宫外,艾敬磊正好心情地等待着。

    今日一早,他接获通报,“斐国”的一列队伍即将氏达皇宫,而根据回报,他们随行带了许多厚礼,一看就是来提亲的。

    他知道这段日子以来,珞儿度日如年,心里很不好受,所以一得知这个消息,他便立刻前来,想亲自告诉她这件事。

    他相信珞儿得知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欣喜若狂的!

    艾敬磊等了好一会儿之后,寝宫的房门终于开了,但出来的人不是他预期中的妹妹,而是……

    “你怎么会在这里?”

    艾敬磊愕然瞪着斐世羲,他不是应该随着队伍一块儿前来吗?莫非是等不及想见珞儿,所以提前潜入宫中?

    斐世羲没有多解释些什么,只低声说道:“珞儿还在睡,她累坏了,让她再多睡一会儿吧!”

    一丝尴尬掠过艾敬磊的俊眸,不用猜也知道妹妹为什么会“累坏了”。

    他撇了撇唇,自嘲地道:“看来宫里的守卫该要好好地加强才行。”

    虽说斐世羲的武功高强,宫里的侍卫不是对手,但任人这样来去自如,他这个当皇上的面子实在有些挂不住。

    “此次我率了一队人马前来,是要正式提亲的,我的那些手下应该很快就会到了。”斐世羲说道。

    “这件事情联已经接获通报了,咱们先到御书房去吧!别扰了珞儿休息,她这段日子可不好受。”

    两人迈开步伐往御书房的方向移动,谁也没有发现寝房里有个笑得眉眼弯弯的人儿。

    艾珞儿靠在门板上,俏脸上漾满了喜悦。

    刚才宫女的迭声叫唤,让她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还没睁开眼,就察觉斐世羲己起身着衣,前去开门。

    想到自己做了“坏事”又被皇兄逮个正着,她尴尬得只想要躲起来,可又深怕皇兄又会为此刁难斐世羲,正急着想出去护着斐世羲,却正好听见他提起了他们的婚事。

    她喜上眉梢,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笑意。

    一想到终于可以如愿以偿地与斐世羲缔结连理,她的心清就愉快得像要飞上了天,只不过这段日子以来饱受思念折磨的身心一放松下来,强烈的疲惫感就立刻席卷而来。

    艾珞儿轻打了个呵欠,再度返回床榻,拥着仍带着余温的锦被,很快又沉沉地睡去。

    就连在睡梦中,她的嘴角仍啥着甜甜的笑意,因为在梦里,她最心爱的男人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尾声

    一个月之后,斐、友两国举办了隆重盛大的婚事。两国的百姓沉浸在欢天喜地的气氛中,热热闹闹了好几日。

    成亲之后,艾珞儿来到了“斐国”,对于这个比邻的国家,她充满了好奇,想要到处去看看。

    斐世羲自然很乐意满足心爱皇子妃的愿望,只要有空,他便会带着她出宫到各处去走走。

    今日午后,他们来到了位于“斐国”皇宫东南处的一座高山。

    此刻他们伫立在山顶,随行的侍卫们不敢打扰他们,全都躲在远远的地方,没有听见叫唤不敢上前,更不敢探头窥看。

    艾珞儿倚靠在斐世羲的身边,静静望着艰前壮阔无边的美景,心情也跟着开朗愉悦起来。

    一阵山风吹来,撩起了她宛如黑瀑的长发。

    “冷吗?”

    斐世羲动手帮她拉拢身上的披风,但光是这样他仍怕她会着凉,索性掀起自己的披风,将她的身子密密地包裹起来,只露出一张娇美的容颜。

    “这样不冷了吧?”

    “不冷,好温暖。”

    艾珞儿弯起嘴角,脸上漾满了幸福的微笑。

    “这里真美!真希望以后可以常来这儿。”她由衷地说道。

    斐世羲闻言陷入一阵沉默,迟迟没有答腔。

    艾珞儿感觉到他的异样,关心地回眸瞅了他一眼。

    “怎么了?”

    斐世羲吻了吻她的眉心,轻叹了口气。

    “我只是担心,往后可能没法儿带着你四处游山玩水了。”

    “为什么?”艾珞儿担忧地追问:“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不,没有,你别担心。”

    “那是怎么了?”艾珞儿困惑地问。

    “是父皇,他一直想要让位给我,倘若我真的继了位,往后恐怕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陪伴你了。”

    听了他的话,艾珞儿这才松了一口气,不以为意地笑道:“只要能在你的身边,即使不出宫也设关系的。”

    斐世羲轻抚着她的面颊,她的温柔体贴让他感动极了。

    “可就怕将你给闷坏了。”就是因为太爱她了,所以更舍不得她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

    “不会的,很快的我也有忙不完的事儿了。”

    斐世羲挑起眉梢,俊眸掠过一丝困惑。

    “怎么说?”身为皇子妃的她,身边有许多宫女们伺候,还会有什么事情要她忙的?

    艾珞儿的双颊泛起淡淡的红晕,悄悄附耳对他说了几句。

    斐世羲先是一楞,黑眸随即进出惊喜的光芒。

    “是真的吗?”

    艾珞儿点了点头,脸上漾着喜悦的笑意。

    “御医是这么告诉我的。”

    “那真是太好了!”

    斐世羲忍不住哀着她仍平坦的腹部,想着她的身体里正孕育着他们的孩子,他的心就胀满了无限的感动。

    “珞儿,我爱你,我一定会一辈子守护你们母子的!”

    听着他起誓般认真的话语,艾珞儿觉得自己真是幸福极了。

    胸中满溢的爱意让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双臂,搂住他的颈项,并踮起了足尖,为他送上红唇。

    斐世羲欣然接受她主动的亲吻,并立刻以无比的热情作为回报,与她吻得难舍难分。

    缠绵的亲吻过后,艾珞儿柔顺地倚偎在斐世羲的怀中,感觉他有力的双臂正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与腹中的宝贝,那让她心中的喜悦宛如诵泉般不断地在胸臆间澎湃翻涌。

    对她而言,往后究竟能不能时常出宫来游山玩水,真的一点儿也不重要,因为他温暖的胸怀就是她的天地、她的归属、她一生停泊的港湾啊……

    编注:

    艾敬磊&花吟霜的爱清故事,敬请期待非嫁不可之二《顽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