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谜皇 > 第八章

谜皇 第八章

作者 : 朱映徽
    隔日,早朝过后,艾敬磊与斐世羲在御书房中会面,商议那群在边界作乱的恶徒之事。

    “既然咱们两国都已派出人手去追捕,相信应该很快就会传回好消息了。艾敬磊说道。

    斐世羲点了点头,说道:“那群人已危害到百姓的安危,绝对不可轻忽大意,更不能轻饶了他们。”

    “当然不能轻饶。”艾敬磊语气坚决地说:“光是他们意图伤害珞儿,就已是死罪一条了!包别提他们对百姓们造成的伤害与威胁,一定非得铲除不可。”

    斐世羲的心里再认同不过了。事实上,他恨不得亲手牢了那群意图伤害艾珞儿的混帐家伙!

    “虽说目前己派了不少人手,但我打算亲自带几名手下前去搜捕。”斐世羲说道,迫不及待想擒住那些人。

    眼前唯有先把这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解决掉,杜绝了后患,他和珞儿才能好好地办理婚事。

    艾敬磊点头道:“也好,除了大皇子带来的那些手下之外,联也会加派几名侍卫供大皇子调度。”

    两人又继续商议了约莫一刻钟之后,一名奴仆前来熏告。

    “启禀皇上,姜丞相有急事禀奏。”

    “准奏。”

    姜正平很快地走了进来,先恭敬行礼之后,神色凝重地说道:“臣有急事禀奏皇上。”

    “究竟是何急事?”艾敬磊问。

    “启禀皇上,关于那群恶徒的踪迹,目前已经有他们确切的下落了。”姜正平答道。

    “真的?”

    斐世羲和艾敬磊交换了一记眼色,而两人的眼底都有着一丝疑惑。

    已经掌握了那群恶徒的确切下落,这该是值得高兴的好消息,可是姜正平的脸色焦地却如此凝重?

    难道出了什么事?

    “目前情况如何?快点详实奏上!”艾敬磊命道。

    “是。”姜正平据实答道:“那群人目前占领了‘艾国’边界的一个小村落,还将所有的村民全抓了起来当作人质。”

    “什么?此事当真?”艾敬磊震惊地问。

    “千真万确。侍卫们怕会害死无辜的村民,在没有指示的情况下,没敢贸然冲进村里与那群人交手。”

    “混帐!那群该死的家伙!”艾敬磊震怒地拍桌。

    斐世羲的俊颜一沉,心里有种极不好的预感。

    那群人既然会抓住所有的村民当作人质,必定会提出要求,而那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姜正平接着开口道:“那群人的首领提出要求,要珞儿公主与斐大皇子带着黄金万两前去,并且只准带几名奴仆负责运送黄金,不许有任何手持兵器的侍卫官兵随行,否则就要杀害那些村民。”

    这个要求,让斐世羲和艾敬磊的脸色更难看了。

    “那些人简直无法无天,联绝对饶不了他们!”艾敬磊怒喝。

    斐世羲眉心深锁,说道:“这件事情,千万别告诉珞儿。”

    他想,既然对方的首领会指名要他与珞儿前去,肯定是想要对上回的事情进行报复。

    他一定要保护珞儿,绝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让她知道这件事情。

    艾敬磊闻言也立刻道:“没错,这件事情确实不能让珞儿知道,她天性善良又乐于助人,倘若她知道那些村民们正遭受性命的威胁,肯定没办法坐视不管,一定会设法赶去的。”

    “绝不能让她去,那太危险了。”斐世羲面色凝重地说。

    “那是当然!”艾敬磊立刻对姜正平道:“这件事要对公主保密,千万别走漏了风声,知道吗?”

    “是,臣遵旨。”

    艾敬磊望向斐世羲,问道:“这件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既然对方以村民们当人质,我自然得去一趟。”斐世羲说道。尽避那些村民并非“斐国”的百姓,但也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久禾书苑料?juh改xtcon久禾书苑-,j.,I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斐世羲骑马前往那个村落,而他的身后跟了六名负责押送万两黄金的奴仆。

    他们沿途马不停蹄地赶路,来到了位于边界的村落,就见村子口约莫有三十余人,正目光凶恶地瞪着他们。

    斐世羲的脸上没有半丝畏惧,他只是担心那些村民们的安危。

    放眼望去,就见一大群无辜的男女老少全都被捆绑起来,害怕地在村子中央缩成一团,一旁有好几名凶恶的壮汉看守着。

    在那群人的前方,有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高大黝黑,体型斜梧。他的手上提了把大刀,浑身散发出戾气,想必就是这群人的首领了。

    “你就是斐世羲?”对方开口问道。

    “正是。”

    听见他的回答,褚天齐眯起狭长的黑眸,眼底的戾气更重了。他是这群人的首领,褚天啸正是他的弟弟。

    上回,弟弟说要大赚一笔,带了一群手下出去,想不到过了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狠狈地逃了回来,而弟弟不仅双手的手筋被挑断,连双目也被刺瞎.

    他愤怒不己,命手下前去调查对方的身份,想不到竟然是“斐国”的大皇子一一斐世羲!

    更可恨的是,不仅弟弟被斐世羲重伤,“艾国”和“斐国”还都派了人马追捕他们,摆明了就是不给他们活路走。

    哼,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们心狠手辣!今儿个他除了要为兄弟们大赚一笔之外,更要为他可怜的弟弟报仇!

    “上回就是这个家伙伤了天啸?”他问向一旁的手下。

    “没错,老大,就是他伤了天啸哥!”

    褚天齐狠狠地瞪向斐世羲,质问道:“公主呢?怎么没瞧见她的人影?

    “公主身体微恙,正在宫中休养。”

    “我说了要你和她一起前来,就算她身子微恙,用爬的也要给我爬来!”褚天齐恶声恶气地道。

    “她只不过是一名弱女子,何必如此相逼?”

    “哼!你们两人将天啸害得如此凄惨,我非要她来为天啸暖床,直到天啸玩腻了她为止!”

    这番下流无耻的话,让斐世羲的黑眸燃起了怒火。

    “是我动的手,你想报复尽避冲着我来。”

    “当然要冲着你来,难道你以为我会轻易放过你?”褚天齐狞笑了声,睨了眼斐世羲随身的长剑,喝道:“把你身上的兵器放下!”

    “你先放了村民。”斐世羲开口道。

    褚天齐不屑地啐了口唾沫,神色倨傲地道:“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快点扔了剑,否则别怪我随便砍掉几个村民的脑袋!”

    斐世羲别无选择,只能解下长剑,扔到一旁。

    褚天齐唇边扬起一抹满意的笑,对手下哈喝道:“你们去将他给我绑起来,带过来!”

    “是!”

    两名手下取了条绳索,走上前去。斐世羲没有抗拒,因为他知道着是此刻反抗,先遭殃的必定是那些村民。

    牢牢捆绑住斐世羲之后,两名手下将他带到褚天齐的面前。

    褚天齐眼底凶光闪动,立刻抡起拳头,狠狠打了斐世羲好几拳。

    他出手又狠又重,斐世羲的唇角立刻渗出血丝。

    但褚天齐可没打算就此罢手,更没打算给斐世羲一个痛快。他又打又踹,直到斐世羲负伤倒地为止。

    看着斐世羲狠狈的模样,褚天齐得意洋洋,就连那一干喽罗们也全都兴奋地看好戏,幸灾乐祸地笑着。

    “哼,即便你是堂堂的大皇子,还不是要败在我的手中,任我处置!炳哈哈哈……”褚天齐猖狂地大笑。

    斐世羲眼底精光一闪,他等的就是褚天齐得意忘形的这一刻!

    他蓦地运足了内力挣断绳索,迅雷不及掩耳地夺了褚天齐手中的大刀,架在他的颈子上!

    “你!”

    褚天齐骇然大惊,怎么也没料到刚才还颓然倒在地上的斐世羲,竟能在转眼间出手反制。

    眼看老大被制住,一旁的喽罗们全都吓傻了。

    斐世栽冷冷一笑,唇边虽然渗着血丝,脸上却不见半点痛楚之色。

    他早就料准了以褚天齐想要狠狠出气、报复的意图,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一刀杀了他。

    于是,他刚才刻意不反抗,佯装出一副无能为力、任人牢割的模样,为的就是等待褚天齐得意忘形、疏于防备的时刻。

    刚才褚天齐动手时,他虽然没反抗,却暗中以内功护体,因此除了一些皮肉伤之外,他根本没有大碍。

    “放了那些村民。”斐世羲对褚天齐的手下命令。

    “老……老大?”一干喽罗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快点!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斐世羲喝道。

    褚天齐咬了咬牙,虽然极不甘心,但也知道他没得选择。

    “照他的活去做!”

    在他的命令下,那群喽罗也只能乖乖照做。

    当绳索一一解开后,村民们争相逃跑,其中有几个年纪大的老人家因为太过惊恐慌张,不小心跌成了一团。

    村民们获释之后,斐世羲接着又对褚天齐的手下们唱道:“把你们的兵器全都扔了!”

    那些人虽然一个个面露迟疑,但最后还是乖乖地照做。

    等他们全都扔下手中的刀刃之后,斐世羲才转头对身后的奴仆们道:“将他们全都捆绑起来。”

    几名奴仆们立刻上前,动手捆绑那些喽罗,而其中一名身材矮小的奴仆眼看刚才跌倒的老人家们还站不起来,似乎受了伤,忍不住饼去动手扶持。

    就在大多数的喽罗都己被奴仆们捆绑起来之时,其中一人竟忽然出乎抓住那名身材矮小的奴仆!

    “住手!想要公主活命,就别轻举妄动!”

    公主?

    斐世羲惊愕地转头,一看清楚那名奴仆的模样,俊颜骤变。

    该死!那竟真的是艾珞儿!她怎么会乔装成奴仆?

    都怪他刚才注意力都放在这群人的身上,竟没有察觉她混在奴仆之中。

    艾珞儿的脸色苍白,心中慌乱极了。

    她今日听说斐世羲和皇上在御书房里商讨要事,由于担心皇上还会故意刁难斐世羲,所以忍不住想过去瞧瞧,不料却意外听见了姜丞相的禀奏,也听见了他们决定对她隐瞒此事。

    她知道,倘若她主动表示要随行,他们肯定不准,说不定还会派人看住她,不让她轻举妄动,可她实在担心村民们的安危,没法儿什么也不做呀!

    于是,她暗中召来其中一名奴仆,端出公主的身份强迫他悄悄退下,由她女扮男装地混在队伍之中。

    她心里的盘算是先视情况再随机应变,倘若一切顺利的话,那么她就不必现身,继续混在奴仆之中即可。

    刚才斐世羲落入褚天齐手中的时候,她吓坏了,差点忍不住出声,幸好斐世羲很快地幸控住情况。

    她本以为一切可以顺利地解决,而刚才她见几个年迈的村民跌倒在地,忍不住上前去扶持,没想到那几个村民认出了她,惊讶地喊了声“公主”,被褚天齐的手下听见了,所以便动手将她给抓了起来。

    这下子她成了对方手中的人质,该怎么办才好?

    “快把她放了!”斐世羲开口叱喝。

    那名喽罗冷笑了声,拾起地上的一把刀子,架在艾珞儿颈子上。

    “这下子,就端看咱们谁比较重视对方手里的人质了,不过依我看,斐大皇子似乎比较在乎公主的安危呀!”

    斐世羲庙怒地咬牙,沉声喝道:“废话少说!你若是不快点放了公主,休怪我无情!”

    想不到,那喽罗竟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好啊,你就尽避下手吧!”

    听见他的话,褚天齐变了脸色。

    “什么?你这家伙!”

    “老大,你也别怪我无情,倘若我放了公主,只怕咱们都是死路一条,而我若是继续以公主为人质,说不定还有机会救你一命啦!”

    褚天齐一听,深知确实如此,眼前他想要活命的话,也只能赌斐世羲对艾珞儿的重视了。

    “斐大皇子,我就拿咱们老大的命跟你赌了。”喽罗说道。

    斐世羲的胸口一紧,宛如被紧紧掐住要害。

    对他而言,艾珞儿的重要甚于一切,甚至比他的性命还重要,他怎可能让她有任何一丝的损伤?

    “只要你放了公主,我可以让你带着万两黄金离开,并且保证不取你的性命。”他试着与那名喽罗谈条件。

    “听起来是不错,但我可没那么傻!就算你不取我性命,说不定会派其他人动手,我还不是死路一条?”

    “我可以担保你的安危,只要你放了公主。”

    “哼!你的担保值多少银两?我可不想拿自己的脑袋来赌!”

    斐世羲的浓眉紧皱,沉声问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要你乖乖把手中的刀子交给咱们老大。”

    艾珞儿闻言惊嚷:“不!千万别照他的话做!”

    倘若他真那么做了,褚天齐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的呀!

    喽罗不耐地喝道:“快点!否则就别怪我无情!虽然公主美丽无双,但我可不会怜香惜玉!”

    为了证明他不只是口头恫吓而己,喽罗手中的刀子轻轻一划,艾珞儿细白的颈子立刻渗出血痕。

    那剧烈的痛楚,让艾珞儿的脸色发白,但她却咬住唇儿,不许自己发出痛呼,就怕会影响了斐世羲。

    然而,光是见到她受了伤,斐世羲的胸口就仿佛被人狠狠捅了一刀!

    为了不让她受到更多的伤害,他也只能别无选择地放开褚天齐,而褚天齐一拿到那把刀子,立刻狠狠地砍了斐世羲一刀泄恨!

    “刚才是我疏忽大意,这下子看你还能怎么反抗?”褚天齐啐骂了声,又砍了他一刀。

    斐世羲负伤倒地,浑身是血。

    “不!不!住手!”艾珞儿心痛地大喊,泪水夺眶而出。

    就在她绝望得想不顾一切地扑过去的时候,忽然破空飞来两支箭矢,一箭正中褚天齐的心口,另一箭则射中了她身旁喽罗的腹部!

    褚天齐当场倒地身亡,而那手下虽然身负重伤,一时却还没有断气。他震惊地回头,赫然看见一群“艾国”的侍卫。

    原来,刚才斐世羲率领奴仆动身之后,艾敬磊立即派了一群身手矫健的侍卫悄悄潜伏尾随,伺机而动。

    刚才他们一抵达附近,就见情况相当危急,因此带头的侍卫长立刻下令放箭狙杀那两人。

    又过了一会儿,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赶了过来,原来是“斐国”的卫兵!

    他们听说有个村落的百姓们落人那群恶徒手中,而恶徒指名要见大皇子和“艾国”公主。皇上深怕爱子有什么意外,便火速派了一队人马前来支媛。

    那喽罗捂着淌血的腹部,想要顽抗,但他还来不及有所动作,另一支箭矢又狠狠射入他的胸口。

    他绝望地知道自己就快要死了,但他实在不甘心啦!

    “可、可恶,至少我要杀了公主,当我的陪葬!”

    他提起刀子,临死之前狠狠地砍向艾珞儿,斐世羲见状,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扑上前去,将艾珞儿楼进怀中,以自己的身躯保护她。

    锋利的刀子砍向他的身躯,溅起了鲜血,那腥热的血液就喷在艾珞儿苍白如纸的脸上。

    她被这情况吓傻了,整个思绪仿佛瞬间被抽空,眼睁睁地看着斐世羲在她的面前倒下。

    “不!不一一”她心魂俱裂地恸喊。

    斐世羲虚弱地抬起眼眸望着她,勉强朝她伸出手。

    艾珞儿立刻来到他的身边,紧紧握住他的大掌,心痛得泪如雨下。

    见他的唇片掀动,仿佛要对她说些什么,艾珞儿赶紧凑上前去仔细聆听。

    “别,别哭。”

    在她的耳畔轻喃之后,斐世羲的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听着他昏迷前最后的叮咛,艾珞儿的泪更是控制不住地落个不停。

    即使到最后,他心里最惦挂的仍是她!

    艾珞儿惊惶无助地痛哭失声,看着他浑身是血的模样,她感觉天地仿佛在她的眼前毁灭了。

    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她霎时晕了过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皇最新章节 | 谜皇全文阅读 | 谜皇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