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红娘点错谱 > 第十章

红娘点错谱 第十章

作者 : 朱映徽
    春苹低着头,满脸傀疚地说:“那一日,春苹下楼去引开王守他们,结果却被他们给抓住。他们告诉我,大少爷要我暗中帮助他们,不管是将小姐带回去,或是让王守他们有机会杀害小姐,只要事成之后,大少爷就会纳我为妾……我求他们别杀害小姐,答应他们会提供线索,好让他们将小姐抓回去……”

    “原来……难怪……”

    难怪她都己经刻意绕了远路,王守等人却还找得到她们!

    敢情后来她惊见王守等人等在客栈里,正急忙要溜走时,春苹也是故意和刚进门的客人相撞,好制造骚动,引起王守等人的注意?

    “那……为什么……又决定要对我下毒?”司徒菲儿又追问,而这也是让她最最伤心的事。

    “春苹本也不愿呀,可是……今日,趁着周义回客栈去张罗吃食和取马车的空档,春苹和大少爷的一名手下碰了头。他给了我一包毒药,说是大少爷吩咐,只要有机会就毒死小姐,还说这事如果我办不好,就要把我娘从家中赶出去……”春苹泪眼汪汪地说着。

    春苹自幼丧父,母女俩都在司徒家做活儿,倘若她们被赶出司徒家,只怕要活不下去了。

    听了她的话,司徒菲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心里难受极了。

    她虽然能理解春苹在大哥的威胁下,不得不这么做,但不代表她可以不在乎春苹试图毒杀她的举动。

    骆天赫不忍她如此难过,对春苹的举动更是难以原谅……

    “菲儿,这女人三番两次试图取你的性命,如此狠心歹毒的女人,还是交官府处置吧!”

    春苹一听,脸色立刻发白,双膝一跪,拼命地磕头求饶。

    “不……小姐饶命……春苹知错了……春苹知错了……求小姐饶了春苹……春苹再也不敢了……”

    司徒菲儿原本就善良心软,见春苹这个模样,着实不忍。

    她犹豫地咬了咬唇儿,望向骆天赫,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开口求情。

    骆天赫看出她的心软,明白着是执意将春苹送交官府处置,只怕她的心里会更加难过。

    对他来说,他固然不想放过可恶的春苹,但是更不希望让己经很伤心的菲儿感到更加难受。

    “菲儿,倘若你不忍将她送交官府,那就不送吧!但是这样一个意图毒杀你的丫鬓,己经不适合带在身边了,就将她给遣走吧!”骆天赫说道。

    司徒菲儿心痛地点了点头,开口道:“春苹,你就走吧……”

    春苹含着泪,知道这己经是对她相当大的宽容,她也只能转身离开了,而当她走后,司徒菲儿的泪水也克制不住地落下。

    “菲儿……”骆天赫开口轻唤,实在不忍见她如此难过。

    司徒菲儿抬头望着他,一颗颗豆大般的泪珠就顺着她的脸颊滑下。

    “我是不是……这辈子注定要孤独一个人?我爹娘都死了……现在……就连以为信得过的丫鬓都这样对我……我……”

    骆天赫胸口一痛,伸手为她拭去泪水。

    “不会的,菲儿,你不是孤单一个人,还有我在呀!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他语气真挚地说。

    他的这番话,让司徒菲儿感动不己,眼泪却掉得更凶。

    骆天赫再也按捺不住,展臂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难过就哭吧!好好地哭一场。”他可不希望她强行压抑住清绪,那只会让她更难受。“我会在这里陪你,想哭就哭吧!”

    他温暖的怀抱,心疼的轻哄,让司徒菲儿的情绪溃决,真的像个孩子似的在他的怀中失声痛哭。

    哭了许久,她的力气耗尽,脑袋昏沉,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骆天赫温柔地将她饱上床,并为她细心地拉好被子,再倾身吻去她颊上未感的泪痕。

    想着她所受的委屈与伤害,他就感到万般不舍。

    “以后,就由我来守护你,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受苦了。”他凝望着她的睡颜,低声许下承诺。

    ***********************************

    隔日一早,柔和的晨光自窗子映入房里。

    司徒菲儿缓缓睁开双眼,思绪尚未完全清明之际,惺忪的睡眼就瞧见了房里的另一个身影。

    是骆天赫?

    她讶异地怔住,下一听间立刻清醒,却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在她的房里,趴在桌边睡着了!

    惊讶之余,司徒菲儿也蓦地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莫非他是担心还会有人意图伤害她,所以一直守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吗?

    望着他熟睡的模样,司徒菲儿的胸口热热暖暖,心里更是涨满了感动。

    她轻俏俏地起身,先为自己披上外衣之后,接着拿起一件披风,朝他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

    为了怕将他扰醒,她的动作己经尽可能放轻了,但是当那件披风一覆上骆天赫的身躯,他还是立刻醒来。

    一睁开眼,看见她,他立刻扬起一抹微笑。

    “你醒了?现在还有不舒服吗?”

    司徒菲儿弯起嘴角,答道:“我很好,谢谢骆大哥关心。”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她的身子,叫她如何能不感动?

    “我还是帮你把个脉,确认一下吧!”他伸出手,长指搭上了她的手腕,仔细探她的脉象。

    司徒菲儿望着他的侧脸,那认真专注的神清充满了魅力,让她一阵坪然心动,不自觉地看痴了。

    她忍不住想着缘分的奇妙,素不相识的两个人突然之间有了婚约,先后离家却又兜在了一块儿。

    只不过……他们的婚约非他所愿,现在他知道了,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打算?而他对她的好,会不会只是出于对她的傀疚?会不会当他护送她抵达伯父家之后,就是两人分道扬镳的时候……

    当这些问题浮上心头,司徒非儿的柳眉就不自觉地蹙起。

    骆天赫为她把完脉之后,原本感到放心,但是一抬眼看见她的神去,立刻又皱起了浓眉。

    “怎么了?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他关心地问,语气带着一丝疑惑。

    从她的脉象来看,她体内的毒陛己经完全解除,这会儿身子状况稳定,应该没有任何不对劲之处呀!

    “不,我没有不舒服。”司徒菲儿赶紧摇头。

    “那是怎么了?”他不放心地追问。

    “呃……我……”

    司徒菲儿原本不好意思将心事说出口,然而面对他那关切的眼神,她犹豫了片刻之后,终究还是说了。

    “我只是在想,这一路上多亏有骆大哥的保护照顾,可是骆大哥实在不必只因为傀疚,就为我做这么多……”

    “谁说我只是因为傀疚?”骆夭赫反问,黑眸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她。

    他那专注的凝视,让司徒菲儿的呼息蓦地乱了,心中更是升起了一股强烈的、压抑不住的期盼。

    “那……那不然还会有什么?我们的婚事……又非骆大哥所愿……”她有些害羞又期待地问。

    “在遇见你之前,我确实对我们之间的婚事毫不知情,但那不代表我不乐于接受它。”

    听了他的话,司徒菲儿的美眸一亮,眼中流转着雀跃的光彩。

    骆天赫握住了她的手,语气认真而温柔地说:“菲儿,别去投靠你伯父了吧!苞我一块儿走,待我寻觅到了要找的药草之后,咱们就回去成亲吧!让我保护你、照顾你一辈子,好吗?”

    司徒菲儿望着他,眼中浮现一层泪光,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笑中带泪地点点头。

    老天,她真是太开心了!还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值得庆幸?

    她的点头应允,让骆天赫的胸口霎时诵上一股激动的热流。他清不自禁地将她拥入怀中,低头吻住她的唇。

    这一回,不是为了喂药,也设有苦涩的药汁,他终于可以好好地品尝她柔嫩甜蜜的唇儿。

    司徒菲儿闭上了眼,柔顺地承受他的亲吻,感觉他在唇上温存地轻吮,接着火热的舌更进一步地探入她的唇间。

    她心悦脱诚服地为他分开唇齿,而当两人的舌办交缠之际,她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也跟着天旋地转。

    她的身子微微发软,不自觉地伸手攀住他的颈项,而他也收拢手臂,将她的娇躯楼得更紧。

    随着这个愈吻愈深的吻,两人的身子也愈来愈烫,一种本能欲望的驱使,让他们渴望事进一步地拥饱彼此。

    骆天赫一边吻着她,大掌一边隔着衣衫探索她曼妙的曲线,并在她发出意乱情迷的轻喘时,动手轻轻褪去了她身上的衣物,让她美丽的胴体很快就只剩下贴身的兜儿和衬裤。

    当司徒菲儿蓦地感觉一阵凉意袭上身子时,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几乎己褪尽,但她还来不及害羞地遮掩,骆天赫就将她打横抱起,放上了床榻。

    望着他眼底的灼光,司徒菲儿的心跳如擂鼓,既紧张又羞法,而骆天赫察觉出她的情绪,提醒自己要慢慢来。

    他安抚地吻了吻她的唇,并在她的耳边呢喃轻哄着。

    “菲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不怕,我相信你。’,司徒菲儿轻声说道。

    虽然她有些紧张,对于自己的赤luo更感到害羞,但是她打从心底相信他,深信无论如何她绝对不会伤害她的。

    她眼底的信任与款款柔清,让骆夭赫的心里涨满了感动。

    他何其有幸,能遇上这么一个善良美好又值得他珍爱的人儿!

    “我真庆幸,我爹娘选定了你当骆家的儿媳妇,还差红娘上门去提亲。”骆夭赫由衷说道。

    “不过我真好奇,他们怎么会看上我呢?”司徒菲儿的心里不免感到好奇,毕竟在遇上他之前,她并不认识骆家的任何一个人呀!

    “呵,待我们回去之后,可以好好地问一问。”

    “嗯。”司徒菲儿点头微笑。

    那笑容太温柔美丽,让骆天赫的眸光一热,清不自禁地再度低头吻了她,同时也更进一步地动手解开她的兜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红娘点错谱最新章节 | 红娘点错谱全文阅读 | 红娘点错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