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爱冒牌牛郎 > 尾声

我爱冒牌牛郎 尾声

作者 : 楼采凝
    “殷凡,组长找你干嘛?他八成忘了今天是你的新婚之日!”

    现在大呆已是殷凡很好的工作伙伴,不再是损友了。

    “他要我去‘星麓’。”她耸耸肩,无所谓的模样。

    “天呀!是‘星麓大酒店’吗?你答应了?”大呆站起身,嘴巴大得可以塞进一颗保龄球。

    “答应啦!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自从与蓝之搴历险归来,她一直以“北海密探”自居,还自个儿取了个外号“娃娃鱼”!(天知道,北海成员都是堂堂七尺之躯的铁汉,哪容得下她这个小女人。)

    “你当真要去?”大呆以为他听错了,非常有耐性的再问一次。

    “麦烦漏啦!”殷凡说了句不标准的台语,拍了拍大呆的肩膀,“我走了,羽侬若回来了,麻烦帮我告诉她一声。今天实在太委屈她这个伴娘了,为了替我挡驾,铁定累坏了。”

    “你的婚礼呢?蓝之搴呢?他会怎么想?”

    “婚礼只好延期罗!至于之搴,你放心吧!我相信他会了解的。”她回报他一个迷人的笑容,拎起皮包就出门了。

    “喂——”

    来不及了,她已经去完成她的“密探梦”了!

    ∞∞∞∞∞∞

    走进三楼一间隐密性极高的房里,殷凡突然觉得忐忑难安,组长说这间房今晚是一位名为Dona的女人订下的,她身上有着一份非常机密的文件,可能就藏在这里面,但是,怎么连个人影也没呢?

    突然间,一阵短暂的电铃声将殷凡拉回了现实。老天!该不会是那个女人回来了吧?

    她强制钢定的走到门前的窥视孔一探。哇!是个男的!由于他带了顶鸭舌帽,且帽缘低垂,让她看不清楚他的脸。

    半晌后,那男子似乎按捺不住地开口道:“里面是Dona小姐吗?我是特地来为你服务的。”

    服务!殷凡张口结舌愣了好一会儿。该死!她当真遇上牛郎了!这可真应验了一句话——夜路走多了,迟早会碰到鬼!

    这可怎么办才好?这个叫Dona的女人,也未免太不安于室了吧!没事找什么牛郎嘛!偏偏找了又不乖乖待在房里,这下可好玩了。

    屋外的牛郎又开口了,“Dona小姐,请你开门好吗?你会喜欢我的服务的。”

    她会喜欢他的服务!这怎么可以,要是让之搴知道了,他准会把这家伙撕成碎片的。

    看来,只有先开门再说了,否则,让他起了疑心,那不是什么都白搭了。

    她怯怯地将门锁转开,又倏地转过身,她不能让他看见她的脸,要是这男人认识Dona,岂不是穿帮了。

    “你就是Dona?”这个牛郎一瞧见这女子的背影,即觉得眼熟。

    “我不……我是,只不过,我不要你了,请你回去吧!”殷凡竟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双抖,哎呀!这实在有损女警的颜面。

    “你不要我了!”

    牛郎深感不对劲,这背影不仅像“她”,连声音都如出一辙,难道真是“她”!

    “对,我不要你了,看要多少钱,你就说吧!我给你好了,只求你快走。”她急死了,这才想起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

    “你是我们这行的老顾客,该不会不懂得行情吧?”最后他决定试试,看看她到底是不是他想的那个人。

    “我不是不懂,是我忘了。哎呀!你快走啦!”她气急败坏的吼道,差点就转过身来骂他了。

    蓝之搴终于确定她是谁了,难怪一早要去迎亲,却被方羽侬挡在门外,直说新娘不见了,又好死不死的偏在这紧要时刻,鲨鱼一通紧急电话将他召了去,要他立即执行这项任务,害他难得第一次结婚就成了这等“新郎新娘集体失踪”的局面。

    这机会难得,就让他来逗逗他的新娘子吧!

    “我不走,我们干这行的有行规,不拿白钱,更不白跑,所以,你就勉为其难吧!相信我,我会令你满意的。”

    奇怪,怎么他和蓝之搴一样喜欢说“相信我”?可是,他又不是蓝之搴。

    突然间,她好想他哟!要是他在身边该有多好。

    见她没反应,蓝之搴更是肆无忌惮、有恃无恐的将手滑上她的粉颈,想一亲芳泽。

    殷凡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开他,不顾一切的转过身,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当武器,“你这个登徒子,如果敢再上前一步,我就一枪毙了——”

    “你手里拿的可是鞋,不是枪,看清楚好吗?否则,以后你出任务,为夫的我可是会担心的。”蓝之搴惬意的倚在门上,语气诙谐地道。

    “你……怎么会?”

    老天,这糗可出大了,她简直无颜见他!可是不对,他怎么会在这儿呢?今天可是他俩的新婚之日耶!

    “你怎么会在这儿?今天我们才结婚,你就等不及出来当牛郎?”

    “是新娘先不见的,你怎么说?”

    “我是接到任务的。”殷凡语出咄咄,非常有理。

    “那可真巧,我也是。”蓝之搴摊了摊手,一抹无奈的表情,但眼中尽是笑意,他有些懂了,这一切八成是鲨鱼与殷尧玩的游戏。

    “你的声音?”她指着他的喉部。

    “我学过变音,难道你忘了?”

    “哦!但,不对呀!你刚才对我说的话我可记得很清楚,你说我会很喜欢你的服务的。”殷凡已让醋意淹没了理智,以为他对任何女人都是如此说的。

    “没错,我是要服务你,且一定到你满意为止,别忘了,现在该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在他深不可测的黑眸中,泛着灼烈的火花。

    “你早知道是我?”她羞怯地低下头。

    “我若认不出自己老婆的身材与声音,还算是蓝之搴吗?”

    霎时,一股怪异的笑声从房间的床头收音机里传了出来:

    嗨,祝你们新婚愉快,这份贺礼还满意吧!小凡,你可别怪张组长,从一开始,他就是被迫无奈的让你配合之搴一块行动的,想不到还真促成了一段良缘,虽然过程有些惊险,但还是苦尽笆来、拨云见日了。

    至于今天这个玩笑,也是我策划的,本想……

    “咔”蓝之搴俐落地将收音机给关了,俯在殷凡耳边轻声说:“他太罗唆了,等他唠叨完,天都亮了,在这么美的房间里,我们还是把握时间吧!”

    殷凡也轻笑了一声,羞赧地将整个脸都窝在他怀中……

    对,今晚是他俩的洞房花烛夜。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爱冒牌牛郎最新章节 | 我爱冒牌牛郎全文阅读 | 我爱冒牌牛郎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