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囚心撒旦 > 第十章

囚心撒旦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一眨眼就月初了!

    眼看邵风的婚期将至,雨颜也开始收拾行李,打算离开这一直都不属于她的地方。

    其实这阵子他对她已经很好了,不但天天准时下班,还陪她吃晚餐,对她更是和颜悦色,也不带未婚妻回家让她难堪。

    不管他这么做是因为害怕她会尴尬,还是担心未婚妻吃味,至少都为她保留了颜面。

    所以,她不该再有过分的要求,该送上祝福离开了。

    而早在那天和邵风用餐后,她便打了通电话给亚绘,告诉她离开的决心,并请她安排赴日事宜,经过半个月的准备,一切都就绪了,惟一不舍的就是邵风了。

    等会儿,她就要带着父亲前往机场,到另一个国度展开全新的人生。

    撕下日历,看着上头印着的日期,正是他们初识纪念日。

    坐在早已收拾干净的书桌前,直盯着那个日期……心中百转千回。

    忍不住,她从皮包里拿出一枝笔,将此刻的心情写在刚撕下的日历纸背面,算是与他道别吧。

    就算天荒了、地老了,也忘不了与你是怎么相识的。

    可记得又如何?每日每夜,我守候的只是座冰冷的墙。

    你的恨意、我的情殇,何时才能结束?

    试问:天底下有我那么傻的女人吗?

    你没拴住我,是我自己将自己缚绑在这座象牙塔内,舍不得翼去、却又不得不黯然神伤。

    望着你与其他女孩嬉笑后离去的身影,我知道我心碎了……

    我知道你根本没有留我的意思,可是无形中我却早被那缠绵一年的隐隐情情给枷锁住,让我爱得深陷却不悔。

    原谅我吧!

    就用一年的青春换得你一个微笑好吗?

    不爱我就放了我的心吧!

    让我带着这颗破碎的心……远离……彻底的远离……

    就在今天,我们的初识纪念日。

    而我所能说的,就只有祝你跟她幸福、快乐。

    看着看着,她的心又碎了,用力将它揉成团掷进纸屑篓里,就当将她爱恋的心也一并扔了吧。

    算了,他既无心于她,留什么都没用,那就不告而别吧。

    深吸了口气,提起皮箱,雨颜不再留恋地离开这个她住了近一年的地方。

    约莫半天过后,邵风回来了。

    一进门,他便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不对劲。

    以往他会看见有双拖鞋摆在前面等着他;以往他会闻到一阵浓浓的饭菜香;以往她会开心的从厨房跑出来,拿走他手上的公事包,送上一杯热气满溢的茉莉香片,可今天呢?什么都没有……

    没看见拖鞋、没闻到饭菜香、没有热腾腾的茉莉香片,更没有她!

    快步走进屋里,喊着她的名字,“雨颜……雨颜你在吗?雨颜……你在哪里,说说话呀。”

    敲了敲她的房门,无人应答,他只好推开门走了进去。

    刹那间他怔忡了……屋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他快步走过去打开衣橱,里头也是空的!

    她走了?

    一句话也不说的走了!

    邵风不相信地冲出房外,里里外外找了遍,可依然不见她的踪影!她是去哪里了?真舍得不告而别?

    再次走进她房里,他相信她即使离开了,也会留下只字片语给他。可是他翻遍每一个角落,就是不见一封信、一张纸!

    她真能走得这么干脆,什么也不留?

    见鬼了,明明是他骗她要结婚,希望她赶紧离开,如今她真的如了他的愿,他为什么还这么痛苦呢?

    懊恼的一拳击在桌角,视线不经意瞥见纸屑篓内一个揉过的纸团,那是什么?

    拾起后,他迅速摊开它,里头那字字深爱、句句挚情,以及纸上的泪痕,无不刺疼着他的心。

    天,她是这么爱他,他却因为一个错误而如此对她?

    可她与吕克义之间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呢?

    不行,他要去问清楚,一定要去问个明白。

    他迅速冲出大门,开车直驱雨颜家中。

    一路上他忧心忡忡心急如焚,似乎有一种预感,她将永远离开他了。

    果不期然,到了那儿便看见秦家大门紧闭,透过窗户,发现屋里一片漆黑,在在告诉他,她已不在……不单单是雨颜,就连秦天生也不见了。

    想起秦天生,他更是懊悔,这几个月来他没有问过她父亲的任何事,更没关心过她是否需要帮助。

    老天……邵风,你真是被很意蒙蔽了心!

    他们会去哪儿?搬走了吗?突然,有种完全失去她的恐惧强烈占据他心间,让他懊恼不已。

    雨颜……你们究竟去了哪儿?

    翌日,天一亮,邵风又来到雨颜家附近,向邻居打听消息,意外的是居然没人知道他们搬去哪儿了。莫非她是故意的,故意让他找不到她!

    没心情去上班,他沉痛她回到住处,却意外地在家门外看见一个人。

    “吕克义……”邵风冷冷地喊道:“没想到你会大驾光临呀。”

    闻声,吕克义立刻转身,看见邵风,他竟说不出话来。

    这阵子他想了很多,也被老爸狠狠教训了一顿,过去他的确是太跋扈了些,不过……这又不是他的错,是邵风太嚣张了呀。

    “进来坐吧。”邵风打开门。

    吕克义跟着走进屋里,看了看他的居住环境,“你这里还不错,挺有格调的,外面也挺幽静的。”“谢谢,我喜欢清静。咖啡?茶?”邵风站在厨房门口。

    “咖啡。”见邵风走进厨房,他好奇地问:“秦雨颜呢?她不是跟你住一块儿吗?”

    邵风煮咖啡豆的手一顿,“你怎么知道?”

    “唉,我也不隐瞒了,当初我调查过你,自然查到她跟你在一块儿了。”吕克义跷起二郎腿。

    “你……喜欢她吗?!”邵风端出咖啡,坐在他对面。

    “我是喜欢她。她很单纯、很天真,说直一点就是很好骗。”吕克义撇撇嘴,有话直说。

    “吕克义!”邵风眯起了双眸,“你又骗了她什么?”

    “喂,你别生气,是我喜欢她,她又不喜欢我,她恨我恨得跟什么似的,只差没拿刀砍了我。”吕克义耸耸肩。

    “那件事发生后,你们见过面吗?”邵风探问。

    他想起那一次的偶遇,“有,有一次在马路上不期而遇,她见到我理都不想理,可我实在喜欢逗她,最后她被我气得哭了,居然赏我一巴掌,还对我叫嚣,说你一定会卷土重来……”吕克义摸摸下巴,低声咕哝着,“没想到还真被她说中了。”

    听他这么说,邵风持杯的手抖得厉害,直在心底呐喊着:天,我误会她,我谈会她了。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我来找你可不是我愿意的,我们董事会希望我能够说服你,让你——”

    邵风赫然站起,截去他的话,“咖啡喝完请自行离开,记得帮我把门关上。”

    落下话,他就这么冲了出去,弄得吕克义一头雾水。

    这……他刚刚是说错了什么吗?

    冲出家门的邵风,不知不觉又来到雨颜家门外,突然他灵机一动,心想进屋里找一找,说不定能发现什么线索。

    撬开门,他走了进去,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

    好一会儿,他找到一张收据,上头列着秦天生的住院费和看护费,总共八万九千元。

    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再看看日期,正是她开口向他借十万块的第二天!

    原来……秦天生住院了,而他非但没问过她那笔钱的用处,还将她当成一个捞钱的女人。

    天……邵风,你当真死一万次都弥补不了你的罪过!

    就在这时,他透过大门看见有辆小货车停在门外,两名壮汉走了进来,二话不说便动手搬家俱。

    “来……把椅子放这里。”

    邵风疑惑地走了出去,正好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正在指挥他们搬东西。

    他望着那个有点面熟的女人,“请问……”

    亚绘转过身看着他,一瞧见邵风的俊魅脸庞,不由得惊声尖叫,“啊——是你,邵风!”

    “我是。请问这是?”他指着正在搬东西的男人。

    “……没什么,只是拿这些家俱去卖而已。”亚绘没照实说,不想让他知道太多。

    “卖?怎么能卖,雨颜还会回来的。”他紧张地拉住她。

    “雨颜!你还记得她呀?”既然他对不起雨颜,她也不会给他好脸色。

    “快告诉我她在哪里?”他激动地问。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还找她做什么?拜托,大帅哥,你就放过她吧。”亚绘转向货车上的男人,“冰箱要绑紧喔。”

    “我没要结婚,那全是骗她的。”他话一出口,立刻让她愣住。

    “什么?”她瞪着他,“你为什么要骗她?她这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让她伤心呢?若非对你完全绝望,我想她是不会答应我去日本——呃!”亚绘赶紧住嘴。

    “你说什么?她去日本了!”他紧抓住她的手,“快说,她去日本的哪儿?”

    “你别这样,雨颜好不容易才答应去日本帮我忙,你不能把她叫回来。”亚绘噘起嘴儿。

    邵风看着她,点点头,“你不说我也查得出来。”

    “那你去查,若真查得到,我就放她跟你走。”亚绘挑衅地道。

    “好,记住你的话。”邵风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离开。

    “喂……喂……”亚绘对他的背影做着鬼脸,“有本事就去找吧!看你多厉害,哼!”

    不过!她还真希望他能找到雨颜,这么一来雨颜便不会再天天愁眉不展了,虽说她好不容易才答应去日本,可她也该为雨颜的幸福着想才是。

    日本东京都是个多样貌的地方。

    而涩谷与新宿可说是东京的代表,其中涩谷又是日本的流行指标,满街的流行商店、气派的招牌和高级餐厅,以及时髦的109辣妹。

    雨颜就是在这儿工作,刚开始她不太习惯这里的嘈杂,感觉它的新颖与繁荣和台北不同。台北的步调就算再快,仍有着浓厚的台湾味;可日本却给她一种盲目追随新潮的感觉,年轻人在服饰上的大胆创新更让她敬谢不敏。

    想想她也不过二十四岁,可心境却比这些东京的女孩老成许多。

    不过,若要说涩谷没有清幽的地方那就错了,著名江户时代的历史古迹就是其中之一。每每下班后,她会一个人到这里散散心,沿着金王八幡宫、涩谷城迹、道玄阪、涩谷川,沉淀自己的心灵。

    尤其涩谷城迹旁那块绿油油的空地上,经常有人在那儿放风筝。几次去那儿,她都会租个风筝放得好高好高……希望借由它传达她的思念。

    今天她又踏进涩谷城迹,远远地,她便瞧见一群孩子在放风筝,她带着微笑走向小贩,租了风筝后便走向那群孩子,和他们一起放风筝。

    瞧各式各样的风筝在空中飘扬,她的心情也开朗许多。

    “啊!”不知是不是风太大,她的风筝竟和一个小妹妹的风筝缠在一块了。

    “哇……我的风筝,我的风筝……”

    小妹妹哭了起来,雨颜急着用日语安抚她,但她却愈哭愈大声。

    雨颜看得心都慌了,天呀……她该怎么办?

    “小妹妹不哭,叔叔帮你。”这时突然插进一个男声,从小妹妹手上拿走线头。

    只见他技巧性的抽拉两下,两个缠在一块儿的风筝又分开了!

    “谢谢叔叔。”小妹妹开心的拿回线头,像是又怕被雨颜的风筝缠上,赶紧跑开了。

    “谢谢……”就在那男人转身之际,雨颜突地愣住。

    是他……这怎么可能?

    “才不过半个月,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忘了?”邵风双眼微眯,语气却轻柔得如微风。

    “你……你怎么来了?”刚刚他对小妹妹说的是流利的日文,嗓音虽然熟悉,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他。

    “不欢迎吗?”邵风扬起唇,露出一抹兴味的笑。

    “不、不是的,我只是没想到会是你。”雨颜往他身后探了探,又朝四周看了看。

    “你在找什么?”他也往两侧瞄了眼。

    “你新婚妻子呢?我想你们是来这里度蜜月的吧?”雨颜四处张望着,“那还真是巧呢。”

    “我……”他低头沉吟了会儿,一抬头就说:“我没结婚。”

    “什么?”雨颜不敢相信地看着他。

    “我根本没打算结婚,即使有也不是小莓。”他敛起笑容,改以一抹认真的神情。

    “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既然爱她就娶她呀,再说她不是陪你去欧洲半年了?一个女孩子无怨无悔地跟了你那么久,你——”

    “有个女孩子更是无怨无悔地跟着我、照顾了我一年,你说我该怎么做?”邵风的眸子更为烁利地盯着她瞧,“况且,我那阵子根本没去欧州。”

    “你!”她倒吸了口气,“为什么骗我?”

    邵风再也忍不住,一个跨步将她抱个满怀,“因为我爱你,你肯原谅我吗?”

    “邵风。”雨颜不解地僵在他怀里,“你骗我就是因为爱我?”

    “不是的,而是……而是我以为你和吕克义在一块儿,所以我不能忍受你到现在还为他做事。想气你、很你,可又做不到,让我矛盾极了!只好逃……逃多久算多久。”邵风黑曜石般的瞳直凝住她脸上。

    “我跟吕克义没任何关系,我已说过好几次。”她用力推开他,他的误解仍重重刺伤了她。

    “有一次我经过那家你我都爱吃的蛋糕店,看到你和他站在店门外,模样看起来很亲昵,我就误会了……”他闭上眼,沉重的说。

    “我记起来了,就是那晚……那晚你对我——”雨颜愕然地看着他。

    “Sorry……原谅我。”邵风深邃的眼擦出一抹仓皇,“你可以打我骂我,只求你原谅我……”

    她愣愣地看着他,良久不语。

    “我知道这样要求你很过分,但告诉你一个故事,大学时期我曾受过背叛,我最心爱的女友竟联合另一名男同学,偷走我们小组精心所做的研究报告。当时我的心情down到了谷底,对女人也有了成心,深怕——”他揉揉鼻子,强忍满腔的涩意。

    雨颜怔然看着他,“那我所做的事一定深深刺激了你对不?对不起……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快别这么说,我要的不是你的道歉,而是原谅,原谅我不分青红皂白就污蔑你,原谅我对你所做的一切恶劣行为——”他紧紧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近自己。

    “既然你都肯原谅我了,我岂能不原谅你?”如此近距离相贴,让她闻到他身上迷人的男人味,心微漾,身子也在发抖。

    “当真?!”

    “呃——”她轻轻抽回手,转过身,“我得回家了,我爸还在等我一块儿吃晚餐。”

    这个消息太意外,虽然她心底十分雀跃,可是又害怕幸福来的太快,不一会儿又要失去了。所以,她想好好冷静一下。

    “我……我能不能跟你一块儿去?我一大早就赶到机场,弄到现在都还没吃呢。”最后他居然使出苦肉计,想博取她的同情。

    “你还没吃饭?!”她猛抬头。

    “嗯,飞机上的东西我吃不惯,我……我想吃狮子头、大蒜黄鱼、翠玉肉卷……”他说的净是她以前经常弄给他吃的菜色。

    “当然可以,只是……”只是她父亲在,他能接受吗?

    “既然没问题,那就走吧。”接着,他竟抓着她的手往大马路的方向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的风筝!”老天,她都还没收线呢。

    “风筝就当作是你我之间的误解,让它飞远吧。”他仍执意将她往外带,雨颜只好松了手,被迫坐进一辆计程车内。

    只见他不知用日语跟司机说了什么,司机笑了笑便发动车子前进。

    “你跟他说什么?他这么开心。”她疑惑地看着邵风。

    “你听不懂日语吗?”他笑看着她。

    “我……简单的还可以、可你说了一大串,该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雨颜偷觑着他的表情。

    “你怎么会这么以为?”他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

    “瞧你刚刚说话的时候,司机就直瞄着我偷笑。”她鼓起腮看他一眼,又瞄向司机。

    “你用这种眼光猛瞧司机,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我可是会吃醋的喔。”没想到他竟然也会说出这种话。

    “你……你无聊!”她瞪了他一眼。

    “哈……”邵风飒爽的笑声直漾进她心底,可她不明白他为何这么开心?

    雨颜心想,等他一会儿见到她父亲,他就笑不出来了。她甚至可以想象他待会儿脸上会出现的鄙视与不屑。

    “怎么了?瞧你一张脸皱得跟什么似的,请我吃顿饭这么不甘心呀?”他低头偷偷瞄着她。

    雨颜嘴一噘,看向窗外。

    奇怪了,她说过她住哪儿吗?为何司机知道要走这条路?

    “你要去哪儿?”她回头瞪着他。

    “当然是去你家了。”他双臂抱胸恣意一笑。

    “我家!”她不解地摇头,“你要去我哪个家?”

    “我怎么不知道除了宇田川町外,你在其他地方还有家呀?”邵风带笑地瞄了她一眼。

    “我没——啊!你怎知道我住在宇田川阿?你快说。”雨颜瞪着他问。

    “へ……别生气,就快到了。”邵风指着前方不远处,然后交代司机在前面停车。

    车子停了下来,他为她打开车门,就像识途老马一样拉着她走,雨颜满心不解,却只能跟着他去。

    就在她家门外,他停了下来,“是这里对不对?”

    “我要问——”雨颜还来不及说话,他又推她进屋。

    一踏进屋,她便闻到厨房里飘出饭菜香。

    “爸!”她快步走了进去,“你在煮饭?”

    “雨颜,你回来了!就快开饭了。”秦天生赶紧将一道道菜端上桌。

    雨颜百思不解,父亲从没做过饭呀!“爸,这些全是你做的?”她看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奇怪的是……这些全是邵风喜欢吃的。

    “我哪行啊,我只是把菜热一热罢了,这些荃是他做的。”秦天生笑指站在门口的人。

    雨颜转过脸看着倚在门框,恣意哂笑的男人,“是你!”这么说他已和爸爸打过照面了?

    “对,尝尝看。我不太会弄,只能凭以前吃你煮的菜的印象来料理。”他笑了笑。

    “对呀,邵风为了做这些菜搞了大半天,我瞧他可用心了。”秦天生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

    雨颜看了眼父亲,随即冲向邵风,压低声说:“你到底想做什么?要报复就冲着我来,不要对我父亲——”

    “我要跟你求婚。”邵风出其不意地道。

    “对对,邵风他千里迢迢从台湾赶来就是为了向你求婚,爸知道你成天为了他茶不思饭不想,所以替你答应了。”秦天生插嘴。

    “你……你们竟联合起来骗我?我——”一咬牙,她用力推开邵风冲出屋外。

    “雨颜……雨颜……”邵风没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秦伯伯,我去追雨颜。”

    “好,快去、快去。”秦天生挥挥手,催促着他。

    他点点头,转身急追而去,一直到屋后的草地上才抓住她,“雨颜,你怎么了?”

    转过她的身子,他才发现她居然哭了!“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掉泪?”

    “我……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你不是恨我父亲,为什么现在……”她吸了吸鼻子。

    “你不喜欢?”他蹙眉看着她。

    “不是,难道你不觉得勉强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改变对我父亲的态度,可我不想勉强你,如果哪天你厌了、后悔了,我会更伤心。”她捂着脸,无法相信他会为了她彻底改变。

    “秦伯伯已彻底改变了,他能,我为什么不能?真的,我一点也不觉得勉强。”邵风紧紧将她抱住,“相信我,嗯?”

    “我……邵——”

    “喊我风。”他双臂一绝,紧紧将她禁锢在肾弯中。

    “风……”雨颜终于解开心结,返身紧搂住他。

    “嫁给我吧!”抬起她的下巴,轻吻她的嘴角,“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你可知道发现你在我们初识纪念日那天离开,我有多心痛?”

    “你是怎么想通的?”雨颜想知道。

    “在你离去后,我就想通了,我才明白自己根本离不开你。”他亲了下她的鼻尖,“可恶的是那个傻女孩居然不告而别,也没留下只字片语,只让我在纸屑篓里找到一个纸团。”

    “啊!你看到了。”她脸儿一红。

    “对不起,知道你那么爱我,我用绑也会绑紧你。嫁给我,让我用未来的生命爱你……一辈子好好爱你。”他深情地说。

    雨颜掉下感动的泪水,窝在他怀中。“我答应、我答应……”

    “那我们快回去把这好消息告诉秦伯伯。”得到这个答案,邵风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兴奋,直想将这喜讯告诉所有人。

    “嗯,我也迫不及待想尝尝你做的菜呢!”雨颜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行,还请太座赏脸。”

    邵风朝她做了个童子军举手礼,而后牵着她的手,漫步在这片草地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囚心撒旦最新章节 | 囚心撒旦全文阅读 | 囚心撒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