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做一天的我 > 第十章

做一天的我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第二天,蓝妍才刚起床,电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让她震了下。

    她怕……怕又是他,于是小心翼翼地问:“谁?”

    “我是饭店的服务生,为您送早餐来。”门外的女服务生轻声说。

    一听是女孩子的声音,蓝妍这才放了心,可是仍觉得不对劲。“我没有叫早餐啊,会不会你送错了呢?”

    “我不会送错的,这餐盒上明明写着蓝小姐你的名字。”

    蓝妍虽觉得奇怪,但也不好让人家在外头等那么久,于是将门打开。

    女服务生对她笑了笑,而后将餐盘端了进来。“请用。”当她退下后,蓝妍这才走到桌边,看着这份餐盒。

    果然没错,上头印着的是她的名字、她的房间号码,难不成是亚权的好意?

    这阵子她住在这里,他已经非常大方的将住宿费打了五折,虽然他违背了当初她请他不要说出去的承诺,可对她的照顾仍旧是无微不至,令她感动不已。

    摇摇头,她走进浴室梳洗了一番。这才坐在桌边将餐盒打开,可一看她却怔忡了!

    里头竟然是她最爱吃的烧饼油条,更让她讶异的是,她向来喜欢的烧饼口味是沾了蛋汁再下去煎过,没想到这个作法也一样!亚权又怎会知道她的喜好?知道的人唯有阿勋啊!

    一想起他会这么做,她一颗心便跳得好厉害!

    不会……不该是阿勋准备的,他才没那么细心呢。

    低头吃了一口,桌上的手机却适时响起,打开接听,听到的却是莫珩勋带笑的嗓音。

    “怎么样?烧饼油条不难吃吧?这可不是买的哦,是我亲手做的,光是炸那油条就弄得我的手起了好几个水泡,痛死我了。”

    蓝妍的眼眶湿了,她知道他是在逗她开心,可是她能说什么呢?

    这时电话彼端又发出他的声音。“怎么样,好吃吗?你也告诉我一声,我下次才好改进啊。”

    “你以后不用这么做……”听着他那故作没事人的嗓音,蓝妍鼻根又没用的发酸了。

    “那到底好不好吃呢?”他不喜欢她顾左右而言他,非要她说出答案不可。

    “很好吃。”

    她敛下眼,心头好像被打了好几个死结,揪痛不已。

    这痛不是因为他的无情,而是他的卖笑装傻,她不明白他何必这么做呢?

    就算是他真无法爱她,她也不会强迫他或为难他,毕竟感情是得两情相悦的。

    “就这句话而已,我做得好累耶,能不能再多说两句?”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就这么耍起赖。

    “阿勋──”她受下了了,大声喊了出来。“你不必这么做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静一静,说不定过个一年半载当我们再见面时,就可以回到当初。你该给我时间冷静,而不是这么吵我。”

    她这话一出口,莫珩勋只是沉默不语,没有任何回应。

    “阿勋……阿勋……”突然没听见他的声音,她不禁紧张了起来。

    “阿勋……你说说话啊……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说话呢?

    “阿勋──”她紧张地吼了声。

    “干么啊,你还真像河东狮吼耶,把我的耳朵都给震坏了。”他这才慵懒地开口。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蓝妍深提了口气。

    “你不是说我很吵吗?那我就闭嘴让你冷静一下,倒是我嘴一闭,吵的人变成你了。”他还装无辜,真是把蓝妍气炸了。

    “莫珩勋,你再这样我当真一辈子不理你。”

    “哈……对嘛,这才是我认识的蓝妍,有魄力有气概,不再郁郁寡欢,我爱死这样的你了。”他仍旧是那嬉皮笑脸的语调。

    蓝妍吸了口气又重重吐了出来。“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不理你了。”她霍然将电话给按掉,可当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时,她却又后悔了。

    笨蓝妍、傻蓝妍,他根本对你没心,就只会打电话来笑你、闹你,你还为了他拚命掉眼泪,这眼泪对他来说根本是一文不值,你真是笨到家了!

    可过了会儿,门铃声又响起,蓝妍还以为是刚刚那位服务生来端走餐盘的,于是她连问也没问就上前将门打开。

    可站在门外的人影又让她吃了一惊!

    “别再关门了,好像我是瘟疫一样。蓝妍,别这样好吗?”莫珩勋手里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你这是何苦?”

    蓝妍紧闭上眼,不可否认的,他这么做已在她心底造成不小的冲击,可她又怕贸然接受他这种不成熟的感情,将会受另一次伤害。

    她已伤痕累累,实在是没办法再承受任何一丝一毫的伤痛。

    宁可就这么平静的度日,好慢慢淡化、愈合这个已存在六年的伤口。

    “小妍──”

    他上前一把抱住她,掬起她的小脸。

    “你!”蓝妍一愣。小妍……认识他至今,他还是第一次这么亲匿地喊她。

    “记得你曾问过我,为什么一直以来都喊你蓝妍或丫头?”他贴在她的耳畔,如火的柔魅嗓音直挑勾着她的心,让她有丝动容。

    她凝了心,却没反应。

    “那我现在告诉你──因为对我而言,小妍或妍儿是非常亲密的称呼,所以我──”

    “所以你从不这么喊我对不对?我现在理解了,因为对你而言我并不算亲密的人。”她替他接下去。

    “不是的,你听我说。”他用力扣住她的肩。“其实不止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我完全不敢去想这份感觉,就怕自己明白后反而无法回头。就与你的想法一样,深怕说穿了反而吓跑对方。可现在我要喊你小妍,要你做我的女友、妻子……”

    “是吗?”她不敢相信。“可……你却女朋友一个换过一个,若你心里有我的存在,你会这么做吗?”

    “我承认,我过去对感情、对爱有点麻痹。尤其在明白自己对你有份不一样的感觉时,我只能告诉自己是我错认了这份感觉,所以我才不断换女友,企图找到一个可以触动我心弦的女人。”他非常激动地表示。

    “可是你找到了不是吗?”蓝妍摇摇头,深深吸了口气。

    “我找到了?”他怎么不知道。

    “林媛媛呀!是你说的,你爱她、信任她,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多事而已。一想起这个,她又忍不住鼻酸。

    “不是的──”他大吼着。

    “就是。”她握紧拳头喊了回去。

    “事实上我对她早就起疑了,之所以不揭发她,是在等她掉入我的陷阱,好让我抓到幕后主使者。”

    听他这么说,蓝妍赫然瞪大眼。“你早知道了?”

    “嗯。”莫珩勋重重点点头。“而我当初说喜欢她、信任她,那不过是一堆气话,你别信以为真好不好?”

    “这么说是我多事了?”深吸了口气,蓝妍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做了件傻事!

    阿勋不是笨蛋,从以前他就精明得很,应该不会笨得看不出林媛媛接近他的企图呀。

    “不是,你不是多事,你是关心我。”老天,他怎么愈解释愈糟呢?

    “小妍,你听我说。”他深吸了口气,眸光瞬也不瞬地盯着蓝妍。“我若喜欢她,她早就和我住一起了。知道吗?自始至终,能来我住的地方的只有你。”

    “那是因为你当我是好哥儿们。”她吸了吸鼻子。

    “不是,因为我只接受你,打从还不知道对你的感情开始,我的心就已诚实的接受你了。”他的唇贴在她的嘴角,那是个最令她心颤的吻。

    她心一动,可还是闪开小脸,这一刹那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跳得如此剧烈。

    “小妍,你还是不肯接受我?”他非常无奈地紧蹙双眉。

    “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蓝妍对他柔柔一笑。

    “你是不爱我了?”莫珩勋脸上的笑容已徐徐垮下。

    见他如此,她好心疼呀!

    伸出手触碰他的脸颊。“爱你的心就如同磐石般坚定,除非天崩地裂,是不会改变了。”

    莫珩勋闻言,心头一阵发烫。“既是如此,又为何要拒绝我?”

    “我不是拒绝,只是想仔细探究你的心,我怕连你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真心爱我。”她吸了吸鼻子。“你走吧,让我好好想想。”

    “嗯,我答应给你时间考虑,可别让我等太久喔,在这段期间我还是会一直做你,直到你点头为止。”在她额上亲吻了一下,他便不再打扰地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顿时好后悔,真想骂自己是个大笨蛋,要是在从前,他若对她示爱,她肯定会又叫又跳地尖叫出声,可现在她不一样了。

    因为,她懂得爱了,她要的是他的真爱,而不是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歉疚之情。

    阿勋,好希望你是真心爱我的……我会祈求上天能得到你的真心。

    接下来的日子,莫珩勋天天为她送饭、送饮料,甚至是她爱吃的义大利面和不加糖的拿铁,只是他本人并不出面,多是委托饭店小姐送上来给她。

    因为他害怕自己的出现会影响她的决定,只希望用他的爱去支持她,让她知道他甘之如饴做她当年为他做的事。

    偶尔,他还会夹张条,贴心地写着──别一直关在房里,找时间出去走走吧,你最爱逛的那家百货公司,这两天是周年庆,有折扣哦。

    如今蓝妍终于懂得,他对她并非漠不关心,她的喜好、她的口味他一样是了若指掌。

    知道她的口味、知道她爱喝的咖啡、知道她喜欢逛的是哪家百货公司……

    就在今天,莫珩勋特地为她买了一件她最爱的淡紫色洋装,和她最爱吃的紫森林蛋糕,正要为她送去的途中,突然被一道黑影给拦截下来。

    莫珩勋眯眼瞧着对方,撇开唇说:“怎么?今天是想请我喝两杯吗?”

    齐亿深吸了口气。“少装蒜,说,为什么要林媛媛举发我?”

    “你若没做亏心事,何必怕被举发?”莫珩勋双手抱胸,一点也不以为然。

    齐亿咬着牙说:“你知不知道,现在警方已经到处在找我了!”

    “那很好,世界上会少个祸害,而我也会少个敌人。”漾出笑容的莫珩勋对于这样的结果可是满意极了。

    “你──”

    齐亿冲向莫珩勋,他却往后一退。“别动粗,这里是台湾,是有法治的地方,容不得你撒野。”

    “为什么我的敌人是你?”齐亿气得浑身发抖。

    “我从不屑当你是敌人,是你从学生时期就不时找我麻烦,没想到如今你心肠更狠了!”莫珩勋冷哼。

    “你现在说这些废话已经没有用了,我就是恨你,不毁了你我就是不甘心。”他双手紧握成拳,眸光发出寒芒。

    “齐亿,你死心吧,我看你还是去自首比较妥当,如此才能早日重获自由。”看了看手中的纸袋,莫珩勋推开他。“我没空理你,希望你好自为之,仔细想想我的话吧。”

    往前走了几步,却听见齐亿嘶哑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莫珩勋定住脚步,缓缓回过头,惊诧地发现他手里抓着一把枪!

    “齐亿,你冷静点,一失足成千古恨。”

    莫珩勋立刻举起手,对他做了个“STOP”的手势。

    “哈……反正我已经没有未来可言,只要你死,什么都值得了。”眼看齐亿醺红了眼,可以猜出他定是喝了酒。

    “等等……我们可以好好谈。”莫珩勋知道他疯狂了,赶紧想办法阻止。

    “不用说了,我要杀你──啊──”

    砰!就在齐亿疯狂开枪的刹那,莫珩勋已向他飞扑而去,企图夺下他手中的枪枝,却不幸肩胛中弹!

    他强忍着肩上的疼痛,使劲与齐亿搏斗,他知道若不夺下那把枪,他将命丧他手中。

    大白天的,这记枪声自然引来许多人的注意并通知警方。

    “齐亿,把枪给我。”莫珩勋眯紧眸,双手紧抓着齐亿的手腕,任肩上的血一直滴落他也不放手。

    “不──我要杀了你──”两人僵持不下,一个不注意极可能擦枪走火。

    “你别执迷不悟,把枪给我!”莫珩勋因用力,血液流得更快,脑子也开始晕沉了。可是蓝妍的影像不断支撑着他,他告诉自己绝不能倒下,他还在等蓝妍的答案。

    “哈……赶紧把遗言留一留吧。”齐亿抽出一只手,狠狠的往莫珩勋的伤口掐下去,疼得他不得不松开手。

    就在这紧要关头,突然发出一声枪响,震住了他们。

    莫珩勋一开始还以为自己中了枪,可接着竟看见齐亿倒在他眼前,眼看机不可失,他立刻夺下那把枪,而方才开枪的警察迅速冲了过来,另一名警察将伤势较重的齐亿给押走。

    “你还好吧?”开枪的警察蹲下身扶起莫珩勋。

    “我没事,谢谢你。”看了下表,老天,他已经迟到了。

    “你流血过多,我送你去医院。”警察见他勉强站起来想自行离开,忍不住劝道。

    “不用。”

    “什么不用,再这么下去你会倒下的。”他怎么都下可能让莫珩勋走。

    “我……”莫珩勋微眩了下。“我没关系。”

    “你已经虚脱了,快,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吧。”他急拉住莫珩勋的手。“走吧。”

    “等等,这纸袋能不能替我送到奇亚饭店506号房?”如果他没到,蓝妍一定会担心的。

    “好,我会替你送去,快上车吧。”

    莫珩勋只能跟着警察坐上警车,快速前往医院。

    蓝妍不停看着表,四点半了!

    以前三点半他必然会请楼下服务生将东西与点心送上来给他,为何今天会迟那么久呢?若真有事,他也该打通电话给她吧!

    更诡异的是,她的心竟无由地跳得那么厉害,一种不安的感觉紧紧缚着她,令她坐立难安。

    一直等到五点,她再也待不住地冲下楼,想问柜台是不是他们忘了将东西拿上来给她?就在她走近柜台时,却看见一名警察也站在那儿,问道:“请问,我有东西要送到506号房,你们能帮忙送上去吗?”

    506号房!那不是她的房间吗?

    蓝妍赶紧走向他。“警察先生,我就住506号房,有事吗?”

    “哦,是这样的,有一位莫先生要我将这东西交给你。”警察公事公办的说。

    “那他人呢?”她看着纸袋,心口瞬停了数秒。

    “呃……很对不起,我不太清楚。”刚刚莫珩勋交代他万万不能说出他现在的情形。

    “不清楚!”她脸色大变。“怎可能不清楚,那他是在什么地方拿给你的?”

    “这位小姐,你别再问了,我是不会说的。”警察对她点点头,便离开饭店。

    蓝妍傻在当下,而后看一眼纸袋里的东西,里头除了点心、洋装,还有一张小卡片。

    她立即打开它,上头只简简单单写了几行字:今天是你的生日,知道你喜欢淡紫色,可为了遵守不打扰你思考的承诺,只能默默祝福你──生日快乐!

    她的眼眶蓦然泛热,赶紧追了出去,眼看那位警察已上了车,她立刻冲上前抓住车门。“警察先生,快告所我他在哪儿,如果你不说,我绝对不放手!”说着,她还跑到车头,整个人趴在车上。

    眼看不说是下行了,警察只好投降道:“好,我说,你快起来,这样让旁人看到可不好。”

    “你说了我才离开。”她还是趴在车上。

    “他……他受了枪伤,正在医院急救。”他终于说了。

    “什么?”蓝妍大感震惊,随即问:“他在哪家医院,请告诉我。”

    “他在──算了,你上来吧,我送你去。”

    “好,谢谢。”

    蓝妍立刻上了车,在警车的带领下火速赶往医院,一路上她不停问着警察整件事情的始末。

    如今,她只求他平安无事呀!

    一到达医院,她立刻跳下警车,冲进医院里。然而被安置在五楼病房内的莫珩勋却因为尚未作笔录,警察还不得放行,可他又挂心蓝妍,便烦闷地站在窗口吹着冷风。可却意外让他瞧见蓝妍从警车下来急奔进医院的一幕。

    天,是她来看他了吗?突然,他脑海里冒出一个想法,让他笑了出来。

    他赶紧躲进被窝,闭上眼,等着她进来。

    不久之后,房门被推开,进来的正是蓝妍那急匆匆的身影。

    “阿勋……阿勋……”瞧他手臂伤得那么重,还包得那么大,她的心全乱了!

    “为什么齐亿要杀你,他干么那么狠?”这些全是她刚才从那位警察口中得知的。

    看着他紧闭的双眼,她愈想愈难过。“阿勋,都是我不好,明明就爱你,为什么还要摆架子呢?你快醒醒,我要告诉你,我答应你……答应接受你的感情。”

    莫珩勋兴奋地差点大叫出声,但也只能抿唇偷笑,当然,这动作得很小心,可千万别被她识破了。该知道,女人温柔时像小猫,但发起飙来可是只凶狠的母老虎啊。

    “阿勋,你还好吧?”她愈想愈不对。“不行,我得通知伯父、伯母。”

    刚刚她急着出门忘了带手机,只好去外面找公用电话。“阿勋,你一定会没事的,我这就去请伯父伯母来看你,你一定要好起来。”

    眼看她就要出去打电话,莫珩勋赶紧发出喃喃呓语声。“嗯……”

    “阿勋,你醒了。”听到声响,她立刻折回他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

    “好痛。”他轻声喊道。

    “哪儿痛?”

    “全身都痛。”莫珩勋张着双无神的眼,直瞅着她。“小妍……你说我会不会死?”

    “不会的,你绝不会死的。”她一听他这么说,眼泪都掉了下来。“医生他怎么说呢?”

    “他说我伤得很重。”他张开一只眼,偷瞄着她那伤心欲绝的表情。

    “小妍。”

    “嗯?”她牢牢握住他的手。

    “我……我想听你的答案,可以吗?怕现在不听,以后就没机会了。”他故作虚弱地道。

    “我爱你阿勋,只要你好起来,我们马上结婚。”她急切地说:“你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闻言,他心情蓦然飞扬了起来,却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说道:“我好高兴,小妍……我这里好痛,你快帮我揉揉。”

    “哪儿疼?”

    “大腿疼。”他憋笑地说。

    “这里吗?”她的手轻抚在他腿根处,老天……这真是又愉悦又残忍的折磨。

    可好景不常,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一名警察走了进来。“莫先生,我们可以作笔录了。”

    “警察先生,他伤得那么重,等一下吧。”蓝妍替他求情道。

    “他?!”警察指着莫珩勋,只见莫珩勋拚命对他眨眼睛。“你怎么了?刚刚不是又叫又跳的吵着要离开,这回是……哦,眼睛痛吗?”

    “我──”莫珩勋五官一皱,糟糕了!

    蓝妍听出了端倪,错愕地看着他。“阿勋,你……你大腿还痛不痛了?”

    她的手劲慢慢加重,最后像揉面团似的用力拧着他,痛得他跳了起来!

    “好痛──”他大叫。

    “痛?!你骗我,我才心痛。”

    “我不是故意的,可你刚刚说要嫁给我可不能反悔。”他嬉皮笑脸的。

    “嫁你?!”她一咬牙。“我还要打你呢。”

    就见她追着他,在病房内绕着跑,前来作笔录的警察先是一阵错愕,接着恍然大悟地摇摇头,笑着走出去,并善解人意地为他俩关上门。

    这时莫珩勋一个止步,反身将她抱个满怀。“我是真受伤了,只是为了见你,我强迫自己不能倒下,你能明白吗?”

    “我──”她抬起头,瞅着他真情涌现的眼睛。“可你也不能骗我啊。”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忍不住,他低头含住她的嘴。

    慢慢地,蓝妍气也消了,可仍忍不住在他嘴里咕哝。“知道吗?你吓死我了,我好怕……好怕再也看不见你……”

    “放心吧!我福大命大,还得留着命做一辈子的你。”

    再次低首,这次的吻孟浪狂狷,排山倒海而来的热情将她一寸寸淹没……

    蓝妍幸福的窝在他怀里,从今尔后,她已不再是他的哥儿们、跟班,而是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了。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做一天的我最新章节 | 做一天的我全文阅读 | 做一天的我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