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入戏太深 > 第十章

入戏太深 第十章

作者 : 楼采凝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情景完完全全像是回到两年前他们初识之时。

    才走出大门,就看见卫霆英已在外头等她,“喂,鲫鱼鳞,大太阳的-要去哪儿?”

    语琳愣了下,加快脚步拚命朝前走。

    见她撑着阳伞就要出门,似乎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交通工具,他摇摇头,开着车追上她,“怎么不买辆车代步呢?”

    “没有钱可以让我随便挥霍。”再说公车站牌就在前面,她自认没必要浪费金钱养一辆车。

    “我可以送。”他眉一挑,扯着笑说。

    停下疾走的脚步,语琳轻吐了口气。

    他笑指一旁的座位,“上车吧!在-还没买车之前,我可以权充-的私人司机。”

    “卫大牌,你今天不是要排戏吗?”现在杨玉涵又成为他的助理,偶尔在电话中会刻意透露他的消息让她知道。

    “哇塞!-什么时候调查我呀!真让我受宠若惊。”他咧开嘴大笑,眼看她气得又要举步离开,他只好赶紧发动车子继续跟着。

    “你不要跟着我好不好?公车站牌就在前面了。”她睨了他一眼。

    “就算-上了公车,我还是会跟。”他一边轻踩油门,一边说:“下午才排戏,现在我没事。”

    “没事就回去休息,谁要你跟着我了。”

    “我就喜欢跟着-的感觉。”他肆笑着,“上车吧!看见没?路人都在看我了,不要让我没面子嘛!”

    “你可以走呀!”她索性顿住脚步。

    “-!”卫霆英无奈地点点头,“好吧!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双手放上方向盘,他用力踩下油门,莲花跑车从她眼前呼啸而过,看着他愈来愈远……

    这不是她所冀求的吗?为什么会有股空虚感占据心头?

    季语琳,-这是做什么?要他走的是-,舍不得的也是-,-这种心态真要不得,难怪到这把年纪还嫁不出去!

    就在她继续往前走时,突然身边又刮过一阵风,抬头一看,怎么又是他……可他居然没停下来,还不断往前开。

    这下她不走了,就站在原地等,下一会儿果然看见他从另一头又开了过来!

    “等一下。”她忍不住喊住他。

    吱--

    卫霆英煞了车,回头笑看着她,露出一抹飒爽神采,“怎么?改变主意了?愿意让我载-了吗?”

    “原来你是故意的!”她一跺脚,“你真的很闲耶!如果你觉得这两年与台湾的女人有断层才想到我的话,建议你不妨去找小嫣,她很喜欢你,才会不择手段的除掉我这个情敌。”

    “-还在吃她的醋?其实这两年来我根本没理她,而她也已找到喜欢的男人。”

    “你怎么……唉!”语琳不得不放下坚持,答应让他载一程,等他满足了自然会死心,“开门吧!”

    卫霆英眼睛一亮,立刻推开门,笑意盎然地说:“请进。”

    语琳坐进车里,对他说:“送我去天纪广告公司可以吗?”

    “当然可以,地址呢?”他开心的发动引擎。

    她将地址告诉他。

    车子开了-段距离后,他才道:“-要去接案子吗?”

    “不,我老板昨天来到台湾,他去天纪拜访,我打算去见他。”她淡淡地说。

    “嗯。”他点点头,“见了-的老板后,我们要去哪儿?”

    “我们就分道扬镳了,你去排你的戏,我要进行我的工作。”她看着自己的手指头,故作无情道。

    “就算吃顿午餐也不行吗?我不介意-的老板当电灯泡。”在他墨镜下的黑眸闪过一丝玩味。

    “我本来就是要请他吃饭,你何苦插一脚?再说,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故意把话说得这么暧昧好不好?”她板起小脸,正经八百地说。

    “ok,看来我是愈来愈没有幽默感了,居然打动不了。”他耸耸肩,朝她嘻皮笑脸的。

    “你!ㄟ……右转。”她气得差点忘了看路,“往前走不远就是了。”

    卫霆英转了弯后,看着前方不远处果然有块“天纪广告”的招陴,而等在门口的正是一个衣冠楚楚、长相英挺的男人。

    “佐加。”她抬手对那人挥了挥,然后对卫霆英说:“停车。”

    他立刻踩下煞车,语琳迅速下车,奔向五十岚佐加,笑得如沐春风,“嗨!你昨晚就来了,怎么今早才通知我?”

    “想给-一个惊喜呀!”佐加大笑,双手一展抱了她一下。

    坐在车里的卫霆英-起眸,瞪着这一幕,不一会儿也打开车走定向他们。

    他一接近语琳就大胆攀住她的肩,“怎么不跟我介绍一下?”

    她看了下自己被他揽着的肩,没有说话。

    这时卫霆英拿下眼镜,朝佐加笑了笑,用简单的日语向他打招呼,“你好,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卫霆英对不对?”没想到佐加的中文说得这么好。

    “你会说中文?”早说嘛!害他直想着该怎么跟他谈判才好。

    “我年轻时在台湾生活过几年,后来遇到语琳时,她还不会说日语,又被她操了几年中文,现在才能跟你用中文交谈。”他开朗大笑,表现出-副洒脱的恣意。

    “boss,你就会开我玩笑。”语琳鼓起腮。

    “傻丫头,我人都来台湾了,-还boss、boss的喊,真是太见外了。”他举起手指点点她的脑袋。

    “好吧!那我就喊你佐加-!”她甜甜一笑。

    眼看他们亲昵的对话,卫霆英还真是气得牙痒痒,于是主动对佐加道:“我和语琳正打算去吃午餐,你要不要一块儿去?”

    语琳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赶紧对佐加澄清,“我没要跟他去吃饭,今天我一整天都只陪你。”

    “季语琳,-说什么?”卫霆英僵硬地问。

    “要我再说一次吗?我说--”

    “行行行,”佐加立刻阻止道:“这样吧!就一块儿去吃饭。”

    “我不要他跟。”语琳看看表,“你不要再逗留下去了,去拍你的戏吧!”勾住佐加的手,“我们去搭出租车。”

    “可是他……”

    “别理他。”

    卫霆英只能铁青着一张脸,看着他们手挽着手离开,“可恶!”

    抬脚朝车子踢了下,他懊恼地?爬头发,神情净是疲惫与悔恨。当初若非他对她不信任,对她心存质疑,她也不会同样对他不再信任。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自食恶果?

    这时,语琳心情郁闷地带着佐加坐上出租车。

    佐加转首看着她落寞的神情,不禁开口道:“明明一直思念着他、等着他,如今他回来了,为何还不肯原谅他?”

    “我不知道,或许是我害怕再一次面对他质疑、愤怒的眼神,更害怕他现在的身分。”她抿唇一笑。

    “他现在可是好莱坞的当红炸子鸡,-还嫌呀?”他开她的玩笑。

    “就是这样我才害怕,我跟他之间已是愈来愈远了。”她迷惘的眼神转向窗外,“别再说了,就让他以为我不再爱他,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佐加点点头,但心底已有想法与打算。

    “霆英,你累了吧?歇会儿,喝杯茶。”杨玉涵端了杯热茶过来。

    “嗯,谢谢-,玉涵。”他扬唇一笑。

    “看你一脸倦容,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杨玉涵坐在他对面,看着他不时闭眼皱眉的模样。

    “我问-,语琳她……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忍下住,他还是问了。

    “男朋友?”杨玉涵摇摇头,“这怎么可能,这些年来我可从没见她跟哪个男人走得近呢!”

    “她那个日本老板呢?”才怪,他亲眼看见的何只是“近”而已。

    “你是说五十岚佐加!”杨玉涵笑着摇摇头,“他早有妻儿了,而且夫妻感情好得很,你别瞎猜好不好?”

    “-说他已经结婚了?!”他-起眸。

    “是呀!如果语琳真要与他交往,早就步入礼堂了,还会等到现在吗?”她摇摇头,取笑般的睨着他。

    “说得也是,可是……”

    这时,阿丁进入休息室,“卫老大,外头有个叫五十岚佐加的日本人要见你。”

    “咦?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杨玉涵对他挑挑眉,“去吧!弄清楚状况总比胡思乱想得好。”

    他蜷起嘴角,“嗯,我这就去。”

    当卫霆英走出休息室,就看见佐加坐在外头笑望着他。

    “有没有空,我们出去谈谈好吗?”佐加开口道。

    “我跟你有什么好谈的?”卫霆英撇撇嘴。

    “如果是关于语琳呢?”

    “呵!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了,所以不再敌视你。”卫霆英想想,“我刚下戏,出去喝一杯吧?”

    “行。”

    两人来到电视公司楼下的酒吧,佐加点了杯龙舌兰,这才对他说:“不知道卫先生要干这行干多久?”

    “不知道。”卫霆英从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认为自己的梦想若达成了,就是该结束的时候了。”他喝了口酒。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眉一蹙,卫霆英不解地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男人往往很自私,事业、爱情都想拥有,可是在两者不能兼顾的情况下,通常都会舍弃爱情。”佐加-起眸道。

    “那是你,我绝对可以兼顾。”他很笃定。

    “是,你以为你待在演艺圈里,真能让另一半安心吗?如果哪天有床戏、吻戏……这些对你而言可能已习以为常,可是你的妻子会怎么想?换个角度想,如果是她与人演床戏与吻戏,你也会欣然接受?”

    佐加的这句话如当头棒喝般,震醒了卫霆荚。

    “你自己好好想想。”佐加一口饮尽,“这酒不错呢!可不可以再来一杯?”

    “哦……”卫霆英赶紧点头道:“那有什么问题。”

    转首唤来服务生,同时他心念也突地一转,豁然开朗似的,原本沉郁的眉间也放松了。

    送走佐加之后,语琳回到住处,坐在书桌前,看着堆积如山的工作数据,顿觉一抹疲惫涌上心间。

    就不知道这样忙碌又空乏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铃……电话声响起,她赶紧接起,“喂--”

    “语琳,我是玉涵,不好了呀……”杨玉涵急促的语调吓到了语琳。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慢慢说呀!”

    “霆英……霆英他……”杨玉涵气喘吁吁的,嗓音里还夹带哭声。

    “霆英!”语琳的心跳停了一拍,紧张地问:“他怎么了?霆英他究竟怎么了?-别哭,快说呀!”

    “他刚刚演一出吊钢丝的戏,怎么也不肯用替身,结果从二楼摔下来,现在……在医院。”杨玉涵呜咽着。

    “他现在的情况呢?”语琳倒抽口气,全身抖意不断。

    “正在手术……还……还不知道。”

    “他在哪家医院?”

    “就在……”

    杨玉涵一说完,语琳立刻挂了电话,飞也似的奔出屋外,拦下一辆出租车火速赶往医院。

    到了医院门口,杨玉涵已经站在那儿等她了。

    一见到语琳,她的眼泪掉得更厉害,“语琳,-终于来了,我真的好怕……”

    语琳眼眶也浓热了,但她知道自己要镇定,“别怕,有我陪着。”

    双双一块儿搭了电梯来到手术室外,那儿除了几名工作伙伴,还有大批媒体守候,等待着结果。

    语琳紧张的直向上天祈祷着。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手术室大门开启,医生走了出来。

    他对众人笑笑说:“别紧张,卫先生只是摔伤腿骨,并无其它内伤,手术也进行得非常顺利。”

    语琳轻吐了口气,终于放下一颗心。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看他?”潘哥问道。

    “等他被推进病房后,你们也可以过去等他清醒了。”

    医生离开后,杨玉涵赶紧对其他伙伴小声说:“将这些记者挡下,别让他们去吵了霆英。”

    “这个我知道。”阿丁点点头。

    跟着,她便带着语琳前往病房。

    “语琳,进去看看霆英吧!”杨玉涵在病房门口道。

    “可是我……”她这阵子一直拒绝他,现在突然出现会不会很怪?

    “别ㄍㄧㄥ了,我知道-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见他一面。”杨玉涵替她打开门,“反正他还没醒,别怕,我去楼下买点必需品。”

    语琳还没回应,就被杨玉涵给推了进去,一拾眼,她就看见躺在病床上紧闭双眸的卫霆英,心就在这一瞬间纠结了!

    慢慢朝他走过去,她伸手轻抚着他的脸孔,终于……她再也压抑不了对他满腔的爱意而流下了泪。

    “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她泪眼迷蒙地望着他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孔,握住他的手,小声说:“幸好你没事,否则不但我会心碎,还有许多女人会伤心……”

    “我只在乎-,其它女人如何,我一点都不在乎。”突然,他张开眼,非常认真地说。

    “啊!”语琳没想到他会突然转醒,吓得立刻放开池、

    “别走,别走……”他想动,可麻药刚退的他仍是动弹不得。

    见他用力挣扎着,深怕他的伤势加重,她赶紧上前握住他的手,“我不走,你放心躺好。”

    “那就好。”他终于松口气,跟着扬起笑容看着她,“没想到-会来看我,我以为-恨死我了。”

    她拚命摇头,哭着说:“我没恨你,我从没恨过你。”

    “才怪。”他哼笑,“理都不理我呢!知道我有多呕呀?”

    “我……我是不够资格理你。”她敛下眼说:“霆英,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我不恨你也不会恨你,所以你不用再对我抱着任何歉疚,专心一意的演好你的戏,懂吗?”

    “演好戏之后呢?”他凝眉望着她。

    “之后?”她愣了下才说:“过阵子你终究要回美国发展,演戏之余我想你有自己的计划,这些我就不知道了。”

    “对于未来我早有打算。”他仰头望着她。

    “哦!既然你自己清楚,那是最好不过。”她有意避开这会让她心痛的问题。

    “想不想知道我的打算?我想说给-听。”他面带微笑的对她说:“我今年也已经三十岁了,演艺圈是很残酷的,顶多再给我十几年的美丽光景,之后就很可能没落。”

    “你想太多了,那也得等十几年后呀!”她不懂他为何要说这些。

    “可是如果到那时候我才想牵某个人的手,已经太迟了,”他的眼神肆火般燃烧着她的心。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的心情都乱了。

    “一个明星在当红时退出演艺圈,是不是反而可以让影迷们想念他一辈子?”他漾出一丝毫无勉强的笑容。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的心一紧,“你可不要随便说出退出的话,我会第一个不饶你。”

    “-是真心不希望我退出?”卫霆英-起眼,灼热的眼神一瞬也不瞬地望着她那张愕然的表情。

    “我当然不希望,演戏是你的兴趣,是你的一切,进军好莱坞又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好不容易梦想成真,你怎能说退就退?”她很激动地喊着,因为她已被他眼底坚定的光芒刺伤了眼。

    “可是这些却比不上一个女人来得重要。”他眼底闪着决心,“这些年来就算我在美国多么顺利、大放异彩,可我心底从没忘记过。”

    “别说了,我不想听。”只要不听、不看,心底的痛苦是不是可以减轻些、模糊些?

    “语琳,我要娶。”他非常用力且坚决地说出口。

    “霆英!”她身子一震。

    “我是真心要娶。”他伸手轻拂她的发,笑得温柔,“我知道-对我有着不安全感,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工作,而我颐意放弃,我只想拥有。”

    “你--真的不后悔?”她实在难以相信。

    “如果生命里少了-,我才会后悔。”他想坐起,双手用力撑住床面。

    “你别乱动。”她立即起身帮他。

    “麻药似乎退了,我已经可以动了。”在语琳的帮助下,卫霆英试着将自己给撑起一些些。

    一坐起,他便握住她的手,“怎么样?答不答应?”

    语琳鼻子一酸,再也无法假装冷漠地扑进他怀里,“好,我答应你……其实我在心里早就答应你了。这两年来我一直不愿亲近别的男人,内心深处仍守着会等你回来的诺言,虽然心知我们不会有未来,可我还是宁愿等……”

    “那-为什么不肯理我?吓死我了。”他用力揉住她的小脑袋。

    “我们的身分相差太大,我怕我无法让你永远爱我,我怕被拿来跟你身边那些女明星相比较,我怕我会受不了这些而疯狂。”

    “所以为了-,我愿意退出演艺圈。”他双眸烁亮,诚挚而认真。

    她笑着摇摇头,“你不需要这么做。”

    “可是-会担心,若因此而让-每天惶惶不安的,我宁可回去干我的医生。”他又坐直一点,开玩笑地道:“放心,饿不死-的。”

    “你真的愿意从此在医院里工作,不怕无聊?”托着腮,她抿唇笑问。

    “呃--”他的眉头皱了下,“我会适应的。”

    “少来了!谁要你这么勉强自己。”语琳虽然笑着,眼角却泛着泪光,那是喜悦的泪水。

    “我不勉强,像我这么帅,如果穿上白袍,肯定会迷倒一堆护士、女病人,成为医院里的红牌医生。”他骄傲的挺起胸膛。

    “你要我更担心,更吃味儿呀?”语琳故意逗弄他。

    “呃--”看见她眼底流窜的笑意,他知道她在开他玩笑,因此顺着她的话说:“那这样好了,我就回家洗手做羹汤,让-养了。”

    “好啊!这有什么问题。”她嫣柔笑着。

    不一会儿,她敛起笑容,眼神带着柔沁的光芒望着他那张绝魅脸孔,“谁要你长得这么帅,若我一人霸占了实在太不道德,你还是去演戏吧!让fans为你疯狂、为你尖叫,只要你心里只有我一个人就够了!不要为了我而放弃自己的兴趣。”

    “语琳!”他心一动,紧抱住她,“-是真心的?”

    “嗯,本来会害怕,但现在一点也不会了。”她笑得很坚强。

    “放心,以后我会跟导演谈好三不条件。”

    “哪三不?”她好奇地眨着眼睛。

    “不拍吻戏、不拍床戏、不拍台词里有『我爱-』的戏,因为这些从今天起我只愿为-一个人而做、而说。”他魅惑的一笑,微勾着嘴角说出让语琳心动的话。

    “霆英!”她感动的又哭了,哭了好一会儿才抹去泪,“可这样会有很多女演员找我算帐。”

    “我会保护。”他深情的握住她的手,“嫁给我,等手上这出戏结束,跟我一块儿去美国好吗?”

    “我得跟你去?”她还没这样的打算呢?

    “要不然-要我跟-两地相思,再一次让我因为心神不宁而--”他赶紧锁住声,没再说下去。

    “你的意思是,你今天会摔伤是因为我?因为我的拒绝让你心神不宁?”她紧蹙眉心,“以后可不能再这样了!”

    “那-就跟我去美国。”他抱紧她的腰,对她眨眼撒娇。

    “受不了你,好啦!”语琳被他这模样弄得噗哧一笑。

    “那太好了!啊--”卫霆英一开心,忘了自己的腿骨才刚动过刀,猛一用力又疼得躺了下来。

    “小心!你再这样不珍惜身体,我就不跟你去了。”她紧张地说道:“我去找医生来……”

    “别去。”抓住她的手,他将她拉回身畔,笑着问:“-真的很关心我?”

    “废话。”她噘着小嘴。

    “那就吻我,吻我我就不疼了。”他像孩子一样讨糖吃。

    她咬着唇,又羞又窘的,半晌,才慢慢贴近他的脸,将自己的唇送上。

    “若非刚开完刀,若非我受了伤,若非地点不对,我一定会狠狠要了。”卫霆英说着露骨的话,跟着低首将她吻得天旋地转。

    语琳的身子紧紧熨贴着他的,已在这吻中对他承诺永远永远……

    【全书完】

    编注:欲知“乱点鸳鸯谱”系列之其它作品,请看【红唇情】系列之--

    1RL020《是否变心》

    2RL023《假装熟女》

    3RL038《调戏圈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入戏太深最新章节 | 入戏太深全文阅读 | 入戏太深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