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 > 正文 热情不再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 正文 热情不再

作者 : 星期九九
    “三皇兄怎么来了?”见到凤孤影的一瞬,凤绾绾有些错愕。hjs8aa

    凤孤影来到这里,不知这个消息是不是已传到凤倾城耳中。若被他知道,一定又会来刁难她吧?

    才思及此,身后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回眸望去,那风风火火步进凤翔宫的男子,不正是凤倾城?!

    “就是想皇妹,想见你。”凤孤影没看走进殿内一脸不善的凤倾城,径自对凤绾绾笑得温柔。

    捆“有啥好看的,天天待在皇宫,抬头不见低头见。现在见着了,皇兄还是回去吧。”凤绾绾却板着俏脸,没有半点笑容。

    “只是想看一眼,就是怕哪一天,突然再见不到皇妹。”凤孤影淡笑,脸色有些凝重,说出的话更如此。

    凤绾绾心一紧,不忍看凤孤影心事重重的样子。

    拎她来到轩辕皇室,与凤孤影打照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可她依稀记得初见凤孤影的情景。测试文字水印6。

    当时的凤孤影一脸痞气,摸黑跑到她寝房的窗台对她吟诵情诗。当时的他们会来戏弄她,不知究竟出自什么心理。

    是纯粹为了与凤倾城作对,还是对原来的凤绾绾有什么异样的情愫。

    隐约觉着,凤绾绾与这凤氏三兄弟没什么血缘关系,否则不会如此张扬地与她玩暧昧。如果真有血缘关系,他们又执意跟自己的妹妹纠缠,这又另当别论。

    只可惜,她找不到人寻求答案。

    “既然来了,吃些点心再走吧。”凤绾绾本想打发凤孤影,不想引起不必要的争端,遂改变初衷,招呼凤孤影坐下。

    她像是看不到凤倾城传达的怒气,若无其事地对凤倾城笑道:“皇兄,你也坐吧。”

    清音已上了茶,端来点心,三人依次落坐。测试文字水印4。

    “父皇还没醒,张文怎么说?”凤绾绾将话题转至凤景天,打破三人之间的沉默。

    “情形不容乐观。睡的时间越长,醒的机会越小。朝政一直无人打理,人心不稳,都在说……”凤孤影看向凤倾城,欲言又止。

    凤绾绾淡笑,识趣地没接话。

    朝堂人心不稳,无人主持朝政,现在是上官丞相辅佐凤倾城。毕竟是太子,这朝政之事会落在凤倾城手上并不奇怪。

    怪就怪在,凤倾城应该忙于拢络人心,让更多的朝臣支持他早日登基,而不是一天到晚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

    或许凤倾城这么做,是怕凤无月拿她做文章。除了这个点,她想不到其它理由。

    就好比今日,凤孤影才来到凤翔宫,下一刻凤倾城便也跟了过来。测试文字水印4。她可不会认为在凤倾城心里,她凤绾绾有这么重要。

    现在的她没什么利用价值,毕竟他已得到了她的身子。

    “孤影,对当朝局势,你可有什么想法?”凤倾城接话,反问道,语意不明。

    “没看法。父皇病重,自然要有人出来主政。至于谁主政,那不是我该关心的事。”凤孤影淡声回道,像是变了一个人,再无以前的幼稚脾性,答案也算中肯。

    闻言,凤绾绾率先松了一口气。

    凤倾城感觉到她的紧张,似笑非笑地瞟她一眼,眸色莫测。

    “我以为你倾向无月,毕竟你们平时走得近,感情要好。”凤倾城这话,令凤孤影与凤绾绾同时蹙眉。

    他们不曾料到凤倾城突然将话说得这么白,凤绾绾看向凤孤影,怕他说错话。测试文字水印5。

    凤倾城这人惹不得。

    凤孤影不能得罪他,否则依凤倾城的多变脾性,一定会记仇。她笃定最后是凤倾城登顶,凤无月有野心和抱负,却没有做皇帝的命。

    “二皇兄是个人才,大皇兄同样是个人才。谁能笑到最后,不只是看能力,也要结合天时地利人和。再者,我的想法从来不重要,重要的是天下人需要什么样的国君。”凤孤影起身,搁下点心,对凤绾绾笑道:“我要回宫了,皇妹,送我出凤翔宫可好?”

    凤绾绾笑着点头,与凤孤影相继出了凤翔宫。

    到了大殿门口,凤孤影顿下脚步,仔仔细细地打量凤绾绾的五官,像是在她脸上寻找什么。

    他轻抚她柔嫩的玉颊,若有所思:“皇妹已嫁为人妇,早已长大了,真怀念儿时的我们。若是换了一片天,若不能聚在一起,则会是永远的离别……”

    “皇兄别这样,人生有生离死别,还没发生的事没必要纠结。测试文字水印5。就算是分离了,有一天也会再聚的。皇兄,慢走。”凤绾绾笑着回道,怕这种感伤的气氛。

    她努力在笑,希望凤孤影也能笑着走远。

    怕是怕,如果真到了离别的时刻,就会如他所言,再没有重逢的时刻。

    “皇妹,我……”凤孤影想说什么,在看到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凤倾城时,又打住了话头。

    他朝凤绾绾挥手,头也不回地缓缓离去。

    “人已走远,还在看。”凤倾城讥诮着打破沉默。

    凤绾绾像是灵魂出窍,看着凤孤影离开的方向恍神。

    凤倾城上前一步,拽着她纤细的手腕进入凤翔宫。

    他疾步向前,动作稍大,凤绾绾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后,勉强跟随他的步伐。测试文字水印2。

    “怎么,现在连话都不想跟我说了么?”凤倾城拽她进了寝房,将她压在床榻,掐着她的下巴问道。

    “我们已经无话可说。”凤绾绾回视凤倾城,清澈如泉水的眸子眸光滟潋,却再无以往爱笑的痕迹。

    “别跟我使小性子,我没空哄你!”凤倾城用力甩开她,站在床沿前:“正值多事之秋,我不想因为你生出什么事端,更不希望所有的一切毁在你这个女人手上!”

    “皇兄去忙吧,不送了。”凤绾绾轻拢有些凌乱的发丝,也自床榻上坐起来,抚顺自己的衣物。

    她专注地打点自己,漠视凤倾城投注在她头顶的视线。

    “皇妹,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半晌,凤倾城的声音飘进她的耳畔。测试文字水印9。

    “我的想法并不重要。也许皇兄以为我在使性子,可你想歪了。皇兄,我不想成为牵拌你前进步伐的拌脚石。你一心一意朝自己既定的目标前进即可,我不想成为你的负累。我向你保证,在你成功前,我绝不会离开皇宫。”凤绾绾边说边下榻,抬眸便与凤倾城复杂的视线相对。

    她对他咧嘴一笑,娇憨可鞠,妩媚迷人:“皇兄,我说真的,你没必要想太多。今天我不是助你解决了一半云家对你的威胁吗?云泽他听进去了,不会再挡着你的前路,我相信他。说实话,我觉得你适合那个位置,比二皇兄更适合。”

    “为什么?”凤倾城问,补充道:“为什么你认为我比他更适合那个位置?”

    “很简单,父皇是明君,他喜欢你不是没道理,推崇你做太子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测试文字水印9。再者,二皇兄太自私,而你……”凤绾绾话打住,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不再继续。

    “而我什么,把话说完!”凤倾城不耐烦地追问。

    够狠,够无情!

    凤绾绾本想说的是这句,临时她改变说词:“皇兄够聪明,心思缜密。二皇兄就算让他侥幸坐上了那个位置,有一天你也会把他拉下来。一个国家最不需要的就是内乱,那会令国家的经济倒退多年,对百姓更不利。”

    “你这见解倒是独特。”凤倾城紧抿的薄唇浮现一丝笑意,几不可见。

    他缓缓走至门口,又顿下脚步,朝凤绾绾招手。

    凤绾绾乖巧地走上前,偎进他张开的怀抱,闷在他的怀中,倾听他沉稳的心跳。

    他推开她一些,俯头吻上她的红唇,很公式化的一个亲吻。

    没有温度,跟他的唇一样冰冷。测试文字水印3。

    吻了好一会儿,凤倾城自她的唇上离开,“我走了,乖乖听话。”

    临走时他拍拍她的头,像是在给予他养的宠物一些安慰,就只为了她听他的话。

    在她的行注目礼下,凤倾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了凤翔宫,走出宫门,留给她疏离漠然的背影。

    凤倾城走了许久,凤绾绾还怔在原地。

    她轻抚上自己的唇瓣,那里好像还留有凤倾城留下的气息。淡淡的,若有似无的冰凉。

    他们之间有过热情,在他得到她的身子以前,他很热情,总是以各种面目将他的热情传达予她。

    在那晚纵情一夜之后,他的热情消失,她的坏脾气随着他热情的消失而磨灭。

    或许,不只是凤孤影长大,他们也在以各自的方式在长大,将自己热情纯真的一面隐藏。测试文字水印4。

    “公主有心事么?”见凤绾绾拿着一本古书在看,始终停留在第一页,彩音忍不住问道。

    “一看书就想睡觉,我不是好孩子。”凤绾绾合上书籍,爬上/床榻打算小憩一会儿。

    “奴婢知道,公主想太子殿下了。自从那日太子殿下离开凤翔宫,已是第三日了,难怪公主会思念成狂。”

    彩音黯下了小脸,蹲在床榻前仔细看凤绾绾的脸:“公主还是笑起来好看。最近太子殿下没来,公主都不爱笑了。”

    “你这丫头倒是机灵了,连我想什么都知道。”凤绾绾淡笑,并没有否认。

    她确实很想凤倾城。

    来到这个有凤倾城的世界后,她几乎每天都看到凤倾城。就算看不到他,也有他的消息。可现在,朝政趋于紧张,听说凤无月在悄悄拉拢朝中势力,夺皇位之争已趋于白日化。

    凤景天又再沉睡了三日,按张御医所说,凤景天清醒的机会微乎其微。

    所以太子登基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凤无月若想得到皇位,就必须在凤倾城登基前有所筹谋。

    凤倾城当太子的这些年来得到不少人的拥戴,光他收养的那些夫人美妾,就都是个个有来历,要不就是朝廷要员的亲戚,要不就是借花献佛,上官婉儿更是个中典范,毕竟她父亲是当朝权霸朝纲的丞相。

    若是凤倾城顺利登基,上官婉儿顺理成彰将成为皇后……

    “了解公主的都知道,公主喜欢太子殿下。可是……”彩音有些犹豫,在凤绾绾眼神的鼓励下,她鼓足勇气道:“有一句话不知奴婢当不当说。”

    见凤绾绾点头,彩音才道:“公主与太子殿下始终是兄妹,再加上公主已有夫婿,公主与太子殿下没有未来。更何况,太子殿下若登上皇位,后宫佳丽三千,就算太子殿下再喜欢公主,也不见得能分多少喜爱予公主。奴婢斗胆,说的句句肺腑之言!”

    说着,彩音跪倒在地。

    “傻丫头,难得你愿对我说这些话。我不会怪你,起来吧,别动不动下跪。”凤绾绾扶起彩音,笑着轻抚她的小脸:“我知道该怎么做,时候未到罢了。”

    想了想,凤绾绾索性穿戴整齐,欲出凤翔宫走走。

    在清音和彩音的陪同下,凤绾绾去到御花园溜了一圈,再从御花园另的道门出去。那里宫道渐窄,去至青石铺就的石路,向左转出,便到了另一条宫道。

    “公主,前面不能再走了。”看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座宫殿,清音变了脸色,忙拦着凤绾绾的去路。

    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凤绾绾居然从御花园的那条捷径出来,一直绕到这条宫道。前面,就是皇宫的禁地——锁梦轩。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最新章节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全文阅读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