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 > 正文 四个人的洞房花烛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 正文 四个人的洞房花烛

作者 : 星期九九
    大红喜房内,层层叠叠的帏幔飘起又掀落,依稀得见榻上女子沉静的容颜。hjs8aa

    她发鬓微乱,小嘴轻抿,俏鼻微微上翘,勾出俏皮的弧度。长长墨睫投下幽沉的阴影,遮住她美若秋水的眸子。

    站在榻前的男子衣衫半解,露出精壮的胸前腹肌,性.感光洁,只是看着她的脸,他的喉结便在滚动,下腹胀痛得厉害。

    等了这许久,终于盼到了这日。

    可他捞起重重纱幔,坐在榻上,床榻陷下微沉。

    他伸手取下她的凤冠,弄乱她的发髻,她美如绸缎的青丝便流泄在他手掌,上好的质感令他爱不释手,舍不得移开。

    手指一路向上,滑向她红粉绯绯的嫩颊,比他吃过的豆腐还要滑腻,令他深眸一黯,呼吸倏地加重。

    是“绾绾,你是我的。”他缓缓俯首,薄唇就要袭向那令他心痒难耐的娇唇。

    就在那一瞬间,安睡的女子倏地瞪圆美目,一掌甩向他的脸。

    他险险避开,女人一跃而起,欲冲出重重幔帷。

    男子邪佞一笑,看着猎物垂死挣扎,这种感觉真棒。

    就在她即将要跑出纱帐的一瞬,他一伸手,便拽住了她的足踝,“绾绾,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你这是要去哪里?”

    他唇角噙着一抹轻浅的笑意,只为她的可笑姿态取悦了他。

    “凤倾城,你放开我,放开——啊……”凤绾绾发出一声尖叫,被凤倾城一个用力便拽拖回了床榻。

    她不甘就此被束缚,双脚齐踢,毫无章法可言,有如被激怒的小母狮,张牙舞爪的模样,在凤倾城眼中看来如此可爱。

    他沉声而笑,灼.烫的大掌抚上她的腰,满意她纤腰的娇软,不盈一握,只是隔着她的衣物碰到她的身子,便涌起前所未有的狂炽浴望。

    “别这样,皇兄,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好不?”凤绾绾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

    她的四脚全被凤倾城制住,动弹不得,睁着盈盈美目看向凤倾城流光溢转的邪瞳,带着请求。

    只要他放她一马,要她做什么都可以。

    “不好。”凤倾城想也不想便回绝了她,双手不规矩地探入她的衣襟。

    凤绾绾打了个冷战,忙抓着他的手道:“对了,你不能动我!”

    凤倾城似笑非笑,凤眉轻扬,似对她的话产生了兴趣:“为何我不能动你?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盼这一天很长时间了。”

    “皇兄,你先放开我,我把原因告诉你。”凤绾绾美眸一转,脸上挂着诌媚的笑容。

    “也罢,反正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凤倾城果真住了手,笑意厣厣,说不出的狡诈。

    凤绾绾忙跳下床榻,从床中掏出她的宝贝,沉声道:“皇兄,见了圣旨还不下跪接旨?!”

    她就不信,凤倾城胆敢抗旨不遵!

    凤倾城反而动手解衣裳,将挂在他身上的红色喜袍脱下,滑落在地。

    不知为什么,他脱衣裳时就是有那么一股子诱.惑劲,令凤绾绾脸色微酡,不自在地别开视线。

    为掩饰自己的窘迫,她大声道:“凤倾城,下跪接旨!”

    “绾绾,别玩儿了,良辰美景莫虚度,抓紧时间办正事要紧。”凤倾城光着膀子嘻笑着凑近她。

    “该死的王八蛋,这是圣旨!!”凤绾绾极怒,真恨不能将他的眼珠子挖出来,让他瞧清楚她手上的东西。

    凤倾城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为凤绾绾气急败坏的样子感到好笑。

    “你如何知道你那是圣旨?”凤倾城顿下脚步,不再前进,好整以暇地笑问。

    “不是圣旨难道是废纸——”

    凤绾绾的话突然顿住,该死,难道被凤倾城将这那东西给换了?

    她展开手上的圣旨,却原来是一张空白的圣旨,没有半个字,她的圣旨果然被凤倾城这个胚子拿走了。

    凤倾城走至彻底石化的凤绾绾跟前,取下她手上的东西瞄了一眼,似笑非笑:“好东西就要好好保管,既然这并不是什么圣旨,绾绾,是不是尽快把我们的洞房花烛夜给办踏实了?我这里,好疼……”

    他抓着她的小手,去往他的下腹位置,放在他的某个零部件上。

    凤绾绾还处在震惊当中,当她的掌心碰到那东西时,那东西在她手上动了动。

    她瞪大美眸,触电般缩回手,“噌噌噌”地退了好多步,像看怪物一样瞪着凤倾城。

    她的反应取悦了凤倾城,优美的唇畔不可抑止地勾勒出笑意:“这是能让你快乐的宝贝,你摸摸它……”

    “变态,卑鄙,无耻,下.流!!”凤绾绾涨红了俏脸,连声怒斥。

    “男人都是这样,不只是我变态,你原本想嫁的云泽同样卑鄙。”凤倾城却是不恼怒。

    虽然他的身体渴望这个女人,不过她既然没做好准备,他可以再耐着性子哄一哄。

    实在不行,再来强的,霸王硬上弓。

    悄无声息间,他离凤绾绾近了些。

    凤绾绾机警地退后两步,突然撒腿就跑,往门外而去。

    “没用的,没我允许,你逃不了。这样的洞房花烛夜,我怎么可能让你有机会跑出我的手掌心?你不想想,我盼这天盼了多久。你把我伺候好了,满足了我的身子的需要,我就没胃口再玩其他女人。若是没把我喂饱,我一不小心跟其他女人交好,那也是你的责任……”凤倾城叨叨絮絮,就站在凤绾绾身后看她怎么开门。

    小家伙用力踢门,手脚并用,真粗鲁,可怎么看,她还是耐看得紧。

    凤倾城放肆的眸光自身后将她的全身上下打量了遍,视线定格在她的臀.部位置,目光越来越灼烈。

    “不准你看!!”凤绾绾努力忽视身后凤倾城放肆的眸光,终于一脚踢过去,喘向他的腹部。

    他轻巧地避开,边笑边回:“你这是谋杀亲夫,下手轻点儿。也只有对你粗.暴的女人感兴趣,换作其他男人,早被你吓跑了。”

    凤绾绾像一头暴怒的狮子,狠狠击向凤倾城的全身上下。

    只可惜她力气再大,拳脚再快,始终够不着凤倾城的衣角。

    她挫败地收了手,怒吼道:“不玩儿了!”

    “早就该罢手了,省点儿力气。”凤倾城轻声而笑,叮咚如泉,眸如一弯泓水,闪耀波光点点。

    他靠近凤绾绾,抚上她胸前凌乱的青丝,动作轻柔,似怕折损她的美丽,小心翼翼。

    他牵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往床榻方向而去。

    途中迫不及待地开始解她的衣裙,手“顺便”在她高耸的胸前挑.逗:“大小罢刚好,手感也不错,我喜欢……”

    他的头埋在她的胸前,隔着中衣轻轻啃噬,眸中情浴氤氲,也许还带着某一些算计。

    凤绾绾强忍着战粟之感,待确定埋在她胸前放肆的男人被浴望冲昏头脑之际,她双肘用力顶向他的颈部,同时双足并用,狠狠撞向他的下腭。

    凤倾城其实早料到凤绾绾不可能轻易就范,只是美味当前,被情浴控制的他反应还是慢了一步,被凤绾绾的腿部撞在下巴位置,疼得他松开对她的箝制。

    凤绾绾同时飞身跃起,纤手一捞,将纱帐用力一扯一拉,便将凤倾城整个人困在其中。

    这还不够,她索性拽着纱帏一角,将凤倾城狠狠包裹了十几圈,无法动弹分毫这才罢手。

    她跳至门口,摸出放在腰间的精巧匕首,动作利索地探向门锁,不过一会儿,门锁应声而落。

    她明知有今天,定不可能坐以待毙,当然要想办法自救。

    凤景天救不了她,她唯有自己想办法逃跑。

    她甚至没回头看一眼被困在重重帏幔中的凤倾城,自然也看不到他邪眸中散发着阴冷邪戾的气息。

    凤绾绾跑出那间喜房,以为有机会逃离,却挫败地发现,这是密室,没有任何可以逃离的地方。

    隔壁好像有声响,她竖耳倾听,就在她的左侧。

    她暗自欣喜,以为一定有可以通到隔壁的机关,便开始摸索。

    功夫不怕有心人,一刻钟后,她终于摸到了机关。

    机关应声而响,她欣喜至极,以为可以出去,却发现根本不是出口,她只是打开了可以看到隔壁密室的一道圆形暗孔。

    她正想张嘴喊救命,待看到里面yin.乱的情景,她脸色苍白如纸,跌跌撞撞地往后退,直至跌至某个人的怀里。

    他堪堪扶着她的纤腰,咬上她的耳垂,暧昧轻喃:“绾绾,喜欢你看到的么?”

    凤绾绾红唇微颤,摇头,再摇头,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身后的人却残忍地拽着她前进,直抵墙壁的圆孔,声音有如发自地狱:“你该看清楚,云泽正和上官婉儿交.欢的情景。看清楚,云泽并不是你想的那么好,男人在床上,不过就是野.兽……”

    另一间密室里的男女不着寸.缕,激烈地纠缠在一起,仿若至死方休。

    里面浓郁的情靡味,自圆孔传出,可以听到男人的低吼与女人的尖叫声,不绝于耳。

    “是你对他们下了药,一定是你,凤倾城,你这个禽.兽,你还有没有人性,上官婉儿是你的太子妃,你怎能对她如此残忍?!”

    凤绾绾用力挣出凤倾城的控制,跑至一旁,怒视凤倾城。

    这个男人,变态到让人发指。

    一个是她的丈夫,另一个是他的妻子,他怎能如此残忍地对待他们?

    原来方才她之所以能够走出那间喜房,是因为她逃无可逃。

    跑到这里,还可以看到那恶心的一幕。

    凤倾城每走一步,都带着算计和阴谋,而她每回踩进他的陷阱,跳入其中才知道又上了当,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她可不是我想娶的女人,今天她尝到男人的味道,就知道是男人都一样,任何男人都可以满足她。绾绾,这都是你造的孽,是你将婉儿推到了今日这样的境地。当日我便说过,这既你想要的,我定会成全你!”

    凤倾城如玉般的脸染上阴鸷的青红,瞳孔中闪烁的怒焰似要将凤绾绾燃烧怠尽。

    凤绾绾闭上美眸,大气不敢出,美背紧贴在墙壁,更不敢看盛怒中的凤倾城。

    她就是被困在牢笼中的猎物,而凤倾城就是那个欲将她撕碎的野.兽。

    凤倾城在恨她,他恨她把他推给其他女人,于是用这种方式将云泽和上官婉儿凑成堆。

    是她错了吗?她不过是想自救罢了,不想跟他有牵扯,不想成为了眷养的宠物。

    结果她不只是害了自己,也害了上官婉儿,更害了云泽。

    “绾绾,别怕,我不想伤害你。”凤倾城冰凉的指尖划过她的玉颊,令她微微一颤。

    她瑟缩了身子,想避开他的碰触。

    她的反应,令凤倾城好不容易隐下的怒火再度上涌。

    这个女人,温柔的她不要,那他只有蛮横地掠夺,将她撕碎!

    他不容置疑地将她打横抱起,凤绾绾四肢并用,想要挣出他的控制,反被他拽得更紧。

    “别再考验我的耐性。凤绾绾,你这个女人我受够了!”凤倾城索性将她扔在地上,覆身而上,动手脱她的衣物。

    不过三两下功夫,她的身子便如初生的婴儿般不着寸.缕。

    凤绾绾绻缩着身子,惊惶地瞪着凤倾城,“不要,皇兄,我们不能这样。我们是兄妹,不能这样……”

    她答应了凤景天,无论如何要阻止凤倾城做错事,否则会陷入万劫不覆地境地。

    隔壁传来的刺耳叫声让她犯怵,她捂着双耳,不想听那些污秽的声音。

    一个是她指婚的丈夫,另一个却是他凤倾城的太子妃,凤倾城怎么能这样残忍?

    似知道她内心饱受煎熬,凤倾城将她抱起,出了那间听得到yin.声秽.语的密室,回到刚才的喜房,重重地把门关上,阻隔了一切外在干扰,扔她到了床榻。

    他握着她的双手,“绾绾,把你自己给我就好,其它事,不用你担心,一切有我。兄妹又如何,只要我想要的,没人能够阻挡。”

    挡他路者,死!

    “皇兄,你是太子,父皇最怕的就是我们纠缠不清。如果今晚真发生了什么,你要怎么向父皇交待?在父皇心里,你可知你有多重要?重要到我和两位皇兄加起来都不及你的重量。你就忍心看父皇伤心难过么?”凤绾绾泪眼婆娑,明知自己无法阻挡凤倾城的去路,还是不甘就此放弃。

    不到最后关头,她不能放弃。

    :(

    这不只是关系凤祈王朝的宫帏,更关系着凤祈王朝的国运。

    如果凤倾城真的登顶,他一个皇帝跟自己的皇妹有不.伦关系,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父皇不会知道,一切我都已打点妥当,没人敢乱嚼舌根,除非那人不想活!”凤倾城本以为自己有耐性,可她就在眼前,他一刻也不想再等。

    “那我呢,你将置我于何地?皇兄,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凤绾绾是什么人?是皇妹,还是你喜欢的女人?如果今晚我跟了你,以后我怎么办?”凤绾绾的话,如愿令凤倾城罢了手,罢了口。

    他抬头,入他眼帘的便是凤绾绾泪眼欲滴的样子。

    她长长的墨睫轻颤,泪珠儿便滑落,他的心一紧,不适地闭上眼。

    “你答不出来,不是吗?连你也不知道对我是怎样的情感,你更不知要怎么安置我——唔,唔……”她的唇被凤倾城用力咬住,他滑溜的舌.尖探入她的口腔内壁,动情地汲取她口腔的香.津。

    一个粗.暴的吻,几乎夺走凤绾绾的全部呼吸,她头昏脑胀,僵硬的身子变得虚软。

    凤倾城的薄唇停在她的唇畔,他轻喘,蛮横地拉开她的双腿,看着她渐渐泛红的身子,一字一顿地道:“我只知道,我想要你,你也渴望我!”

    他的长指从她秀挺的眉滑过,轻抚至她的嫩颊,停靠在她丰润的下唇,随后重重咬上,她吃痛间,红唇微张,他便翻江倒海般热情地吮.吻她。

    他的吻一路往下,在她精致的琐骨流连忘返:“绾绾,你知道你有多美么?我日日夜夜想要做的事就是将你压在身下,成为我的女人,听你在我身下放声娇.吟……”

    凤绾绾美眸朦上了一层薄雾,她不该被他所惑。

    一个男人想得到一个女人,自然是说尽甜言蜜语——

    他是凤倾城,她是凤绾绾,不能!

    被欲望控制的凤绾绾及时找回神智,一脚踹开沉浸在情浴之中的凤倾城,光着身子跳下床榻。

    她的动作真的不慢,只可惜凤倾城的动作更快。

    他在她跳下的同时将她扑倒在地,制住她的双手,从身后狠狠占有了她……

    “啊——”凤绾绾疼得直掉泪,张嘴就骂:“好痛,快出去,快……”

    “别动,该死的女人,再别动。”凤倾城强忍着战粟的快感。

    凤绾绾如果再动,他指不定会不顾一切地尝尽她的甜美。

    她紧.窒的温暖令他全身紧绷,还没开始就要到达高.潮,可怕的兴奋感有如潮水一般袭向他的四肢百骇,他快不行了……

    凤绾绾只觉疼痛难忍,要她不动,她又不是僵尸,怎么会不动。

    她努力想翻身,把凤倾城这个胚子从她身上踹开,却不料这一动,令他们结合得更紧密。

    凤倾城有如出闸的猛兽,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加大力道在她身上索取她独有的甜蜜。

    凤绾绾疼得哇哇直叫,放声大骂:“凤倾城,你这个变态,快停下来,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下地狱,王八蛋,放开我……”

    结果她叫得越大声,凤倾城则动得越快,满足得像是偷了腥的猫。

    :(

    他在她汗湿的颊畔轻舔而过,笑得龌龊:“绾绾,叫再大声一点,我喜欢听。你越叫,我越兴奋。”

    凤绾绾羞怒交加,反手一掌甩过去,被凤倾城一手握着她的粉拳:“连手指也是粉嫩粉嫩的,好可爱……”

    他在她纤白的手指轻咬一记,以肉.麻的眼神看她,传达对她的喜爱之意。

    凤绾绾别开眼,认命地把小脑袋埋在臂弯。

    她现在才来矜持有啥用,都让凤倾城这个混蛋吃光抹净了。

    她魂游于天外,由得凤倾城在她身上折腾。

    半个时辰过后,在半睡半醒状态的凤绾绾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向还在她身上奋战的凤倾城,有气无力的一掌甩过去:“你到底有完没完,我要睡觉。”

    “你睡你的,我吃我的,不冲突。”凤倾城说着加重了动作。

    凤绾绾发出一声轻吟,这激励了凤倾城,他又在挥汗如雨,努力耕耘,凤绾绾哀嚎着抗议:“可是我很累,可不可以停下来?”

    凤倾城奋力冲的动作果然顿住,看向满脸疲态的小女人,只见她扁着红唇,可怜兮兮的样子像是小狈,一方面让他的兽浴再次飞腾,一方面他又有些心疼。

    “毕竟是我们的洞房之夜,绾绾,你能不能辛苦一点?”他咬牙忍着不动,意思一下,征询她的意见。

    只等她首肯,他再来大吃特吃,将她吃得骨头都不剩。

    “你还好说,这不是我们的洞房,我的相公在——”睡眼惺忪的凤绾绾感觉到凤倾城迅速变了的脸色时,倏地打住话头。

    为了能让自己休息,她好歹利用一下自己的美人计,撒下娇又不会死人。

    “皇兄,我真的很累,快累毙了,你让我休息一下,成不?”凤绾绾索性主动窝进凤倾城汗湿的怀中,闷在她怀中道。

    她真是没用,不只被敌人吃干抹净,还龌龊地对他使用美人计,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可是吧,做人不必那么死脑筋,只要能让自己少吃点苦,至少目前让自己好过点,其实不错的,她是中庸之道的维护者,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反正这么多年来,她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凤绾绾想着,眼皮已经睁不开,很快便坠入睡梦之中,睡得香甜。

    凤倾城在做思想斗争,犹豫了好久,才不甘不愿地道:“那就休息一小会儿,待会儿再来……”

    久久没等到凤绾绾的回答,他将她推开一些,就看到沉静的睡颜。

    他轻刮她的俏鼻,觉得心里的不甘愿被另一种特别的东西取代。

    凤绾绾正在做美梦,突觉自己的身子渐渐发热,热得她发出奇怪的声音。

    直到体内的浴火再度燃烧,她才不确定地睁开眼,入眼的便是凤倾城紧绷的脸,他深幽的瞳眸有她缩小的影像,那里的她像是被人欺蹂的小猫,正落入猎人的掌中,被他一块一块撕成碎片。

    “我给了你一个时辰休息,已经仁至义尽了。没办法,绾绾,你太美味,我想把你吃了不吐骨……”

    ——

    凤倾城自说自话,吻住她娇艳的红唇,深深沉入她的身子,将他的热情尽数倾洒在她身上。

    凤绾绾想反抗恶势力,偏生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小嘴更是发出羞人的声音,沉沦在他娴熟的技巧当中,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一整晚,凤绾绾除了中途的一点休息时间,几乎就被凤倾城霸占。

    他精力旺盛,整晚不眠还精神奕奕,真是见鬼。

    最后,凤绾绾昏沉地睡去,完全睡死。

    不知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待再醒,立刻就有两个丫头凑上前来,对她笑得娇憨,是清音和彩音。

    “公主醒啦?附马好热情,让公主这么累。”清音笑得不怀好意,盯着她的胸口瞧。

    凤绾绾低头看向自己,发现她的身子到处都是暧昧的痕迹,就连脖子也是。

    她想起昨晚凤倾城的狂热,小脸微醺,热得不行。

    “原来公主也会害羞。附马真不懂怜香惜玉,把公主的小嘴也咬破了。”彩音也凑上前,指着凤绾绾又肿又胀的双唇道。

    凤绾绾忙下床榻,这一下可不得了,直接倒在了地上。

    她长裙微掀,连腿上都是吻痕,一直延伸至……

    清音和彩音手忙脚乱地将凤绾绾扶起来,清音笑道:“公主不必害羞,这证明附马像喜爱公主,才对公主如此粗鲁。看不出附马爷表面斯文,内心如此狂野——”

    彩音拉了拉清音的衣袖,示意她别再多话,她们这才发现凤绾绾心事重重的样子。

    两人赶紧准备热水让凤绾绾沐浴,凤绾绾看到镜中的自己,双唇果然又红又肿。

    从清音和彩音的对话中她大致听出来了一些苗头。

    她们都以为昨晚是云泽与她洞房,浑然不知是另一个流氓占了她的身子。

    凤倾城现在还只是太子,只因凤景天还安在,若她和他的奸.情让有心人士知道,他的太子之位很可能不保。

    所以在外人眼中看来,昨晚占了她身子的人,依然是云泽,而不是凤倾城。

    问题是现在云泽在哪里?为什么云泽会被凤倾城抓住,给他下了药,将他和上官婉儿凑成堆,进而还有了夫妻之实。

    昨晚那样的情形,说出去简直就是惊世骇俗。

    如果让人知道是凤倾城占了她的清白,她以后要怎么在皇宫混?

    不对,她的附马如果是云泽,现在应该在云府,而不是皇宫,她怎么还在宫中?

    “彩音,云泽呢,他在哪里?我现在是云家的人,应该在云府才对。”凤绾绾一边吃东西,一边状似无意地问道。

    “是附马爷派人把公主送回宫中的。皇上病重,公主担心皇上的病情,附马爷交待说公主一定想陪在皇上的身边,尽儿女之孝。奴婢今晨也未能见到附马爷,只听说附马爷在宫外有要事处理。”彩音笑着回话。

    闻言,凤绾绾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

    凤倾城什么都想到了,云泽是她的挂名夫君,他把云泽扔在了宫外。而她呢,因为公主身份,再加上凤景天病危,理所当然地留在宫内。

    ——(

    这样既能把她和云泽分开,她又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悲剧,她怎么会落得这样凄惨的境地?

    她就是凤倾城掌心的鱼肉,他要吃要剐,全凭他高兴。

    “附马爷没有进宫,公主思夫情切,害了相思病么?”清音理所当然地以为凤绾绾叹气是因为云泽,打趣道。

    “是啊,思夫情切。对了,昨晚上怎么会有贼人来抢人,后来是怎么处理的?”凤绾绾将话题转到昨晚的掳人事件。

    反正一切都是凤倾城设的局,反正事实就是她已经被凤倾城吃了又吃,郁卒。

    不知凤绾绾这具身体跟凤倾城是不是亲兄妹,如果是,那她还了孩子怎么办?昨晚上凤倾城根本就没有避孕……

    想到昨晚火辣辣的洞房情景,凤绾绾脸色再度发烫。

    不能再想了,不能再想,昨晚只是错误,如果可以,带进棺材不要再提起。

    “当然是太子殿下命人将贼人一网打尽。太子殿下一出手,所有人束手就擒,好厉害。太子殿下这样的人中之龙,真是世间少有。”彩音插话,一脸花痴状。

    “以后在我跟前别提那个人,烦死了!”凤绾绾听到什么太子就烦。

    问了也白问,昨晚一定又是凤倾城设的局,对云泽来一个瓮中捉鳖,再对他下药。

    该死的凤倾城,卑鄙的程度世间罕有,总有一天他会遭报应。

    凤绾绾这厢化悲愤为食量,大吃特吃,刚好她也饿坏了。

    正值此时,有一群娘子君踏进了别苑,为首之人,是东宫四婢。

    红衣一扬手,便有人抬进来许多箱子。

    凤翔宫地儿不大,没多少空间,很快就被几个箱子塞满。

    宫人一一将箱子打开,不是奇珍异宝便是绫罗绸缎,没一点新意。

    把她吃了,给她这些当作补偿?该死的凤倾城,她吃死他,把他嚼碎。

    “公主,这是太子殿下要奴婢亲自交给公主的新婚赠礼。说是一定要收,若公主不收,他便将这件礼物挂在是人都看得到的地方。”红衣看到凤绾绾铁青的脸色,破着头皮说下去,只差没落荒而逃。

    凤绾绾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没啥好气的,注意她公主的形象气质。

    她唇畔弯出美好的弧度,勾出优雅的笑意,接过木匣,淡声道:“嗯,礼物既然送到了,你们都退下吧。”

    “太子殿下说,公主应该先拆礼物,要单独拆开,否则公主会后悔。看了太子殿下送的礼物,公主子再告之太子殿下感想如何。”红衣声音越来越小,她也是被逼的。

    她身份卑微,只是替主子办事的奴婢,也很无奈啊。

    凤绾绾勉强维持脸上的笑容,她起身道:“也罢,我去看看皇兄送了啥宝贝给我。”

    这东西如果是宝贝,她敢把头砍下来当球踢,一定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凤绾绾躲进了寝房,颤着手将木匣打开。

    ——(

    待看清里面的东西,她的脸倏地变得通红,里面还有一张便笺,是凤倾城龙飞凤舞的字迹:

    一刻不见,如隔三秋,绾绾,下次你穿这件亵衣,一定很美,我想你的身子了……

    凤绾绾气急败坏地将便笺撕碎,再狠狠瞪着那件亵衣,如果那也算内衣的话。

    凤倾城这条yin.虫,一天到晚就想着那档子事,恶心。

    她将那件衣服剪成碎片,再附上便纸一张,上写:“刚刚我试穿了,侍卫们都说我很美,美得太厉害的结果,侍卫们蜂涌而上,将我穿的这件亵衣给撕成碎片……”

    凤绾绾满意地将东西塞回木匣,出了寝房,递到红衣手上:“哪,我要说的感想都在里面。红衣,你就说,方才有很多侍卫在我凤翔宫,去吧。”

    “是,公主。”红衣应声而退,率着众宫人离开,回去覆命。

    红衣才去到东宫,就见凤倾城迎了上来,急切兴奋的样子见所未见。

    “红衣,皇妹说什么了?”凤倾城激动地抓着红衣的手问。

    红衣看到众多宫人妒嫉的眼神,怕得缩了手,将木匣递给凤倾城道:“方才有许多侍卫在凤翔宫,公主要说的话都在这里面。”

    凤倾城一听,忙打开木匣,待看清白纸黑字,他一声咆哮,“该死!”

    下一刻,他冲出了东宫,几个纵身便到了凤翔宫。

    他沉声喝道:“出来!”

    所有隐身在凤翔宫暗处的侍卫听到凤倾城的声音立刻现身,他们尚未站稳,凤倾城便发了狂般将他们几掌扫出了凤翔宫。

    他本想继续,突然间又顿住了双掌,看向坐在门槛上看热闹女人,只见她边吃点心边拍手:“皇兄的武功好厉害啊,佩服,佩服!”

    “皇妹,你这招借刀杀人才叫厉害。”凤倾城脸上的暴怒隐去,一挥手,示意众人都退下。

    侍卫们出现得快,消失得更快,有几个不幸中了凤倾城的毒掌,在当场头破血流,则被人迅速拖下去,同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凤绾绾当然也看到见了血,她只是想试试在凤倾城心中凤绾绾到底有多重要。结果她看到了,却有人就这样伤的伤,死的死。

    这种结果,真不妙。

    “我可没这么恶毒,不敢借皇兄的手杀人——”她手上的糕点被凤倾城一把抢走,他塞了几口,全部吃完,盯着她的唇一直看。

    凤绾绾干笑三声,打算跑,结果被凤倾城圈在门槛上。

    他的唇越凑越近,灼.烫的呼吸也越来越近,就要他要吻上她的瞬间,“咣当”一声惊醒了陷入迷情中的两人。

    彩音傻站在原地,她手中的茶具摔成了碎片,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

    凤倾城眸中顿现杀机,凤绾绾自然感觉到了,淡声道:“你敢动我的人,我跟你拼命!”

    --

    这样的船戏算不算温柔中带点粗.暴,汗。今天几章更一起了,赶着上班,没有分开。一万字啊,值得鼓励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最新章节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全文阅读 | 宫帏危情:皇上不负责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