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六百九十三章【疗伤】(下)七千字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六百九十三章【疗伤】(下)七千字

作者 : 石章鱼
    第六百九十三章疗伤(下)七千字

    陈雪道:“赵静是不是要当老师了?”

    提起妹妹赵静,张扬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这丫头心野着呢,她不安心当一个人民教师,偏偏想去做生意,放着我给她铺好的道路不走,非得自己选择,眼下正在东江,在我朋友的公司里卖电脑呢,可能你们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和我们过去不同了。”

    陈雪笑道:“你以为自己很老吗?”

    张扬道:“人不老,心老!”

    陈雪道:“那就把你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去,工作会让你变得年轻,会让你充满了活力,像你这种精力过剩的人,是离不开工作的。”

    “你在挖苦我?”

    陈雪摇了摇头:“我说的是真话!”

    张扬道:“有没有想过你将来要干什么?难道就这样一直学习下去,本科读完读硕士,硕士读完读博士,学习到最后,直到把自己变成一个白发苍苍学识渊博的老太太?”

    陈雪反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将来要干什么?难道就这样一直的往上爬,科长当完当处长,处长当完当厅长,苦心经营一辈子,难道你还真的想当上国家的最高领导人?”

    张大官人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他叹了口气道:“就我这德性,估计没希望走上权利巅峰。”

    陈雪道:“那是因为你没有仔细想过,很多的东西看起来很美好,你认为自己很想拥有,可是真正拥有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己并不适合。”

    张扬听出陈雪似乎话里有话,他咳嗽了一声道:“那啥,你能把话再说的明白些吗?”

    陈雪拧吧了衣服,轻声道:“夜深了,早点休息吧,你受了伤,需要好好休息!”

    张扬这一夜睡得很安静,一直睡到上午九点,醒来的时候,感到右肩轻松了许多,他拉开房门来到院子里,发现外面的天空已经放晴,他的衣服都晾晒在外面,他叫了声陈雪,并没有人回应,来到书房内,看到书桌上有一张便笺,却是陈雪一早就已经返回学校去了,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厨房里,只要加热一下就可以吃,衣服也已经帮他烘干了。望着那行娟秀的小字,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从种种迹象来看,陈雪显然是在乎他的,可是陈雪一早离去分明是对他的一种逃避,而这恰恰表明陈雪已经不能像当初那样面对他的时候做到心如止水。

    张扬来到厨房,吃了陈雪亲手包的素菜包子,喝了碗小米粥,从心底产生了一种温暖充实的感觉,张扬有些奇怪,每次和陈雪在一起的时候,他总会忘记现实,忘记了他身处的这个世界,他的内心才能够获得片刻的平静。

    吃完早餐之后,张扬换上陈雪为他洗净烘干的那身军服,这才打开了手机,手机刚刚打开,电话就接二连三的打了进来,首先是查薇的,张扬关机一整夜,害得她担心了一整夜,接通电话之后,查薇劈头盖脸的给了张扬一统训斥,张扬笑着把自己所在的地点告诉了查薇。

    查薇马上道:“我去接你,你等着啊,见了面再跟你算账!”

    张扬这边刚刚挂上电话,那边顾养养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她和查薇一样都很关心张扬,昨晚就打了电话,可是因为张扬关机而打不通,早晨已经打了好几个,再打不通电话就要去报警了。

    张扬发现这世上关心他的人可真是不少。

    等查薇来接他的功夫,张扬的电话就没停过,先是史沧海打电话过来询问他的伤势,然后又是驻京办那边打电话问他的位置,张扬因为昨天走得急,行李还扔在驻京办呢。京北公司的钟新民也打来了电话,他打电话过来并不是向张扬嘘寒问暖的,而是为了请求帮助。昨天的一战,张扬得胜而归,可是服部一叶却被送往了医院急救,他的右臂在和张扬硬碰硬对拳的时候发生了多处骨折,医生也没有办法,建议服部一叶截肢,身为一个武者,截肢就意味着他从此可能成为一个废人,服部一叶当然不愿意。他和李道济毕竟都是钟新民请来的客人,钟新民思来想去,张扬既然能把他保安公司的那几十号人的脱臼治好,或许他对骨伤也有些办法,所以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张扬打了这个电话。

    钟新民道:“张主任,他们都是我请来的,当初是抱着促进中日韩武术文化交流的目的,我没想到会闹成这个样子。”

    张扬不等钟新民说完,就已经明白了他的目的,微笑道:“钟总,你想让我给那个小日本疗伤?”

    钟新民有些为难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这次的事情都是因我而起,张主任,我仔细考虑过了,驻京办的事情是我考虑不周,这样,我打算无条件和你们续约三年,租金照旧,你看怎么样?”钟新民是个生意人,他当然明白天下间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想让人家为他办事,首先就要拿出诚意,他知道张扬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在驻京办的事情上再次让步。

    张扬也很爽快,钟新民给他的条件不可谓不优厚,有了他这句话,驻京办的事情等于得到了全面圆满的解决。张扬权衡利弊决定答应钟新民的这个请求,他微笑道:“我可以试试,不过不一定能成!”

    钟新民道:“只要你尽力就行,我决不强求。”

    查薇对张扬怨念大得很,这次她开了一辆黑色甲壳虫过来,张扬穿着军服围着甲壳虫转了一圈,咧着嘴笑道:“鸟枪换炮,你的摩托车不起骑了?”

    查薇道:“你哪儿有那么多的废话?赶紧上车!”

    张扬转进车内。

    查薇调转车头,向山外驶去。

    张扬道:“先去驻京办,我把行李给拿了。”

    查薇道:“你真把我当成司机了?”

    张扬道:“我何德何能,上辈子修得什么造化,才能遇到你这么一位风情万种的小美人儿当司机。”

    查薇忍不住笑了,啐道:“滚!这么大人了,整天没个正形!”

    张扬道:“对不住,昨儿史老爷子找我有点急事,所以没跟你打招呼,让你担心了。”

    查薇道:“为什么关机?害得我们几个为你担心了一整夜。”

    张扬道:“我这么大人了也没啥值得担心的地方,说实话,昨天和那个小日本交手的时候,我受了点伤。”

    查薇听说他受伤了,惊呼了一声,关切的望着他道:“伤得重不重?当时你为什么不说?”

    张扬道:“我不是爱面子吗?现场这么多人看着,如果我说我被他们给打伤了,多没面子?本来是扬我国威的事儿,咱们就要风风光光的收场,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遗憾。”

    查薇道:“打肿脸充胖子,万一耽误了伤情可就麻烦了,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张扬看到查薇如此关心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自己何德何能,让这些漂亮女孩子一个个都如此体贴关心,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张扬道:“真没事儿,我皮糙肉厚的,休息一夜已经彻底没事了,倒是那个小日本被我打得很惨。”

    查薇也听说了,她小声道:“听说和你比武的那个日本人整条右臂断成了五六节,十有要保不住了。”她并不同情那个日本人,只是有些担心,这件事会不会给张扬带来麻烦。

    张扬道:“这个小日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居然用迷魂术对付我。”

    “迷魂术?”查薇诧异道。

    张扬解释道:“有些类似催眠之类的玩意儿,属于旁门左道的一种。”

    查薇道:“我在过,嗯,射雕英雄传里那个丐帮长老就是郭靖用了这样的法子,真是看不出,那小日本居然这么厉害。”

    张扬不屑笑道:“雕虫小技罢了,算不上什么厉害,只不过当时事发突然,所以我才着了他的道儿,幸亏史老爷子及时喊了一声,我这才清醒过来,不然真的要阴沟里翻船,栽在他的手上。”

    查薇充满担忧道:“以后你还是尽量少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对你没有好处,也别让周围人为你担心。”

    张扬点了点头,此时查薇开车来到了南锡驻京办门前,张扬不想进去絮絮叨叨,让查薇进去帮他把行李箱拿来,查薇进去转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副主任王毅和于海林都跟着出来了,王毅帮忙拿着行李箱,张扬看到他们都来了,也不好意思继续在车里坐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笑道:“我赶着办事,又害怕打扰你们工作,所以才让查薇进去帮我拿东西。”

    王毅把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内,笑道:“张主任害怕我们打扰你是真的。”

    于海林道:“张主任,我们都听说了,你昨天在古长城把小日本和打败了,真是扬我国威啊!”

    张扬笑道:“私人恩怨而已,跟国家荣誉可挨不上,千万别给我戴这么大的帽子!”

    王毅道:“张主任,昨天京北公司方面已经把续约合同送过来了,今年租金不变,明后年上浮百分之二十,还算合理。”

    张扬道:“不急着签。”

    “不急?”两人都显得有些诧异。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和他们老总钟新民谈过,他觉着这样对待咱们这个老客户有些不好,打算撤回那张续约合同,签约照旧,不过租金还是按照过去的标准。”

    于海林和王毅听到这个消息都是又惊又喜。

    张扬道:“我这就去京北公司,等消息落实了之后,我给你们电话。”

    望着那辆甲壳虫走远,于海林由衷的叹了口气道:“张主任是真有本事啊!”,过去他对张扬的能力还抱有一些质疑,可是在驻京办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张扬全都一一摆平,于海林对张扬已经心悦诚服。王毅也是一样,他低声道:“张主任这几天就要返回南锡了,咱们驻京办应该有所表示啊。”

    于海林道:“吴还在这里,咱们不方便提出这件事。”吴明和张扬之间的关系不睦,几乎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如果他们当着吴明的面对张扬表示的太过亲近,吴明难免会产生想法,在官场之中,敏感的事情实在太多,每走一步都需要仔细斟酌。

    张扬来到京北的时候,才知道服部一叶已经离开了中国,身为一个武者,他很在乎自己的这条臂膀,虽然钟新民告诉他张扬答应帮他疗伤,服部一叶认为比手臂更加重要的是个人的荣誉,他败在张扬的手下,如果再让张扬替他疗伤,那是对他的侮辱,更何况他根本不相信中国的医疗水平,拒绝钟新民的挽留前往日本就医去了。

    钟新民对此表现的颇为无奈,他苦笑道:“我是一番好意,可惜人家并不领情。”

    张扬道:“日本人对面子看得比性命还重要,他没当场切腹自杀就很不错了。”

    钟新民笑了笑,他看到陪伴在张扬身边的查薇,认出这是查晋北的侄女,组织部副部长查晋南的宝贝女儿,对张扬方方面面的关系越发佩服了,正因为此,钟新民更加感到后悔,自己受了梁康的蛊惑,被他利用对付张扬,这一连串的事情都是因为他所引起,钟新民在驻京办的事情上主动让步,他请张扬为服部一叶疗伤,全都是他想弥补自己过失的表现。

    钟新民道:“无论怎样,我都要感谢你能够前来,南锡驻京办那边,我答应过了就会做到。”

    张扬笑道:“希望经过这件事之后,京北公司和南锡之间的关系能够更紧密,钟总,也欢迎你有时间去南锡做客,到时候我一定会尽好地主之谊。”

    钟新民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拿出一瓶药膏放在钟新民的办公桌上:“这瓶药膏能够促进骨伤的愈合,既然那个服部一叶走了,他也就用不着了,我记得有个韩国棒槌在后面踢了我一脚,腿好像断了,把这药膏送给他用吧。”

    钟新民连连称谢,他本想请张扬吃饭,张扬却笑着拒绝了,查薇跟着他过来,目的就是要把他押去吃饭,中午已经在金王府订好了位子,顾养养和江光亚都会到场。

    钟新民送张扬离开的时候,刚巧巨龙集团的总裁梁康和泰鸿集团的总经理姬若雁一起来拜访他,张扬和梁康可谓是狭路相逢。

    姬若雁看到张扬,笑得春风拂面,双目之中充满了妩媚柔情,梁康在她身边当然看得清清楚楚。

    张扬早已清楚姬若雁的用意,从举办艺术沙龙开始姬若雁就利用《山鬼》那幅画很巧妙的挑起了他和梁康之间的矛盾,可以说梁康拿出五百万利诱钟新民在南锡驻京办的租约上做文章,根源还在这个女人的身上。邱凤仙点破姬若雁和赵国梁差一点就走入结婚的殿堂之后,这件事就变得更加的清晰,姬若雁接近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报复,和赵家人一样,她把自己视为害死赵国梁的真凶。张大官人心中有了回数,看到姬若雁故意在梁康之间表现出对自己的关切与欣赏。心中对这个工于心计的女人不禁产生了反感。但是张扬并没有将真实的感受流露出来,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识破了她的真实想法,只会让对方警惕,进而用更阴险的手段来对付自己,人在很多时候装糊涂不失为一种最好的对策。

    梁康也在装糊涂,明明看到姬若雁对张扬青眼有加,心里嫉妒的痒痒的,可脸上却偏偏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且他一改昔日的高傲冷漠,主动和张扬攀谈道:“张主任,听说你昨天力挫日韩两国的高手,为咱们中国争光了,真是可喜可贺。”梁康主动和张扬搭讪,更证明他有些心虚,他在暗地里用五百万来利诱钟新民,让钟新民将南锡驻京办从他的地盘上赶出去,想要借着这件事给张扬一个难看,可是这件事的发展让他大跌眼镜,张扬不但作风强硬,而且他是个武功高手,面对钟新民派去的一百多名壮汉,仅以一人之力就将之挫败,而事后钟新民很快就选择了妥协,梁康不是傻子,他从钟新民的一些迹象中感觉到钟新民对他有所不满,以梁康的身份和地位,他从心底是看不起退伍兵出身的钟新民的,可是像钟新民这种人对他来说也是必不可少,所以才会有今天梁康的亲自登门,他想和钟新民很好的沟通一下,不想两人从此生出芥蒂。只是梁康没想到会在京北公司遇到张扬,如今的梁康已经重新认识到了张扬。

    张扬这次没有给梁康脸色看,他笑眯眯朝梁康点了点头道:“梁总太抬举我了,只是普普通通的武学切磋,哪有那么大的意义。”张大官人朝人微笑多数时候是真诚的,可也有例外,他对梁康笑得这么友善,可心底已经把这厮列为要教训的对象之一。张扬并不反感别人光明正大的向自己挑战,可是像梁康这种喜欢玩阴谋诡计的,张大官人决定也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只要让他抓住机会一定要给梁康一个深刻的教训才好。

    笑的作用是丰富的,至少现在张大官人的微笑是为了麻痹对手,就是要这帮家伙以为自己对真实情况一无所知。

    梁康和查薇很熟,他笑道:“查薇,没和光亚在一起?”很多人都以为江光亚和查薇是一对儿。

    查薇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跟他一起?”

    梁康哈哈笑了起来,他点了点头道:“改天一起吃饭。”

    张扬向钟新民告辞和查薇一起离开了京北公司。

    姬若雁借口参观京北公司,钟新民让他的女助理陪着去了,他看出姬若雁其实是在给他和梁康一个单独谈话的机会。

    因为这件事,钟新民对梁康的怨念很大,但是他又不敢得罪梁康,来到办公室内,钟新民邀请梁康坐下,起身为他冲了杯咖啡道:“南锡驻京办的事情,我很抱歉。”钟新民的这句话很违心,明明是梁康坑了他,现在还要倒回头来向梁康道歉,实力才是硬道理,自己方方面面都不如梁康,所以自己无论对错都得低头。

    梁康道:“新民,其实这件事是我对不住你!”

    钟新民把咖啡递到梁康的手中,他没说话,等待着梁康的下文。

    梁康喝了口咖啡道:“我一开始并没有把情况说清楚,我想要驻京办那块地并非是为了开发,而是我想借着这件事出一口气。”

    钟新民诧异道:“出一口气?”他心中暗忖,还不是因为姬若雁和张扬走得太近,你吃醋了。

    梁康这才把青年艺术馆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他低声道:“他当众不给我面子,这件事让我相当的恼火,我听说他在南锡驻京办负责,所以我想把他扫地出门,让他在南锡那帮官员面前丢面子。”

    钟新民不由得暗自苦笑,仅仅为了一幅画就折腾出那么大的风波,这帮太子爷的性情还真是难以捉摸,可能权力和金钱对他们来说来得过于容易,所以他们不惜挥霍这些东西来换取所谓的面子,梁康的话,钟新民相信一部分,可是并不全信,作为一个旁观者,他看出姬若雁是其中的关键,如果不是为了姬若雁,梁康也不会和张扬结怨。钟新民故意道:“梁总,说起来我和张扬能够坐在一起谈,还是因为姬小姐的缘故。”钟新民这句话明显是要让梁康不舒服,其实当时他和张扬讲和,是分局长梁联合牵头,姬若雁只是恰巧陪张扬一起过去,可钟新民却把所有的功劳都归结在姬若雁的身上。

    梁康显然不知道这件事,他有些诧异道:“你是说若雁?”

    钟新民道:“她和张扬也是老朋友了,梁总,其实我看这件事肯定是误会,大家之间本来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矛盾,有了误会还是尽早说开的好。”

    梁康的内心已经开始无法淡定了。

    查薇在金王府吃饭从来都很挑剔,查晋北对这个宝贝侄女儿也没什么办法,吃白食不算,还得挑三拣四,这不,今天对鲍鱼的品质又有不满,把厨师长叫过来训了一通。

    顾养养看到张扬平安无事,一颗芳心总算完全放下,张扬虽然知道顾养养一颗芳心全都系在了自己的身上,可是他对顾养养的柔情却不敢消受,脑子里盘算着,以后尽量避免和养养见面,他对顾养养的定位就是自己的妹子,两人之间无论如何也不能发生男女之情,否则不仅是对顾佳彤的不敬,对顾家所有人也绝对会是一种巨大的伤害。

    江光亚对顾养养已经渐渐死心,他终于意识到无论自己怎样去努力,做的再好,在顾养养的心中,他始终都比不上张扬,与其这样一味的苦恋下去,还不如尽早斩断情丝,他还年轻,应该把主要的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去,家人也是这样教导他的。

    酒菜上来之后,查薇率先举杯道:“来!咱们恭喜张扬凯旋归来!”

    江光亚道:“横扫日韩武林,扬我中华神威!”

    顾养养也跟上举杯,却没说祝酒词,一双妙目柔情万缕全都系在张扬的身上。

    张扬端起酒杯道:“那啥……咱们别整这么多浮夸的词儿,就是痛打了两个日韩流浪武士,没你们说的那么轰轰烈烈。”

    房门开了,传来邱凤仙的笑声:“不止是轰轰烈烈,简直是震动京城,现在京城的武术界都因为你的胜利欢欣鼓舞。”

    张扬笑道:“邱小姐,台湾那边也流行捧杀吗?捧得越高摔得越重,咱们都是老朋友了,可不带这样的。”

    邱凤仙笑盈盈来到查薇身边坐下,服务员赶紧给她倒满了一杯酒,邱凤仙先敬了张扬两杯,拿起纸巾擦了擦娇艳欲滴的樱唇,轻声道:“我虽然生于台湾,可是我也是中国人,一样因为你的事情感到荣光。”

    张扬笑道:“其实这件事我挺无奈的,原本就是私人恩怨,想不到最后被蒙上了为国争光的光环,现在想想我还真有点后怕,要是我败给他们两个,岂不是要成了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顾养养道:“你不可能败!”一句话已经充分表明了小妮子对张扬的无限崇拜。

    邱凤仙却摇了摇头道:“世上没有人会永远不败,张扬也一样,一个人不败是因为他没有遇到比他更强的对手,是他运气好,而不是因为他真的强大到举世无双的地步。”眼眸秋波微转,掠过张扬的面庞,轻声道:“张扬,我说的对不对?”

    这两天放松了点,今天七千字,晚上还得出去应酬,明天开始恢复每天八千字的更新,还请大家多投,继续对章鱼的支持!RO!~!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