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都市言情 > 医道官途 >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六百八十五章【抽你丫的】八千字

医道官途 乡计生办代主任 第六百八十五章【抽你丫的】八千字

作者 : 石章鱼
    于海林和王毅也听出来了,敢情这位爷专门买甲白来恶心吴明的,两人稀里糊涂成了帮凶,这次只怕要得罪这位市委副〖书〗记了。

    吴明道:“我平时很少吃这些东西。”,张扬道:“吃点儿,野生的,大补,挺适合您的。”,吴明差点没把肺给气炸了,这厮真不是东西,老子都住院了,你他妈还专门弄两只王八过来给我添堵。

    张扬可不会顾忌他的感受,笑道:“吴副〖书〗记,手术感觉怎么样?”,吴明道:“还能怎么样,阑尾炎,小手术,过两天我就能出院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安心养病,千万别着急。”

    吴明心说你总算说了句人话,他故意叹了口气道:“不放心啊,市里让我过来处理驻京办的事情,可我来到这里没帮上什么忙,却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麻烦,真是惭愧啊!”,于海林赶紧道:“吴〖书〗记,谁没有生病的时候,我们驻京办的任务本来就是给咱们南锡的同志们在京城提供便利的,把驻京办变成我们的第二故乡。”

    吴明点了点头道:“海林同志说得真好,对了史学荣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张扬故意装出讳莫如深的样子,于海林和王毅都很有眼色,两人借口出去抽烟离开了病房,吴美兰也去给弟弟打热水,房间内就剩下张扬和吴明两个。

    吴明道:“小起……你说说,情况到底怎么样?”,张扬道:“还能怎么样,就是贪污呗,他老婆闹了一场,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说服了,现在我们驻京办派专车护送她带着骨灰回南锡了,苗慧茹也跟着一起过去。”

    吴明点了点头道:“多个同志陪她回去也好。”,张扬道:“苗慧茹可能也有问题。”

    吴明微微一怔”苗慧茹之前照顾他很周到,他对苗慧茹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张扬的这句话让他有些吃惊:“小苗也有问题?”,张扬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根据我目前掌握的情况,史学荣生前和苗慧茹关系很不寻常。”

    吴明道:“我刚来南锡,对这些情况不清楚啊!”,张扬道:“我看到她对你大献殷勤,感觉这件事有些不对,你们两人都是未婚,万一她施展什么手段把你吴副〖书〗记给腐化了,岂不是麻烦。”

    吴明听他这样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摇了摇头道:“小张,你太低估我的草命意志了。”,张扬道:,“草命意志跟男女关系是两码事”谁规定草命者就得是柳下惠啊,这么多的草命先烈谁没有三段两段的情史啊,虽然在他们身上都是忠贞不渝的爱情,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指不定就是风流韵事,其实说穿了就是男女之间那点事儿,吴副〖书〗记,你说是不是?”,吴明有些尴尬道:“不一样啊,我们有党性原则啊!”,张扬心说你他妈屁的党性原则”跟张立兰的那点事儿老子可清清楚楚,张扬笑道:“照你的意思一对草命男女和一对普通男女一旦上了床还是有本质性的区别的,草命男女发生那事儿就是为了促进同志感情,万一搞出了人命,就是为了草命事业培养继承人?普通男女就是为了**”生孩子为了传宗接代?”,吴明笑了一声:“小张啊,你这个脑子里想的和别人真的不一样。”,张扬笑眯眯道:“都一样,您草命觉悟比我高我信”可是遇到一漂亮姑娘,你肯定不会比我少看一眼。”

    吴明心说你丫的别把我想得跟你一样,这不是硬把我的档次往低里拉吗?

    此时一名容貌气质颇佳的小护士走了进来,她是为吴明量血压的,张扬朝着那小护士笑了笑,那小护士也朝他笑了笑。

    张扬道:“我们领导夸你溧亮,还真是,比我想象中还漂亮!”,那小护士被他夸得脸红了,咬了咬嘴唇,可美眸中全都是喜色。

    张扬又道:“谢谢你照顾我们领导,有你护理他”术后恢复肯定要快得多,看着你都赏心悦目,连我这个正常人都想住院了。”

    小护士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真会说话!”,吴明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厮,不得不承认,这货真会哄女孩子,这种肉麻的话,换成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他开口下逐客令道:“小张,你回去忙吧,千万别耽误了工作。”再不赶他走,还不知道这厮要说出什么混账话来。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和那名小护士一起出门,小护士道:“他是你们领导啊?”,张扬道:,“是啊,还没结婚呢。”,小护士笑道:“结不结婚跟我没关系。”

    张扬很神秘的向周围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道:“那啥,你知道的,我们这位领导啊,这一刀可开可不开,本来应该住斑干病房的,可他非得要求住在这里,而且指定要你护理,那啥……你明白的。”,小护士脸红了,嘴巴嗫嚅了几下,终于憋出一句话道:“称们领导怎么这么不正经啊,他都多大了!”

    张扬伸出手指嘘了一声:“你小声点,千万别被我们领导听见,不然以后,肯定要给我小鞋穿了!”,平心而论,吴明来到南锡之后没主动招惹过张扬,可张扬就是看这厮不顺眼,寒碜寒碜他,心里都感觉到舒服。

    ………………………………………………………………………………………………………………

    张扬本以为史学荣的事情结束之后可以消停几天,却没有想到又有麻烦事找到了南锡驻京办。第二天一大早,王毅和于海林就一起过来找他,这两个家伙当副职当久了,无论大小事都不敢拿主意,加上史学荣的贪污案搞得他们两人惶恐不安,现在什么事都要找张扬汇报,张扬被他们两人搞得心烦,正准备离开这里前往香山天池先生的故居去住两天,也好落个清净。张扬皱了皱眉头道:“我说你们大清早的又有什么事情?”,他料定两人没什么大事。

    可这次真的有事发生了,于海林苦着脸道:“张主任,京北商贸公司要提前收回咱们的房子,限令我们三天内从这里搬走。”,张扬一听就愣了:“怎么个情况?给我说清楚?”,于海林道:“咱们驻京办现在用的地方是租用京北公司的,到现在已经租用了五年,一直合作还算愉快,我们的租金都是按年付清,去年的租金已经给过了,他们突然通知我们要终止合约,而且限令我们三天内搬走。”

    张扬道:,“凭什么啊?不是有合同吗?”,王毅道:“是有合同。”,“有合同就不怕!”

    于海林道:“合同上写得是,他们如果违约”要赔付我们双倍租金。”

    张扬道:“多少啊?”

    于海林道:“每年十二万,双倍也就是二十四万!去掉已经过去的三个月,他们只需要退赔九个月,也就是十八万。”

    张扬道:“十八万也不少了。”

    于海林道:“可咱们去年装修huā了一百多万呢,他们宁愿退给我们钱也要终止合约。”,张扬道:“他们说中止就中止吗?我们驻京办这么大一摊子,他们说让我们走人就得走人?这不是摆明了要欺负人吗?走,找他们说理去。”,张扬站起身,于海林和王毅都跟着他向门外走去”出了房门,张扬道:“,于副主任,你还是留在驻京办,京北公司要和我们解除合同的事情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以免造成内部混乱。”,于海林点了点头。

    张扬向王毅道:“咱们去看看!”

    两人上了驻京办的奔驰车,南锡驻京办配车的规格还是比较高的,张扬坐在奔驰车内,不禁想起了自己的那辆皮卡”国安已经明确表示要收缴他的那辆车了,那辆车虽然是他的户头,可车内真正值钱的东西都是国安提供的,人家要回去也是理所当然。

    张扬道:“奔驰车不错!”,王毅理解成了别的意思,慌忙解释道:“张主任,这辆奔驰是史学鼻主张购买的,当时我们都很反对”认为驻京办不应该配置这么高标准的轿车,可他坚持要买”说买车是为了更好的开展工作,要代表我们南锡的形象。”

    张扬笑道:“我没别的意思”这辆车真的很不错。”

    王毅呆呆看着张扬,总觉着他话里有话,张扬来南锡驻京办虽然没几天,可是王毅对他的印象却是莫测高深。

    ……………………………………………………………………………………,…………………………

    京北公司是京城较有名气的商贸公司,现在南锡驻京办使用的办公楼就是他们的,王毅之前来过京北公司几次,所以对这边摸得很熟,其实史学荣有一点没有说错,车在很多时候代表着形象和地位,奔驰车在京北公司门前并没有受到太多的盘问就顺利驶入,反观在他们后面的那辆大**夏利,又是要驾驶证又是要行驶证,还审犯人一样在那儿盘问登记。

    张扬跟着王毅来到了京北公司行政科,京北公司土地房屋租赁一直都是由行政科负责,行政科的科长严开金刚好在办公室,正坐在窗户前晒着太阳,双手交叉放在身上,似乎正在打瞌睡。

    王毅进屋之后咳嗽了一声,严开金睁开双眼,看到王毅,他笑道:“王圭任”你来了。”

    王毅道:“严科长,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要终止合约,我们一直合作都很愉快啊!”,严开金笑眯眯道:“坐!”,张扬和王毅在沙发上坐下。

    严开金道:“是这样的,我们公司高层会议决定”要把那座办公楼挪作他用,这是为了公司发展。”

    王毅道:“可是我们之前有合约的。”,严开金道:“合约上写得很清楚,如果公司发展需要,我们可以收回那栋办公楼的。”

    王毅道:“是不是还能商量一下,严科长,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你给我说句实话,是不是贵公司对租金方面不满意啊?”,王毅认为京北公司这样做是不是故意利用这样的方法来达到涨价的目的。

    严开金道:“王主任”上头的意思,很坚决,只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你们如果不搬,到时候就会采用强制手段。大家一直合作的都不错,千万不要为了这种小事情伤了和气。”,张扬道:“你说得轻巧,现在受损失的是我们,三天”这么短的时间内你让我们到哪儿去找办公地点?”

    严开金仍然笑容满面道:“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其实京城办公楼多得是,只要你们huā钱还愁租不到合适的地方?”

    张扬道:“严科长,合约你看过没有,如果你们提前解约是要赔偿我们双倍租金的。”,严开金听到赔偿”马上脸上就没有笑容了:“赔偿就赔偿,既然你们把话说到这种份上了,那好,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后天这个时间必须要从我们的办公楼内全部搬出去,赔偻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去财务科拿!”,王毅没想到严开金的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强横,他仍然陪着笑道:,“严科长,别发火,百事好商量”就算要我们搬也得多给一点时间让我们过渡一下。”

    严开金摇了摇头道:“没得商量,后天我让人去收房子。”

    张扬火了:“你说收就收啊”合约上白纸黑字写了这么多算什么?”,“我们违约了,我们按照合同赔钱”你满意了?好了,大家都很忙,没必要为已经确定的事情纠缠不休。”,严开金下了逐客令。别看他就是一个私企的小科长,可眼里还真没把这帮京办的处级干部当成一回事儿,在他看来,这帮官员在地方上可能算得上一号人物,可到了京城,泯然众人也,比普通老百姓强不到哪里去。

    张扬道:“合同上那点赔偿金不行,我们去年huā了上百万装修,你现在让我们搬走,必须把装修的这笔费用给我们。”,严开金呵呵冷笑道:“我说年轻人,你谁啊?我求你们装修啦?觉着舍不得,你们全都搬走,省得以后我们重新装修的时候还得雇人铲。”

    张扬道:“你这分明就是不讲道理,合同签过了,做生意的最重要的就是一个信用,毁约还不算,连过渡时间都不给我们。”

    严开金道:“毁约怎么了?房子是我们的,我们收回自己的东西不可以吗?过渡时间给了你们三天,还不够啊?依着我们老总的意思,今天就让你们搬家走人,我说这事儿别跟我闹,拿钱赶紧走人。”

    张扬冷笑道:“行啊,你他妈还真是嚣张。”

    严开金道:“你说谁呢?”,张扬道:“说你呢,你他妈还真是嚣张!”

    王毅看出势头不对,赶紧劝张扬道:“张主任,咱们犯不着生这闲气,回去再说。”

    严开金拍岸怒起,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张扬一把将王毅推到一边一个箭步跨了出去:“你他妈的给我听清楚,说你呢!”,严开金扬起手掌怒吼道:“抽你丫的!”

    严开金的口号喊得虽然响,可出手的动作明显迟缓了太多,张大官人动手虽然在他之后,却是后发先至,啪!地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严开金的大圆脸上,打人嘴巴子是张大官人的强项,这一嘴巴子抽得严开金原地转了一圈,然后一**坐在了椅子上。他捂着脸愣了,发愣也是很正常的,他压根就没想到,别人敢跑到他们公司闹事”在自己的地盘上还敢打他的嘴巴子。

    严开金很快就返过劲来,疯了一样的站了起来,他向张扬冲了过去,张扬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一脚踹在严开金的小肚子上”严开金被他这一脚踹得闷“哼了一声,坐在地上半天没缓过劲来。

    张扬指着他的鼻子道:“你他妈一个私营企业的小小科级,屁都不算一个,也敢在我面前耍威风,麻痹的,什么玩意儿!”,严开金捂着肚子大叫救命。

    王毅害怕了,拉着张扬往外走,张扬道:“违约一方是你们,让你们老总把钱给我送过去,当面向我道歉,哄得我开心了,也许我会考虑搬家。”,此时保卫袢听到呼救声来了两名保安。

    张扬很不屑的看了看来人,双眼一瞪:“都他妈给我滚蛋,谁敢挡路我弄死他!”

    两名保安果然被他的气势吓住,嘴里嚷嚷着报警,却没有人真正敢上前去阻拦张扬。

    张扬和王毅上了奔驰车,张大官人落下车窗,向外面吐了。唾沫,朗声道:,“让你们老总来向我当面道歉,我给他出小时!”

    王毅虽然觉着张扬的行为有些胡闹,可这样干的确很解气”刚才那个严开金的态度实在太嚣张了,眼里根本没把他们这些地方驻京办的干部当成一回事儿。不过王毅明白一件事,房子是人家的”现在人家要终止合同,还提出按照合约赔款,在道理上他们是站不住脚的,张扬虽然强横,可总不能霸着人家的房子不还。王毅悄悄观察了一下张扬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生气,表情显得很平和淡定,这才放下心来,小声道:“张主任”咱们是不是要搬?”,张扬反问道:“为什么要搬?”,王毅道:“可房子是人家的啊!”,张扬道:“你觉不觉得这件事有些奇怪?他们突然提出要中断合同,而且逼得这么紧”不惜赔付我们违约金,给我们搬家的时间这么短,根本是在故意捣蛋。”

    王毅道:“我也觉着奇怪,过去一直合作都好好的,前眸子我送租金过去的时候,他们还说让我们放心,近几年都不会有什么变动,怎么说变就变了,而且史学荣刚死,除了我们驻京办,谁还愿意租他们的房子啊?”,张扬道:“这件事有两种可能,一是有人出了更高的价格,二是京北跟我们故意捣蛋。”

    王毅道:“张主任,您说应该怎么办?”

    张扬原本是不想管驻京办的事情的,可是市里既然把驻京办暂时交给了他管理,虽然只走过渡,可如果在这期间出了问题,他也面上无光。

    张扬道:“想让我们搬走也行,必须让他们赔偿我们去年装修的损失,还有三天的搬家时间是不够的,让他们给我们一个月的过渡期。

    王毅苦笑道:“我看这件事很难。”

    张扬道:“你去准备一下,找个律师,我要起诉这帮孙子。”,王毅道:“起诉啊?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大不了就是拖,咱们驻京办不怕拖,他们京北公司还要不要名誉,我要把这件事闹夹,让他们颜面无存。”

    王毅怎么看怎么觉着这厮明显〖兴〗奋起来,他忽然意识到张扬属于那种没事找事型的,闹辜正是他的强项,他把闹事当成了一种娱乐,真要是这样,这次有的闹了。

    张大官人也不是一味想闹事,他对事情考虑的还是很周到的,回去之后,召集驻京办的同志开了个会,把情况简单的对他们进行了说明,驻京办的工作人员多数都不愿意走,毕竟在这儿工作生活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边的情况,再换新的地点谁都不愿意,不过有少部分人也同意走,他们是觉着史学荣死在了这里,不吉利,换换地方也好。

    张扬征求了大家的意见之后,又召集两名副主任单独开了会。

    于海林和王毅都不想走,去年驻京办刚刚装修过,huā了一百多万,就算京北公司赔偿他们双倍租金,仍然补不上这个损失,可他们也都认为这次肯定拧不过人家,人家拼着赔款违约也要终止合同,房子是人家的,走是肯定的。

    张扬道:“都说说自己的想法吧。”

    于海林道:“张主任,我觉着这件事不乐观,京北的实力很强,他们的总经理钟新民是个人物”咱们犯不着得罪他们,我看最理想的结果就是能让他们多宽限几天时间,我们拿了赔偿再找地方办公。”

    王毅心说如果张扬没出手打严开金之前,于海林的说法还有可能,现在张扬把严开金给揍了,更麻烦的是还没等拿了赔偿之后。王毅不好明说,只是婉转的说了一句:“早知道,今天应该先把赔偿金拿过来。”

    张扬道:“你拿拿笔钱干什么?拿了就证明你答应了人家的要求”拿了咱们就理亏了,人家已经赔偿咱们了,咱们就没道理不走了。”

    王毅不说话了,心说张扬考虑事情还挺周全的,既然考虑这么周全,为什么要在京北公司打人?

    张扬道:“你是不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在京北公司打人?”

    王毅有些不好意识的笑了。

    张扬道:“我本来没想打他,可哪个姓严的实在太嚣张,而且他想先动手打我”我打他是自卫反击,而且我不怕这件事闹大,大不了闹上法庭,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王毅道:“可这样一来咱们驻京办就理亏了。”

    张扬笑道:“人是我打的,跟驻京办有什么关系?我是体委主任”又不是驻京办主任,我打他是个人行为,这一点我早就想过了。”

    王毅双目一亮”本来他觉着张扬鲁莽冲动,却想不到他已经把很多因素都考虑进去了,这样一来,张扬今天打人真的是个人行为,和他们驻京办无关,京北方面要在这件事上做文章就站不住脚了。王毅道:“张主任,能够把生意做这么大”都是很有背景的,你打了了严开金”他们不会咽下这口气的。”

    张扬道:“怎样?打都打了,他们不服气上门来找我。”

    于海林和王毅对望了一眼,脸上都是无奈的笑。

    张扬道:“给我办理住宿手续,从月初一直给我办到年底,然后注明违约赔偿金额。”

    于海林和王毅同时诧异道:“做什么?”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我要当钉子户!我倒要看看,有我在这里住着,谁敢把我赶出去!”

    ……………………………………………………………………………………………………”………………,中午的时候,辖区分局局长粱联合过来了,他这次可不是来寻亲访友的,是专门调查张扬殴打严开金一案的。

    张扬乐呵呵把粱联合请到了办公室,粱联合看到这厮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道:“我说张老弟,你怎么尽惹麻烦啊。

    张扬道:“粱局这话什么意思?我惹谁了?”

    粱联合道:“今天上午你是不是去了京北公司?”

    张扬点了点头道:“去了,我和王毅一起过去的。”

    粱联合道:“你是不是打人了?”

    张大官人一脸无辜道:“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一共产党员,正处级国家干部,我怎么可能打人呢?”

    粱联合被这厮的这句话给噎住了,他没想到张扬会来一个矢口否认:“京北公司的行政科长严开金前来分局报案,说你去办公室殴打他。”

    张扬道:“有人证吗?有物证吗?”

    “他有伤!”

    “他有伤也不能证明是我打的!”张扬拿起电话,把王毅给叫了过来。

    王毅看到〖警〗察来了,顿时意识到事情严重了,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

    张扬道:“粱局,你应该认识吧,王毅,粱局说京北公司行政科长严开金报案,说我在他办公室殴打他,当时你在场吗?”

    王毅点了点头道:“我在场,全程都在。”

    粱联合还没有来得及问话,张扬已经替他问了:“王副主任,你看到我打严开金了吗?”

    当着张扬的面,王毅当然不能把他卖了,他想都不想就摇了摇头道:“我没看见,我没看见。”

    粱联合心说有你这么问话的吗?他咳嗽了一声道:“王副主任,你是说你没看见张主任打严开金呢,还是看到张主任没打严开金?”乍一听这句话问得有些多余,可仔细一琢磨不是那么回事儿,粱联合问得很关键。

    王毅也是一个滑头,他本来既不想得罪张扬,也不想作伪证,想用没看见这三个字给搪塞过去,可粱联合也不简单,步步紧逼,非得让他说实话。王毅道:“我说过了我全程都在现场,我压根就没看见张主任打他,张主任没打他!”这次说得很清楚。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两句,你弄清楚了吧,当时办公室里只有我、王毅和严开金三个人,王毅能够帮我作证,我连碰都没碰他一下,他居然报案说我打他,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卑鄙?无凭无据的事情也能信口雌黄。别让我见到他,只要让我见到他,我真揍他!”

    粱联合又不是傻子,对这件事看得清清楚楚,可是明知道王毅是作伪证也没辙,当时办公室里只有三个人,张扬有证人,严开金没证人,其实就算证明张扬打他,也是一场民事纠纷,不过粱联合和京北老总钟新民的关系不错,钟新民找到了他,他怎么都得过来调查调查,哪怕是做做样子也好。粱联含笑道:“说清楚就行了,可能是误会。”

    张扬向王毅使了个眼色道:“王副主任,让餐厅安排一桌饭,中午我和粱局喝两杯。”!~!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道官途最新章节 | 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 医道官途全集阅读